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為何砸向這些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人們常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來比喻作惡者所遭到的惡報。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例子還真不少,只是人們都不敢去正視,甚至往往還認為自己遭到的惡報與自己種下的惡因沒有關係。可是從一個人生命的全過程來看,或者讓能通曉因果的修煉界人士來看,這一切都是有因果關係的。我們看幾個真實的事例。

石頭砸向炫耀迫害的警察

天津市南開區向陽路派出所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綁架了南開區六十三中學的歷史教師、法輪功學員張玉蘭,對她用鐵椅子折磨期間,一惡警曾向張玉蘭炫耀他們抓了多少法輪功學員,判刑的、勞教的都很多,好像是立了大功。

第五天傍晚,天剛黑,這個惡警瘸著腳,很艱難的來到張玉蘭跟前,說:怎麼那麼巧!我剛出門,房上滾下一塊石頭,正砸在我腳面上。然後示意右腳。張玉蘭不動聲色,也不看。他瞅了張玉蘭好大一會兒,才擠出一句話來:是不是抓你們抓錯了?張玉蘭回答:當然,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嘛。釋迦牟尼說給修煉人一口飯吃都是功德無量的事,而你們卻抓這麼多修真、善、忍佛法的好人送進監獄,勞教,該當何罪!

石頭砸向行駛著的汽車內坐著的惡警

四川遂寧市南強鎮派出所龍坪洗腦班有個惡警叫席敏,對法輪功學員非常殘酷。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四日中午,他惡毒地辱罵一名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說餓死了活該。南強派出所惡警夥同市政府幾個惡警拿著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的血汗錢去遊山玩水,還對外謊稱到外地去拉練。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日左右,惡警們的軍用車在甘孜州一帶的公路上行駛的時候,從山坡上飛下來一塊大石頭不偏不倚地鑽入車內正砸在惡警席敏的頭上。席敏當場昏迷,送去醫院搶救,八月二十三日死在甘孜醫院裏。

一人作惡,全家陪葬

湖北省松滋市萬家鄉新橋灣二組的榮昌科,當了十幾年的隊長。他長期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監視。大隊開會時,他大罵大法及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臘月二十七日,他們全家六口人,包車從襄樊過一洞口時,突然從空中飛出一塊石頭,為躲石頭,車子掉進七十多米深的水庫,結果無一人活命。

石頭砸向造謠誣陷的村民

河北秦皇島市昌黎縣新集鎮裴各莊二村,有一名石匠叫趙全賢,六十歲左右,多年來敵視法輪大法,造謠誣蔑大法弟子,說:「村裏多次失火事件是大法弟子幹的。」二零零九年五月初,趙全賢在小魯莊石場破石頭時,石頭落下,正砸在趙全賢腳上,整個腳都被砸爛了。趙全賢被送到醫院,後被截了肢。

趙全賢為何被砸了腳,又被截了肢?這當然不是偶然的。在法輪功遭到中共栽贓誣陷時,他口無遮攔,為中共的造謠添油加醋,誹謗佛法,結果就落個這樣的下場。

石頭砸向告密的小人

河北省平山縣西柏坡鎮梁家溝村村民陳強強,一九六八年生,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小人,他與朋友合夥辦了一個大理石石材加工廠,日子過得也算可以了。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五日晚,平山縣下槐鎮羅家會村的法輪功學員封建成、韓三梅夫婦及封強,為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相,在西柏坡鎮梁家溝村發放真相資料,被陳強強發現。他偷偷到西柏坡派出所告密,導致三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第二天劫持到平山縣公安局,隨後三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三年。

陳強強因誣告有「功」,中共賞他五百塊錢。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陳強強在廠內從車上卸石料,被大石料擠壓,導致內出血,當場死亡,年僅四十二歲。

由此可以看出陳強強不但愛錢如命,還不分善惡,盡幹一些投機告密見不得人的事。不過他被大石擠死時,也是沒有外傷,是內出血而死,還真對應他這個人一貫表面光鮮、內裏邪惡的做派。

惡報,不是法輪功學員希望看到的。寫出這些,正是為了警醒那些被中共洗腦後分不清善惡的人,多行不義必自斃。但願世人都能清醒,做一個明辨是非的好人,不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