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組織」揭露中共謊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最近,中共宣布,它打算到二零一五年逐步停止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並建立中國器官移植回應系統(COTRS),一個計算機化的器官分配系統。對此,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組織(DAFOH)於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發表聲明,揭穿中共謊言。該組織並將聲明寄送全球媒體。

DAFOH認為, 中共所謂的中國器官移植回應系統缺乏公開性,器官匹配過程和供體並不公開或接受第三方監督檢查。中國官方的宣布是含糊不清的,它並沒有給出一個最後期限。中國官員談到二零一五年,但可能無限期地進行下去。在另外的場合,中國官員則宣稱「逐步減少」的是對來自死刑犯器官的依賴,而非結束這種不道德的做法。

在二零零七年,中華醫學會(CMA)向世界醫學協會(WMA)保證,停止從死囚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六年過去了,中國的保證並沒有實現, 每年繼續進行一萬例器官移植,中國政府如今換了一種「逐步停止」(從死囚摘取器官)的說法。DAFOH認為,中國最近的二零一三年的聲明,是一個空洞的說法,僅再一次證明中共的承諾只是應付外界壓力的謊言,相較於其在二零零七年的承諾更是一個退步。

國際社會認為,從死囚身上摘取器官是不道德的,從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更是反人類的罪行,必須被立即終止,而不是「逐步停止」。解決在中國不道德的從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並不需要一個計算機化的器官分配系統。相反,我們需要的是(中共)立即停止不道德的摘取器官,並且建立一個可追溯器官獲取的檔案文件的系統。

中共已公布的計劃也沒有談及如何解決中國從來沒有承認過的從良心犯身上活體摘取器官的問題,特別是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是)被強制活摘器官的最大目標群體。如果沒有公開承認使用良心犯(特別是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作為器官來源,就不能保證這種獲取器官的渠道會終止。計算機化的器官分配系統卻能使通過不道德途徑獲得的器官更有效地分配, 甚至成為一個老練的「器官洗錢系統」,用於使用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活體摘取的器官並將活摘的所有痕跡抹去。這個系統讓人不禁想起一個歷史的教訓: 一九四四年國際紅十字會對奧斯維辛集中營的檢查卻得出了對納粹有利的極端致命的結論。

二零零六年,英文的「中國日報」報導中國每年進行兩萬例器官移植,其中百分九十以上來自死刑犯。在過去的幾年中, 來自國際社會的壓力和關注為近來的發展做出了貢獻,DAFOH認為中國必須立即停止不道德的活摘器官,這是唯一的選擇。一個沒有期限的「逐步停止」這種罪行的說法是站不住腳的。這種做法,對於加害者而言是樂見的,但對於受害者來說,則是可怕而無法接受的。

活摘器官是挑戰人類道德底線的反人類罪行,任何明知中共撒謊,卻為中共這種宣布而叫好的政府、組織和個人不過是自欺欺人,只是將自己和中共一同釘在歷史的審判台上。

附:

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組織聲明:中國逐步停止從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聲明具有欺騙性,且遠遠不夠

「沒有時間服用漸進主義的鎮靜劑」
(摘自馬丁路德金博士1963年「我有一個夢想」的演說)

2013年9月16日

最近,中國宣布,它打算到2015年逐步停止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並建立中國器官移植回應系統(COTRS),一個計算機化的器官分配系統。不幸的是,COTRS缺乏透明度:匹配過程和器官捐贈者的資訊不向公眾或獨立第三方開放。關於公布的2015年時間架構方面,中國官員的講話是含糊其辭其對死刑犯人(器官)的依賴,而非完全停止(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

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組織(DAFOH)認為中國的聲明和採用(COTRS)系統是具有欺騙性的,同時遠遠不夠。

DAFOH茲聲明如下:

1. 國際社會認為,從死囚和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是不道德的。以處決死刑犯為幌子來殺人以獲取器官是不道德的,然而這種情況竟每天繼續存在。尋求結束這種不道德的做法乃符合醫學組織如WMA(世界醫學會)、TTS(世界移植協會)、世界衛生組織及其他組織所訂的醫學倫理標準。

從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一旦它被確認為不道德並且是一種反人類罪,就必須被立即終止。逐步結束對人類的犯罪,(而不是立即停止),在道德上是站不住腳的。中國政府公布的「逐步停止」這一反人類罪行的聲明是具有欺騙性的。當人們的生命受到威脅時,那麼「就沒有時間服用漸進主義的鎮靜劑。」

