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認同「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了

——解體黨文化毒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最近,我地區有同修被惡警綁架、抄家、大量家庭財產被掠奪,同修們積極營救,主動配合,在請律師的時候,協調人為了讓同修們在「打官司」的問題上,法理清晰,將明慧網「參考資料:反迫害法律手冊」(二零一一年三月第一版)打印成冊讓同修們看後切磋交流,以便大家在這件事上能夠共同提高。

同修在明慧文章裏講:「大法弟子以甚麼心態看待『黨法院』的判決結果?有許多同修的心很注重結果,那個心很執著『黨法院』給的結論。最後等來的結果甚麼樣?『黨法院』的結果一定是不讓你回家。因此,心裏很不平衡,認為打官司沒用。

「所有認為打官司沒用的都是在默默的接受和承認迫害,我們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的基點應該是修煉人的正念,要在法上看問題,要在大法弟子承擔的使命上看問題。無論付出多大,吃多大的苦,我們都是為了完成大法弟子救人的使命,而不是為了一場人間官司的勝負。」

我開始的時候對這件事一直不以為然,認為以前也請過律師,也沒甚麼結果,這次也不一定起作用。看了同修的文章,我非常震驚,原來正是自己的這種負面思維起到的阻礙作用,使得我們大法弟子在用法律講真相、救度眾生中不能有更快的進展,使在法律系統工作的眾生得不到救度。我靜下來找自己為甚麼會有這樣的思想觀念,原來在我的潛意識中是邪黨灌輸的毒素在起作用,心裏一直認為中國就是邪黨的天下,根本沒有法律可言,它說的話就是法律,它說不讓做的事,如果你去做了,那就是「犯法」,說白了就是雖然法輪大法在其它國家和地區可以學、煉,但是在中國就是「犯法」的,所以在自己被邪惡綁架的時候,這個變異的觀念起了作用,感覺自己煉法輪功真的是「犯法」了似的。正念全無,無可奈何的消極承受。

和同修切磋交流以後,隨著法理的不斷清晰,我再往深處找,之所以覺得自己「犯法了」,就是自己對師尊的正法認識不清,認為在另外空間是在正法,把表面人類的空間這種正法形式看作是人對人的迫害。自己學大法已經十幾年了,走到今天看到自己還有這種邪黨的毒素中形成的變異觀念,可見自己被這只惡魔毒害操控的有多深。也更能體會到師尊正法的難度,我們大法弟子的變異的觀念對師尊正法也起著一種阻礙作用啊。

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心底不斷的湧起一絲絲難過,我就坐那靜靜的想,這個難過是從哪兒引起的呢?我找到了,是因為自己從降生到人世間的時候,就在這種毒素中浸泡著長大的,而且,非常的「自以為是」,對這個邪黨還有一種說不清的感情,自己的生命也似乎是和這個邪黨綁在一起長大的。之所以難過,是因為覺得把這個惡魔邪靈毒素徹底清除了,就是把自己的整個人生全部都否定了,自己以前觀念上所認為對的,在大法中衡量全部是錯的,自己曾經引以為驕傲的人生中的得意、「輝煌」,也全都煙飛灰滅。正是對從前人生過程的這種留戀,才感到難過,也是邪黨毒素不能徹底清除的真正原因。

師尊在《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講:「這個時期的大法弟子要助師、要擔當救人的責任哪,你不去做!甚至於在國內被邪惡灌輸的那些東西,很長時間了還沒去掉。你做好三件事才能夠去除、才能把各種黨文化中的思想、包括怕心改變過來。」

當我冷靜下來,觀念在大法中歸正時,對師尊的這段講法,現在我有了更清醒的體悟,我們更新的生命就是在助師正法中產生的!

就在這篇文章初稿要寫完時,我聽到另外空間惡魔邪靈的哀嚎,體現在這個空間就是警車的鳴叫,我知道,這是它們被解體前的掙扎。

我深深的體會到,自己在大法修煉中風風雨雨走過了十幾年了,今天,在師尊慈悲呵護、點悟加持下,才真正徹底的解體了邪黨文化灌輸的一切變異觀念,在邪黨文化的桎梏中徹底解脫出來!現在,我覺得自己真的是脫胎換骨了一樣,就像一層包在自己身上的硬殼燃燒、解體了!神清氣爽!真是像師尊在《選擇》中說的那樣:「創世主為何選擇那塊土壤?因為用燃燒邪黨錘煉金剛。」

現在我在任何生命面前都能理直氣壯的說:法輪大法是正法!我煉法輪功是合法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