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又逢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我是山東農村婦女,今年五十七歲,原來多病纏身,生不如死,最後連醫院都不收了,讓家人為我準備後事。我能活到今天,並且現在活得健康、幸福、快樂,我無法用人間的語言表達對李洪志師父的感激之情,只能真誠的說一聲:師父,謝謝您!是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大法清除了我一身的病

我出生那年,發過一次高燒,燒壞了左腳的大筋。由於左腳筋短,所以站立時左腳不能像右腳一樣落地,需將左腳上的鞋底加高一塊才能落地,並且左腿一直疼痛。後來左腳作了手術治療,不但沒治好,反而造成左腳殘疾,走路只能瘸著走,而且不能在體前彎曲盤坐,只能向後彎曲,並且身體一直向後傾斜。

長期下來,腰椎嚴重變形,向外突出,並且向右彎曲成月牙形,壓迫腰椎神經疼痛難忍,最後疼得只能躺著,根本不能動。我只好吃止痛藥減輕疼痛,左腳才稍微能動點。那時我還不到四十歲,二女兒才三、四歲。我整天到處尋醫問藥,各大醫院去看病,甚麼偏方都用了也沒治好。家人把我腰椎拍的片子拿到煙台、青島等地各大醫院請專家看。專家都說治不好,即使用尼龍袋子背錢來治也治不好,發展下去還可能癱瘓。

那些年家裏的收入全用在給我治病上還不夠,又借了債,日子過得非常艱難。在我治療腰椎的多年中,身體還不斷的添新病:便秘二十多年,一直靠吃藥通便,身上還長了三個腫瘤:左腹部、右腹部、子宮各一個。由於家庭困難,我也一直沒治療,越長越大,在體外都能摸出來。病痛的折磨使我無法承受下去,再看看這麼多年來我不但不能幫丈夫乾地裏的活,連洗衣服、做飯、照顧孩子我都不能幹了,還要丈夫照顧我。家庭被我拖累得已不成樣子。再加上醫生對我的病都無能為力,我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多次產生了輕生的念頭,但看看幼小的孩子和可憐的丈夫,我只好遭著罪一天一天挨著過吧。

法輪大法在中華大地洪傳以來,曾有大法弟子向我洪法,由於我悟性差沒有走進大法中來,後來我又了解了大法真相,記住了大法弟子的叮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平安,得福報。

我們這裏主要靠蘋果收入錢,二零零七年我家的蘋果管理的不好,一半得了「苦豆病」,沒賣上幾個錢。農曆九月初六,我因蘋果賣錢少,生氣上火了,晚上心臟發慌,很厲害,我無法入睡,半夜我想起了大法弟子告訴我,遇事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平安、得福報,我就立即誠念起來,念了約半小時後,我心不慌了,睡著了。

天快亮時,朦朧中聽到一個聲音告訴我:你煉煉大法就好了。我當時也覺得非常神奇,但由於我晚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慌好了且睡著了,我也就相信了煉大法能好病。第二天我就叫丈夫到一個修煉大法的嫂子家給我找大法書,嫂子在外地,這幾天剛好回老家了。找來後我就自己在家學,大嫂教給我五套功法。學煉了三四天後,我的頭就開始疼,我也不在乎,疼了三天後就不疼了,逐漸好了。腰椎又疼得厲害起來,到九月十四日,疼得我實在難以忍受,躺也躺不下了。中午一張大光盤大小的腰椎畫面顯現在我眼前,從畫面中可看出腰椎已經直了很多,彎曲的也輕了很多。

那幾天,丈夫在我旁邊坐著也聽到了腰椎骨「咯登咯登」響的聲音。我當時悟到是師父給我調整好了,師父是用這種方式告訴我繼續堅持忍下去,煉下去。我又堅持忍了十多天,實在忍受不了,就讓丈夫去叫村裏的同修來幫我,種種原因同修沒來,當時對法理解的不深,我就吃了止痛藥。五六天後,腰椎不疼了。

我有二十多年的便秘病,全靠吃藥通便。有一天,一個同修問我:「你還吃藥嗎?」我說:「別的藥不吃了,還吃通便藥。」同修表示要相信大法無所不能。從我不吃藥後,十天大便了兩次,以後十七天大便了兩次,但肚子也不脹了,沒有不適的感覺。第三次我二十多天飯不少吃但一直沒有排便,也沒有不舒服的感覺,以後逐漸大便正常了。那些日子我雖然沒排便,但我卻聞到身上有大便的氣味,我當時悟到是師父從另外空間給我排便了。

我身上的那三個腫瘤,由於一直沒錢治療,到後來右腹部的那個長得比拳頭大,左腹部的那個雞蛋大小,子宮裏的那個也有拳頭大。這麼多年,我養成了一個習慣──經常用手去摸它們。學法後,我認識到這是個執著,應放下,我認識到後就再也不去摸它們了。突然有一天想起來了,再去摸,腹部的兩個消失了。過了一段時間,我像來例假一樣,排了二十多天的血水,但顏色很淡,我也不在乎,認識到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以後一摸子宮裏的腫瘤也沒有了。

修煉兩年後,我身上的多種病都好了,師父把我的身體完全淨化了,我再也不受病痛的折磨了,我高興極了,丈夫和孩子們更高興了,家裏又洋溢著久違的歡樂與幸福。我由一個病業滿身的人變成一個健康人,由衷感謝大法和李洪志師父。丈夫和孩子們也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見證了李洪志師父的慈悲與偉大。