2. 1984年,中國的政權頒布了一項法律,把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行為合法化。然而2001年王國齊醫生在美國國會作證時, 中國官員仍把(王醫生的作證)稱為一個謊言。中國否認有此一做法。直到2005年,中國官員在國際壓力下才承認。隨後,他們(中國官員)承認高達90%的器官源自於死刑犯,並且每年有超過10,000例的移植來源於此。由於中國政權有向來缺乏坦誠的歷史,(對於中國的聲明)必須強制性的實施審查和監督的步驟。

在2007年, 也就是北京2008年奧運會的前一年,中華醫學會(CMA)向世界醫學協會(WMA)保證,除親戚外,停止從死囚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儘管中國做出了此項承諾,在沒有有效的公眾器官捐贈系統的情況下,中國仍然繼續從事每年超過10,000例的移植。

現在,在中華醫學會承諾的6年後,中國不再提及結束從死囚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 僅宣布在無限期時間框架內「逐步停止」(從死囚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我們認為,中國最近的2013年的聲明,相較於其在2007年的承諾相比實際上是一個退步。基於上述的理由,我們無法理解為甚麼國際社會讚揚中國(的謊言和倒退)。

3. 中國官方術語是含糊不清的,因為它只是宣布甚麼時候開始(停止從死囚身上摘取器官)的努力,它並沒有給出一個最後期限。據中國官員發言的時間框架可能是2015年,但也可能是「無限期的。」當記者問從死囚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將何時結束時,中國官員答以「無限期」的時間框架。在另外的場合,中國官員則宣稱「逐步減少」的是對來自死刑犯器官的依賴,而非結束這種不道德的做法,這(中國官員的聲明)只是一個百分比的轉變,作為其在有需要時繼續這種不道德做法的一個選項。

中國的官方聲明是不夠的並且是模糊的。如果沒有國際社會的監督和審查,所謂的「逐步停止」可以「無限期」地進行著。(國際社會的)欣然的表彰是言之過早和錯誤的。與其表揚中國的)聲明,我們應該為那些無辜的受害者們考慮,當中國繼續這種不道德的濫用行徑時,每天都有無辜的受害者們失去生命。

4. 中國最近的聲明指出,中國將推出一個計算機化的器官分配系統。然而,電腦的器官分配系統並不能保證進入這個系統的器官是通過符合醫學倫理的渠道獲得的。相反的,沒有開放核實,計算機化的器官分配系統卻能使通過不道德途徑獲得的器官更有效地分配。我們必須確保新的計算機化的器官分配系統不是一個老練的「器官洗錢系統」,用於使用從囚犯身上摘取的器官並將經由非道德途徑取得器官的所有痕跡抹去。

解決在中國不道德的從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並不需要一個計算機化的器官分配系統。相反,我們需要的是立即停止不道德的摘取器官,並且建立一個可追溯器官獲取的檔案文件的系統。

即使建立一個計算機化的器官分配系統和自願器官捐贈計劃,只要中國沒有正式承認從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是不道德的,這種器官來源是否會被廢止依然是不明確的。

通過電腦器官分配系統把兩個不同來源的器官混合在一起,(一個是通過處決犯人獲得的, 一個是通過器官捐贈),只會粉飾不道德的罪行。使得罪行披上一個合法和可接受的外衣。這是一個假裝根本沒有發生犯罪的辦法。僅僅建立一個計算機化的器官分配系統但卻沒有立即停止從囚犯身上摘取器官在道德倫理上是毫無意義的。

5. 在2013年5月20日,澳大利亞電視台採訪(中國)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時,當被問及從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時,他回答說,「你為甚麼要反對呢?」這表明,中國官員仍然不承認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是不道德的。符合醫學倫理的器官捐贈需要自由,自願,和捐獻者的知情同意,但中國迴避這個讓囚犯 「書面」同意的要求。

中國公布的聲明只是說逐步停止使用來自死刑犯的器官,但它沒有提及是否包括軍醫院,而軍醫院大量參與了不道德的從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已公布的計劃也沒有談及如何解決中國從來沒有承認過的從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問題,特別是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他們是)被器官強制活摘的最大目標群體。

在2012年,大衛•麥塔斯在舊金山召開的種族滅絕學者國際協會的年度會議上發言提到:

