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修好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我個性的特點是隨和,看上去不與人爭,而且從小靦腆話不多,特別是在熱鬧場合就更不愛說話了。可是修煉人要講真相救人,特別是隨著二零零五年二月師父發表《向世間轉輪》,大法弟子面對面勸三退就顯的特別重要了。剛開始勸人三退,幾句話就行,做起來很順利,但是漸漸的我感覺這件事不太容易了,有的人認可法輪大法真善忍,但一聽說讓三退就不願意,特別是給在生活條件好的高校、科研單位、政府人員,勸三退做起來比較難。

同事聚會上講真相修心

一天清早天下著大雨,突然接到電話,年輕時的幾個同事想當天相約聚一下,老朋友平時各忙各的,即使在一個大單位上班,平時也很少遇到,我想這是一次救人的機會不能錯過,她們都知道我煉法輪功,真相資料也給她們看過,但是她們對三退的認識怎樣,到底退沒退我確實不清楚,於是我立刻同意馬上赴約。見面大家坐定後互相問起情況,我才知道她們過的都不如意,身體不好,有兩個人做過子宮全切手術,還有一個因為先生病逝心情一直不好。

步入退休年齡的人最關心的還是健康問題,我看時間很充裕,就以健康為話題談起來。在座的幾位都知道我因修煉法輪大法被迫害,一直為我惋惜,覺的這樣不值得。我講自己從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從沒看過醫生,雖然其中有邪惡迫害的因素導致出現病業狀態,但沒打針吃藥堅持學法煉功,直到病業狀態完全消失,現在紅光滿面精力充沛。更重要的是修煉法輪功後明白了做好人與身體健康的關係,思想純淨和身體淨化的關係。在明知中共造謠誹謗的情況下,看著大法被誣蔑而不敢站出來說真話,這根本就不是好人。所以我覺的非常值。

我告訴她們九九年「四二五」事件是在公安部授意下天津、北京警察合謀的構陷法輪功,講到天安門自焚偽案中共的卑鄙栽贓誣陷,以及在中共體制下中國人被謊言欺騙思想被禁錮的悲慘現實。講到修煉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為準則來對待自己身邊的每一件事情。即使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打壓如此殘酷,但是法輪大法弟子們以大善大忍的胸懷講真相救人、反迫害,講出的都是天機。藏字石天警世人,天災人禍警示世人,只有三退才能保住平安。

這娓娓道來的一番話說完,她們中就有一位說,我家有個親戚也是煉法輪功的,已經幫我做了三退,你們兩個也趕快退了吧,其中另一位說:「退!我媽媽姓某,你就以這個為姓給我起個名吧。」於是我就根據她的特點起了很吉祥的化名做了三退。到這時我鬆了一口氣,心裏暗想今天沒有白來。

我正暗自高興著,突然那還沒表態的說「我們退黨了你又上層次了」,這一句似是而非的明顯帶著挑釁和嫉妒的話,使我一下聯想起了九九年邪惡迫害之初造謠誣蔑法輪功時編造的1400例中經常在電視上出現的「上層次」這句話,中國人的嫉妒心夾雜著這怪異的黨文化在我三退救人時它又出來作祟,這讓我心裏非常不舒服,一改平時隨和的心態,人心返出來,爭鬥心出來了,真想大聲說:「你願退就退,不退拉倒,到時倒霉的是你自己!」但是理智的一面讓我克制著自己,一定要保持祥和的心態,不能失去控制而使她失去得救的機會。

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停了一會兒,覺的是我的真相沒有講到位,於是緩緩的對她說:「法輪功講心性的提高、心性的昇華,只有心性提高了才能在危難來臨之前不顧被舉報、被抓的危險告訴人們真相,心性在哪裏、層次也就在哪裏了,和造謠媒體誣蔑的『上層次』根本就搭不上邊。再說我們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是否上層次是由師父管著的。修煉中的人不操這個心。你可別信那些媒體宣傳,它們說的沒有真話。救度世人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和根本,不是為了上層次。你的身體不好,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身體會好的。」

見我真心為她好,她笑起來了,說:「好,我以後常念,看看我的身體會不會好。」我也笑著說:「真心常念這九個字,身體一定會好起來,非常靈驗的。」她讓我以她名字的別音起了化名退黨,還一再追問是否安全,原來她是怕因三退被迫害,我就說現在全世界有一億一千多萬人三退,這些人是最聰明的識時務者,相反的大難來時最危險的就是那些不肯退出的中共黨團隊人員。她笑著直點頭。