魔難

可是修煉是非常嚴肅的,不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也會帶來麻煩。二零零九年秋天,我父親去世後,分給我兩萬元錢的遺產,那時我還欠哥哥的一萬元借款,哥哥那時不但不給我分的那兩萬元錢,還向我要我借他的那一萬。他向我要錢時,我沒有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守住心性,馬上就生氣了說:我有錢時你借我的錢十多年不還,我也沒向你要過,我現在才借了兩個月,你就跟我要,你也好意思要。我丈夫就向他要那兩萬元錢,他不但不給,還說了一些很難聽的話,並說我不想給他那一萬了,要從那兩萬元上頂賬。姑姑、妹妹都聽信了哥哥的話,都來說我不對,我就更生氣了。

心性關沒過去,腰椎病又犯了,疼得我躺也躺不下了,坐在炕角,用被圍成二尺半高的圓圍,睏了倒在周圍的被上睡一會兒,疼得我忍受不住了,又吃止痛藥,一直到秋後蘋果摘完了還沒好。這回我向內找,認識到本來師父已給我淨化好了身體,這次病業又返上來,是因為我沒有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哥哥對我那樣,我不應和他一般見識,我應該提高心性卻沒提高,我錯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把村裏的大法弟子都叫到我家,集體學法煉功發正念,煉功站不住我就靠在炕邊煉,可是這樣一直到年底,腰椎還沒好, 並且發了二十多天的高燒。高燒過後,我整個屁股起泡潰爛了,向外流著膿水,最後整個屁股爛成一個大洞,丈夫說,二斤肉填不滿。

臘月二十八日,兩個女兒、女婿都來家了,見我這樣,他們非要我去醫院治療,我不去,他們強行將我送往縣中醫院,醫生檢查後說,這是個無底洞,多少錢都治不好,對我丈夫說:「你就是用尼龍袋子背錢來治也治不好。」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我沒做好才導致我這樣。我要回家,女兒、女婿們堅決不讓我回家,繼續住院治療,結果越治越不好,最後連血管都找不到了,吊瓶無法打了,並且肚子也開始疼,醫生檢查說是腸痙攣。心臟也不好,拍片檢查後醫生說沒辦法治了,心臟膜快破裂了,要我們回家準備後事,可能連家都走不到就死了。

女婿聽醫生這麼一說,嚇得都不敢開車往家拉我。丈夫對女婿說:「你不敢拉,咱得租車拉,租車拉死了不也一樣嗎?」無奈,女婿將我拉回家。

絕處又逢生

慶幸的是回家後,我還沒有死。但家人已為我準備後事了,連送老的衣服都準備了。回家後,我渾身疼得無法忍受,用頭碰牆,並且大小便失禁,丈夫無奈,找來村裏的醫生給我打了三支止痛針,希望能減輕點我的痛苦。不可思議的是打針後,我睡著了,第二天早晨醒來,我奇蹟般的好了,哪裏也不疼了,除了屁股不好外,其它症狀都消失了。丈夫既高興又覺得不可思議,連忙打電話告訴我哥,說我好了。

哥哥不相信,特地來看我究竟怎樣,見到我後說:「真是太神奇了!」親朋好友、街坊鄰居都來看我,我就告訴他們,我能活過來,是李洪志師父救了我,我要不修大法,這回可就真沒命了。我向來看我的人講中共邪黨迫害大法的真相,用親身經歷講大法的美好,他們也都認同大法。

接下來的日子,我一直堅持多學法,嫂子又捎給我一些以前的《明慧週刊》,我也認真的看。從同修的交流中,我對大法的認識也逐漸提高了,也覺得逐漸會修了(由於文化水平低,以前對法理解的不深,更不會照著法去修),平時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嚴格用法要求自己,一個多月後,我屁股一側的洞長好了,到二零一零年八月,另一側的洞也長好了,逐漸我也能下地了、煉功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三日,我的屁股又疼起來了,每隔四、五天就疼得厲害一次,每次都疼一天一宿。每次疼我都想起《明慧週刊》上開天目同修看到師父替眾生消業遭受的痛苦,我就想,這點罪我要承受過去,忍過去,就這樣疼了兩個多月,到現在徹底不疼了。

現在我不但能自理,而且還能做飯洗衣幹家務了。丈夫和孩子別提多高興了,家裏又充滿了歡樂和幸福。家人對大法和師父的感激之情真是無以言表。丈夫每當想起師父對我的救度之恩,都會感動的到無人的地方偷偷抹眼淚。村裏的人也都對丈夫說:多虧大法,要不你老婆早沒命了。

丈夫在見證大法的超常神奇、師父的慈悲偉大過程中,早已走上了修煉之路。女兒女婿們也都認同大法,退出了曾加入的一切邪黨組織。這幾年來,凡是看我的親朋好友、街坊鄰居,我都給他們講大法真相,講大法的美好,他們都認同大法,做了「三退」,好多明真相的人也從大法中受益,他們見到我都會說:感謝大法,感謝李洪志師父。

對李洪志師父的救度之恩,我無法報答,只有在今後的修煉中更加精進,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世人。我也希望那些至今還被邪黨謊言矇騙的世人,趕快清醒過來,分清正邪,退出曾加入的一切邪黨組織,善待大法,同化大法,為自己及家人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