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幫助被非法關押的同修中提高心性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四日】

一、正念幫助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家人

去年,我的親屬A同修被非法關押到勞教所。我想:A同修的家人是常人,我們要破除邪惡宣傳「煉法輪功的沒有親情」的謊言。

A同修的婆婆臥病在床,平時都是A同修照顧,同修被綁架,她婆婆就沒人照顧了。我就經常去她家,看望她婆婆,在老人住院期間,我也經常去伺候,給老人餵飯,還給她擦屎擦尿。

A同修被非法關押的一年中,周圍的同修也經常去看望老人。老人去世時,同修們都去送行,給A同修丈夫在經濟上幫助。A同修的丈夫說:「你們煉法輪功的人給我送錢,有的我都不認識。」

從前A同修的丈夫看見大法弟子從來不說話,現在看見我們的同修,離老遠就笑臉相迎打招呼。A同修的丈夫親眼見證了大法弟子的無私和善,改變了他以前不好的觀念。他說:「我媳婦回來,我還讓她煉,掉腦袋也得煉。」這個生命真正的得救了。

老人去世的時候,正趕上我也在場,老人拉的清腸屎還弄了我一手。當時,我沒了正念,想:「這多不吉利呀」。回來跟同修交流,同修說:「你要正面看問題,老人臨終有大法弟子在場,大法弟子還上前幫忙,這老人得有多大的福份。」同修的一番話,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師父的法平時也學了,可我一遇到具體問題,第一念還是想的自己。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我們平時真的要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符合法對我們的要求,在法中提高自己。要想完成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我們就要修出巨大的慈悲,有熔化鋼鐵般的能量。要有慈悲心,一定要把這個「私」修去,要做到無私無我。

二、正念面見被非法關押的同修

同修被迫害,大家都發正念解體邪惡,加持被迫害同修的正念。我和另一個同修去派出所要人,其實,我也有怕心,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們大法弟子是主角,我一定要去派出所講真相要出我們的同修。我一路上發正念。到了派出所,我講了A同修怎麼做好人,講A同修一家只有她一人伺候癱瘓在床的婆婆。而後,我們整天配合發正念、貼不乾膠,利用這件事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

A同修被非法勞教一年,我和同修多次去遠隔千里的勞教所看望她,加持她的正念,解體黑窩。去看A同修時,如果我們符合法,師父就給我們顯示出神奇。

第一次,我是和A同修的丈夫一起去的。本來我不是直系親屬,是不可能給辦接見證的。但我一心要見到同修,加持同修正念,否定迫害,警察給我也辦了接見證。

第二次,是母女倆同修配合我去探望同修,老年同修已經快八十歲了,我們買的又是硬座。當時有顧慮,怕老年同修身體吃不消,但老年同修堅定的說:「看望同修,發正念,解體黑窩,我行!」因為同修這顆純淨的心、堅定的正念,師父就給做了巧妙的安排。

我們上車後坐的是兩排六個人的座位,只坐了我們三個大法弟子還有一個常人。我們給這個常人做了三退,關係很融洽。這個常人和我們兩個年紀較輕同修坐在了一邊,這樣,老年同修就可以躺下休息了,相當於買了一張臥鋪票。

接見的時候,人很多,到十點半的時候,還沒輪到我們。我有點著急,問同修:「怎麼辦?」因為我們買的是往返的票。同修說:「別著急,發正念,師父都給安排好了,不會回不去的。」一會兒,警察就喊了A同修的名字,我就排隊去接見了,這母女倆同修就堂堂正正的在五個警察的面前進去了。

A同修看到這麼大歲數的老同修一路顛簸來看她,當時就落淚了。我們就輪番的和A同修交流,該說的都說到了,沒有警察干預。這次接見極大的鼓勵了A同修,增強了她的正念。

這次去見同修,我的體會是:只要我們做的事在法上,正念正行,師父就會加持,正神也會在另外空間給我們開創環境。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只是讓我們在助師正法中樹立自己的威德。

第三次探望,我也是和兩個同修配合。因為那天去接見的家屬特別多,同去的兩個同修沒有坐在後邊發正念,而且替別的同修家屬排隊,我們說的話被警察聽到了。警察就問我:「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沒有配合。警察說:「你的態度不明朗,先給你登記,讓不讓見一會兒再說。」

這時,我的心就不穩了,怕見不著,還怨同修不好好發正念,還有功夫幫別人排隊。那時就想:還是自己好好發正念吧,也沒有好好向內找自己不正的心。本來我是第一個登記的,但卻是那一批接見中的最後一個。那時,我就把所有不好的念頭都扔掉,心裏求師父加持弟子,一定見到A同修。

接見的時候,配合來的兩位同修正念很強,也進到裏邊,和A同修見了面。我們鼓勵A同修要正念正行,也問了其他別的被非法關押同修的狀態。這次接見,裏外都有警察把守,但是也沒有干擾我們交流切磋。

接見完出來後,因為還有別的同修家屬接見,這兩位配合的同修說:「在這發正念吧。」我覺得我的心不穩,需要靜一靜,就到旁邊醫院的走廊裏去發正念了。

這時,我就想:為甚麼我出現埋怨心了呢?如果A同修和我沒有親屬關係,同來配合的同修幫別的同修家屬排隊,我會有不平衡的心理嗎?這不就是「情」嗎?找到了埋怨的根源,我心中豁然開朗。

想到這裏我才知道自己是多自私,自己看完親屬同修,為甚麼就不能像其他同修那樣給還沒接見的同修發正念呢。想到這裏,我馬上靜下心來,求師父加持,給其他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發正念,直到其他同修全部接見完。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c)2023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