臨分手時我把隨身帶著的神韻光盤分送給她們,那個說我上層次的同事下樓時緊挽著我的胳膊,手捧著神韻光盤,看得出她的眼裏流露出希望,眾生真的是等著我們去救他們啊。

這次勸三退的過程是我整個面對面勸三退經歷中講話時間最長、心性魔煉最大的一次,在明顯感到對方的不友好時能不能放下常人心,保持修煉人祥和慈悲的狀態,也是對我們修煉紮不紮實的一次檢驗,矛盾總是突然出現,哪怕是在自己為對方好時也會有狀況,也會讓平時沒發現的人心表現出來,因此這個「忍」字在此時顯的特別重要,如果忍不住,就容易說錯話做錯事從而使對方不能得救。

用手機講真相過程中修去怕心、貪慾心

幾年前就開始了用手機講真相的項目,早期是以發真相短信為主,那時每天都要發大量的真相短信。現在人們的生活節奏很快,當我有時間打電話時,接電話者不一定有時間或很方便的接聽真相電話,而彩信的優勢就是每條彩信實際上就是一張真相傳單,接收者可以在他方便的任何時間、地點,如等車、坐地鐵、就餐等時間隨時調出來閱讀,對接收者也很安全,於是我就開始既打語音電話又發真相彩信,兩項內容根據情況的不同而選用。出於安全的需要,用手機講真相必須在移動中進行,由於白天要上班,我就利用上班外出辦事的時間或者下班後外出用手機講真相。

王立軍薄熙來案件出來後,我覺的這是一個大好時機,「薄王」事件的素材很適合給那些作惡的公檢法人員講真相,我必須抓住這個機會救度這些人。於是在明慧網大陸綜合消息欄目收集了許多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大法弟子的公檢法人員的電話,我將《王立軍事件說明了甚麼》、《王立軍薄熙來事件與天安門自焚真相》、《從王立軍事件看中國人如何自保》等彩信發給他們,與我剛開始發真相短信時的情況幾乎相同,謾罵、詛咒的短信很多,一時間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中國的那些監獄、看守所、勞教所、洗腦班裏對法輪大法弟子的慘烈迫害,這些直接參與迫害的人連發出的短信都這麼惡毒,如果不告訴他們真相他們死到臨頭都不知道是因為為邪黨賣命的惡果,如果不對他們勸善,他們明白的那一面就不會覺醒,我真想救他們啊。就這一念讓我發出強大的正念,隨著一聲「滅!」字,邪惡短信所帶給我的所有恐懼與不安立刻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憐憫和慈悲,這些人真悲慘,我不能看著他們被邪惡利用到最後,儘量救他們吧!直到現在我還在堅持給這些直接參與迫害的公檢法人員發真相彩信、打語音電話。

用手機發真相彩信費用較大,但是我發現批量發彩信時系統扣費有延遲,這樣就可以超發。有一次我發彩信用同一張電話卡一次就發出了上千條彩信,這明顯不對頭,一定超出卡上額定金額了,而此時我正在興頭上,要想發還可以發,我停下來問自己,還要不要發下去,這時我腦子裏有兩個念頭,一個念頭是:從來沒這麼順利過,講真相多救人是好事啊,只要可以發就一直發下去,救人要緊,發的越多越好;另一個念頭是:講真相救人固然重要,但是常人社會的規矩也要遵守,不能有佔便宜的心,這樣會助長人的貪心。這兩個念頭一上一下,弄的我不知怎麼辦才好。乾脆關上機,我要冷靜下來用大法來對照,想一想我應該怎麼做才對。我想起時常掛在嘴邊上的「懷大志而拘小節」[1]的法,可是我只記得這一句了,要趕快回家仔細重溫一下師父這段法的全部內容。

我回家打開《精進要旨》,找到《聖者》這篇經文仔細看:「其人賦天命於世間、天上,具厚德而善其心,懷大志而拘小節,博法理可破迷,濟世度人而功自豐。」我明白了修煉人即使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時,所遇到的事情也不是偶然的,也同樣要用宇宙大法來歸正自己的言行,這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真正的助師正法。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也必須符合常人社會的理,那麼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一定要自覺約束自己,守住自己的德,這才是師父所要的。從那以後我外出用手機講真相時多備幾張電話卡,注意不超發彩信,所以這個項目一直做的比較順利。

以上是自己在講清真相過程中記憶較為深刻的點滴,不妥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