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做好人 劉元蘭遭中共勞教、判刑、性酷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蘇報導)一位曾因販毒被關進監獄的婦女,因接觸到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聽聞教人「真、善、忍」的法輪佛法真理,決心改邪歸正,修大法、做好人。然而中共邪黨不容人們做好人,這位叫劉元蘭的女士,遭到了中共的非法勞教、判刑;在邪惡的勞教所,她還慘遭性酷刑的折磨。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左右,走出勞教所才兩個多月的劉元蘭,攜雙目失明的老父返還常州的火車上,因為講述自己遭遇迫害的真相,再次被南京鐵路警察劫持。劉元蘭的老父被南京警察送到劉元蘭兒子的居所,不法人員趁此機會再次查抄了劉元蘭在常州的租房。目前,劉元蘭的老父和兒子都非常擔憂劉元蘭。

以下是劉元蘭在被中共警察綁架之前自述的經歷:

「我也想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做好人」

我叫劉元蘭,現年五十一歲,湖南籍法輪功弟子。二零零一年,我因販賣毒品,被關進湖南某看守所。

在看守所關押三個多月的時間裏,遇到被陸陸續續關押進來的法輪功學員。期間,法輪功學員修心向善、凡事為他人著想的道德風範深深打動了我,和這些祥和慈悲的人在一起,我內心感到莫名的踏實、舒服。於是,我了解到法輪功是教人修心性做好人的高德佛法。

我向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打聽:「我販毒是壞人,可是我也想做好人,我能修煉法輪功嗎?」那位老太太對其他幾位同修說:「她是來得法的。」就這樣,我開始跟大家一起學習同修悄悄帶入看守所的師父的手抄經文,學會了法輪功的五套功法,並知道了「真、善、忍」的做人真諦。之後,獄警在對法輪功學員點名時問:「法輪功怎麼多了個人?」我趕緊回答:「我也修煉法輪功。」獄警狐疑的說:「法輪功都是好人,你是毒品販子……」我回答:「我也想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做好人呀!」

我成了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按捺不住內心的喜悅去和看守所警官分享自己明白「真、善、忍」做人標準之後的體會,因此招來對方的嚴厲呵斥和恫嚇,但我堅修大法的心絲毫沒有動搖。由於我公開聲明自己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看守所的警官用很長的算盤砸我的頭,用鐵製刑器銬我的腳,逼迫我長時間跪地、曬太陽、青蛙跳,我真切的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沒有感到多大痛苦。在與其他在押人員的矛盾中,我總是不急不躁、樂樂呵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過好師父給我安排的每一次考驗。有一次,同監室的一位常人看到我身體周圍到處都是五顏六色的漂亮法輪在旋轉,不由驚呼起來。一切都是那麼真實、殊勝,沐浴在佛恩浩蕩中,我一次次提醒自己,生命短暫,堅修大法不再迷航。

獄中學法 被吊銬、關禁閉

沒過多久,我因販毒被判刑三年半時間,轉移到湖南女子監獄服刑。我用法輪大法的法理衡量自己當前的處境,販毒行為罪孽深重,三年半的刑期是自己招來的報應。我坦然接受了判決結果,牢記領悟到的佛法真理,抱著證實法輪佛法的心態來到湖南女子監獄服刑。我深知修煉時間的緊迫,勞動之餘,找尋一切機會學習從同修那兒得來的手抄經文,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條件煉功。

失去了看守所和同修切磋交流的環境,修煉中碰到的很多問題難以悟到,我是如此的渴望在湖南女子監獄遇見因為證實大法被關押進來的同修。終於有一天,我忍不住去問獄警:「請問,我們監區有沒有關押法輪功(學員)?」我耐心的告訴獄警「真、善、忍」的做人標準,並把自己修煉後的心得和他分享。就這樣,我的法輪功學員身份被公開了。有一次獄警發現我學法,隨手沒收了我的手抄經文,我去討要遭到拒絕,還被戴上手銬吊並關了禁閉。我高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的口號,絕食八天抗議中共監獄對大法和我的迫害。監獄長為此專門來看我,我向她講述了自己得法的經歷,以及法輪大法對社會的種種益處,真誠的告訴她:「生命需要真、善、忍,世界需要真、善、忍,請你牢記真、善、忍,給自己的生命創造一個美好未來!」監獄長默許了我的告誡,我也以結束對我的禁閉迫害、滿足我回車間的勞動要求,答應了她對我提出的進食要求。進食過程中,我發現吃到嘴裏的飯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甘甜,我的碗裏並未放糖,我馬上悟到:慈悲的師父一直看護著我,這飯是師父看我修煉過關給我的獎勵呢!

