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縣羅江平生前遭受的種種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米易縣法輪功學員羅江平,在中共惡黨殘酷的迫害下,特別是二次在冤獄遭受常人難以想像的精神和肉體摧殘,從雲南省第一監獄「保外就醫」僅五天,於2013年12月28日離世,年僅五十一歲。直到離世之前,羅江平都在說被監獄方面打了很多毒針。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羅江平,男,1962年出生,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縣撒蓮鎮人。從小體弱多病,尤其是十幾歲時雙腳疼痛,飽受腿疼的折磨,由於家裏窮,沒錢醫治,只有在疼痛中苦苦掙扎。一九九六年有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按照真善忍法理不斷提高自己的道德修養,通過修煉五套功法,身輕體健,腿疼病不翼而飛,從此整個人快樂充實。修大法後,羅江平更樂於助人,誰家有甚麼事都主動幫忙。法輪大法使他明白了人生意義是返本歸真,因此,他淡泊名利,做事總先考慮別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和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法輪大法遭受不白之冤,羅江平毅然走出家門,向世人講清真相,證實法輪大法好,到北京上訪,要求還師父清白。為此,羅江平多次遭國保警察和「610」人員綁架關押,兩次被邪黨法院誣判,劫持到監獄迫害。

一、九九年後多次遭到中共惡黨迫害

1999年12月中旬,羅江平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去埡口中學的學生家做客,埡口鄉「610」人員把羅江平二人綁架到鄉政府。丙谷派出所所長崔龍兵和警察朱天鵬對羅江平二人恐嚇、威脅、說羅江平等人是非法集會,被非法關押8個小時。

2000年4月25日晚9點,米易縣公安局刑大,政保科向金發、周林、柴發祥等人和丙谷派出所警察崔龍兵、朱天鵬和撒蓮鄉「610」人員,暴力把羅江平等32人綁架到撒蓮鎮政府大院迫害。這幫惡人毒打每一個法輪功學員,罰站軍姿,蹲馬步,面壁,用電棍擊。32位男女老少關在一間屋裏,不給東西吃,不給水喝,折磨24小時後每人被鄉政府罰款100元。

2000年5月羅江平到北京上訪,5月7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被廣場的便衣警察綁架到天安門派出所,後送到攀枝花駐京辦,遭到攀枝花市公安局惡警邱天明、宋安樂的辱罵、毒打,被搜身檢查,沒收了20位法輪功學員的現金,男女老少關押在一個房間裏,每天每人給一個饅頭吃,而吃住每人每天收現金65元,非法關押一個星期,每天被強行洗腦。羅江平被押回米易,身上所帶的300元錢被政保科向金發沒收,羅江平被關進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其間,羅江平被獄警林海用警棍暴打、罰頂牆、戴手銬多次,折磨一個月後被政保科向金發罰款1000元。

2000年6月20日,多名法輪功學員在撒蓮拖長河溝學法交流,被公安局包圍、綁架。羅江平遭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36天。在看守所,羅江平和曾世華被惡警同戴一副手銬和腳鐐兩天兩夜。在羅江平被非法關押期間,撒蓮鄉「610」人員陶迎春、白廷飛、陳林平、唐禮華帶領一幫惡人,共20幾人,闖入羅江平家恐嚇其妻子和女兒,搶走羅江平家的大彩電一台,年僅10歲的女兒嚇的驚叫,羅江平的四弟趕來制止惡人,惡人們就圍著威脅、恐嚇他,羅妻與惡人們講道理,不許他們搶東西,被陶迎春拽著手臂反扭,手臂被扭發青。

二、第一次五年冤獄,遭種種酷刑

2000年12月14日羅江平發真相資料,2001年2月6日被政保科的楊梓華、周林、柴發祥、鄉「610」的白廷飛等人從家中將羅江平綁架到公安局,惡警亢偉、柴發祥等用兩副手銬,一隻手一付把羅江平銬在窗子上,只有腳尖觸地,邊打邊審問,追查真相資料的來源。羅江平被折磨了48小時後送進看守所非法關押。其間,羅江平遭到惡警的體罰,罰頂牆、罰站、面壁,多次被站崗的武警用開水從天窗潑下來燙。羅江平被非法關押近一年,於2002年1月24日米易法院沒有經過法律程序,更不准任何人包括受迫害人辯護,強行誣判羅江平5年徒刑。

法院宣判的當天就將羅江平劫持到四川省德陽監獄,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一進監區羅江平就被送往入監隊(二大隊),被搜身大檢查,衣褲全部脫下,連棉被都被撕開檢查,由於下雨,滿地都是泥水,衣褲和棉被都被扔在地上,全部弄髒。然後由兩個刑事犯包夾羅江平,不准任何人與羅江平接觸、說話,大小便要打報告同意才行。被強制洗腦,強制背罪犯行為規範,每天體罰、站軍姿、面壁、跑操,再強制寫「三書」。包夾人員在獄方的授意和指使下可以在任何時候打罵、侮辱、體罰法輪功學員。由於羅江平不「轉化」,不放棄信仰,不寫「轉化書」,在最熱時被暴曬,被幾個重刑犯包夾在大熱天在太陽下暴曬,不給水喝,吃飯都在太陽下吃,晚上不准睡覺休息,罰跑步連續8個小時不准停下。

