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家人講真相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父親被邪黨謊言毒害很深,完全聽信了電視媒體的造謠、誣陷,認為我走錯了路,被勞教迫害是自找苦吃。

當我出獄回家時,父親整天陰沉著臉,從沒好聲好氣的說過話,家裏的氣氛很緊張。我只要一提到法輪功三個字,他就用刻薄的話謾罵。我告訴他「三退」的事,他暴跳如雷還拍桌子破口大罵。每次,我們都在吵罵聲中不歡而散。我既失望又生氣,心裏想:我在救你,你還這麼兇,你不認同大法就沒有未來。當時,我也沒有向內找,也沒有發正念清理他背後的邪惡生命,只是認為他迷的太深,感覺要破除他的觀念破這個殼有一定難度,我感到很無奈。

有一次,我又勸他三退,他不但不聽還口出狂言:你不要逼我,你再逼我,我情願死。聽到這話我心情很沉重,反而冷靜下來了。我問自己:這是在救他呀,還是推他。我向內找,發現我是在用命令的口氣逼迫他,而不是真正讓他明白真相,是急於求結果,更重要的是我一直把他當作我的家人,而不是把他當作我要救度的一個眾生。我很難過,由於我的過錯,沒能救了這個生命還差點毀了眾生,我心裏很自責。

父親的轉變

我想,現在他很激烈,我就先緩一緩,給他點時間也給我點時間,先多學法加強自己的正念。通過一段時間的學法、向內找,我看到了自己的爭鬥心、怨恨心、急於求成和說話不善等執著心,遇事總是用常人的理來評判衡量,所以,才會氣恨委曲、憤憤不平。看到了問題的所在,我想要多學習《九評》,以便今後可以說服他,另一方面,我在每天為本地區發正念的時候,也幫他清理背後的邪靈爛鬼。再有,我要改變策略,暫時先不談「三退,」先讓他知道大法是好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我們是被迫害的。

後來,我調整好心態,用平和的口氣,慢慢開始跟他談大法的美好及大法顯示的神奇。沒有了爭辯,他也轉變了態度開始默默的聽,也不發火了。再後來,我跟他說: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能祛病消災保平安,他也點頭默認了,但我叫他跟我一起讀,他礙於面子不肯讀,只是說:我知道了,我記住了。我想,我不逼你,讓你一點一點的去了解真相,打開心結。願意聽真相了,已經向前跨了一大步了。從此以後,我只要一有機會,就跟他談談大法的美好,不知不覺他對我的態度也改變了,不排斥了,也不敵視了,也喜歡與我聊天,而且臉上也露出了笑容。接下來,我再叫他跟我念九個字,他就念,而且每次都念的很大聲,我叫他念幾遍,他就念幾遍,而且還很開心。我送他的護身符天天帶在身邊。

看到父親的轉變,看到他的靈魂正在復甦,看到他對大法有了正念,我從內心感謝師父的偉大和慈悲。雖然他還沒有表態同意三退,但我不放棄。

父親的新生

今年,父親突然重病住院,後被查出是胃惡性腫瘤,醫生說已不能開刀,不能化療,只能保守療法,其實就是看他的生命力了。看到父親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而我還沒有救下他,甚至連真相都沒有讓他聽明白,我怎麼對的起他和他世界的眾生,我意識到自己的責任和救人的緊迫感。

我知道,他的胃是由於他長期喜歡吃活蝦活魚殺生的緣故,我應該把這因果關係告訴他,希望他能警醒。在講之前我先對他發正念:清除他背後干擾迫害他的一切邪惡因素和邪惡生命,讓我說的每句話都打入他生命的最微觀中去。然後,我告訴他胃不好是因為殺生太厲害,吃了許多活的魚蝦造成的(其實,關於殺生的法理以前跟他講過的),所以,你以後要記住,千萬不能再殺生了。他說:是。我說:你要向這些生命道歉求得它們的諒解,讓它們別再怨恨你了,把九個字告訴它們,讓它們也有一個好的未來。他說:好。我說:還有件事,以前你說過寫過對大法不好的話都要聲明作廢,然後要跟李老師說對不起。他問我,李老師是誰?我說:是我師父呀,他教我們按真善忍去做,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你身體不好時經常讀九個字就會有神佛保祐你的,你知道了嗎?他說:知道了。我說:那你就跟著我說:以前所寫所說所做對大法不利的話全部作廢,李老師,對不起,請原諒我的過錯,我現在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另外,曾經被我傷害過的生命,我要對你們說句對不起,請你們也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心希望你們能有一個好的未來。