有一天,同監室轉來一位被判無期徒刑的婦女,她和我一樣,也是在看守所期間得聞法輪大法並開始修煉。我們小心翼翼的珍惜著來之不易的修煉環境,一起學習、抄寫師父的經文互相鼓勵精進。有一天,惡警沒收了她抄寫的大法經文,我意識到自己堂堂正正為大法喊冤的機會到了,於是高聲喊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生命需要真、善、忍」「世界需要真、善、忍」的口號,聲音洪亮,響徹整座勞教大樓。為此,我被拉到足以容納四千多人的監獄廣場當眾批鬥、罰站軍姿,並再次被投入禁閉室達一個月之久。期間,我被雙手銬住坐在椅子上不能動彈,周遭的蚊子叮咬。我被長時間銬著,索性就靜下心來在腦子中反覆回憶背下來的師父的法。

就這樣,我以一個法輪大法弟子的心性標準,不急不躁度過了自己因販毒判刑的三年半囚徒生涯。

做好人被非法判刑四年

出獄後,我跟隨做生意的兒子到江蘇常州生活。我聯繫到當地法輪功學員,終於讀到了師父系統闡述修煉法理的《轉法輪》,也第一次看到了過去三年半時間裏慈悲呵護我修煉提高的師父的照片。我再次對自己過往的販毒行為,在內心深處向師父進行了深刻的懺悔,並決心按照師父的要求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我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學法、講真相、發正念三件事,每天發真相資料和神韻光盤講真相救度眾生。二零零七年七月,我被常州新北區「六一零」惡警綁架並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南京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在南京女子監獄遭遇迫害期間,我曾是所在監區唯一不向惡徒方面「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後來,我遭遇到邪黨疑似藥物下毒的迫害,飯後常常頭腦發昏發沉,走路發飄,漸漸出現了主意識迷糊、法理上背離大法的邪悟狀態。我很快意識到自己的不對,內心愧悔不已。得法以來,我從沒想到過背叛師父和大法,卻在高壓封閉的狀態中稀裏糊塗做了有損師父和大法名聲的壞事。我主動向三位輪流值班的獄警講述我自己獄中得法的經歷和法輪大法的神奇,告訴其對待大法的態度就是擺放自己未來生命位置的道理。我鄭重其事的聲明,自己之前寫下的誣蔑法輪佛法的文字,皆因被其強迫搞昏頭腦後對自己、他人都極為不負責任的行為。我在內心深處向師父表達自己從新修煉的堅定決心。我持續不斷的高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的口號,並絕食抗議中共邪黨對師父和大法的迫害。

這段時間,惡警不斷唆使同監室的「包夾」犯人加強對我的迫害。每當我高聲為大法鳴冤的時候,「包夾」就一擁而上死命堵我的嘴巴,我渾身上下被掐得體無完膚。為了逼迫我放棄絕食,監獄裏強行給我插管子鼻飼灌食,後來乾脆發展到讓幾個犯人野蠻撬嘴灌食。我一邊抵制惡徒強加給我的種種迫害,一邊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時機向可以接觸到的勞改人員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以我自己的切身經歷講清一個曾經的毒品販子,深受法輪大法感召而浪子回頭做好人、反遭受中共邪黨不法殘害的事實。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由於我堅持絕食抗議中共邪黨對大法的迫害,南京女子監獄偽善的為我做了只有病號勞改人員才能吃到的麵條。由於我拒不配合惡徒的要求,為我專門準備的病號飯常常被同室的勞改人員端去打了牙祭。奇怪的是,是凡吃過這種麵條的人,飯後都有頭昏腦脹的感覺。(考慮到已經曝光的中共邪黨監所涉嫌向法輪功學員飯中藥物下毒的事實,我把這個現象講出來。)

被劫持在南京女子監獄四年的時間裏,家裏帶給我的衣物陸陸續續被監管人員丟棄殆盡。四年後我跨出監獄大門回家時,僅剩下身上穿的印有「南京女子監獄勞改」字樣的衣服。

被劫持到魔鬼地獄──句東勞教所

二零一二年二月,常州市薛家派出所不法警察闖入我租住的房屋,強行搶走了我掛在牆上的師父的法像。沒有保護好師父的法像,我心裏非常難過和自責。第二天,我到派出所去索要師父的法像又一次被惡警綁架,並被劫持到句東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有了上次南京女子監獄被惡徒鑽空子而痛悔不已的邪悟教訓,我從進入勞教所入所隊那一刻就提醒自己,決不簽名、決不報數,決不配合 「轉化」指令!我一有時間就在心裏默默背誦師父教給我們的佛法真理,堅定的按照修煉人的心性標準去抵制惡徒強加於自己的一切無端迫害。

