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市迫害法輪功的四大中共黑窩(2)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山東省濰坊市四大黑窩,分別是:山東省濰北監獄、濰坊市看守所、濰坊市昌樂勞教所、中共濰坊市奎文區委邪黨校洗腦班。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這四個黑窩黑牢迫害無數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犯下了罄竹難書的罪惡。

第一部份:山東省濰北監獄

第二部份:濰坊市看守所

對很多居民來說,濰坊市看守所是個陌生、從沒聽說過在哪的地方。從它旁邊路過,也不知道有這麼一個地方存在。人類步入現代文明以來,誰能想到,在居民們生活的城市裏還有這樣不文明、不人道的酷刑存在:十字架、死人床、野蠻灌食致昏死、潑冷水、刑訊逼供、連續七天七夜不讓睡覺、每天強迫在毒日頭底下曬折磨、數以二十萬計的現金勒索、迫害致死的人命案……這是發生在濰坊市看守所對善良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濰坊市看守所'
濰坊市看守所

一、濰坊市看守所所長

濰坊市看守所所長是李志念(現任)、王克祥(前任)、王樹國(前任)、房堅毅(前任),看守所政委是李子亮,副所長是閆偉群、隋秀平、曹元平。看守所女所所長是彭雲霞。

二、濰坊市看守所的名稱、機構掛牌

濰坊市看守所大門左右共掛著六塊牌子,分別是:大門右邊(即東側)掛著「濰坊市看守所」、「濰坊市檢察院駐看守所檢察室」、和「濰坊市檢察院駐市看守所檢察官接訪室 接訪時間:每週一、三上午九至十一點山東監管」的牌子,大門左邊(即西側)掛著「濰坊市拘留所」、「濰城區中隊」和「諮詢接待服務處(律師會見、家屬接見)山東監管」的牌子。

家屬要見被非法關在看守所的親人,通常要在看守所大門左邊(即:西側)的警察值班的窗口獲得允許並拿著身份證,才能進去探望親人。

檢察院的檢察室就在看守所裏面。法律上監督檢察的機構和關押人的機構是一家。

看守所的正式名稱就叫「濰坊市看守所」。(「濰城區看守所」、「奎文區看守所」、「濰城區拘留所」是錯誤的叫法。)「濰坊市看守所」和「濰坊市拘留所」是在一塊的。

濰坊市看守所內設機構為:內設「綜合科、一大隊、二大隊、三大隊、四大隊」五個正科級單位。濰坊市看守所上級責任處室(責任單位)是市公安局。市看守所,為市公安局下屬的副縣級直屬機構,負責收押、驗證、提審、會見、減刑、假釋、保外就醫、體檢、衛生防疫、看押、強制奴役、協助偵查等。

三、濰坊市看守所的地址

濰坊市看守所,位於山東省濰坊市濰城區水庫路與寶通街交口南,沿水庫路往南走幾百米,除了有「看守所站」的站牌,還立著一個五米多高的「看守所向東300米」的藍色路標,往東拐到一條很窄的水泥小道上,小道的盡頭路北就是濰坊市看守所。

或先到達寶通街與青年路交口,從寶通街拐到看守所東側的小路上,也可到達看守所。

'水庫路上「看守所向東300米」的路標'
水庫路上「看守所向東300米」的路標

四、濰坊市看守所的交通路線

濰坊市看守所,坐濰坊市的29路公交車到「看守所站」這個站名可達。

'「看守所站」的站牌'
「看守所站」的站牌

五、濰坊市看守所的內部結構、惡劣飲食生存條件和奴工生產

(一)濰坊市看守所的內部結構

(1)看守所的大門和大門看守

濰坊市看守所大門兩側有兩個值班室,左右兩個值班室裏面都有警察看守值班。看守所大門建成一個上方有頂、有三個門洞的通道,中間的最大的門洞是一個約1.5米左右高的電動鐵柵欄門,用來進車和人;東西兩側的兩個小門洞的鐵柵欄門約2.5米左右高,裏面有哨兵站崗。

(2)看守所的院內外結構

濰坊市看守所是一個坐北朝南的長方形大院,分為南、北二部份。南院是看守所的辦公區,分布著幾座辦公樓,花園等;北院是監區。南北兩院(即辦公區和監區)之間,有一個封閉式通道,至少有二道鐵門組成。從監室出來,必須經過這個通道的多道鐵門才能到達看守所大門。

監區佔地至少幾千平房米左右,是一個全封閉式的橫截面呈「王」字形的巨大建築,至少有六排房間、三條東西方向走廊,從窗戶裏可採光、看到外面,但不能從窗戶裏出來,因為向外的那面牆沒有門通向外面,只能從走廊往外走。

這個至少有幾百米左右寬的巨大的監舍建築體外面,緊貼帶電網的高圍牆環繞著一條環形巡邏道。整個結構是個易守難出的建築體。監區的長方形高牆的四個角分別是四個崗樓,由武裝獄警輪流換班看守,獄警的訓練、列隊、交接班,完全是軍隊的樣子。

