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法會召開 展現大法美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新加坡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隆重召開,來自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越南等國的法輪功學員匯聚一堂,交流修煉中學法、修心、廣傳真相的體會。十九位法輪功學員先後上台發言,分享實修心得。

法會結束後,學員們集體合影,在新的一年到來前夕,恭祝慈悲偉大的師尊新年快樂。
法會結束後,學員們集體合影,在新的一年到來前夕,恭祝慈悲偉大的師尊新年快樂。

學員在法會上發言。
學員在法會上發言。

一位學員表示:「置身於會場,聽著同修們一個接一個的發言,看起來很平常,但眼淚說不出原因地不停地在流。法會的場面給人一種莊嚴、殊勝的感覺,這是大法弟子的一次聖會。」

渾渾噩噩五十載 絕境中有緣得法獲新生

的士司機白先生在得法前的五十年人生當中,因家境貧寒走投無路時異想天開用賭博翻身,最終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淪落為一個病態賭徒。賭博生涯導致他債台高築,兩次申請政府組屋都無力償還貸款,前後十一次搬家,過著逃債逃命、眾叛親離的日子。他感歎:「迷在常人中的日子,回想起來真是肝腸寸斷、生不如死!」

痛不欲生的日子讓他多次萌生結束生命的念頭。二零零四年,白先生巧遇一位察覺到他狀況堪憂的馬來西亞青年,贈送他《轉法輪》天書。然而,自覺罪業深重的他並沒有馬上閱讀這本寶書,而是把書收藏在住所。

跌跌撞撞到了二零一二年,白先生才真正走入修煉大法的門。他說:「我的自生自滅的日子隨著一遍一遍的拜讀《轉法輪》而漸漸發生著轉變。」「走路一身輕,駕駛多長時間的的士,一點都不會覺的累。每天臨睡前天目打開,師父讓我看到另外空間的美妙景色。這兩種前所未有的身體感受讓我激動不已。」

「師父對我的慈悲,我在學《轉法輪》過程中所得到的一切,無法用筆墨來形容。我脫胎換骨的大轉變,大法不可思議的威力展現,我的前妻、兒女、還有女婿就是最好的見證人。現在他們對法輪大法是心服口服,對我十分尊敬。」

白先生接著說:「三年來師父的《轉法輪》和各地講法的書籍每天都陪伴著我,除了工作、吃飯、睡覺,就是學法、煉功。大法讓我在工作上非常順利,也得到了福份。想不到的是,兩年儲蓄,可以在今年十月一次過付清九萬屋價的樂齡公寓。這也是我第十二次搬家,也一定是最後一次,不用再寄人籬下、無家可歸了。」

交流至此,白先生已經泣不成聲,他表示,一定要聽師父的話,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

一線講真相 用心救世人

老年法輪功學員舒華長期奔走在景點、地鐵站、建築工地及工人駐地,堅持在一線講真相救眾生。

她說:「在第一線講真相拋頭露面,最大的障礙是怕心。」她於是反反復復的背誦師父的相關講法,並說:「把這個怕心去掉後,遇到干擾也不怕了。我用正念排除干擾,用功能制止行惡。」一次,她在景點遇到一個老年男子,那人發瘋般的罵師父、罵大法、罵舒華。她馬上請師父加持,身體站的直直的,單手立掌,睜大眼睛,直視惡人的眼睛,對他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操控其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並大聲說:「閉住你的嘴!」那人隨即轉身往後退。

當時正好來了一個中國大陸旅遊團。那人以為中國遊客會支持他,於是又轉回來向遊客造謠。舒女士心想,在這正邪大戰的較量中,我只能前進不能後退,面對這麼多遊客,我要證實大法,讓遊客把大法的美好帶回去。她於是微笑著用柔和的聲音歡迎遊客來到新加坡,並講述大法弘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的盛況……遊客們都在聆聽舒女士的講解,那個老年男子突然氣急敗壞的衝過來要打人,兩位男遊客挺身而出攔住他,把他趕走了。

