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苦難 大法弟子的使命不能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日】

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今年五十七歲,九七年三月喜得大法。我把近幾年來自己的修煉過程,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們交流。

一、找自己,去人心

自從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大法橫遭中共江氏邪惡集團的大肆污衊、誹謗和迫害後,我在二零零零年與同修們進京上訪,為大法鳴冤,還師尊清白。自從那時被邪惡綁架以後,一直到二零零八年,我都是在陸陸續續被邪惡迫害的黑窩裏、洗腦班和在流離失所的日子裏度過的。這段日子發生的事要寫起來實在太多,這裏不寫,我就把近幾年來的修煉歷程寫出來。

當時由於沒有正常學法的環境,心性明顯跟不上正法的進程,心裏十分著急。直到二零零八年我在異地找到了一份工作,生活才開始安定下來,我就如飢似渴的大量學法和師尊的經文。當我看到師尊在講法中講到:「有人說人民幣上寫上「法輪大法好」、「退黨」,(眾笑)我說這辦法真好」[1]。我想:這是師尊肯定的事,那我就從這裏做起吧,而且這件事做起來既簡單又方便。

但真正在做的過程中就暴露出人心來了,當我在第一張人民幣上寫真相時是用左手寫的,怕被別人認出筆跡來。現在想起來覺的很可笑,那時確實是膽膽突突的。後來越寫越多,越用也就越順暢了。之後接觸到同修後,得到打印出來的真相幣,既快又美觀,一直使用到現在效果很好。

在寫和使用真相幣的過程也是在去人心的過程。有一次,我在使用真相幣購物時,被我妻子(未修煉法輪功)看到後,她當時沒說甚麼,一到家裏她就跟我發作起來。這天正好她的姐姐、姐夫、哥哥、嫂子和她的母親都在場。她十分來勁的當著大家的面對我大喊大叫:「你又在公開宣傳法輪功了,你以前吃的苦頭還少嗎?放著好日子不過偏要幹這個!你們大家都說說他,我可管不了啦!」我當時很平靜,心裏明白這是舊勢力利用她的嘴,在我有漏的地方進行干擾。我坐在那裏一言不發,靜靜的發著正念,我如果有漏的地方自己在法中歸正,並請師尊幫助弟子加持正念。我發了一會兒正念,家裏一下子就安靜下來了。她本想搬出她的家人群起而攻之,是來向我施壓的,哪知道大家都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吱聲,她也就沒轍了,最後說了句:「你們都不管了,那我也不管了!」一開門出去了。

我趁這個機會向她的家人(以前跟他們講過真相,她的姐夫已經退出邪黨了)講:「法輪大法已經洪傳到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包括香港、澳門、台灣等。法輪大法以及法輪大法的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世界各地受到各界人士的褒獎和支持議案和信函共計有三千多項。中共邪黨利用手中的權力動用所有的國家機器,對法輪大法進行大肆的污衊、造謠和誹謗,肆意的惡毒攻擊和迫害。我們根本就沒有說話的餘地,是在這種情況下不得已才這樣做的,而且這樣做也是為了大家好,使大家明白真相,不受中共宣傳的矇騙和毒害。」她的家人也表示理解,他們也知道中共惡黨是極其狠毒的,叫我以後謹慎點就是了。

事後我向內找一下自己,發現了很多不好的人心,如:怕被老婆發現後跟我吵;私心,沒有把她當成被救度的眾生看待,只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沒有生出慈悲心;還有自以為是等各種人心。其實,當你越是怕被人發現,她越是抓住這一點跟你大吵;當你放下心來找自己,就能找到很多的不足,並把這些不好的心去掉的時候,也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還有一次,妻子看到我口袋裏露出了真相資料的一角(我平時出去買菜、辦事等,口袋裏都要帶一些真相資料出去送給有緣人),她虎著臉問我:你口袋裏裝的是甚麼?她一邊說著一邊伸手來拿。我說沒甚麼,轉過身閃開了,不讓她拿。越是這樣,她偏要來搶。正在擰勁的時候我突然一閃念:她也應該得救啊!我就平和的說:給你吧,好好看看,你更應該了解這些真相。我這樣一說她倒反而平靜下來了,看了以後嘟囔了一句:我還以為是甚麼天大的秘密,原來是這個。從這些事情上使我真正體會到了只要自己的心時刻在法中歸正,保持正念正行,按照師尊說的去做,沒有甚麼過不去的坎。

