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五日】我想談一談「緣」,是因為這個主題能夠很好的講明真相,也能夠幫助世人對大法和大法弟子了解的更明確深刻,從而能夠明瞭真相得救。

在這一生中的不同階段,都有不同的生命對我特別的照顧和關心。開始我不知道為甚麼,得法以後,師父點化我,讓我看到自己與那些生命的緣份,甚至是高尚的一種緣份,使得大法弟子更加珍惜身邊的生命。當然以下只是在我現有層次中讓我看到的,也許還有更深的緣份和背景……

比如我的碩士導師,他因為招聘我為他的研究生,有了課題、文章,從而評上了教授。那麼他就希望我繼續讀他的博士。但是我的意願是讀另外一個專業的一個導師的博士。結果他就很妒嫉、怨恨,到處說我的壞話,拆我的台,目地是逼迫我回來求他。這件事的結果是他造了很大的罪業,後來就腦溢血去世了。

讀博士的時候我就得法了。師父讓我看到:在天上,我坐在自己的寶座上,在我的左右兩邊,有兩排很大的神,他們都是我那個世界的護法神。他們都參與安排了我來世間得法;在不同階段安排了不同的生命來保護大法弟子。我看到,我的碩士導師,在上面其實就是這些護法神的一個。原來,他做我的碩士導師是為了保護我平穩走過這段生命過程。只是最後階段,他自己沒有完成的很好罷了。

我的博士生導師,他一開始被我的碩士導師的壞話迷惑住,但是很快就明白過來。師父讓我看到:有一生,我和這個博士生導師兩人都轉生為水族。我是水族的王,他是我那個水族的丞相,輔佐我治理這個水族。今生他做我的博士生導師,其實也是為了能夠保護我平穩度過得法修煉的關鍵階段,因為我是在讀博士期間得的大法。完成這個使命,他就樹立了自己很大的威德。事實上,我的博士生導師他做的非常好的。

在我讀博士期間,介紹我得法的那個女同修,其實就是我那個世界的一個生命。當年那些生命在安排我得法過程和修煉中的劫難時,她居然躲在旁邊的柱子後面偷聽。那些舊宇宙的神安排的那些魔難,有許多是很邪惡的,根本上來講是很難修出來的。她聽到後就非常擔心大法弟子修不出來,因此發願下世助主破睏。這樣一來她也被安排為大法弟子,因為她要想實現她的誓願,就必須有相應的能力才可以,所以就需要在大法中修煉,具備相應的能力。

大法開傳非同小可,宇宙眾生都在關注。在大法弟子身邊的人,也都不是簡單的生命。比如我的太太,師父讓我看到:她其實就是一個女神。大家都看過二零零九年的神韻《金蓮起舞》,那裏面的仙女,都是粉紅色的衣裙,手臂上掛著金黃的飄帶。我看到我的太太就是這樣一個美好的女神。你說,世上那個所謂的美女,能夠跟天上的女神相比較?大法弟子能不珍惜她嗎?我的孩子,在天上,她就是我的孩子。有時候,我看到我抱著她;有時候是我騎摩托車,她坐在後面;有時候是其他的生命在照顧她。其實師父讓我看到的是:我有兩個非常美好的孩子,一個是男孩、一個是女孩,他們都是金身的童男童女。那個女孩轉生到我家。因為中國現在搞計劃生育,所以那個男孩就轉生到我的小舅子家裏。

我的弟弟和弟媳,我看到他們倆是佛的形像。今生成為一家人,目地也是希望建立這個緣份,讓大法弟子能夠救度他們。我家裏的其他人、還有村裏人、親戚、同學、同事,也都是類似的緣份,目地就是結上緣份,希望大法弟子能夠救度他們回歸天國。所以,講真相就很重要。眾生明瞭真相後就會支持大法,大法就可以救度他們回去。當然也有個別完全變異不行的,甚至反覆慈悲給機會也不行的,那就只好放棄了。

就像師父在《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講的那樣:「作為我這個當師父的來講,對於大法弟子,我不求他們任何東西。他們今天所有做的這一切,證實法也好、救度眾生也好、自己的學法修煉,我告訴你,一樣也不是給我做的。將來大法弟子都會看到,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救度的是自己的眾生,圓滿的是自己的世界與眾生,給自己在樹立威德,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大法弟子自己,你沒有一樣是給師父做的,也沒有一樣是給別人做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