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勞教迫害四肢殘廢 武忠民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青海報導)西寧市法輪功學員武忠民先生,兩次被勞教迫害,他不向邪惡低頭,在第一次勞教期間,遭惡警酷刑折磨,導致下肢殘廢,不能行走;第二次被非法勞教,被迫害致四肢殘廢,於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日含冤離世,年僅五十歲。

武忠民畢業於河南省「鄭州機械專科學校」,畢業後分配到河南省三門峽西站「豫西機床廠」工作。後因企業破產,到廣東打工。在紙醉金迷的深圳特區,他也受到很大的污染,身染多種疾病,精神也很頹廢。一九九三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迅速獲得身心健康,淡泊名利。看到大法的美好、殊勝,他父母、妻子相繼也都走 入了修煉大法的行列、道德昇華,無病一身輕。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多年中,武忠民被綁架、非法拘禁的地域涉及四省、市(廣東、河南、青海和北京),四個二級市(深圳、三門峽市、許昌 市、西寧市),被非法拘禁關押的場所有十處(深圳紅嶺中學、深圳蓮塘派出所、北京天安門分局、 三門峽駐京辦、陝縣看守所、陝縣拘留所、三門峽市勞教所、許昌「河南省第三勞教所」、三門峽市第二期洗腦班(原三門峽市武裝部院)、西寧市第二看守所。

武忠民第一次被勞教迫害是在河南省第三勞教所,在此勞教所長達四年多的迫害中,健康的他已被迫害的右腳殘廢,雙手也因此而受牽連不靈活,醫生說是中樞神經受損。為此他曾向多個部門(最高檢察院、省檢察院、市檢察院、公安、民政等部門)投訴,均無人理會。二零零五年六月,明慧網連續登載了武忠民的文章《五年來因信仰真善忍而遭殘酷迫害紀實》揭露中共當局對他的迫害。

武忠民當時訴說:「在這漫長的歷時五年多的艱難歲月裏,我承受著令人難以想像的精神、肉體的折磨、過著非人的生活。在看守所,勞教所,我多次被非法濫施以「死人床」、「警繩」、「腳鐐」、「迫害性野蠻灌食」、「群毆」等酷刑。在河南省許昌市的「河南省第三勞教所」,惡警指使百名刑事犯列隊群毆……,超時超負荷奴役體罰性勞 動(奴工生產),包夾(24小時)強制洗腦、恐嚇、威脅、欺詐、飢餓、敲詐、澆冷/開水等……」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六日下午,在外地打工一年的武忠民剛回家沒幾天,就被西寧市公安局非法從其父母家綁架。當天下午三時許,西寧市公安,國安局、西寧市及城中區「610」、城中 區公安分局、南灘派出所、南灘辦事處等十幾個男女中共人員大白天入室綁架,將不能正常行走的武忠民從西寧市「南山警苑」 家中劫持到西寧市第一看守所3號倉(抬著上車,拖進看守所),直接上「老虎椅」(中共稱「懲戒椅」,鐵製,上下左右鐵板壓腿,銬住手),用毛巾塞嘴不讓他 講真相。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二日中午,陝縣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國保隊呂飛以及「610」賈忠民等六七人分乘一輛桑塔納警車、一輛麵包車,拿一張非法勞教決 定書(沒勞教所名稱,因為一般勞教所通常不願收嚴重殘疾人),只准他穿條內褲,戴手銬將他再次劫持到河南省第三勞教所(在許昌市西郊灞陵橋附近)。儘管明知武忠民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走路,勞教所副院長張榮斤(所醫,雜犯們稱他「獸醫」)及教轉辦主任李某某等說:「只要是法輪功學員我們就收」。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當天吃晚飯時操場上,武忠民高喊「法輪大法好!」,被不法警察三大隊大隊長師保龍指揮一中隊眾雜犯,包夾人員(有吸毒慣犯外號「馬虎」的樊永勝及猶大所謂幫教骨幹唐建紅等)將他捂著嘴抬回號房內一頓暴打,隨後拖到黑窩三大隊一中隊部。惡警師保龍在號內狠踢武忠民頭部,肋部,並在一中隊辦公室用鞋底猛抽他的嘴,惡狠狠咒罵並說道:「讓武忠民以後爬著去吃飯」。一中隊一班長李勇軍(吸毒,文物走私慣犯)用腳狠踢在武忠民左耳根,武忠民歪身差點昏倒。一中隊不法警察中隊隊長徐水旺如狼似虎惡語相加,與 猶大唐建紅連續狠狠地捆著五花大綁的武忠民,給他實施上繩酷刑……

酷刑演示:上繩
酷刑演示:上繩

武忠民在二零零六年九月底至十一期間曾多次突然休克住院搶救,惡警師保龍指使雜犯胡志勇郝海順(某宗教徒)將他雙臂架著往飯堂跑,像「大吊」一樣酷刑,使武忠民忍不住大聲慘叫,但惡人不理,後來還多次被如此拖過。二零零七年七月二日晚,武忠民在車間後面站起來向來三大隊參觀的人公開大聲申訴實情(病情),教導員暴跳如雷,客人一走惡警朱英奎立即命令雜犯、三大隊一 中隊二班長張春生奪走武忠民的雙拐,當著全大隊人員的面砸碎,並逼迫武忠民自己走回隊部。惡警徐水旺還命雜犯(包夾)康正、連小藝罵他,踢他雙腳,他的左腳中趾甲被康正踢掉,流一灘血,左腳拇趾、小趾被踢破,後來左腳大小拇趾均感染化膿,他只好撿了根竹竿艱難行走,高燒的渾身打顫。朱惡警得意的當眾罵道: 「我就是要叫你生不如死,就是要折磨你」,還命令包夾連小藝、李東兵兩人白天到無人的地方抬起來摔武忠民,晚上踩武忠民的雙腳而致使其左小腳趾被踩斷、截趾。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十日武忠民被非法勞教期滿,勞教所惡醫張新說找不到病歷(有意這樣幹的)在體檢表上隱瞞病情,只寫右腳脖不能打彎、以前有肺結核,隻字不提截趾、左腳脖僵直、住院四次及又染肺結核等。為掩人耳目,河南省陝縣「610」不法人員一行四人立即直接用車將武忠民拉到鄭州坐火車送他回青海老家。他們怕被傳染,一路上一直讓他戴雙層口罩。到達西寧,中共惡徒們怕他家人追究責任,在他家門口雇了兩個農民將他抬進家中,在門外倉促攝像(曹瑞拍攝)後立即揚長而去。

武忠民從勞教所回家,由八十多歲的老父親照顧其生活。武忠民的母親李月貴,也因信仰「真、善、忍」,為法輪功鳴不平兩次進京上訪,而被北京天安門廣場公安分局、市區某派出所、天津寶坻看守所關押迫害過,後又被青海省非法勞教一年。在非法勞教期間,被臭名昭著的青海省女子勞教所迫害的致精神失常。

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雙腿被迫害致殘,生活不能自理的武忠民,被綁架到青海省中共邪黨政法委辦的強制洗腦班,地點設在西寧市團結橋的「青海省國稅局培訓中心」。

多年的殘酷迫害,造成武忠民四肢殘廢,生活不能自理,於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日含冤離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