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日】

一、在大法的環境中成長

我於二零零零年出生,爸爸是大法弟子。在我一歲半的時候,爸爸遭邪黨迫害,被關押在縣拘留所一個月。那時,媽媽對大法有誤解,經常說大法的壞話,還帶著我說。爸爸經常向我們講真相,還帶講了許多修煉故事給我聽。爸爸每天煉功,從不背著我,還叫我煉,我也跟著比劃,跟著打坐。慢慢的我明白了,知道大法是好的,知道了修煉大法可以飛上天,做神仙。大法在我心中紮下了根。

隨著漸漸長大,爸爸教我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告訴我:做好事可以積德,做壞事會造業;德是一種白色物質,業是一種黑色物質;受了欺負委屈不要緊。

二、學法

八歲以前,我沒有系統的學過《轉法輪》。八歲以後,爸爸便督促我學《轉法輪》。開始的時候,我不懂為甚麼要學,不太願意學,每天只能學一、兩段,最多一頁,把《轉法輪》一遍看完大概花了一年的時間。爸爸經常鼓勵我、表揚我,還說:你太幸運了,你天體內的眾生有救了……

上初中了,我在學校寄宿,星期天晚上到星期四晚上在學校睡覺。開始時,我帶了一本小本的《轉法輪》,放在儲物櫃裏,每天看一點。過了一段日子,學校生活老師要查每個學生的儲物櫃,我將小本的《轉法輪》帶回了家。爸爸便在手機的內存卡裏輸入了師父講法的MP3, 我每天在熄燈後,鑽到被子裏,用耳機聽法。到了星期五下午,爸媽將我接出學校,一直到星期天上午,我們在家裏度過。爸爸便帶我學法,有時讀《轉法輪》,有時背《洪吟》。

三、講真相

小時候,爸爸就告訴我,講清真相可以救人,所以我非常樂意參與講真相。

在我四歲時,家裏買了一台電腦,爸爸不時製作一些光盤。我好奇的問爸爸:「這是甚麼東西?有甚麼用?」爸爸就耐心的告訴我:「這是光碟,可以放出來,裏面有大法的真相,世人看了之後,對大法就不會誤解了,他就有救了。」聽了可以救人,我就說: 「那我也要幹活。」以後,我就經常幫著幹一些取盤、裝袋的事情。後來,我還知道了爸爸有時晚上出去發光盤,就向爸爸說,我也要跟著去。爸爸擔心帶著小孩不安全、不方便,不想帶我去。我吵著,執意要去,爸爸便依了我。爸爸帶上我,騎著摩托車,到了目地地之後,我們先把摩托車放好了,爸爸提著袋子,慢悠悠的走,像散步一樣,我呢,就表現出活潑好動的一面,東瞅一瞅,西轉一轉,四處玩耍,同時巧妙的將裝有光盤的小袋子放在世人的窗台上、門把手上、車筐裏、轎車玻璃上。有時候在小區的樓梯房發,我和爸爸每人一個單元,各自上樓,發完後,樓下會合。到外面發資料雖然很累,但我覺的很充實、很開心。

小時候,附近的小孩都喜歡到我家玩,爸爸經常給他(她)們講真相,要他(她)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在一邊幫著講,還帶頭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爸爸勸他(她)們退出少先隊時,我便幫著說:「我早就退了,你們也退了吧。」小伙伴們很聽我的,於是,也就同意退了。有小伙伴帶著親戚來我家玩,也都退了隊了。

有時我很任性,吵著爸爸帶我去外面玩,或者出去買東西。爸爸一般拗不過我,便帶我出去了。在玩或買東西的過程中,經常能遇到有緣人。爸爸就抓住機會向他們講真相、勸三退。爸爸經常笑著說:「謝謝你,創造了救人的機會,你不吵,這個人還不知道啥時候救呢?」哎!我的任性在師父的安排下,「轉化」成了救人的機緣,太有意思了!孩童時期,我主要是協助爸爸講真相。隨著慢慢的長大,有時我也能單獨講真相。

