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理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我和母親還有姥姥一家都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當初母親有肝炎、頭痛病,病得都很厲害,幹農活都費力,自從學了法輪功之後,在很短時間內這些病就痊癒了。姥姥一家祛病健身效果更是明顯:姥姥原來患有靜脈曲張,十分的痛苦,修煉之後,完全康復,十幾年來一粒藥都未曾用過。

父親看在眼裏,他明白,如果不是我們學了法輪功,醫藥費會是一個不小的數目。而且,母親和姥姥自從學了法輪功之後,在思想境界上簡直是換了一個人。母親懂得了心疼父親,對他更是體貼。姥姥在父親和母親有意見分歧的時候,能秉公而斷,不再幫著母親說話。家庭從而變得和睦、其樂融融。這些都是父親看的到的。

自從九九年七月,邪黨江澤民一夥利用中共政權迫害法輪功以來,我家也與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經歷了被非法罰款、關押、審訊、勞教等等迫害。父親原本是很老實的人,膽子也很小,迫害剛開始的時候勸我和母親,要不咱就別學了?母親和我都說:「你看,我們現在的好身體,是法輪功給的,我們現在好的思想境界也是法輪功給的。可以說,在學法輪功過程中我們是身心受益,那麼我們能不堅持學下去嗎?何況自古道: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我們在大法中都深深獲益,那麼此時在大法蒙冤的時候,我們卻躲在家裏,那你說說我們成了甚麼樣的人?是屬於『落井下石』的那種還是如『投機取巧』類的?」父親沉默了。

從此,在歷次的警察的騷擾中父親都說,她們娘倆,學法輪功身體好了,這是我親眼看到的。你們不讓她們學,到時候,她們躺在床上,醫藥費你們誰給掏?警察聽到這些話,都無言以對。

後來我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父母來那裏看我。母親跟我說,在家裏,父親一直鼓勵她,說:「咱老倆口要挺住,別讓兒子在裏面惦記,咱要好好的鼓勵他!」

當我回來之後,聽母親跟我說,你父親在家裏那份工作十分的辛苦,但是那段時間,你父親經常說的就是:「不要讓因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關押的兒子惦記,我也要做好,我也要挺住。」結果在夏天七十來攝氏度的車間裏幹活,他卻不覺得熱!還有一次,在騎自行車上班的時候,當騎到一段很陡的下坡路的時候,前轂轤與大樑連接的地方突然折了、掉下,他整個被折過去,小腿當時碰出血,肩胛骨與脖子相連的部位正好扎進前叉子!雖然不是很深但當時也出血了,過三天就好了。

後來我父親經過這次事情之後,凡是法輪功的東西他都拿過來先看。母親有時「笑話」他「一些體會你能看明白嗎?」他說:「別看我沒學,我心裏懂得法輪功的好,和這個法的珍貴。我也發自內心的理解與支持你們!你們做的都是為別人的,根本不是在為你們自己!」

聽了這些,我心裏真的感到欣慰。在大陸被迫害的環境中,可以說有無數的像我父親那種默默理解我們,支持我們的家人與親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