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古藺縣永樂鎮部份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99年7月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全國上下沒有一個角落能倖免,地處偏遠山區的四川省古藺縣也深受其害。永樂鎮邪黨政府、政法委「六一零」、及派出所警察積極追隨迫害,推波助流,把永樂鎮推進了紅禍肆虐的災難中。這場史無前例的大迫害,不只是單以行政的方式出現,而是行政與司法緊密勾結,合力並用。所以迫害現場的作案人員有政府人員,也少不了警察。

永樂鎮是古藺縣的下轄鎮,位於古藺縣城東部,距縣城18公里,幅員面積136平方公里,人口43000人。98年法輪大法傳入永樂。大法的福音人傳人,心傳心在大山深處擴充著,短短時間內,永樂鎮修煉者從十幾人迅速擴展到幾百人。那是一段非常難忘而可喜的日子。一位七旬老太太回憶說:我是98年農曆3月走進大法修煉的。在學大法之前,我是一個滿身疾病的人。長期咳嗽、慢性胃炎、膽結石、心絞痛等等,體內體外,從頭到腳,沒有哪兒不痛。時時感到很累,怕冷,夏天也不敢接觸冷水,大汗淋漓也不敢吹電扇,真是苦不堪言。由於家庭經濟困難,有病不敢到醫院檢查,參照同病症的人去醫院的檢查確診,才知道自己得了些甚麼病。丈夫每月工資就那麼零星一點,一家人的生活,孩子的費用,還要修房子,哪還有錢治病啊。就在我萬般無奈、走投無路的時候,幸遇救苦救難的法輪大法傳到了永樂。就這樣,我每天堅持去聽師父的講法和煉五套功法,幾天下來,我的身體就有了明顯的變化。如以前天天頭痛,每天都要靠吃頭痛粉止痛,學煉法輪功才幾天頭就不怎麼痛了,進班與大夥集體學法煉功頭痛就完全消失了。以前看字、穿針要戴幾百度的眼鏡,後來做這些事竟可不用戴眼鏡了。精神也好起來了,人感覺一身輕,心也平和不煩躁了,家庭環境也逐漸好轉。我這一輩子從來沒有像這樣發自內心的、發自肺腑的高興過。

一位54歲的永樂法輪功學員說,我是98年6月初得法的。三歲時,母親病逝,我跟著外公、外婆生活。由於外公外婆年歲大了,沒有經濟來源,我8歲時就去生產隊搞勞動,直到長大結婚。分家後家庭沒有經濟基礎。為了維持這個家,拼命勞動,拉扯四個子女,生活的擔子不堪重負還染上了一身疾病。經醫院檢查,我患有肝炎、膽道蛔蟲、膽囊炎、風濕麻木症,而且經常頭痛……這種日子真不想再過下去了。就在我活得極其痛苦的時候,法輪大法弘傳到了我村,有人跟我說:「你去學一下嘛,聽說能治病健身。」我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去了。我每天堅持到煉功場集體學法、煉功,幾天下來感覺一身輕,好像甚麼病都沒有了。醫藥費省了,家庭經濟情況也有好轉。從法輪大法的法理中我知道了應該怎樣做個好人,要隨時按「真、善、忍」最高標準要求自己。

然而,中共迫害一開始,永樂鎮邪黨政府與派出所脅迫永樂街、永樂大隊約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到鎮政府會議室所謂「開會」、「學習」一天,鎮長、書記講話,派出所所長、警察壓陣,拉開了行政與司法勾結、狼狽為奸瘋狂迫害的序幕。邪黨書記奕貴康親自講話, 宣讀中共的黑文件,散播江氏集團迫害的歪理邪說,然後又登記造冊,逼迫大家蓋手印。有法輪功學員拒絕簽字,警察羅少剛就代簽名,然後強迫蓋了手印才放人走。參加迫害的責任人:永樂鎮鎮長楊元、邪黨書記奕貴康;武力壓陣的有派出所所長王洪友,警察羅少剛、吳如奎、魏正友等。