二、用心去做才能真正救了人

任何事情開頭難,面對面講真相也一樣,剛開始面對陌生人講真相覺的不太好開口。因我在外地,我就先打電話給家裏的親朋好友講真相、勸三退,這個做起來還比較容易一些。

後來我買了電腦,上了明慧網能及時看到師尊的新經文,還能看到全球同修的心得交流和揭露邪惡的文章。我把同修們在講真相中好的經驗記在心裏,我先學著一個、一個的單個講,熟練以後面對幾個人同時講也敢講了。在針對各種各樣的人講真相的過程中,都要分別順著各種人的執著和接受能力來講,有的人跟他講了老半天才明白,而有的人只要幾句話就能做出三退。總的說來,針對學生這個群體講真相比較容易一些。我一般在學校附近的路段上跟學生們講的多一些。

你看,對面來了五個女學生,我微笑著迎上去:「你們好!我給你們送『福』字護身符來了,誰得到了誰就幸福、平安!」她們看到這些精美的護身符,拿著愛不釋手。我就接著說:請記住這上面寫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會事事順利、平安幸福。她們都爭著說:「我要」!「我也要!」我說那好,這就送給你們。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對你們講:你們都是入過少先隊的是吧?她們說:是呀,我們是少先隊員,還有一個已經入了團了。我說:你們入隊、入團的時候都舉著手宣過誓,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的是吧?她們說:是啊!我說:你們知道共產主義是甚麼嗎?她們有的說不知道,有的說共產主義就是共產黨唄。我說還是讓我來告訴你們吧:「共產主義是共產黨用來誤導人們的一種歪理學說,它說到了共產主義社會你們需要甚麼,就給你甚麼,叫按需分配。你要汽車就給你汽車,你要洋房就給你洋房,你們說可能實現嗎?」有的說不可能實現的,我說她聰明;有的說也許可能實現吧?我問她那為甚麼有的人買的起幾套房,養著二奶、三奶;有的人一套房買不起,連租房還付不起房租;還有些窮山溝裏人家的小孩上不起學;而好多貪官家裏有了幾百萬、幾千萬的家產還要貪污和受賄呢?共產黨喊了幾十年要實現共產主義,為甚麼到現在不但沒有實現,而且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呢?你們說共產主義是不是一種騙人的謊言?她們說:是啊!我們也是不明不白的入了團、隊的。我說:你們為一個謊言而奮鬥終生值得嗎?!她們都搖搖頭說:不值得!我說:那好!為了你們的幸福和平安,我幫你們聲明一聲從這個謊言中退出來好不好?願意用真名退的報個姓名,不想用真名退的只要報個姓,我給取一個化名,效果是一樣的。她們紛紛報了自己的姓,化名隨我儘管取。她們當面不好意思說出自己的姓名,但在說笑之間她們互相說出了對方的名字,她叫甚麼姓名,對方反過來喊出了她的姓名,她們都是故意高聲說給我聽的。我笑著向她們雙手合十:祝你們幸福、平安!她們同聲說了聲:謝謝!緊接著再分發一些真相小冊子給她們,她們都拿著愉快的離開了。