看到惡徒迫害其他同修,我就挺身而出去找參與施暴的惡警、包夾論理:「修煉真、善、忍,多麼好的一群人!你們要把人家「轉化」到哪裏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所有追隨其迫害法輪功的人都將受到最嚴厲的天懲。」

惡警又怕又恨,把我關到橡膠牆壁隔出來的兩平方米見方的禁閉室重點迫害。為了掩蓋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暴行,句東女子勞教所在二零一二年新年前將所有的禁閉室都改裝成橡膠牆壁。禁閉室裏黑窟隆洞,密不透風,由於橡膠牆壁特殊的隔音效果,裏面發生再慘烈的迫害和喊叫,外面都聽不到聲音。據說,我是在橡膠牆壁禁閉室修建後被迫害的第一位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二年調到入所隊的惡警丁慧,是唆使包夾毫無人性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犯。禁閉室裏不斷播放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整套歪理邪說干擾我對佛法真理的正信;三、四個被專門派來迫害我的包夾打手對我進行惡毒的侮辱和打罵,噁心的痰液不時抹到我臉上。由於我抵制整天整天的罰站,幾位包夾把我一次次抬起而後猛的摔到地上,然後重重的壓在我身上,使我動彈不得。

在句東女子勞教所一年多的時間裏,如此恐怖的禁閉迫害在我身上幾乎沒有間斷過。為了逼使我屈服,惡徒還把我投入專門迫害堅定的法輪功弟子的集訓隊。集訓隊是勞教所迫害善良民眾的人間地獄,除了堅定的大法弟子外,那些以自傷自殘的方式抗議因上訪被非法勞教的普通民眾,近些年也成為集訓隊重點迫害的對像。邪黨勞教所的集訓機構長期豢養了一批彪悍壯實、心狠手辣的惡人打手,其對大法弟子犯下的累累罪行罄竹難書。

遭性折磨:掐乳頭、牙刷捅陰道

由於我拒絕簽名、報數,惡徒長期不允許我洗漱。我一次又一次堅定的喊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之類口號抵制惡徒的迫害,負責迫害我的包夾就一次次猛撲過來捂住我的嘴巴不讓我發聲,直到我幾乎窒息;嘴巴被用力撕、擰也是防不勝防,我的嘴巴因此而腫痛出血;髒兮兮的擦地布堵嘴早已見怪不怪,左右開弓不知停歇的狂搧耳光,使我長時間鼻青臉腫。用力踩踏腳趾頭、狠踢臏骨、用鞋底狂扇腳心、死命掐乳頭,渾身上下到處亂掐,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句東女子勞教所的殘酷迫害,使我對體無完膚的含義有了深切的體會。

期間,由於絕食抗議邪黨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我還遭遇到變態、下流的另類侵害,長長的牙刷被強行插入陰道翻攪的那種滋味,真是痛不欲生。

絕食期間,惡徒剝奪了我上廁所解手的權利,無奈之下,只好在自己的褲子上解決大小便問題。本來很乾淨的衣物,被故意塗滿了我的排泄物,沾染了穢物的衣物被放入我的食品箱裏,爛鬼人渣們強力摁著我低頭去舐這些骯髒的穢物。我的頭髮被大把大把的拔掉,我的身體所到之處,密密麻麻的頭髮散落一地。

因為拒不配合惡徒的迫害,我被非法延期一個月勞教。解教一個多月以來,每每說起勞教所裏被魑魅魍魎殘酷迫害的經歷,我的渾身上下都不能自己的發抖。若非師父的慈悲呵護,若非時刻牢記師父的慈悲教誨,若非堅修大法的金剛意志,真的難以想像無所不用其極的惡毒迫害的後果。

身在中共暴政的惡徒統治中,我走上販毒的罪惡道路而被判刑。若非得遇法輪佛法的慈悲救度,難以想像自己會在墮落的深淵滑入多深。李洪志師父傳布法輪佛法,教我洗心革面、浪子回頭做好人,卻接二連三遭遇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為了維護宇宙的正義、良知,善良的世人,請您靜下心來了解法輪功的真相,為了您,為了我,為了我們的子孫後代,識破魔鬼中共的真正嘴臉,為中華民族的浩氣長存做出正確的選擇,擺放好自己生命的位置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