參與迫害法輪功,永樂政府撕下了「人民政府」、「人民公僕」的偽裝,公開破壞法律,非法限制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自由,下令法輪功學員每人每天要到鎮政府辦公室報到,當天幹甚麼事情要在治安室登記,不准外出。永樂法輪功學員不配合邪惡的命令與指使,堅守正念,個個抵制迫害,都不去報到登記。

永樂鎮政府及派出所警察公開行使更大的暴力違法活動:入室搶劫,抓人、關人,經濟敲詐等。永樂鎮政府惡人與派出所惡警大量出動,鎮長、派出所所長親自率眾一馬當先,隨時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

下面是古藺永樂鎮部份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情況。

一、非法抄家、綁架勒索

永樂鎮德付村法輪功學員余召文的家每月被搜查三次,晚上還派人監視。參與迫害余召文的有永樂鎮鎮長楊元,古藺公安局的餘資堂,本大隊的邪黨惡人江安飛、孫正學、甘我明、江樹安等。

2000年冬月25日,派出所所長王洪友帶惡警羅大春、魏正發、吳如奎、鄧成友等,大隊人馬出動,二輛警車,四輛摩托,直奔余召文家。當時余召文不在家,惡徒們不管這些,破門而入,搶走了師父的像,煉功帶,全套講法錄音帶十多盤,全套大法書籍十三本,雙卡錄音機一台。此次強闖民宅入室搶劫的首要份子有鎮長楊元。楊元親自開車參與作惡。

惡徒們抄家時,余召文正在街上幹活,惡警鄧成友將他誘騙綁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裏惡警用手銬把他銬在椅子上,逼問他在雙桐、貴州發展了哪些煉法輪功?余召文被非法關押在派出所兩天一晚,隨後又被劫持到古藺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不僅如此,惡人惡警還三番五次對他進行經濟訛詐。

余召文被關在拘留所的第5天,邪惡到他家中向其妻子行騙敲詐,說「拿錢放人」。開口就要12000元,又說要12000元以上才能放人回家。後來惡警江安飛,孫正學又叫余召文的妻子拿出4000元來放人。余召文的妻子魏正先告訴他們說,沒有錢!放不放人隨便你們。余召文沒偷、沒搶做好人。天地有眼,你們做錯了天要報應你們。惡徒敲詐未能得手,幾天後,惡警江安飛拿著派出所開的條子又上門要錢,魏正先不收條子也不給錢。惡徒從余召文家人那裏沒得到這筆錢不甘心,等余昭文15天拘留期滿回到家裏,惡警又追上門來向余召文敲詐3千多元錢。余召文抵制迫害,一分錢不給。本來他家裏就一無所有。

永樂法輪功學員普遍遭到非法抄家的迫害。1999年7月─2000年3月,李光普被連續抄家兩次。第一次,派出所所長王洪友帶惡警魏正友、楊元、羅紹剛、王先明、吳如奎、張從堯等人,到李光普家樓上樓下、幾房幾屋全部翻遍。不久,永樂鎮的鎮長楊元,又率一群惡人惡警,在本大隊隊長邪黨人員甘我明帶領下再次闖入李光普家非法抄家。沒找到他們要搜的東西,他們就威脅李光普說:「不准學!」李光普告訴他們:學法輪功做好人沒有錯。

吳玉成的家被多次查抄。派出所所長、警察和鄉政府人員一大幫闖入吳玉成的家,威嚇說:把東西(大法書、師父的像等)交出來!好幾次吳玉成家中無人,惡人惡警竟破窗而入,強闖民宅非法查抄。

2004年農曆冬月26日,鎮長楊元、派出所所長王洪友,帶惡警吳如奎,鄧成友,羅少剛等人去江代明家抄家,整個屋子搜遍,搜出了兩本大法書和師父的像,不法之徒以江代明不交書為藉口,把他拉上車劫持到派出所審問了一夜。江代明對行惡之人說:大法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我們不打人、不罵人、不偷、不嫖賭、做真人、真事,有何錯?江代明被非法關押了24小時才放回。