舒女士表示,在沒有怕心、沒有仇恨的狀態下,自己證悟到了「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1]一層的法理。

她還說,經過不斷的在景點講真相,導遊們的變化也很大,有的還主動向遊客介紹法輪功。一次,有個導遊指著她對遊客說:「這是甚麼?這是法輪功。是李洪志的弟子在煉功。」還有個導遊自豪的對遊客說:「到處都有法輪功。台灣有、香港有、我們新加坡也有。」

尋尋覓覓許多年 迷中找到回歸路

得法僅一年的新學員婷婷為自己能夠走入大法的修煉而感到無比幸運。得法前,她一直在尋找可以去遵照奉行的法則,也有許許多多解不開的問題困擾著她。

她說:「我從小就看過許多書,孔子的《論語》,還有《莊子》、《道德經》和《墨子》等,我都買來看過。別的同齡人去書店時常會買些暢銷小說,可是我站在許多以『子』字結尾的書邊上就忍不住一本一本的去翻。後來因為身邊的親人得了重病,我開始思考人死後到底有沒有來生,如果沒有來生人又為甚麼要來到這個世界上呢?許多問題困擾著我。再後來我開始去嘗試著了解佛教。記的曾經看到有人在網絡上說『末法時期流傳下來的佛法很難度人了,但是會有未來佛彌勒來救度未來的人。』當時我就很傷感的想,不知我有沒有機會能夠趕上?」

一年前,婷婷通過學姊得到了《轉法輪》。她說:「我迫不及待的讀了起來。這本書解答了我許許多多以前解不開的困惑。人為甚麼會有生老病死,為甚麼有些事情看似可得卻得不到,一些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還有以前我在佛經中讀過的許多我不理解的話,讀完《轉法輪》都明白了。《轉法輪》真的不是一本簡單的書啊!決心修煉後,我又讀了許多師父的新經文,明白了為甚麼師父在這時度人,為甚麼會有對大法的迫害。能夠在這正法時期的最後階段走進來修煉,我覺的實在是太幸運了,我趕上了師父度人的時候啦!」

突破安逸心 在工作環境中修心性

在商場從事銷售工作的李平工作時間長,每天需站十到十二個小時,此外還經常要幹體力活兒,上班時間和吃飯時間都不固定。她意識到,安逸心會毀掉修煉人,如果不突破它,不能堅持每日的晨煉和學法,就根本沒有時間和精力做證實法的事。

她試著每天晚上十二點半睡覺,清晨三點半起床,煉完兩個小時的五套功法後,入心學法兩、三個小時。剛開始時干擾很大,睏倦和疲憊的假相接踵而至。她想起師尊的講法,「修煉是最好的休息。能達到你睡覺都達不到的休息」[2],她反問自己,為甚麼就相信睡覺是最穩妥的休息方式?通過一年來真正實修,不斷發正念排斥干擾,有意訓練自己的忍耐力和意志力,現在她已經能達到每日三小時睡眠,只吃兩頓飯,幹重活兒不累,對冷、熱、餓、困等狀態沒有明顯反應的超常狀態了。

她說:「學法煉功跟上以後,心性也在悄然發生著的變化,忍耐力在逐步提升,證實自我的心在減弱。逐漸的學會站在別人的立場上為別人考慮。」

她談到有一次在重負荷、不停歇的工作中,身心俱疲時,「同事又在我做的不夠完善的地方詬病我,我聽到以後,感到就像打坐痛到後期實在有點堅持不下去的狀態。但是應對這種狀態我已經有了經驗,就是把心沉下來,甚麼也不想,就是一味的想著必須忍,沒有選擇。很快我發現,其實別人說我的地方都是我再努力一下就可以提升的方面,就是自己已經不想再多吃那點苦了。」

