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利情仇化雲煙

——農村大法弟子的修煉點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一、放下名利心,為別人著想

我家東院打牆時,往我家這面多移了四寸寬,我婆婆氣不過,三番五次讓我和丈夫把這一小條地皮要回來。那樣的話,鄰家就得把已打好的牆拆掉再從新打。我想我是修煉人哪,做事得為別人著想。師父說:「我們怎麼對待這個問題?遇到這種矛盾的時候,我們首先應該冷靜,不應該和他同樣去對待。當然我們可以善意的去解釋,把事情說清楚都沒有關係,可是你太執著了也不行。我們如果遇到這些麻煩的時候,不要和人家一樣去爭去鬥。他這麼搞,你也這麼搞,你不就是個常人嗎?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樣去爭去鬥,你心裏頭還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2]我要聽師父的話。我就對婆婆說:「您這麼大歲數了,就不用費心了,我會處理好的。」我沒有找鄰居的麻煩,也沒有患得患失,仍與鄰居和睦相處。

二、堅信師父,不被常人情帶動

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在周邊村莊找不到同修,我只能不定期的到三十里以外親戚同修家去交流、切磋。有一次我由同修家回來,剛一進家,丈夫就沉著臉往外攆我,他說:「你走吧,不用回家了,你不在家呀,我過的可好了,我開心,我高興,有孩子的老嬸給我送飯吃,甚麼活我都願意幹;你在家呀,我不高興、不開心,甚麼活也不愛幹。」我說:「那我成多餘的了」。他又說:「可不是嗎!」

對這突如其來的考驗我沒有動心,想到師父說的:「可能剛一進家門,你愛人就劈頭蓋臉給你來一通,你要承受過去了,你今天的功沒白煉。」[1]我想這是師父利用丈夫的嘴讓我過關,給我提高心性的機會,所以我不生氣。

三、以德報怨,慈悲感化婆婆

我的丈夫一共哥兒四個,老大早亡,丈夫是老二,老公公在世的時候是一個退休工人。婆婆看我好說話,一定要跟我住對屋,不輪班住,我也不知道是哪一輩子欠下她們的債:我剛進門時,幹活在先,吃在後,婆婆卻是雞蛋裏邊挑骨頭,老在公公面前說我壞話。那兩個媳婦,不管做活,老兒媳還經常罵婆婆,可婆婆在我公公面前總是誇她們。老公公偏聽偏信,不容解釋,打我、罵我;我不在家時還偷我的柴米油鹽等;老公公退休時讓老兒子頂了工,工資常給三兒子花;還把我的結婚、定親的彩禮錢由我丈夫手裏借走,我要了幾次,公公才把一個破木頭車給我頂錢,以後不許我再要。公公甚至說:你婆婆說誰好我把啥都給他,你婆婆說誰壞,我就整死她。我對公公說:虎毒不食子,你比虎還毒,你老聽婆婆一面之詞來欺負我對您一點好處都沒有。公公說:我甚麼都不信,我就聽你婆婆一個人的話。

日子不多,公公得了胃癌,我也百病纏身,家務活都不幹了。我的丈夫又是一個孝子,把家裏所有能賣的東西都賣了,給我公公治病。等我公公去世的前兩天,公公對我說,我以前對不起你,為了給我治病,你們家把錢都花光了,東西也都賣了,你也沒跟我兒子生氣,以前我是聽了你婆婆的話,才對你不好,你不要恨我。

公公死後,他們單位給了我婆婆八千元左右喪葬費,婆婆出於偏心,把這一筆錢都給了老四做買賣,老四媳婦怕我以後找帳,跟我婆婆合夥算計我,三番五次到我家說:婆婆說了,她這一泡子錢都給你了,你快拿出來,有我三分之一,拿不出來,就寫個欠條。我去問婆婆,可婆婆說:別問我,我甚麼也不知道。我又去問小叔,小嬸又死去活來不承認她對我說過的話,她還反咬一口告訴她丈夫說是我要找帳,小叔子聽了他妻子的話把我連冤帶損。我出於無奈,向天發誓,我說誰拿了老婆婆的錢,就遭惡報。過了幾天,老四媳婦從柴草垛掉下來,把腰摔斷,到現在也不能做重活。

我被她們氣得精神恍惚,覺得自己也活不長了,整日裏淚水洗面、發愁;又擔心我沒了以後,兩個兒子還小沒人照顧。那時的日子真是生不如死,把她們視為仇人。

我正在絕望之時,村子裏有一個老太太介紹我煉法輪功,她幫我請了《轉法輪》,當時我還沒煉功作,只是先看一看《轉法輪》,全身的病都好了。

隨著不斷的修煉,我明白了更多的法理,自從我走入大法以後,處處按真、善、忍做事,是大法的法理化解了我對她們刻骨的仇恨。二零一二年八十歲的婆婆在正月初一那天,突然得了腦血栓,半個身子不會動。從婆婆有病以來我更是無條件的照顧她,不跟那兩個妯娌攀比。婆婆身體不能動,我餵她飯、給她洗臉,洗腳、梳頭、擦身,真心希望她好;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希望她生命能真正得救。大法的威德在她身上也體現出來,兩個月她就能扶著炕沿來回走動了。婆婆對我也徹底消除了戒心,拿我當了依靠,見人她就誇我。面對親戚朋友,我告訴他們:這是大法的威德,如果我沒煉法輪功,我不會對她好的,更別提這樣照顧她。

這真是宇宙大法傳人間,恩怨情仇化雲煙。

四、抓住時機慈悲救人

有一天,我家門口來了兩個賣桃的,我先買了點桃,然後我就對他們說:「我給你們好東西,這是真相資料,拿回家裏好好看看,看明白了得福報,大難來時命能保。」其中一人問:我要看光碟,有嗎?我說有。就又拿了一張真相光碟送給他們。兩個人再三感謝,並說:我們本來在前街賣,還剩下點,有人讓我到你們這來賣,說這銷貨。我說這是神把你們送到我跟前,好讓你們能得救的。我又問他們做過三退沒有?他們說甚麼也不是,拿著盤和真相資料高高興興的走了。

還有一次,我到地裏幹活,旁邊地裏有三個人在刨土豆,我想救度她們。又一想跟她們一塊講,如果其中有一個人不聽就會影響另外的人、影響講真相效果。我就決定一個一個分別跟她們講。前兩個人很順利,一個當場就退了,另一個明白了真相,說沒上過學,甚麼也沒入過。給第三個人講真相,她說不信就走了。我想這個人錯過了機緣,不知以後還有沒有機會,求師父加持吧!

呆了一會兒,那個人又轉回來了,我說:你就信我的吧,大難來了,你的命能保,你不用花一分錢,何樂而不為呢?她說那就聽你的,退了吧,我謝你了!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前一段時間我在講真相方面又有了一個新突破:使用智能手機撥打語音真相電話。我就可以利用外出放羊、幹活的時間來撥打語音真相電話救度更多的人。這只是剛剛開始,還沒有熟練掌握,但我相信我會做好的,我還採用多種方式如發真相資料、花真相幣等並用,講真相多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