牟世蓉是個殘疾人,99年7月20日以後,她的家被多次非法查抄;余財宗家的樓上、樓下,每間房屋,床上、衣箱全被翻遍;張興明的家也被歹徒非法抄了多次,大法書籍、師父的法像、法輪圖形等各種資料被搶走了,她還被政府、警察收買的壞人監控、跟蹤、騷擾。

二、非法限制與剝奪公民人身自由 大搞非法關押

2004年正月初五,永樂法輪功學員劉群帶女兒去成都為女兒相親。在古藺縣城等車的時候,村長李家維悄悄打電話通知了古藺有關部門。當車就要開動時,古藺縣警察、國保「610」、派出所所長塗宗文等十多人趕來,強行把母女從車上拉下來,把她們的車票強行給退了。一個叫胡葉的警察惡狠狠的對劉群說:你去哪裏?不准去!劉群還未來得及開口,「610」一姓鐘的主任就說:因為你沒有「轉化」,哪兒都不准去,你也沒有請假。就算你請了假哪兒也不准去。一群惡徒強行把劉群遣送回家。

永樂法輪功學員有的遭到多次非法關押,多次非法拘禁及洗腦迫害。

劉群,1999年──2005年間被非法關押四次,遭強制洗腦迫害四次。
張興明,1999年──2005年間張興明被非法關押三次;非法拘禁洗腦迫害二次。
羅吉芬,1999年──2005年期遭兩次非法關押,兩次非法拘禁洗腦迫害。
余召文,1999──2005年間被非法關押一次,非法拘禁洗腦迫害兩次。
牟玉琴,1999──2005遭兩次非法拘禁洗腦迫害
牟世均,2005年在螞蟥田洗腦班遭非法拘禁洗腦迫害。
牟世蓉,一位殘疾人, 2001年被永樂派出所所長王洪友,惡警鄧成友綁架到箭竹坪洗腦班「轉化」。由於不配合邪惡,邪惡就把她劫持到古藺看守所非法關押40多天。非法關押40 天以後又送回箭竹坪洗腦班非法拘禁,強制洗腦迫害40多天。

破壞法律,任意抓人、關人,非法剝奪公民的人身自由,非法拘禁,非法關押他人的違法犯罪團伙:永樂鎮政府、鎮政法委、鎮派出所;古藺縣政府、縣警察,縣國保「六一零」等。

(一)縣城上訪被抓

2000年7月8日,一些法輪功學員頂著恐怖的壓力到縣城集體上訪、縣城體育場集體煉功。一位法輪功學員回憶說:2000年農曆6月初到古藺縣城準備上訪、集體煉功,不料頭天晚上被派出所、110強行抓走,在派出所關了一整天,不給飯吃,我們餓了一整天。下午來審問,晚上被關進了看守所。永樂鎮派出所惡警羅少剛問我還煉不煉?說不煉就放人,要煉就關人。我說要煉!於是就被非法拘留了半個月。同時被關的還有12名大法學員。我們在監獄裏每天堅持煉功、背法,一天我們有三個正煉功的人被惡警張管教用竹竿掃把打。

一次古藺政法委「六一零」頭陳漢釗來審問被非法關押的張興明,張興明告訴他,我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好了,家庭也和睦了。我按「真、善、忍」做人、辦事,處處為別人著想,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我們大家來縣城只是想給政府講清真相,我們只想要求擁有一個正常的修煉環境。陳漢釗威脅說,你要為你丈夫的工作著想,不要再煉了。張興明覺得怎麼也想不通:修煉法輪功做好人,對家庭、對社會都是有好處的,與丈夫的工作有甚麼關係呢?

