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中的真實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三日】我今年六十八歲,是沒念幾天書的農村大法學員。這些年來,無論甚麼環境、場合,我走到哪真相講到哪,真相光盤、小冊子、真相護身符,總是在包裏帶著,碰到有緣人就給他,特別是親朋好友家,子女升學、結婚的場合我都去講真相、發真相資料。

家人看到我修煉十多年一片藥沒吃過,多年的頑疾都不治而癒,無病一身輕,他們由不理解,改變為支持。有時我正在打真相印資料時,還沒做飯,老伴從外面回來,看見我正忙,他就去做飯了。我妹妹、女兒、兒子、女婿、媳婦、孫子、外孫子都幫我發真相資料、掛條幅、貼不乾膠。一次兒子笑著說:我們都成了你的運輸員了。

我二弟是中醫,找他看病的人很多,有時他告訴病人:「修煉法輪功吧,我大姐那麼多病,治了那麼些年我都沒給治好,她煉功煉好了,你也去煉吧。」

我從內心感謝師尊洪大慈悲的救度。在這裏,我把家族中的常人明真相、相信大法好而得福報的幾個故事講出來,證實大法的神奇與美好。以下這幾件事都是真實的故事,當地很多人都知道,所以都是他們真實的名字,沒一個化名。

兒子的故事:平時弘揚大法 遭難大法佑護

我家人都知道大法好,身上都帶著大法真相護身符,特別我兒子(常人)總是在脖子上帶著。做生意的時候,他總跟人家講:「我不會騙你的,你知道法輪大法是叫人做好人的吧,學的是『真、善、忍』吧,我媽媽就是煉法輪功的。」結果人家都願意跟他辦事。

前兩年,我家養出租車,一老闆帶兩職員租我家的車到哈爾濱談生意,我兒子開車,當時車開到70碼,正跑著,方向盤突然失靈了,方向盤底下的桿斷了,直奔路旁大樹撞去,車上的老闆叫:哎呀媽呀!這回可完了!當時我兒子嚇得神志都不清了,可是就在要撞上的那一瞬間,車突然停住了,沒有發生危險。

兒子嚇得好幾天才緩過勁來。回來說:要是沒有師父保護,就完了。

小濤的故事:被萬伏高壓電擊中後

我女婿的姪子小濤,雖然沒念過書,看不了大法資料,可他很相信大法好,很願意聽大法真相,真相護身符總是不離身。他很善良、勤快,在本地一個石場裏打工,別人不願意幹的活他都幹。

二零零九年十月份,有一天老闆讓小濤把放在電閘小屋裏的六米多長的鐵管子拿出來,鐵管子也很重,小濤想把它立起來扛出去,在離電閘好幾米遠的地方往起一立,電一下就把他吸過去了,鐵管子就粘在了高壓線上。

有人找來乾木桿,把電閘打下來後,他倒在了地上。老闆當時就用車把他送進了哈爾濱燒傷醫院搶救,當時他人只有一口氣,臉、全身都變成了黑色,七竅往出流血,腳底下打個洞,胳膊腿的肉都燒熟了,大夫用剪刀把胳膊的肉豁開,把血止住。 搶救完後到晚上的時候,大夫叮囑家人,輪流看著,一秒鐘都不能閤眼,血管爆開的時候馬上叫大夫,真的,一會血管爆開一個,一會爆開一個。就這樣兩個星期才脫離危險。

在這期間,他親嬸子,也就是我女兒(常人)在他身邊給他念「法輪大法好」,他醒過來的時候,能動的那隻胳膊從上衣兜裏拿出護身符看看,又放回兜裏,可能他心裏明白是大法救了他,他的嬸嬸告訴他,在心裏誠念「法輪大法好」,不會有事的,他說他知道。

觀察到一個月的時候,大夫決定這隻腿必須做截肢,不然的話命都保不住,小濤聽到這話哭了:我這一生不毀了嗎?我還年輕啊,今年才二十六歲。我女兒告訴他,你不會有事的,大法師父會保護你的。他說:我很相信的。

又觀察了一段時期,大夫說:你們好好準備準備,下星期做截肢。哪天做手術都定好了,通知家裏親朋好友來了不少人。到做手術這天,手術之前又檢查一遍,大夫吃驚的說:怎麼好的這麼快,再觀察幾天,好像不用截肢。後來大夫決定不用截肢了,不過大拇腳趾得截去。這時就快過年了,小濤住院兩個月了,再次檢查,大拇腳趾也不用截了。他們沒到過年就出院回家了。大夫說:一萬多伏的電打在人身上,像你這麼嚴重的,這些年沒有能活過來的,你簡直就是個奇蹟,太神奇了。

女婿的故事:「大法師父救我命」

小臣子是我大女婿,小時候有一種病,在醫學上怎麼叫我不知道,老百姓叫小腸串氣(即疝氣)。他家裏很貧窮,沒錢醫治,小腸掉下來時,肚子疼得不敢動,疼得滿身是汗。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幹點體力活就犯病,三天兩頭就犯一次。 他挺不住了,前年要去做手術。我這才知道他的病,告訴他:你不是知道大法好嗎?你天天誠心去念「法輪大法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我師父一定能管你的。他很相信大法,相信師父,護身符也帶上了,結果病真的好了。前年到現在一次都沒犯過。

