從索要子彈費到販賣人體器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張志新在文革時死得非常痛苦和淒慘。張志新被槍決後,還有一個讓人痛心的情節:她的家人還為此掏出了一角錢的子彈費。

槍決人還要子彈費?這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上恐怕只有中共才有這樣的邪惡規定吧。人,不管他有多大的罪惡,多麼的死有餘辜,哪有向他的家屬索取子彈費之類費用的?殺了人,卻讓家人為此買單!這該有多荒唐!其實,明白中共邪惡的人都知道,這哪裏是政府缺錢?這分明是在羞辱他的家人,是在借羞辱他的家人達到恐嚇民眾的目的!

幾十年過去了,中共的子彈費仍然存在。二零零四年的四川漢源發生警民衝突,十八歲的陳滔因涉嫌打死武警被捕,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秘密處決。警方通知陳滔的父親,讓他拿五十元子彈費去領兒子的骨灰。

殺了人,再讓其家屬來買單,真可稱得上是中共的一大創舉。而對於有些不用子彈槍決,而改用手術刀進行加害的人,中共還怎麼收取子彈費?中共是沒有藉口收取子彈費了,可是中共為此獲得的報酬,卻是子彈費的無數倍。

十多年來,中國在人體器官移植的數量方面一直處於世界領先地位。哪來那麼多的器官供病人移植?原來是中共建設了許多供人體器官移植的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庫。

一位曾經在「中國中醫血栓病醫療中心」(位於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雪松路49號)工作過的人員在海外公開揭露,這個醫院,從二零零一年開始,約六千名法輪功學員當中的四分之三的人已經被挖空心臟、腎臟、眼角膜、皮膚後死去,並被毀滅屍體。

同年,瀋陽軍區後勤部下屬的一名老軍醫對外披露:中共中央同意將法輪功作為階級敵人進行任何符合經濟發展的需要來處理,無須上報!也就是說,在中共看來,法輪功學員不再是人,而是產品原料,是商品。

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工作人員,通過調查取證,從多個角度證實了這種罪惡的大面積存在。二零一四年九月,原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長白書忠向追查國際調查員承認:「當時是江主席啊……有一個批示,說開展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後,反法輪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應該說,就是開展腎移植的不單是軍隊一方……」

那麼器官移植的價錢是多少呢?一個肝臟移植包括醫療費用售價十萬美元,腎臟每個六萬五千美元,心臟十五萬美元。僅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一年的收入就是一億人民幣。

被總後衛生部命名為「全軍器官移植中心」的第三零九醫院器官移植中心的醫療毛收入,由二零零六年的三千萬元增長至二零一零年的二億三千萬元,五年增長近八倍;第三軍醫大學附屬大坪醫院九十年代末開始器官移植,醫療年收入從三千六百萬增至二零零九年的九億多元,增長近二十五倍。

因為是見不得人的秘密交易,同時也因為被摘取器官的法輪功學員大都沒有姓名,或被刻意隱藏了身份,中共是不可能因此再向法輪功學員的家人收取殺人的費用的。

是不是不向家屬索取殺人費,就說明中共殺人進步了呢?當然不是。要知道,這些人,沒有一個是有罪之身,相當一部份人連所謂的法律程序都沒有走,就那樣被秘密綁架後,然後由醫生動手摘取了器官。中共不是不想羞辱他們的家人,並藉此恐嚇民眾,而是變換了手法,一方面營造出不怎麼迫害法輪功的假相,一方面在這種表面平靜的掩蓋下進行著更加血腥和卑鄙的殺人。中共由此獲得的費用遠超子彈費千萬倍。

從索要子彈費時的猙獰,到販賣器官滿足私慾的貪婪,中共的陰毒步步加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