非法關押中張興明、周先芬被戴上手銬審問。還被強迫照相、強取指紋、掌紋。永樂的劉群被非法拘留15天,張興明被非法拘留一個月。

(二)集體學法煉功被關押

2000年冬月,劉群、張興明、羅吉芬等永樂法輪功學員參加高笠村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活動。一天大家正在讀《轉法輪》,惡人惡警聞訊前來,氣勢洶洶的抓書。幾十名法輪功學員齊背《論語》,誦《洪吟》中的《威德》篇:「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高笠村的邪黨治安人員夥同太平鎮的惡人惡警把在場所有的法輪功學員的名字挨個記了下來。

第二天高笠村法輪功學員遭罰款,搶劫。去聲援的走馬村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毆打、關押、罰款等。永樂鎮的劉群、張興明、羅吉芬被派出所所長王洪友與惡警吳如奎、魏正友從家中騙出,在永樂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了24個小時,劉群被非法關28小時。

(三)任意關押

任意關押是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最常用的手段之一。想抓就抓,想關就關,甚麼藉口都可以任意剝奪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自由。沒有法律可講。

2004 年4月初七晚,永樂鎮政府計生辦邪黨人員劉立仁以特務的卑鄙手段冒充法輪功學員打電話問劉群怎樣給師父過生日。第二天鎮政府人員假借檢查衛生的名義,夥同社區幹部劉洪來張興明家查看。看見她們有幾個人只不過聚在一起吃一頓便飯便離開了。

不料幾天後,惡警魏正友去劉群家欺騙說「去對證一個問題」,便綁架了劉群。同時遭綁架的還有張興明。當時公安局的警車就停在公路邊,綁架早有預謀。參與人有古藺警察餘資堂、楊二娃。張興明與劉群被劫持到古藺看守所審問,追查, 被非法關押了40多天。

這次關押期間,惡人三番五次對她們進行「轉化」,侵犯了她們的人身自由,還非法剝奪她們的信仰自由,企圖在強制的高壓下迫使她們放棄信仰。劉群堅定地對他們說:我學的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大法打在我的大腦中了,只要我的頭還在,堅修大法的心就永遠不變。在監獄裏這段時間,她們按師父的教導,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凡事都為別人著想,經常幫助獄裏的犯人,給她們講大法的美好,每天背大法的經文、背《論語》來感化她們,希望她們能分清是非做個好人。犯人深受感動,說學法輪大法的人真好。

(四)發現真相資料被抓人關押

2004年下半年,從兩河口村到永樂鎮的公路兩邊,居民房屋外、車上、樹上、牆上,到處都是法輪功的真相資料、用紅筆寫的真相標語。這些不過是公民言論自由權利的行使,信仰的表達。中共卻如臨大敵,對民心民意驚恐萬分。古藺公安局和永樂派出所及邪黨村幹部們十幾人,闖進羅吉芳家中,像土匪一樣亂翻,搶走了她家中所有的書和師父的像,講法錄像帶、大法資料等,並把羅吉芬綁架到公安局關押審問。他們追查真相資料、標語的來源,而不是去了解法輪功的真相是甚麼,法輪功學員要表達的是甚麼樣的心聲,應該怎麼幫助解決法輪功學員所遭遇的不公。法律不在他們眼裏,民情、民心、民權全在他們的腳下。

羅吉芬被非法關押的第三天,古藺國保惡警付傑,陳漢釗開車到羅吉芳家中再次抄家,搶走現金600元。家人再三說明這是家裏賣豬的錢,請求歸還。付傑不但不還錢,還繼續追問羅吉芬,家裏還有多少現金,放在哪裏?羅吉芬被關了40多天。

2004年農曆冬月26日,鎮長楊元、派出所所長王洪友,警察吳如奎、鄧成友、羅少剛等人去江代民家抄家,整個屋子搜遍,搜出了兩本書和大法師父的像片。不法之徒以江代民不交書為藉口,把他拉上車劫持到派出所審問了一夜。江代明對行惡之人說:大法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我們不打人、不罵人、不偷、不嫖賭、做真人、真事,有何錯?江代明在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了24小時。