沒想到父親如此順從,這給了我很大的信心。當晚,我就把這段話發到覺醒世人的鄭重聲明上。可不知甚麼原因後來沒有登出來,我就向內找自己有甚麼問題。我發現有一顆怕麻煩的心,怕自己被長期拖累的心,還有怨恨心,所以,叫他聲明完全是站在為私為我的基點上,而不是為他,其中還有情的干擾,我想讓他病快點好我可以脫開身去做三件事,同時又想讓他減少病痛,因為當時,我只把他當作父親而不是我要救度的眾生。悟到這些我明白了,帶著人心救人的動機不純,基點不對,沒有真正為這個生命負責。

另外,他還沒有三退,在這問題上一直頑固不化,幾年下來我有點失去信心,有時會想,只能等他過世後再幫他三退了。可現在我感到時間的緊迫,一方面,是正法走到了最後階段,另一方面,他的生命也將走到了最後。我想,我必須要放下一切人心勸他三退,以前每次總是帶著擔心,怕心,被這麼多的人心阻礙,還要抱怨他,恨鐵不成鋼,其實問題出在我這。

晚上,我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先發正念:讓我說的每句話都打入他生命的最微觀中去,解體他背後和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生命和邪惡因素,不允許舊勢力的黑手爛鬼干擾迫害大法弟子的家人,他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的路也有我師父來安排,任何生命不得干擾,誰干擾誰是罪,誰干擾就解體誰,不允許阻礙眾生得救。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救人!我今天一定要救了這個眾生。

隨後,我心平氣和的跟他講:你知道嗎,現在聲明三退的有一億多人,以前跟你說總是不肯退,其實退出來對你身體也好,現在外面天災這麼多,只有三退過的人和知道大法好的人就能躲過災難保平安,你也退了吧好嗎?他說:好。整個過程平和又自然,沒有一點私心雜念,完全是為他的,整個空間場充滿了祥和慈悲的正的能量。

幾分鐘的時間,在一問一答中一個生命得救了,一個在邪黨文化中浸泡幾十年深受毒害的人得到了新生,一個頑固不化、堅決要跟邪黨走的老知識份子,終於掙脫邪黨的魔爪,選擇了光明。那一刻,我沒有激動的淚流滿面,沒有高興的為他歡呼,只是出奇的平靜,彷彿這一切理所當然。我整個人被能量場包圍著,我知道此刻師父就在我身邊,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動動嘴而已。

十年來,我從沒放棄過,只要一有機會就跟他講真相。從滿懷信心到滿心創傷,從指責他人到歸正自己,每一次講真相也是我修心的過程,我也在提高,在昇華。而每次父親也在發生著變化,從暴跳如雷到安靜聆聽,從接受真相到讀九個字,父親也在發生著可喜的變化。

現在,父親每天在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每天至少讀三次,每次讀十遍。他的滿頭白髮長出了黑髮,精神狀況也不錯。醫生說:他的病到最後是疼痛間隔的時間越來越短,便血會一次比一次多,隨時有生命危險。而父親從未感到疼痛,也沒有再便血,大便也很正常。我感覺他已經沒甚麼大事,只是沒有再去醫院檢查他的胃,所以不知道結果。但我堅信大法的力量無所不能。從我父親第一次送醫院搶救,身體各項指標都不好,到現在身體各項指標都基本正常,還長出了黑髮,這對一個八十歲的老人來說本身就是奇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