小臣子做收廢品的小生意三年了,十里八村的,挨家挨戶走,每年神韻光碟下來,我都給他幾十套,讓他帶著,遇到家裏有VCD的就給一套。我告訴他:你就說,剛才別人給我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都是傳統文化,五千年文明,可好看了。正好你家有VCD給你吧。他說:就這些我會說。有時他記不清給了哪家了,給過的他又給,人家說:你不都給我了嗎,我都看了,真挺好的。他回來高興的跟家裏人說。

小臣子做生意花的都是真相幣,遇上不要的,他就告訴人家:你在屯裏沒聽說,現在外邊花的都是帶字的錢,你不要沒別的,你沒看是新支的嗎?這錢誰花誰有福,好好看看上面寫的字,你就明白了。時間長了,大家就都要了。 他兜裏還揣支筆,遇上個別的不要的,他就把筆拿出來,說:我給你簽字,你要花不出去,下次我來你再給我。人家一聽他這麼說,沒有不要真相幣的。凡是小臣子去過的人家,廢品都給他留著,別人去收也不賣。

前年農曆五月十六那天是小臣子的生日,他騎個腳蹬三輪車外出。他們家院裏到大道是個坡度很大的上坡,那天他剛上完坡沒停住,人沒下來車就倒著滑下來了,速度很快,當時坡下停個四輪車,眼看他腦袋就要撞到四輪車後車廂的鐵角上的一瞬間,三輪車一拐,他腦袋躲過去了,身體撞上了,他撞到地上昏過去了。醒後他說,當時有人推他一下,腦袋就躲過去了。要是撞在腦袋上那可就沒命了。從此他見人就說:是大法師父救了我的命。

女兒的故事:保護大法弟子得福報

我的小女兒雪兒飛結婚前身體挺好的,婚後經常腰疼,生完小孩後腰疼得更厲害了,走路都是彎著腰走的,到後來倒在床上起不來了,到哈爾濱虹橋醫院確診為腰椎間盤突出和腰椎管狹窄,得做手術。做手術需要很多錢,經濟不充足,家裏有兩個錢,不是孩子有病就是大人有病,錢花沒了,病就好幾天。幾年來都是這樣。

當地派出所和雪兒飛家前後院挨著。在邪惡迫害法輪功最猖狂的時候,一天晚上,雪兒飛聽到狗咬,起來一看,籬笆外蹲著一個人。 原來是一位大法弟子,被惡警綁架到派出所,定了兩年非法勞教,這位大法弟子正念非常強,闖出了魔窟,在雪兒飛家前院不知往哪裏走,就蹲在籬笆底下。雪兒飛在屋裏看見了,把他給藏起來了。馬上,派出所好幾個警察在她家房前屋後的找,她都沒有害怕。

從這以後雪兒飛的病一天比一天好,也沒有去看醫生。到現在已有六、七年了,一次也沒有犯過,徹底的好了。她家裏人誰都沒有病了,現在小日子過得紅紅火火,光建房就投資三十多萬,現在開個廠,生意很好。 雪兒飛說:「誰也沒有我知道大法好,大法是救人的,我家就佛光普照了。」

外孫的故事:藥物中毒之後

二零零九年七月份的一天晚上,新婚不到兩月的外孫子小航,和幾個同學湊到一起喝酒,吃完飯後回到家,他說腿痛,在私人那買點腿疼藥,吃完後不到半小時,突然頭昏噁心四肢無力,癱倒在床上不能動了,送醫院檢查確診藥物中毒。大夫說趕緊打車上縣醫院。

小航的媽媽、老姨、小航的媳婦都跟車去了。剛走不遠都沒過十里路,小航就沒氣了,車上的人都嚇哭了,小航的人中等幾個穴位都讓她們給掐破了。連喊帶叫的,小航醒過來了,小航說真有鬼魂的存在,它們掐住我的脖子,我喘不出來氣。說著又沒氣了,車上亂作一團,都懵了,沒有氣三回。這次小航醒過來後,突然喊:「大法師父救救我!」 他這一喊,提醒了他媽媽等三個人,她們都喊「法輪大法好」 小航的老姨把自己脖子上帶的護身符給小航帶上。就這樣她們喊了一路大法好,到縣醫院一檢查,大夫說:一切正常,甚麼病也沒有,哪來的藥物中毒啊。

回來的路上,小航講了一路他在另外空間的經過,說了很多可怕的事情,他看到的人都是他家上輩死去的老人和他的親戚,有的要掐死他,有的保護他,它們也分成了兩派,打的也很激烈。還告訴他好多事情讓他回來辦,告訴他到甚麼地方給添墳燒紙,到下月哪天有甚麼大難等等。 小航說:我有法輪大法保護我,我才不照它說的做呢。他真的一樣也沒照它說的做。前年七月到現在兩年多過去了,他甚麼事也沒有。通過這件事,親朋好友都知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