(五)關注開庭被關押

2009年11月,古藺計生辦幹部法輪功學員胡彪被古藺法院非法開庭,有正義律師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去法院關注的永樂法輪功學員李光普等被抓,被劫持到洗腦班非法拘禁。

三、劫持洗腦迫害

1999年迫害剛發生,永樂鎮政府、派出所就迫不及待的在鎮政府會議室辦洗腦班,名曰「開會」、「學習」,為期一天。2001年2月中旬,永樂鎮再次在鎮政府辦洗腦班,為期十天,綁架江代民、李代芬等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參加。參與洗腦迫害的人有鎮長楊元、書記奕貴康,派出所所長王洪友,警察吳如奎,羅少剛等,還有醫院院長。

永樂鎮除了自己本鎮辦洗腦班外,還多次把本鎮法輪功學員弄到古藺縣的縣級洗腦班迫害。

2001年古藺衛校、箭竹坪洗腦班。2001年農曆臘月,快過年了,傳統的中國百姓是貧是富都想過個團圓年。可中共邪黨古藺政府、政法委「六一零」卻剝奪人民生活的權利,專門在此時綁架各鄉鎮法輪功學員到縣城所謂「學習」。永樂政府、派出所配合洗腦迫害,由惡警出面撒謊「到派出所問話」,將劉群、吳玉成、張興明、牟玉琴四名法輪功學員綁架到古藺衛校洗腦班迫害;將牟世蓉和羅吉芬綁架到箭竹坪洗腦班迫害。羅吉芬被洗腦迫害40天。

牟世蓉不配合邪惡「轉化」,邪惡欺負她是殘疾人,把她劫持到古藺公安局看守所關押40多天。非法關押40 天以後又送回箭竹坪洗腦班非法拘禁,強制洗腦迫害40多天。

2003年箭竹坪洗腦班。2003年下半年,秋收完,派出所所長王洪友、惡警鄧成友、林同鄉對余召文說,「到鎮治安室了解了解情況,」設騙局將其綁架到箭竹坪洗腦班迫害45天;同時,派出所的塗宗文,計生辦的劉立仁設騙局將劉群綁架到箭竹坪洗腦班迫害半個月。馬躍村的王小平從勞教所非法勞教回來,直接就被劫持到了洗腦班。

2005年螞蟥田、箭竹坪洗腦班。2005年大概是派出所所長陳剛和鄧成友設騙局,綁架劉群、牟玉琴,牟世均到縣級螞蟥田洗腦班洗腦迫害半個月。

2005年大概是7月26日,鎮政府的熊書記等人將羅吉芬綁架到箭竹坪洗腦班迫害20 多天。70高齡的老人再次遭洗腦迫害。當時她正在山上幹活,光著腳,連衣服都不准拿,就被拉上車。

同時,2005年在箭竹坪遭第二次洗腦迫害的還有餘召文。圖宗文將余召文騙到鎮政府,說「我們找你。」然後惡警鄧成友,羅大春實施綁架;一個姓陳的、和羅德陳包夾余召文。2005年箭竹洗腦班責任人有古藺縣國保「610」的頭目夏傳貴,鐘主任,公安局的雷利等。

實施綁架、協同非法拘禁他人洗腦迫害的違法人員有執法犯法的永樂鎮政法委書記王明華,派出所所長王洪友,派出所所長陳剛,惡警鄧成友、吳如奎、羅少剛、楊吉康、林同鄉等。計生辦的劉立仁。

