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強加的「病業」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今年四十七歲。七﹒二零以後,我和大多數同修一樣沒有放棄修煉,期間有起有落,在師父的呵護下不畏艱險,一直走在神的路上,救度著世人與眾生。可就在今年五月二十三號左右我被家人送進醫院。情況是這樣的:

大概是五月十四日我來例假,一般說來七天就過去了,可這次來了十幾天還不停止,和我在一起上班的常人同事勸我去醫院檢查,我說沒事,因為今年二月份我例假來了五十多天,我心裏想著:有師父管,沒事。

五月十六日那天,我和同事在外邊幹活,幹著幹著覺得心裏慌站不住,心想是不是院裏太熱了,我得上車間歇一下,剛想完就覺得月經來了很多血塊,同事發現我的臉都白了起來,勸我去醫院,我還是不以為然,心想: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有師在有法在不怕。就這樣一連五、六天,流的我渾身無力,躺在床上,有一次起床給孩子開門,竟暈倒在地上。家人看我這樣非要送我去醫院,我說事過幾天就好了,家人逼問我需要幾天,我說這說不準。

我躺在床上向內找,找到了很多執著心,比如爭鬥心、怨恨心、利益心、怕心和人的觀念,發正念倒掌,煉功有時也沒有五套功法一次煉完。

我打電話請同修來幫我發正念,一起學法,可還是不見好轉,我兒子見我臉色蒼白沒有了血色,天剛黑的時候,非要把我送進醫院檢查,因醫院下班了,我只做了B超就回來了。做B超的醫務人員說我嚴重貧血,需要住院,我一口拒絕,他們說讓我第二天做彩超仔細診斷,就這樣我回到家。

誰知第二天同修來我家學法,我覺得狀態很不好,四肢無力,發正念不能雙盤,看書連書都不想拿,我不但沒有向內找自己,反而還自言自語怨家人,沒有真正認識到這是自己的正念不足,被邪惡干擾迫害,修煉人沒有病,沒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還是自己有怕心。

事隔一天,我妹妹來看我,見我這樣把我小妹也叫來,她說就不信她們幾個人不能把我送醫院。當時剛好有幾個同修來看我,我趕快說快發正念,他們身後有邪惡操控。當時我沒有向師父求救,剛發完正念,家人像瘋了似的把我拽到了樓下車裏。

我被送進了醫院,兒子背著我到門診檢查,他們檢查出我血色素只剩了3克,有生命危險,是子宮腺肌症,需要做手術,切除子宮。於是天天給我輸血、輸液,說是等身體恢復差不多時,就給我做手術。為了弄清情況,我詢問主治醫生,問我子宮到底是啥狀態,不做手術可不可以,他說:你必須做,你的子宮已經和三、四個月的孕婦子宮一樣大,不做手術的話,下次來月經還是這個狀態。嚴重者命難保。我家人聽後非常害怕。

我雖不害怕,可也有人心翻出來,做吧,覺得自己不該有這樣的「病」,這可能嗎?不做吧,還相信醫生說的,如果下次再這樣怎麼辦,這不給家人增添麻煩嗎?乾脆做就做吧!省的再來月經。可是又想:做了手術至少得三個月療養,我怎麼去救人,眾生怎麼辦,那些已經被救的親朋好友看我這樣還會相信大法好嗎?這不給大法抹黑嗎?不行,不能做。就這樣反覆的思考。

其間有同修去看我,週刊也不敢帶,法上的話也不敢說,生怕家人聽見抱怨她,我知道同修此時的想法與難處。也有同修說:「那就看你自己了,你能在醫院一輩子?」這句話打入了我腦海,莫非是慈悲的師父利用同修的嘴在點化我,讓我出去離開這裏。這裏我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躺在床上回味這同修的話,心裏想著我跟師父修煉這麼多年了,難道最後落個這下場。這是師父要的嗎?我是師父的真修弟子,我沒有病,這都是舊勢力的迫害,是假相,我不承認,不能順從。

我把我所有能記起的師父講的關於病業這方面的法想了一遍,最後抱定了這一念,修煉人沒有病,我拒絕做手術,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

就在他們通知我做手術的前一天,我的家人和醫生逼我去醫務室簽字,我跟家人說我沒有病,咱們走吧。我回去向內找、提高心性、煉煉功就好了,做不做手術是我說了算,你們不能逼我。由於家人相信醫生的判斷,根本就不聽我的,我兒子說把你綁在床上也要做。

無奈之下,我只好不情願進了醫務室,已是下午一點多了,醫生在那裏等著,所有的家人,醫生都勸我,逼我簽字,我大聲說:我不要做手術!不要做手術!這時兒子讓我看手機短信,我一看內心發酸,眼淚不由自主流了出來,是丈夫發的短信,因為我拒絕做手術,氣的他不管了,提前離開了醫院。我明白是邪惡用情往下拉我。我穩住自己的心,但在他們的逼迫下,我還是簽了字。回到了病房,我心裏求師父:師父呀!我不能上舊勢力的當,我做手術可就錯了,眾生怎麼救呀!雖然我簽了字,也有機會走脫,他們說的不算數,請師父救救我吧!

大約四點多,醫生傳我去做檢查,說是明天給我做手術。我從檢查室出來,心想今天沒有人陪我,就我一人出來。這是師父的安排,我不能再回病房了,我得趕快走脫,我毫不猶豫的向電梯口走去,舊勢力不死心,就給我製造假相,讓一個不管我的醫生走過去,好像監視我似的,我想這都是假相,轉身從樓梯口下樓。就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我離開了醫院,來到了一個老年同修家,同修見到我又驚又喜,毫不猶豫的收留了我。

我跪拜在師父的法像前,向師父懺悔,請求師父原諒我,是我心性有漏招來了這場舊勢力強加的魔難,給大法帶來了負面影響,我悔恨我自己,我決心向內找彌補過失,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第二天,我就和同修一塊出去講真相救世人,同修們聽說我從醫院跑出來,都來看我,我地區協調同修在這個老年同修家組成學法小組,讓幾個有時間的同修來和我一同全天學法,整點發正念,在法上提高。當時身體也很虛弱,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也是很痛苦的。到同修家的第四天,我月經很正常來了一次,真是「好壞出自人的一念」[1],這就更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的身體十五天恢復了正常。但舊勢力不死心,有時還嚇唬我,讓我害怕,讓我想起以前來月經的感覺,但我都用正念否定它,有師父在有法在怕甚麼,現在月經都很正常。

期間有常人朋友問我的身體狀況,我都如實說了,告訴他們修煉路上不是那麼一帆風順的。丈夫看到我的變化,不像醫生判斷的那樣,也改變了從醫院回來後的擔憂,改變了冷漠的態度,家中又恢復了往日的歡樂。

現在事情已經過去三個多月了,我決定寫出這篇稿件,目地在於拋磚引玉,希望還在過「病業」關的同修能有所借鑑,只要我們多學法,學好法,向內找,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定的信師信法,敬師敬法,去掉怕心,一定會「柳暗花明又一村」。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