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英雄的三大球到共黨的卸磨殺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在硝煙烽火的年代,陳大明跟著共軍南征北戰,特別在西北戰場,靠他的大膽不要命,立了幾次大功。毛魔頭竊取政權後,授予陳大明全國戰鬥英雄。一時間這個單位請他做報告,那個學校請他當輔導員。因為未婚,身後美女如雲,可謂春風得意。他是一個戰士,沒甚麼文化。一開始提為少尉,三年後提上尉,安排工作職務時好多單位都爭搶著要。陳大明想到自己沒甚麼文化,就到一個團的軍械股當股長。工作固定了,請他做報告的單位排著隊,電台也請他去直播。五十年代初,毛魔頭請他們到北京開會,他受到毛的接見。上面講的這些內容,是我入伍後作為他的部下,聽他親口講的。

三年後我退伍和他失去了聯繫,直到分開二十年後的八八年四月,和我一起當兵的戰士,告訴我老股長離休、有病在家,想見見原來的一些同事。我很高興,二十多年沒見面,不知道老股長甚麼樣了。

車到他家門前,一眼看到的是臉色灰暗表情呆滯的一個老頭。哪裏還有半點當年的風采。落座後我們問起他這幾十年的情況,只聽他長嘆一聲說:往事不堪回首,我這一生是三大球的一生。

我們問他:甚麼意思?我們不明白,他說你們看過,籃球、排球、足球比賽嗎?打籃球時雙方球員拼命爭奪那個籃球,我一開始工作後的十年裏我是那個籃球。好多部門都希望我到他們那裏去,有時還互相爭起來。也就是又過了五、六年,部隊調防重新安排我的工作,這時我成了排球,因為我那點玩意兒大家都知道了,不新鮮了,沒有多大利用價值了,就互相推,你推過來我再推過去,排球不就是這樣嗎。沒有好的解決辦法,只好把我轉到部隊的地方單位,也就是說給我一個養老的地方,可是哪個單位都不想要,誰也不想背包袱,這時我成了足球,被他們踢來踢去,我成了一個沒有媽的流浪漢。我年輕時力氣用過了頭,又負過傷,我現在渾身是病,每年要用好多醫藥費,他們都把我當成了包袱。

這時我們看到他老淚縱橫,也引得我們眼角流淚,大家忙不疊的安慰他。可是他那被黨媽拋棄受傷的心那是幾句話就能撫平得了的。

回到家,我想起了文化大革命,毛魔頭用到誰把誰捧到天上,用完了一腳踢開甚至讓你消失。想當年北京700多個三支二軍人員,「支左支工支農軍管軍訓」為毛魔頭出了大力,也因此犯了很大的罪行,沒有辦法處置他們,就拉到雲南秘密槍殺,給家屬一個因公殉職的通知書。這也只有中共邪黨才做得出來。

99年7.20以後江魔頭利用公檢法、610人員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這一夥邪惡人員在毒打和他們父母年齡相仿的法輪功學員時,那個狠哪,那個惡毒呀!無所不用其極。公檢法610人員,你們知道嗎,這樣做一定會給你們帶來非常大的惡果的,江魔頭叫你們這樣做從來不下紅頭文件,都是口頭通知,有一天邪黨垮台了,你們所做的都是個人行為,沒有任何憑證是上面叫你們幹的,這個黑鍋就得你們背,文化大革命的三支二軍人員不就是例子嗎。你們中間大多數人都沒有升到王立軍的職位,薄熙來發現王立軍對他有威脅想除掉王立軍,如果王立軍不逃到美領館他還有命嗎?

公檢法610人員,你們在毒打迫害法輪功學員時,他們一聲聲的慘叫聲直到昏死過去,那時候你們是甚麼心情?你回到家見到你父母你還笑得出來嗎?你們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的年齡比你父母都大,是比你父母還要善良的人。作為一個人,可千萬不要沒有一點點人性啊。公檢法610的先生們,當你們枉判冤判法輪功學員,使得他們家破人亡,你回到家你的兒女甜美的叫著爸爸媽媽時,你可想到被你們冤判的法輪功學員的孩子們,在盼著他爸爸媽媽回來的悲苦的情景嗎?

善惡必報是天理,人在做,神在看、在記,你們的所作所為神都一筆筆的記錄在案,當邪黨垮台,法正人間時,你們將向何處去呢,就算邪黨不馬上垮掉,可當邪黨感到無法再存在下去,要用一大批生命來減輕它們的罪惡時,邪黨只好拿你們來開刀了。卸磨殺驢是邪黨幾十年來慣用的手法,你只要稍微看一看邪黨的歷史,你就甚麼都明白了。《九評共產黨》是一本最好的邪黨邪惡歷史的教科書。奉勸各位,好好看一看,靜下心來想一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