(一)洗腦班的經濟迫害

2001年古藺縣級洗腦班設在古藺衛校。洗腦班要永樂鎮邪黨政法委書記王明華為「送」來「學習」的四名法輪功學員上繳每人每月50元生活費,100元的辦公費、烤火費。50元生活費已經強加在法輪功學員身上了,王明華還企圖把100元的辦公費轉嫁給正在遭受洗腦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王明華就在邪惡的迫害場所逼迫永樂法輪功學員拿出這100元錢來。劉群向王明華說明自己身上沒有錢,等回家後再補。不料劉群家人打來電話說,王明華糾集鎮政府和派出所的人員闖到家裏要100元錢。不給錢就搶東西。四名法輪功學員的家都遭了殃。

原來,永樂政法委書記王明華攜一群不法之徒在永樂村村長李仕明帶領下去了劉群家。見劉群家門是鎖著的,沒人,於是如土匪一般,三兩下就把門撬開,衝進去就搶東西,搶了家中稍微值錢一點的東西:三床新買的毛巾被、一整頭豬的臘肉等。正準備離開,劉群的丈夫及兩個女兒及時趕回,交了100元錢才算保住了家中的財物。

王明華一行又闖到吳玉成家,搶走吳玉成家三床被蓋,兩個孫孫嚇得大哭。吳玉成的兒子打電話到洗腦班告知母親說,被蓋被抱走了,孩子沒地方睡覺了。大冬天的,高寒地區貧困山區的農家,哪裏有富餘的被子呢?後來王明華硬逼迫吳玉成的兒子交了一百元錢才准他要回了被子。

王明華到張興明家要錢搶東西,那天正逢趕集,張興明的家裏正忙著擺攤,邪惡之徒闖進她家強迫其家人交100元錢,謊稱是「生活費」,不給就拿東西抵。張興明的丈夫與之爭吵起來,共匪仗著邪黨撐腰哪裏會講法律、講道理?後來被迫給了錢他們才作罷。

四名法輪功學員向洗腦班責任人縣政法委書記朱富連提出質問:你們就是這樣幹的嗎?為甚麼這麼做?我們的生活費已經交了,為甚麼背著我們去我們家騙錢、搶東西?又問參與了要錢搶劫的惡警鄧成友為甚麼去家裏騙錢?鄧無言以對。

王明華之流的邪黨幹部及其邪黨惡警們真與土匪沒有甚麼差別。人們說,其實這些中共的幹部、警察就是貼著政府標籤的黑社會流氓,比土匪更霸道,可以在光天化日下公開行惡。打著政府與「黨」的旗號迫害他人不說,還迫害他們的家庭。對於王明華一夥的土匪行為,永樂四名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

余召文也遭到洗腦班的經濟敲詐。2003年餘召文從箭竹坪洗腦班回來的第二天,惡警羅大春、魏正友莫名其妙的向余召文索要2000元錢,說是洗腦班的生活費、辦公費。余召文說,騙我們去「學習」時不是說不要我們拿錢嗎?

(二)謊言洗腦

洗腦班用作洗腦的「學習」的材料全是誣蔑誹謗法輪功的謊言。如中共自編自導的「自焚」、中共造謠媒體專門為栽贓陷害法輪功編製的系列謊言,甚至從大法書中斷章取義故意歪曲原文來進行批判的荒謬文章也成為「學習」的材料。

「天安門自焚」是中共煞費苦心、精心炮製的世紀謊言。其實「自焚」一出籠就被識破,這個早已穿幫的謊言,卻成了中共洗腦班必備的「學習」材料。中共政法委「六一零」把這個中共造假的得意之作,當作打垮法輪功學員信仰的重磅炮彈,所以歷次洗腦班都必須播,反覆播,強迫看,看後要批判,討論,一個個點名發言。2001年正值「自焚」謊言妖霧瀰漫,猖狂毒害眾生的時候,在衛校洗腦班裏張興民發言說:如果真有自焚這件事,那麼自焚的人就不是學大法的。因為我們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不能殺生,連動物都不能殺,自殺也是殺生。那麼要說法輪功學員去自焚,那便是假的,是無中生有的事,我們絕不相信。