小學六年級的時候,有兩個同學,和我要好,我便向她們講了真相,勸了三退。回家後,我給了爸爸一個驚喜,告訴了他。爸爸很高興,還表揚了我。 還有一次,初一的時候,教室裏的同學無意中談到了法輪功的話題,我便把真相告訴了她們,並說:「我爸爸煉了法輪功,我也煉了法輪功,法輪功是好的。」同學們聽的很認真,其中一個同學說:「我姥姥也煉了法輪功,肚子裏有法輪轉。」講完後,我心中升起一種慈悲的感覺:「眾生盼得救」。

四、去執著心

小時候,我和其他小朋友一樣喜歡看動畫片。爸爸為了不讓壞的東西污染我,嚴禁我看暴力及畫面怪異的動畫片,經常找一些內容正統、畫面漂亮的動畫片給我看,還從動態網下載大法弟子製作的動畫片給我看。隨著年齡的增長,同學們向我介紹了一些不好的動畫片、報刊,爸爸媽媽總是嚴格控制我。隨著污染加重,我的視力逐漸在下降,到六年級小學畢業時,要戴三百度的眼鏡。我很苦惱,戴著眼鏡看東西實在不方便,我好想恢復視力。

關於視力下降,爸爸談了他的看法說:眼神也是一尊神,也是一個另外空間生命體,經常用眼神看不好的東西,黑色物質就積累的很多,時間久了,另外空間的眼神就會無精打采了,緊接著現實空間的眼睛就不好使了,表現為視力下降。作為大法弟子,要去掉對雜誌、不良動畫片的執著心,才能解決視力問題。

我知道爸爸講的符合法,是對的,但是一下子完全戒掉做不到。這時,師父開始點化我。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在一片沼澤地中,我想離開沼澤地,用腳用力猛蹬,這一用力夢醒了。醒來後,我悟到:這是師父指出了我的處境,要我趕快脫離沼澤。但是我下不了決心,便求師父說:師父呀,讓我看一點電視,要不然日子沒味呀!接下來的兩三個雙休日,我家手提電腦出現了奇怪的表現:我查學習資料時,運轉正常;爸爸查資料時,運轉正常;唯獨我看畫面怪異的動畫片時,運轉不長時間就自動關機重啟,或者網絡斷線,好煩人呀!每當這種情況時,爸爸說:「藍藍呀,這是師父在點化你,在管你,要你提高,不讓這些東西污染你,趕快戒掉這個癮吧!」看來,我真的要痛下決心了,去掉對不良動畫片的執著。同時,爸爸媽媽也願意多花一些時間陪我。現在,我這方面的心越來越淡了。

五、奇蹟

一直以來,我對天氣很敏感,不時能預知天氣的變化。一天早上,我跟同學們說:「今天早上暖和,但下午會很炎熱。大家中午最好脫一件衣服放在宿舍裏。」我的話沒被注意到。下午上完體育課後,有一個同學對我說:「藍藍,真後悔沒聽你的話,這麼熱,穿這麼多衣服,難受死了。」

還有一天晚上,我和爸爸一起配合,將一小區內誣蔑大法的宣傳欄清除了。活兒剛一幹完,天氣就變了,下起淅瀝小雨來。爸爸飛快的開車往家裏趕。電閃雷鳴,雨越下越大。車到了住宿樓下的停車場時,已經是傾盆大雨了。因為是露天停車場,到住宿樓下的走廊還有一段距離,冒雨下車的話,會把我們淋的像「落湯雞」一樣,那太狼狽了吧!我和爸爸坐在車裏,望著車窗外的大雨。看著雨一時好像停不了,我說:「我們請師父加持,幫忙讓雨停下來吧。」於是,我倆靜靜的發起正念來。

過了一會兒,雨下小了,越來越小了,最後是零星小雨了。我和爸爸都明白是師父加持的結果,一路笑談著,非常開心的回到了家中。

「小荷才露尖尖角」,對照師父的要求,我還差的很遠。我想在以下幾個方面做好:

堅持背《洪吟》:因為在學校看大法的書不方便,我打算在家裏把《洪吟》背好,到了學校以後,利用課餘時間背《洪吟》,多用法來洗刷自己;

發正念:我打算在學校到整點時,不用手勢照樣發正念;

講真相:主要利用週末時間更積極的配合爸爸,同時收集同學、家長和老師的電話號碼,告訴爸爸轉交手機項目同修,讓他們向同學、家長和老師講真相。

尊敬的師父,我也想跟您回家,我一定努力做好「三件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