「1999年11月30日,中國的『610辦公室』召集3000多名官員在首都的人民大會堂討論鎮壓法輪功的運動,這場運動在當時進行得並不順利。示威繼續在天安門廣場進行著。『610辦公室』的頭子李嵐清宣布了政府的新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

號召『從肉體上消滅』法輪功就是號召了種族滅絕。儘管這種號召種族滅絕並不就是通過活摘器官的做法;然而,當活摘器官發生在號召『肉體上消滅(法輪功)』的背景下,這兩者應該聯繫在一起的。『活摘器官』是手段;『肉體消滅』是意圖。」

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肉體上消滅與活摘其器官之間並無分野:後者更有利可圖。因此,如果沒有公開承認使用良心犯作為器官來源,是不能保證這種獲取器官的渠道會終止。一個沒有期限的「逐步停止」這種罪行的說法是站不住腳的。這種做法,對於加害者而言是樂見的,但對於受害者來說,則是可怕而無法接受的。對受害者和醫學界而言,這是一個悲劇。馬丁•路德金在20世紀60年代的一段話至今仍是適用的:「……現在已非常緊迫。已沒有時間奢談逐漸冷靜下來,或服用漸進主義的鎮靜劑……現在是為所有上帝的孩子實現正義的時候了。」

6. 伴隨著逐步停止從死刑犯身上摘取的器官的聲明,中國官方同時宣布一個公共的器官捐贈系統。然而,傳統上中國民眾不願捐獻器官,這點中國官員也承認。此外,中國也沒有「腦死亡」的立法,而此種立法會有從腦死之人身上獲取器官的相關規範。因此,(中國的)公共器官捐贈制系統是建立在心臟死亡基礎上的器官捐獻,這將減低一些捐贈器官的有效性。

2013年9月,中國「光明日報」發表文章稱在中國,在100個潛在的器官捐獻者中間,只有5%的捐獻者的器官最終可以用於移植。總體而言,中國的情況會因此使得他們在承諾的兩年時間框架之後還繼續使用來自囚犯的器官。

中國必須非常明確地保證,良心犯,主要是遭到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沒有被強制以假身份放進這樣的公共器官捐贈系統。據觀察,中國籍的假身份證件已被用於國外到中國來做器官移植的遊客,以逃脫關於禁止移植旅遊的法律。因此,透明化和監測是必須的,用以防止將假身份輸入至電腦的器官分配系統。

7. 在2011年10月,「柳葉刀」雜誌上刊登了一封信:「是抵制中國與器官移植相關的科學和醫學的時候了」。信裏呼籲「抵制接受(從中國來的)在會議上和期刊的論文,以及與移植相關的研究合作,除非(作者)能夠證實器官的來源不是死刑犯。」

儘管我們讚揚對來自中國的出版物的道德倫理標準的嚴格要求,但我們缺少的是:捍衛我們自己的道德倫理標準時,應給予同樣嚴格的呼籲。這封信的共同作者勇於為倫理問題在「柳葉刀」雜誌上發表上述函件,我們應該更主動公開呼籲立即停止不道德的活摘器官本身。

拒絕刊登包括來自死刑犯的數據的論文,是必要的,但不足以回應在中國的濫行。我們大聲疾呼反對活摘器官本身是絕對必要的。我們生活在一個有言論及表達自由的社會中,我們並沒有被禁止公開呼籲立即停止在中國不道德的活摘器官。事實上,作為醫生和醫學組織,這是我們的道德倫理責任和義務來呼籲立即停止活摘器官這種不道德的做法。

在2006年,「中國日報」報導在中國器官移植的數量高達20,000,其中90%的器官來自死刑犯。在過去的幾年中, 來自國際社會的壓力和關注為近來的發展做出了貢獻,這表明了我們需要繼續努力來呼籲立即停止活摘器官這種罪行。

當一種做法被確認是不道德的,就沒有任何藉口繼續這個做法。如果國際社會將其反對這種做法的努力合在一起,發出一個共同的聲音,這種不道德的從囚犯身上獲取器官一次就可以解決。沒有任何法律禁止我們呼籲中國立即停止不道德的活摘器官。這呼籲只需要(我們自己的)意願就能做。

否則,我們可能要問自己,如果中國成功使用一個計算機化的器官分配系統和一個「逐步停止」的聲明,會不會像木馬程式一樣破壞和削弱了我們自己的道德倫理標準。

我們呼籲國際社會和我們一起:要求中國立即並且無條件地結束不道德的從死刑犯和所有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