2005年馬皇堤洗腦班還在延用臭名昭著的「自焚」來對法輪功學員洗腦。當時古藺縣政府、政法委、國保「六一零」集中全縣各鄉鎮20多名法輪功學員,非法拘禁在馬皇堤旅館的洗腦班裏,剝奪其人身自由、強制洗腦迫害15天。永樂鎮政府、政法委「六一零」、派出所將永樂法輪功學員劉群、牟玉琴、牟世均, 置於洗腦迫害。這是劉群第四次進洗腦班。

洗腦班惡人強迫劉群不顧事實真相誣蔑法輪功,要她說出學了法輪功以後對自己、對家庭有害。劉群說,學大法對自己對家庭只有好處沒有害處。邪惡之徒大光其火,逼迫她罵大法。劉群不理會。縣公安局警察雷利到監禁劉群的監室裏去問劉群:自焚是不是真的?劉群回答:是騙局。繼續沿用早已被識破的「自焚」謊言來打垮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大法的堅定信仰,其實是徒勞的,可笑的。

洗腦班裏大家抵制迫害。2003年箭竹洗腦班一次因「學習」延長, 推遲了吃飯時間,到吃飯時湯裏面漂滿蚊子,大家就絕食抗議。惡人讀黑文件,法輪功學員就發正念,結果邪惡的文件讀不出來。邪惡叫寫悔過書,有的法輪功學員就寫揭批江魔頭對法輪功的迫害。

(三)洗腦班的包夾制

到2005年,洗腦迫害已升級到有了「包夾」制。即由鎮政府派邪黨幹部,或用錢雇來鄉民,兩個人一組「包夾」一個法輪功學員。一個法輪功學員單獨囚禁一個房間,受包夾一天24小時監控,吃飯、睡覺、上廁所寸步不離。除了強迫集體看「自焚」謊言等錄像集體洗腦外,不准出單間半步,吃飯包夾把飯碗遞到手上。不准出門,不准與任何人說話。包夾劉群的有王桂群的,一個姓孔的;羅吉芬的包夾人是永樂鎮政府人員孫先菊,張蘭;包夾余召文的是姓陳的,還有羅德成。

「包夾」制是囚籠中的囚籠,把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自由與精神置於更嚴酷的迫害中。

永樂法輪功學員劉群遭四次洗腦迫害;於召文遭兩次洗腦迫害,在箭竹洗腦班,兩次迫害時間都長達40多天;牟玉琴遭到兩次洗腦迫害。 2001年牟玉琴在衛校洗腦班期間,邪惡到她家把電視機,收音機等東西搶走至今未還;現年78歲的羅吉芬遭兩次洗腦迫害,同時遭綁架洗腦迫害的還有牟世蓉……永樂鎮遭洗腦迫害的還有張興明、吳玉成、李代芬、江代明、余財宗等。

歷次參與對法輪功學員洗腦迫害的責任人有古藺縣政法委書記朱富連;縣公安局局長「六一零」頭目夏傳貴;鐘主任;縣警察雷利,國保大隊張顯文等。

永樂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遠不止以上這一點滴。十多年的迫害,在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慈悲講真相的努力中,永樂地區以前不明真相參與迫害的作惡之人,大多都明瞭真相,醒悟了。但至今還有不願了解真相的,還在執迷不悟參與迫害、繼續作惡的。如2008年正月,劉群遭到邪惡騷擾,派出所陳剛等三位邪惡,搶走了她的電話本和師父的新經文。

善惡必報是天理。誰幹了壞事都得償還。中共支撐的柬埔寨紅色高棉現在不是剛剛被審判嗎?中共幹的壞事都在賬上一一記著,永樂邪黨徒幹了甚麼還賴的掉嗎?揭露永樂法輪功學員遭到的迫害,只是想在有限的時間,給繼續追隨迫害的人提個醒,不要再參與迫害了。停止迫害,將功補過,做一個真正對得起良心, 對得起社會的好人,才有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