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費城自由鐘前傳遞真誠心聲(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聖誕節,很多海外華人都在計劃著如何輕鬆度假或與親友歡聚,但對於居住在美國賓州費城近郊的談女士來說,卻有一種異樣心情。

大洋彼岸的焦慮

談女士雖然已是七十四歲高齡,但身體很好,看上去神采奕奕,她說,「我每個週末都與其他一些法輪功學員來到自由鐘這兒,向來往的遊客們介紹法輪功。」「這裏是一塊自由的土地。可是我的女兒在北京,卻因為像我這樣給人介紹法輪功,今年被非法抓捕,而且現在已經判刑。」

據談阿姨講,她女兒崔紅與外孫女因為給別人法輪功資料,於二零一四年六月三日被北京西城區派出所警察綁架、並非法關押,一直到十一月二十四日才在西城區開庭。這些在明慧網上曾有過報導。

「其實二十四日的開庭也只是走過場」,談女士說,開庭前法院沒有告知家屬及律師具體開庭房間,而且當家屬要求旁聽時,被法官郭亞軍阻止,聲稱「做過筆錄不讓進」。當律師提出疑問後,法官對律師出言不遜。開庭時,法官郭亞軍和公訴人屢次打斷崔紅正當發言。而且當律師進行無罪辯護時,法官和公訴人表現非常惱怒、態度惡劣,並在休庭後對律師進行人身攻擊。

談女士說,當時法庭上草草了事,並沒有甚麼結果。後來又過了幾週後,在十二月十九日接到通知,被判刑三年半。「我女兒不服。人常說:受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們只是向人介紹自己(修煉)身心受益的經歷,又有甚麼錯呢?」目前,崔紅已經向北京市中級法院提出上訴。

談女士說,她女兒在藝術學校工作,修煉法輪功後,母女倆身體好了許多,都很高興。由於這場迫害,她女兒被調去只能做後勤了。當崔紅在九月二十六日被從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轉回西城區看守所,在檢查身體時發現肺部下方有嚴重陰影,並出現高血壓(高壓190,低壓120)和胸悶等症狀。「我很為她擔心,真希望她能像我們一樣擁有自由。」

香港遊客:「你們很平和」

在美國獨立自由精神的發源地──費城自由鐘獨立宮廣場上,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爭相閱讀介紹法輪功和反迫害的真相展板,索要真相資料,並拍照錄像。
在美國獨立自由精神的發源地──費城自由鐘獨立宮廣場上,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爭相閱讀介紹法輪功和反迫害的真相展板,索要真相資料,並拍照錄像。

自由鐘是美國自由精神的象徵,每天至少有數千人來觀光,其中包括很多華人。談女士說,她最近就遇到過一位來自香港的李姓觀光客,這位李先生告訴談女士,「我在香港接觸過法輪功,感覺挺好。你們很平和,也沒有妨礙我們生活。可我還是不明白,共產黨為甚麼要鎮壓你們呢?」

談女士當時與另外一位學員托尼解答了這位遊客的疑惑:其實一開始,大陸官方與媒體都是支持法輪功的,因為既祛病健身,而且真善忍又促進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但隨著煉功人數的快速增長,當時掌權的江澤民就開始有想法了。事實上,當時七個政治局常委中只有江澤民主張鎮壓,而且稱之為『你死我活』的鬥爭。」看一看中共的歷史就會明白,從「三反」、「五反」,到右派與打倒劉少奇,中共一直搞政治運動。談女士和托尼建議李先生看一看《九評共產黨》,就能明白中共為甚麼一直用暴力與謊言來維持其統治,也就不難理解為甚麼這場鎮壓會發生。

「有人說我們搞政治,其實從九六、九七年開始,共產黨上層就開始進行調查,甚至派人想打入學員內部。但後來才發現,這只是一個煉功的民間團體,每個人只是想提高身心健康,既沒有甚麼組織、也沒有政治綱領,所以許多原本前來臥底的國安或公安人員也成了真正的法輪功學員。」對於這一點,李先生說他知道,他說最近在香港的公眾活動中就有許多來自大陸的人。

與談女士在一起的楊女士說,這也就是為甚麼他們要在這裏向人們,尤其是中國人,介紹這些。「許多人本來並不了解,但卻因為中共的自焚等造謠而開始仇恨法輪功。這樣對他們很不好。從迫害開始到現在已經十五年了,當中共因壞事做絕而被上天掃入歷史垃圾堆時,這些人可怎麼辦呢?」好在許多人開始漸漸明白,並陸續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來保平安。

談女士還說,「雖然不會英文,但對路過的西方遊客,我也給他們一些資料看,讓他們了解發生在中國的迫害真相。」

費城銀行家:「她為甚麼在流淚?」

自由鐘廣場前往來的遊客來自於許多國家與地區,最近曾有一位來自地中海的老年夫婦在向一位法輪功學員了解情況後說:「你們在這兒挺好,與自由精神很相符。」

另一位觀光客來自費城本地,他指著桌上的真相圖片詫異地問法輪功學員:「她為甚麼會流淚?」當聽到法輪功修煉者在大陸因信仰遭受到嚴重的迫害時,這位先生很受觸動。他說自己來自波蘭,目前在費城東北區一家銀行任職,由於父母有過類似的在共產國家受迫害的經歷,所以這些對他並不陌生。「和父母相比,我幸運了許多。在這裏,我有著自己的家庭,過著和平的生活。」由於職業關係,他知道許多大陸的中國人,工作環境很糟糕,而且言論自由受到限制,所以精神上受到很大壓抑。「每次想到這些,我的心都要碎了(It ripped the heart of me)。」在臨別時,這位先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動,說:「不管是哪個民族,講甚麼語言,發生這樣的迫害,都是很糟糕的。」他希望這場迫害能夠早日結束,並拿了一份英文《九評共產黨》後才離去。

還有一位亞裔,正在匆匆地趕往附近一個景點,經過法輪功學員的展位時,用英文說「做得很好」,「你們可要堅持下去啊!」對此,談女士很感動。她說另幾位學員,也與她年齡相仿,但「不管酷暑還是寒冬,我們每個週末義務來到這裏,沒有名、沒有利,為的就是能讓中國同胞們有個平安的未來。」

是啊,望著寒風中的談阿姨,不禁令人想起英國詩人雪萊在《西風頌》中所說的: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