送走了這撥人,又迎上兩個上初中的男生,我給了他們護身符,他們接受了,他們都是入了團的。當我講到宣誓的事,問他們共產主義是甚麼?他們都紅著臉支支吾吾回答不出來。我說:共產主義是共產黨用來騙人的一大套謬論,它是從馬克思寫的《共產黨宣言》中引用過來的,不信你們在電腦上搜索一下,《共產黨宣言》全文的第一句話就是: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著。你們入團宣誓的時候,你的手上或額頭上就被幽靈打上一個獸的印記,天滅中共的時候就隨著它一同遭殃,為了你們的平安、幸福,我幫你們聲明一聲退出來,就可抹掉這種印記,你們願不願意退?其中一個說:好!退了吧。還有一個笑著點點頭。我問了他們的姓名,都說給我聽了。然後給了他們一些真相小冊子,使他們對真相明白的更多一些。

就這樣一路走來,三三倆倆的跟他(她)們講,一撥一撥的講,當然也有一個一個講的,效果都很好。一般在學校附近講了一、二撥的人這個路段就走完了,再換一個方向的路段再去講,大概一個小時左右能講退五、六個人,有時最多的時候也能講退十來個。因為學生是向四面八方散開來的,各個方向的路段上都有人。我就今天跟東、南方向兩個路段上的人講,明天跟西、北方向的人講。後天就要換一個學校去講。我在地圖上先看好了,哪天到哪個學校講,都事先想好了並發完了正念再去講。

這時,對面又來了一個女生,我對她說:你好!送你一個護身符,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會保祐你平安的。她說:我也是信佛的。我說:那好,信佛的人是很善良的,我看你還是個少先隊員呢,少先隊是共產黨的一份子,是個無神論者,也就是不信神不信佛的,它對你是有害的。為了你的平安、幸福,我幫你聲明一聲從這個無神論中退出來好嗎?她說:好!那我把紅領巾交給你吧。我說:不用交,紅領巾戴不戴無所謂,只要是願意三退的人,就會得到神佛保祐的。她說:那好,謝謝你!我說:不用謝,要謝你就謝法輪大法吧!

還有一次,碰到兩個女學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前陣子,我去了趟妻子的老家,是在一個小縣城。這一天我出去買菜,在去菜場的路段上講退了十來個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的,其中有兩個六年級的女學生。當我向她們講完後往前走到不遠處,這兩位女生在後面叫喊著匆匆趕上來:叔叔、叔叔!我回頭一看,她們手裏舉著護身符,我還以為她們要把護身符還給我呢。當她們來到跟前,其中一個氣喘吁吁的笑著對我說:叔叔,能不能再送兩個護身符給我?我笑著問:為甚麼呀?她說一個送給哥哥,一個送給媽媽。另一個女生也多要了一個護身符,說是給她姐姐的。我分別滿足了她們的要求,她們才興高采烈的離開了。看到她們這副高興的樣子,我也真替她們高興!

三、講真相、救眾生刻不容緩

講真相、救眾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這一點我時刻銘記在心。最近明顯的感覺到,世人對了解大法真相的態度變了,怕心少了,很多人似乎都在迫切的等待真相,等待被救度。

有一天,我在發資料的時候,看到一個年輕小伙在修汽車,車旁站著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大概是車的主人。我就對著車主人說:「老總您好!送您一個神韻光盤,是一台世界一流的華人歌舞表演」。他說他家裏有。修車的小伙馬上說:「能不能給我一個呀?」我說:好!送你一個。小伙興奮的立刻把手中的工具往地上一放,飛快的洗完手,並用乾淨的毛巾把手擦了又擦,然後伸出雙手恭恭敬敬的接過光盤,連聲說:謝謝、謝謝!我還看到,他把光盤用乾淨的紙包好放在高高的櫥頂上,然後再去修車。

他的一舉一動使我好感動!也使我在今後的講真相中受到了很大的鼓舞和鞭策,我想,後面還有多少人在等待著救度啊!深感自己的責任重大,再也不敢鬆懈下來。正如師尊在講法中所講的:「講真相這件事情只能力度越來越大,不能夠放鬆,決不能放鬆。如果人類真的出現了預言所說的那樣的事情,將來後悔也來不及。不能對不起眾生,對不起自己在史前立下的誓願。而且這場邪惡的迫害還沒有結束,我們沒有任何理由鬆懈。」[2]

