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隱藏的依賴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五月上旬,母親和另一同修上街講真相勸三退,被惡人構陷,母親被非法關進看守所。第二天早上,我回到家,看見家裏一片狼藉,打印機、計算機、大法書、神韻光盤等均被抄走。我家的小型資料點運作還不到三年,就被惡人破壞了,除了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干擾外,我必須找到漏在哪裏,才能不讓舊勢力繼續鑽空子。

晚上輾轉反側,回憶從開始得法到現在,我思想中的種種變化慢慢浮現,我以前一直找不到自己的根本執著,其實就是一顆隱藏很深的依賴心。

說起依賴心,好像並不是很重的一顆心,覺得我並沒有依賴誰啊。自己做甚麼事的時候,不是挺有主見的嗎?互相配合的時候,如果同修需要我做甚麼,不是都做的好好的嗎?可是深挖下去,發現許多的執著心都與依賴心有關,而且依賴心常常是藏起來的,有些很容易就認識到了,而有些就不容易認識到。我找到自己的依賴心反映的種種情景:

第一,用常人心對待師父和大法而表現出的依賴心。我問自己,為甚麼走入大法修煉?我是八零後出生的,自幼喪父,在單親家庭裏性格內向,也很自卑。母親先得法。我看了一遍《轉法輪》後,覺得很好,就跟著母親一起走進大法修煉了。但這得法的背後卻有一顆依賴心,因為自卑,總想在甚麼方面可以超過別人。

修煉以後有師父管了,別人欺負我或佔有我利益的時候,就會想:我不跟常人一般見識。遇到魔難或心裏過不去的時候,就會想:師父會幫我的等等。就包括「修了大法、命就上保險了」這種心,也是依賴心的體現。不是真正的去改變自己,而是為了自己人心中的平衡,為了逃避自己不想面對的事情或為了能提高自己的層次,能圓滿等等。還覺得自己這是能看淡,放得下。表現出來就是修煉很被動,完全是師父拉著走,看了師父的新講法或師父有新經文了,就精進一段時間,過後又開始消極,不能始終如一。

第二,對同修的依賴。和同修配合做事的時候,總是想做輕鬆的,雖然嘴上說需要我的地方我就去做,但是從來不主動去承擔責任。還有個藉口就是自己沒有做事心,卻沒發現依賴心被這個藉口藏起來了。另一方面是長時間和某個同修一起配合做事,發現自己求安逸心、懶惰或生出人的感情這些不好的思想,其實背後都有依賴心的因素。表現出來就是眼睛老看在同修那裏。同修精進自己就精進;大家都出來做事,自己也跟著出來;遇到精進的同修就想在一起,自己看不上的同修,就不想在一起做事。這個看不上同修或分辨的執著心也是想依賴同修而已。

回想母親同修出去講真相勸三退,我因為依賴母親同修,而生出怕母親同修被迫害的執著。這顆依賴心被觸及的時候,居然想擋著母親不要她出去,我也知道這樣做不對,但我那時沒發現是依賴心,以為是怕心,我排斥掉怕心後,心裏經常冒出這樣的想法:同修甲修得好,母親和他一起不會出事;同修乙正念強,帶著母親同修做安全等等。結果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母親第一次被迫害,和她一起的同修甲順利走脫;這一次,與同修乙一起被惡人構陷,乙同修當天凌晨就回到家,而母親同修卻被綁架到看守所。

第三,對常人或常人方式的依賴。前段時間,明慧網上的文章中,也有很多同修講過這個問題。就是很喜歡看常人的新聞,總想通過哪個常人,或常人的甚麼方法,邪黨就垮了,迫害就結束了等等。或者表現在常人的工作或生活環境中,希望生活和工作上,有人幫助自己等等。

師父說:「在修煉中你們不是由於自己真正的實實在在的提高,從而使內在發生著巨大的本質上的變化,而是依靠著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強大因素,這永遠改變不了你人的本質轉變成為佛性。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1]

寫出來曝光這顆執著心,去掉它。一定走出自己的路。個人體悟,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