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好好煉,我咋不生氣?」

——一位法輪功學員家屬的心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二日】二零一零年大年過後,我去給同修老闞拜年,正遇老闞和老伴兒在家。閒談中,老闞對我說:「也不知咋的,他(指老伴兒)天天跟我嘔氣,腔也不跟我答,只顧自己喝得醉醺醺的。」

老闞的老伴一聽,接過話茬:「嘿,還咋了?」轉頭對我說:「妹妹,我盼你來,好長時間了,就是想和你說說,老闞她不好好修煉(大法)了。我家以前的日子,你也知道,我現在的福都是大法給的,你說,她不好好修煉了,這福還有嗎?這不,我面臨著被辭退,你說,我咋不生氣?!」

接著,老闞的老伴打開了話匣子:「妹子,今天就和你嘮叨嘮叨。你說,我以前過的是甚麼日子?老闞以前體弱多病,患有神經病、頭暈、氣管炎、腰腿痛、哮喘病,嚴重時不能起床,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顧,我被逼的學會了攤煎餅、做飯,那時是懷裏揣著孩子攤煎餅。

你姐姐(指老闞)年輕時,長的如花似玉,壓根就沒看上我,因我不稱她的心,從不給我個好臉色。她整天喝酒抽煙,見了酒,就沒命的喝個醉,然後大哭大鬧。那時,她一心想買毒藥把我藥死,以便眼不見心不煩,這還是她修了大法後和我說的。

三個女兒,大女兒六歲時,得了肝炎,打針吃藥,好不容易治好了,又得了腎炎,治好了腎炎,卻落下了個胃痛的毛病,從不敢吃涼東西,經常胃痛的大哭。兩個雙胞胎小女兒也經常感冒打針,我也患有闌尾炎。我雖會木匠,但三天兩頭在家照顧老婆孩子,不能出去掙錢。

因和我父母住一個院,她看我們一家,誰都不順眼,故意找碴打仗,整天和父母吵鬧,嚇的我父母不敢進家門,見面就打罵。後來,她得了精神病。發作時,又哭又笑,並到鄰居們家裏要酒喝、要飯吃,攪得四鄰不安。後來,族人看看實在不行了,只好給兩個老人找地方幫忙蓋了個小屋,搬出去住了。後來,她無意當中發現了我父母的小屋,老闞還點了火,想把他們燒死。

我一年到頭掙的錢還不夠老婆孩的醫藥費,真是過一天愁一天,真是不知道怎麼過下去。那時日子難熬啊!親朋好友家錢都借遍了,後來貸款給老闞治病,那時真是連包鹽都買不起,連個牙膏也買不起啊!老闞身體弱,兩個雙胞胎女兒分給孩子姥姥養一個,老闞身體好一點了,就要回來看著。那時,我經常對老闞說:唉,看你這樣子,不知還能活到四十歲吧,真是過一天夠一天了。

一九九七年二月,老闞開始學法輪功,那麼多年的病痛奇蹟般的好了,也能幹活了,種地和家務都能幹了,沒上過學不識字,卻能讀師父的大法書。老闞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親自找到我父母賠禮道歉,告訴父母自己煉法輪功學好了,再也不和父母吵了。我父親感動的流下了眼淚,說:「看樣學了法輪功真變好了。」

她開始孝敬公婆,我媽逢人便誇她。說:「我兒媳婦這回是真好了,我也去學。」就這樣,我媽媽也開始學法輪功了。婆媳一塊煉功,我媽心臟病好多年了,三天兩頭去醫院,家裏從不斷藥,煉功後全好了,今年八十八歲了,自己趕集買菜,甚麼都行,人家都問:大娘,你七十幾歲了?媽說我八十八歲了,人家說你怎麼不像八十多歲的,媽說我煉法輪功煉的。

老闞身體變好了,我能外出掙錢了,她說從大法中知道人與人之間的緣份,從此不再厭惡我,真變成了一位賢妻。我真幸福啊,對大法的感恩沒法說啊!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輪功後,我支持老闞修煉。鎮政府人來勒索錢、綁架老闞,我就鎖上大門,拿著木棍要和他們拼命。她發資料講真相救人,我就護航。總之,只要她想做的大法的事,我全力支持,煉功的到我家來,我都像接天神似的,心裏高興自豪啊。我家的日子一天天火騰起來,我知道是大法賜予的。不管我在哪裏打工都很順利,幹一樣的活,賺的錢總是比別人多,鄰居們誰家有事需要錢,就到我家借,三千、五千的,現在親戚朋友們都欠我們的帳,多少年的都有。不管多少年,我們夫妻從不要帳。

前段時間因,老闞被市「六一零」(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抓去,回來後,不好好看書、學法了,真是忘恩負義啊,她好好煉大法,我一順百順,她不好好煉大法,我工作就不順,我咋不心煩?」

我衝著老闞笑了:「你多幸運啊,家人這麼支持你修煉大法,趕緊精進吧。」

二零一二年,再次遇到老闞的丈夫,他自己已當了老闆,帶了六十多人幹活,年底,發完了工資,還賺了很多錢,他高興的說:「我做夢也沒想到能賺這麼多錢,這都是我支持妻子修煉大法得大福報了。」

年底,老闞的丈夫把工人們招集起來,到飯店訂了幾大桌菜請他們喝酒,還給工人們都發了紅包,最多的五千元,最少的一千元。給女兒買了轎車,給老闞也買了一輛車,讓老闞開著車救度眾生方便,當年掙的錢在市裏買套房子,綽綽有餘。

二零一三年,老闞的丈夫生意更是火騰,真是福聚德門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