面對面講真相和發放真相資料,都是在救人,所以,一定要抓緊去做。只要胸懷救人的心,就會事事順利,即使遇到甚麼麻煩,師尊也會幫助我們化解的。

有一次,我在一條馬路邊的人行道上發放神韻光盤和一些真相資料,一路走來發的比較順利。當我來到一個地鐵口剛把兩個神韻光盤送到兩個行人手上。就聽背後有人在叫:「快快收起來,這裏不允許發傳單!」我以為是誰在說我呢。回頭一看,離我三、四米處,一個穿藍制服的警察、一個穿黑衣服的巡防人員,正對著兩個發廣告的年輕人大喊大叫,並搜走了他們手上的廣告單,叫他們立刻離開!我當時一點也不害怕,就像沒事的一樣從容的經過警察旁邊走開了。走了一段路,卻有一點後怕。心裏在嘀咕:我就在他們旁邊眼皮底下也在發光盤呀,警察怎麼會看不到呢?這兩個人是從哪裏冒出來的我也沒有注意到。那麼我身上還有剩下的一些光盤和資料要不要繼續發下去?如果繼續發下去警察會不會追查過來?但轉念又一想: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呢?!要不然就沒那麼幸運了。而且我是在做救人的事,是在做最神聖的事!師尊的法身時刻在保護著我呢。就這樣一想,渾身一震,是正念出來了,覺的渾身充滿了正氣。接著我就拐了一個彎,轉向另一個方向,到一個商場的門口繼續去發,直到發完,在回家的路上走起來感到特別的輕鬆!

還有一次,也遇到了有驚無險的事。由於這裏的馬路上紅、綠燈交叉路口,汽車停留的時間比較長,特別當汽車擁堵的時候,寬廣的馬路就像一個塞滿了汽車的停車場。我就抓緊這種機會,經常去這樣的路口發放一些神韻光盤和真相小冊子以及《九評》、新年掛曆等。這裏的氣候比較溫和,車停下來時車窗大多數是打開的,我就趕緊過去一輛車一車輛的去發。車裏的人大多數很自然的伸出手來把資料接過去,有的還連聲道謝。如果車上是一個人的我就發一個光盤給他;有的卡車上有兩、三個人的,也有的工具車上有五、六個人的,我就把幾個版面不同的小冊子給他們。如「三退保平安」、「天賜洪福」、「明白」、「真相」等,讓他們看完了再交換著看,使他們看到更多的真相內容。就這樣,紅、綠燈交替的亮著,真相資料一輪又一輪的發到了一個個有緣人的手上,半個小時下來大概能發出二十來份資料。為了安全起見,一般發了三、四撥的車就要換個地方再去發了。

有一天,我正在馬路中間發著資料,伸手要資料的人比較多,我正在發的起勁的時候,突然有個人在人行道上伸著手對我喊:拿來,給我拿來!我一看不對勁!他不像是個要資料的人,可能是個便衣「治安巡防員」。我就像沒聽見的樣子,心裏一邊對著他發正念,一邊繼續發資料。由於他在欄杆裏邊的人行道上走,而我在欄杆外邊的馬路上發,隔的比較遠。我在往前發資料,他也順著欄杆往前趕。因為路口的前頭停留的都是些小車比較矮,我和他互相還能看的見。而正在這時,後面突然來了一輛輛高大的泥頭車,一下子就擋住了他的視線。我很快把資料發完了,就從一個叉口出去了,他還不知道我走哪兒了,還傻乎乎的在那邊探頭探腦的在尋找,我覺的他既可笑又可悲!