'濰坊市看守所(辦公樓東樓),東樓上標著「政治合格 軍事過硬……」的標語大字,顯示看守所施行的是軍事化管理、並把「政治」放在第一位、「政治」上向中共表態。'
濰坊市看守所(辦公樓東樓),東樓上標著「政治合格 軍事過硬……」的標語大字,顯示看守所施行的是軍事化管理、並把「政治」放在第一位、「政治」上向中共表態。

'濰坊市看守所(辦公樓南樓、高牆)'
濰坊市看守所(辦公樓南樓、高牆)

(二)濰坊市看守所惡劣伙食及生存條件

(1)變態要求:

不管窮人,還是富人,都紮腰帶,可是在看守所裏,卻只得提著褲子,因為不讓紮腰帶。可以想到,提著褲子生活,是多麼屈辱、不可思議的生活啊。蒙冤入獄的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就算沒被警察打,就算沒被警察要錢,只要進看守所,出來後就得少條腰帶,經濟困難也得去花錢買新腰帶,遭受的苦楚、難為、不公能到哪裏說呢?看守所裏生活條件好不好,從這一點小事,就可看出了。

(2)伙食:

法輪功學員韓效昌二零一零年被非法關押在濰坊市看守所時,一天只有三個小窩窩頭。

(三)濰坊市看守所的奴工生產

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五,「六一零」人員在法輪功學員王少丹的母親家蹲坑,抓走回家為老人過生日的王少丹,王少丹被關在濰坊看守所,每天都要幹十幾個小時的奴工(看守所對外包的活),手指被磨出血。

濰坊市峽山區岞山街辦前輝村法輪功學員李欣榮二零一零年在濰坊市看守所也被強迫幹活奴役近一月。

法輪功學員韓效昌二零一零年在濰坊市看守所,被惡警強迫疊保鮮膜、疊裝牛奶的紙盒。

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幹建築活奴役。

六、濰坊市看守所的周邊環境

濰坊市看守所南面對面,是「三維集團」,這個所謂的集團,有一個富麗堂皇的大門,院子卻非常小,內部卻只有幾座平房,開在看守所正對面這個附近是墳地、周圍是荒地、極其偏僻的地方,很奇怪。看守所對面還有另一家沒牌子(原來牌子被摘掉)的公司。

濰坊市看守所西面高牆外緊挨著的是一塊跟看守所院子一樣大的空地和看守所的垃圾場,有一個小門通往看守所內部辦公區,供看守所的警察倒垃圾,再往西是水庫路;看守所北面是寶通街;看守所高牆外東面是墳地,緊挨著的有一條很窄的小道,可通往花家村。看守所周圍人煙少,少有人到那裏去。

'濰坊市看守所(崗樓)'
濰坊市看守所(崗樓)

七、濰坊市看守所的迫害手段

(一)巨額的經濟勒索

勒索加欺騙

並不是像警察說的那樣,法輪功學員家屬拿上錢,就放人的。很多時候,「交上錢就放人」,是赤裸裸的欺騙。

二零一一年9月份,濰坊市寒亭區高裏街道高家朱馬村法輪功學員陳紅英,在雙楊社區街上賣蘋果時,被雙楊社區派出所所長程福武綁架到濰坊市看守所,惡人騙家屬說給三萬元就放她回家,家人交了一萬元後,惡人把陳紅英送往濟南非法勞教一年。印證了誰在甚麼問題上相信了中共的承諾,誰就會在甚麼問題上人財兩空、栽跟頭的說法。

(2)綁票要錢

警察把法輪功學員非法關到看守所後,往往向家屬勒索幾千、幾萬元錢,才放法輪功學員回家。明目張膽的綁票、赤裸裸的敲詐勒索,給許多原本就受難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庭造成沉重的痛苦。

以下是不完全統計的近年部份經濟勒索案例。僅有名有姓的現金勒索就達277500元(加上搶劫家中現金及財物115000元,共392500元的經濟掠奪)。在濰坊這個普通打工收入只有幾百元的經濟不發達地區,277500元的現金勒索對普通老百姓家庭是巨大的災難,裏面包含了多少法輪功學員家屬的淚水。