德陽的冬天很冷,每到冬季監獄就以檢查為名,對法輪功學員的被子、墊棉絮、衣服、褲子、帽子進行檢查、只要是厚一點的衣服全部收走,厚被子和棉絮全都收走,只留薄的,不准羅江平等人戴帽子,讓其挨凍。羅江平被強行安排到做書車間做書,每天每人的任務是7000本,是其他刑事犯的三倍。用最快的速度一刻不停的幹,做完7000本書要15個小時。2003年4月24日,由於羅江平不配合邪惡迫害,被監獄長代承忠、任偉指導員、監獄610的徐會兵、李衛東、獄警孫俊濤等人懲罰連續勞動了36個小時,不准出車間,一年多沒有星期天休息日。

2005年3月的一天,監獄突然緊急集合,說是給全監獄的犯人檢查身體,檢查艾滋病。來了很多醫生,給每個人抽血化驗。羅江平等法輪功學員不配合,被獄警打倒按在地上,強行抽取了羅江平等人的血液,建立了血型檔案,現在看來是中共惡黨在為活體摘取人體器官做準備。

2005年9月1日早晨,獄方將70餘位法輪功學員緊急集合,全部轉到二監區強制洗腦再「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被3至4個刑事犯包夾嚴管,睡覺、吃飯、上廁所都必須在一起,這些包夾可以任意打罵法輪功學員,罰站、不准睡覺、不准大小便。羅江平被關進嚴管室嚴管,每天被罰站軍姿,跑步走操、從早上7點一直折磨到晚上7點。還不時遭到包夾的毆打。德陽監獄侵吞了法輪功學員寄給羅江平的200元錢,其他法輪功學員寄給羅江平的衣服、鞋子全被監獄方扣了,沒有給羅江平。

三、第二次冤獄 被迫害致死

2012年1月6日,羅江平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到雲南省南華縣龍川鎮山上村講真相、發真相資料,被龍川鎮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在南華縣看守所。2012年1月11日,南華縣國保大隊警察馬曉雲等來米易,由米易國保警察和撒蓮三大隊村官張波帶到羅江平家抄家。同時,米易610、國保向南華610提供了羅江平的有關資料。為了證明修煉法輪功合法、講真相無罪,羅江平請了北京律師為自己辯護。

2012年4月10日,北京律師到達南華縣,南華縣政法委、「610」楊澤平和國保大隊警察馬曉雲指派公安警察對律師進行監控、騷擾和威脅,不准律師為羅江平辯護。法院的刑庭李庭長、審判員張標直接進入律師住的酒店房間,對羅江平的律師進行威脅,將律師的電腦弄壞,不准律師打印材料,對律師進行跟蹤盯梢。開庭時,法警和國保警察無理阻撓律師進入法庭,律師據理力爭,才得進入法庭。

南華縣法院於2012年4月11日對羅江平非法開庭。法庭不准羅江平的親戚朋友和法輪功學員參加旁聽。法庭上,審判長、公訴人、書記員、審判員都沒有掛出姓名,真是見不得人。法庭上,北京律師為法輪功學員羅江平作修煉法輪功合法的無罪辯護,要求法庭恢復羅江平的人身自由,並立即釋放。律師的辯護被審判員張標幾次惡意打斷。法庭上,法官不准羅江平發言。庭審結束,羅江平的律師遭到審判長、審判員和十幾個警察的圍攻,威逼律師交出了有關本案的所有材料,律師才得以離開南華。南華縣政法委、「610」害怕迫害法輪功的罪行曝光,於4月11日、12日南華縣出動大批警察在車站、公路收費站、主要路口設四道關卡,對每個離開南華的乘客搜身、搜包,檢查身份證、查車票、詢問到達目的地,妄圖攔截、抓捕參與旁聽(特別是米易)的法輪功學員。最後一道關卡的警察是荷槍實彈的。

2012年4月12日,米易縣政法委書記董明遠、維穩辦主任舒洪武、防邪辦主任孫翔一行四人(其中一名駕駛員)到昆明、楚雄、南華,與南華縣610一起謀劃構陷羅江平,羅江平被南華縣法院誣判四年半,被劫持的雲南第一監獄迫害。

羅江平被劫持到雲南第一監獄,由於拒絕「轉化」,羅江平遭到獄方,特別是一監區的惡警姚加興、冰風、楊紀良的殘酷迫害,被戴腳鐐手銬,肆意毒打、體罰,關單間小號,每天十幾個小時的超負荷勞動,承受著常人難以想像的精神和肉體的折磨。一位好心的知情人告訴羅江平的家人,羅江平門牙也脫落,人十分消瘦。