事後我在想:怎麼這麼巧突然冒出來那麼多的泥頭車,這些車是從哪裏弄來的呢?後來我又一想,不管怎樣,反正師尊有的是辦法,更大的神通都會出現,何況這種事呢?!是慈悲的師尊又一次救了我。在這裏僅僅用感謝之類的話語來表達對師尊的敬意是遠遠不夠的!只有用自己的實際行動,時刻不忘自己的使命,爭分奪秒的抓緊做好救人的事,這才是師尊所要的。

四、「大法弟子是整體 助師正法阻邪風」[3]

在整體配合的行動上,也同樣遇到過許多有驚無險的事情。有一次我們學法小組(學法點在我家裏),在學法之前正在發正念,剛發了十來分鐘,就有人敲門。我以為是來學法的同修遲到了,我在貓眼洞裏先確認一下,一看:是一個警察、兩個保安!我趕緊用手勢和眼神示意同修們別吱聲,繼續發正念!此時敲門聲由輕到重,越敲越緊!「開門」!「嘭、嘭、嘭」!「快開門」!「……」!我們就是不理他們,只管發正念!大概敲了十幾分鐘的門,見沒有甚麼動靜,他們就垂頭喪氣的走了。

在這件事情上讓我們見證了集體發正念的力量!我們從中體悟到:正念就是神念,神念的能量能制約於常人。當然,「修在自己,功在師父。」[4]這都是師尊在幫助我們加持能量抑制了邪惡。

還有一次,我們整體配合清理了一大片邪惡的漫畫。在去年七•二零的前兩天,我發現在我們居所的附近,有一個文化廣場上突然冒出來一些污衊大法和師尊的漫畫。由於白天廣場上走動的人很多,我們就採取晚上集體行動,並作了明確的分工。晚上十二點發完正念後,我們來到文化廣場上一看,漫畫的對面亮著一盞燈,燈光下坐著一個人眼睜睜的對著這個有漫畫的宣傳欄。怎麼辦?是等他走開了再動手還是用正念及時的把它清除?!我們商量了一下,還是按原計劃行動,早一點動手為好。分工中由我直接動手鏟除這些邪惡的東西,其他同修分布在各個位置上發正念。我們剛剛布置好這一切,就在這時,一輛白色的汽車緩緩駛來,不偏不倚的停靠在宣傳欄下面,正好擋住了對面那個人的視線。我立刻悟到,這又是師尊的巧妙安排。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當汽車駕駛員一走開,我就抄起小刀,幾分鐘就把十二張大幅漫畫給鏟除了。正當我把鏟下來的畫紙準備扔到垃圾桶裏的時候,在離垃圾桶不遠處坐著一個保安,正在那打瞌睡呢!我心裏覺的好笑,你睡吧,我丟到別的垃圾桶裏去了。在修煉中像這種有驚無險、化險為夷的事例實在太多了,我這裏僅僅略舉了一、二。

經歷了以上這些事情和多年來的風風雨雨,使我們感慨萬分。我們修的是真、善、忍,慈悲的心使我們不能看著世人被毀掉、見死不救!雖然我們遭受著迫害,在危難中,歷經了各種魔難,綁架、關押、勞教、開除公職、流離失所等,我們卻依然義無反顧的解救世人。我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們見證了法輪大法修煉的神聖與美好!是師尊的佛恩浩蕩,眾生才有得救的希望!

想到還有多少無知的眾生處在迷茫的紅塵中,大法就在他們身邊洪傳,他們卻視而不見,甚至跟隨中共對大法犯罪,世人太危險了,太可憐了。能為救度他們吃一點苦遭一點罪,不但是應該的,也是自己的使命!所以我們沒有理由懈怠,在這短暫的時間裏,讓我們像雄獅一樣勇猛精進,竭盡全力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毫無遺憾的圓滿隨師還!

以上是我在修煉中的點滴體會,與同修們交流切磋。不足之處望慈悲指正。在此同時我要感謝明慧網上寫交流文章的同修對我的啟發和提供技術的同修對我的幫助!謝謝師尊!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助師〉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