「就在此時,來了幾個顧客,先後對我提出一些要求,正好都是在我的能力範圍以內能做的,我當時就盡力的給對方服務,站在對方的立場上為他們考慮,解決了他們的問題。他們就表現的非常高興,一而再再而三的對我表示感謝。而我在這個服務過程的初期,是在盡力抑制對自我不舒服狀態的關注,盡力的在關注別人。到了後期,別人的高興感染了我,我發自內心的為別人的高興而高興。」「我忽然發現滿身的疲憊、飢餓、困苦都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精神的很,雙腿有力,走路輕飄飄的。神跡在我身上再次出現!」

經營大紀元 整體在配合中昇華

去年新加坡中文大紀元由於資金短缺面臨困境,Madgeline主動承擔起壓力,開始接手管理工作。

她說:「起初,我遇到了很多矛盾,有時候是銷售人員和編輯之間的,有時候是銷售人員之間的。最難辦的情況就是:每個人都堅持自己的意見和想法,協調一組『王』可真不容易!我幾乎要認輸放棄了。」

Madgeline表示:「這時,唯一的辦法就是學法。我便把編輯和銷售兩個小組召集到一起共同學法、坦誠交流。在法的指導下,很多同修都從法中得到了啟悟,每位同修都真正的向內找自己。」

「大家達成共識,一定要把大紀元辦好。隨後,兩個小組形成了一個互相配合、彼此輔助的整體。短短四個月後,我們的銷售額突破了二十萬大關。這是大紀元在新加坡開辦以來的最佳銷售業績。」

法會交流 找出差距 增添正念

法會中途的午休及會後的傍晚時分,許多法輪功學員都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交流收穫。

第一次參加法會的新學員婷婷說:「感到特別激動、特別開心,當成過一個很重要的節日。今天聽到許多同修的發言,我都很感動,然後就看到了自己和同修之間的很大的差距。」

多位越南同修感到很榮幸來參加新加坡法會,他們找到了不少執著,意識到應該更精進。一位越南同修說:「最感動的是做大紀元銷售的同修的交流,她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把自己的銷售技能提高起來。同修的交流給了我更大的動力去參與大法的項目。」

在法會上發言的李平表示:「電話組同修談證實法的心得,讓我看到自己的差距還很大。」

學員藍女士說:「我看到自己的安逸心特別重。以前沒明白安逸心可能把人引向邪悟,今天聽了兩個同修談如何戰勝睏魔,我聽了以後很受啟發的,決心也要克服這個安逸心。」

學員陳女士說:「聽了老年同修講真相的故事,感到自己差太遠了。同修做的正念十足,面對干擾時從容不迫。我感到,她有一顆堅定救人的心,所以師父就幫了她。你看她急中生智講出的話,平時不一定想到,但在關鍵時候就講出來了。」「還有,那位從前的賭徒,師父把他救了,然後他變的那麼好,他又用別人怎樣引導他得法的方式去引導更多人得法受益,聽到他講,我就一直在哭。」「另外,這次法會交流稿的題材廣泛,好多內容講的都非常好,感受到同修們提高的很快,真是受益匪淺!」

學員王女士也感受頗深,她說:「越南同修談改變觀念的體會很好。從中看到同修在點點滴滴中在修自己。雖然是年輕人,卻修的很踏實,挺有啟發。」

在法會上交流心得的舒華感受到,「很多學員都講的很好,新學員和老學員都有自己的體會,真正的都在按照師父的法在去做,都在修自己。」她還表示:「感到自己做的還很不夠,很多眾生等著我們救。特別是看了很多遍最近師父在舊金山法會的講法,我感到真正離師父的要求差的太遠,師父為我們承受的那麼多,時間一直延長又延長,真的師父著急。我感到自己真得找一找自己哪裏沒有做好。現在如果修煉結束了,我做的怎麼樣啊,我都在想,我怎麼辦?我感覺到還有很多遺憾,一定要抓緊最後的時間,不要在圓滿的最後一刻留下太多的遺憾。」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