為了抵制雲南一監的邪惡迫害,羅江平聘請了兩名正義律師為自己控告獄方的罪行,卻遭到一監的百般的刁難和阻撓。2013年5月15日,羅江平聘請的兩名律師來到雲南省第一監獄要求會見當事人羅江平,獄方蠻橫無理,不准律師與羅江平見面。2013年8月6日羅江平的律師再次去雲南一監要求見羅江平,雲南一監仍然蠻橫無理不准見人。於是,律師於第二天(8月7日)到雲南監獄管理局和昆明市檢察院進行投訴。2013年8月29日下午,律師才得以會見了羅江平,會見近兩個小時,律師了解到了羅江平在監獄遭受迫害的一些詳細情況,準備對一監進行控告。當天羅江平的身體尚好。

羅江平控告雲南第一監獄的正義之舉,使得雲南一監十分恐懼,因此,對羅江平進行迫害變本加厲。獄方對羅江平的迫害主要是以下幾方面:

1、對羅江平強行洗腦,誣蔑師父、誣蔑大法,暴力「轉化」。羅江平拒絕「轉化」,以絕食抗議,被獄方野蠻灌食,用工具撬羅江平的嘴,將羅江平的下牙全部撬掉,上牙只剩幾顆鬆動的牙齒。邪惡撬牙導致牙齦和口腔大量出血,附著在牙齒和牙齦上的血跡凝固,血跡變黑。直到羅江平去世前兩天,其家人用棉籤蘸鹽水將凝固的血跡稀釋,才將這些黑色血塊清除掉。

2、雲南一監對羅江平打毒針,破壞中樞神經,損毀內臟器官。羅江平回到家後,多次向他的母親、親人和朋友訴說他被監獄方打毒針的情況,並將衣服扒開,左右兩臂被打毒針的針眼清晰可見,兩臂針眼周圍2公分的範圍都呈黑色。羅江平被打毒針後,肚子脹,五臟六腑疼痛難忍,大小便不通,雙腳腫大,坐不起來,更無法站立,連頭都抬不起來,有氣無力,說一句話也非常費勁,臉色蠟黃,瘦得皮包骨頭。

羅江平家人在雲南一監看到的昆明市二醫院出具的羅江平的病情診斷是:羅江平的肝臟有多個黑色包塊,並向右肺部轉移,是肝硬化晚期,病情特別嚴重。從2013年8月29日到2013年12月,短短的三個月,羅江平就被雲南第一監獄迫害成肝硬化晚期,導致生命垂危。

羅江平的家屬得知羅江平生命垂危,急忙趕往雲南,於2013年12月16日到雲南省第一監獄,羅江平被關押的六中隊董隊長百般刁難,不讓接見,家屬十分氣憤,質問董隊長:我的親人被你們迫害的要死了,你們為甚麼還不讓我們見面?家屬據理力爭,才得以相見。到了監獄,羅江平被人用三輪椅推出來,羅江平的母親看到兒子骨瘦如柴,只有一張皮包著臉,臉色像黃連一樣,腳和手是腫的,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其母親倒地昏過去,經搶救才甦醒過來。看到母親昏過去,羅江平頭一偏也昏過去了,從三輪椅上滑下來,被推進去說是「搶救」。甦醒後的羅江平的母親無法抑制內心的淒慘,邊哭邊說:「我要我的兒子,我要我的兒子跟我回家,你們不放人,我死都要和兒子在一起」。強烈要求雲南一監無條件釋放羅江平。雲南第一監獄怕承擔人命關天的責任,才同意羅江平「保外就醫」。

2013年12月23日雲南第一監獄將羅江平送回四川米易縣撒蓮羅江平的家,到家已經晚上了。12月24日,米易「610」辦公室2人和撒蓮派出所2人到羅江平家進行騷擾,看到奄奄一息的羅江平,他們還甩出一句話:羅江平外出必須給派出所報告。時隔五天,於2013年12月28日羅江平被迫害離世。

四、雲南省第一監獄罪責難逃

雲南一監的惡人們非常清楚,他們對羅江平的迫害是致命的,因此,在辦理羅江平保外就醫的手續時,耍了花招:

1、雲南一監早就把保外就醫的條款打印出來,主要內容是:羅江平感謝監獄對他的照顧;辦理完保外就醫的手續後,羅江平所發生的一切不幸都與監獄方無關,把對羅江平的迫害的責任推的一乾二淨。這些條款都沒有給家屬看,只給了簽字的那一頁。獄方利用家屬接親人出黑窩心切,催促家屬簽了字。

2、保外就醫合同中,羅江平本人的簽字是造假。羅江平從來不會寫繁體字,可保外就醫合同簽字的羅江平的「羅」是繁體字。

不管獄方如何耍花招,雲南第一監獄是殺害羅江平的直接兇手,罪責難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