勒索金額搶劫家中財物現金共計姓名案例詳情
10000元 隨衛國五十歲左右的濰坊法輪功學員隨衛國,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在南寺前居平小區被城關派出所便衣綁架到濰坊市看守所,並被惡警勒索一萬元之後才釋放。
10000元 考靜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早上七點,濰城分局惡警在圩河派出所惡警帶領下,闖入圩河鎮楊家莊村法輪功學員考靜雲家,綁架了考靜雲。考靜雲在濰坊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三天,家人被惡警勒索走一萬元。
17000元10000元孟德一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孟德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被濰坊寒亭國保大隊惡警綁架並非法搶走家中物品價值一萬元。孟德一被非法關押在濰坊看守所二十多天後被勒索綁金1.7萬元錢才放回家,經濟損失兩萬多。
20000元70000元孫桂英七十一歲的農民法輪功學員隋洪昌、六十六歲的法輪功學員孫桂英夫婦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被惡警綁架,被搶走家中物品價值兩萬元。惡警把孫桂英關在濰坊看守所十天,敲詐家人兩萬元綁金,還搶走被迫賣地的錢四萬和錄音機等財物,共計九萬多元。農民一生辛勞攢了這點血汗錢、養老錢,就被這些中共綁匪洗劫一空!
10000元15000元袁青霞濰坊寒亭法輪功學員袁青霞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在上班的地方,被惡警綁架並非法搶走家中物品價值1.5萬元,惡警把袁青霞關押在濰坊看守所,勒索家人一萬元綁金。袁青霞經濟損失2.5萬元。
10000元10000元周美峰法輪功學員周美峰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被惡警綁架並非法搶走家中物品價值一萬元,還有手機、收音機、錄音機及家中現金一千三百元。惡警把周美峰關在濰坊看守所,勒索家人綁金一萬元。周美峰共損失兩萬多元。
10000元10000元劉英蘭濰坊寒亭電纜廠法輪功學員劉英蘭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被惡警綁架並非法關在看守所,勒索綁金一萬元。
30000元10000多元鄭美娥濰坊市寒亭區法輪功鄭美娥,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被寒亭區國保大隊惡警綁架、抄家,惡警搶走家物品價值一萬多元,將鄭美娥非法關入濰坊看守所五天,勒索家人三萬元。
16300多元 張興花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濰坊市寒亭國保大隊惡警闖入家中綁架法輪功學員張興花,將她關到濰坊看守所,勒索家屬1.5萬元後,又劫持到濰坊化纖廠海龍賓館折磨三天。惡警在海龍賓館吃喝揮霍的一千三百多元也讓其家屬支付。
50000元 韓效昌二零一零年四月五日,濰坊寒亭國保惡警採用監控手機的邪惡手段,跟蹤到淄博博山,把法輪功學員韓效昌綁架,勒索五萬元後才放人。
20000元 李欣榮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有一小偷在大白天遛進濰坊市峽山區岞山街辦前輝村法輪功學員李欣榮家,偷走了孩子定親時的戒指和兩百元真相幣。小偷在銀行存錢時,銀行的人告給警察,後由小偷帶領峽山區國保大隊長商敬元闖到李欣榮家,把李欣榮綁架,關到濰坊市看守所近一月,勒索李欣榮兩萬元錢才把李欣榮放回家。
10000元 閆愛榮濰坊市坊子區九龍街辦孟家村在家做飯的法輪功學員閆愛榮,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被坊子區國保大隊以王全峰夥同九龍街辦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濰坊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八天,勒索家人一萬元。
30000元 劉愛玲濰坊市寒亭區法輪功學員劉愛玲,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上班途中被寒亭國保惡警綁架到濰坊看守所,遭灌食迫害。惡警勒索家人三萬元才放劉愛玲回家。
20000元 侯翠雙法輪功學員侯翠雙,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日被惡警綁架到濰坊看守所,非法關押近一個月,勒索他家人兩萬元錢。
11200元 曹玉梅法輪功學員曹玉梅在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被十多個便衣綁架到濰坊市看守所。家人多次去要人,惡警勒索家人1.12萬元,才把曹玉梅放回家。

(二)酷刑

(1)十字架

二零零八年,惡警把法輪功學員孔茜連續七天七夜綁銬在鋼筋鐵管支撐的十字架上,兩手伸直、被牛皮帶緊緊銬住,兩腳並攏、也被緊緊銬住,整個身體被擱在兩根一點五釐米的鋼筋上,兩根鋼筋的間距約十釐米,全身只有頭部可以活動,胳膊腿、腰背等全身都疼痛難忍,孔茜痛的死去活來。一般人三天都忍受不了。孔茜被從十字架解下來時,已經不能活動,只能被抬下來。她幾天幾夜都無法活動,腳不能走路。邪徒對她三天一掛吊瓶。無論是掛吊瓶、還是灌食,均被固定在慘無人道的十字架上進行。

有一位法輪功學員是這樣敘述自己遭受的十字架酷刑的:「採用了一種特殊的酷刑折磨,將我固定在約十公分寬、一米半長的兩根豎木板、一根橫木板交叉固定的「十字架」上,木板上釘著四個套手腳的鐵環,把我的手腳套在四個鐵環裏邊,再用手銬腳鐐緊緊銬住,這樣我的四肢呈十字型緊緊綁在「十字架」上,躺在走廊的水泥地上一動不能動了。一動手銬腳鐐就往肉裏煞,木板在身底下硌著,時間一長,渾身疼痛酸麻,難以忍受。我一分鐘一分鐘、一小時一小時的忍受著,堅持著」。

原濰坊市濰城區國家稅務局徵收管理科科長、法輪功學員高桂臻女士,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被濰坊奎文公安分局惡警綁架,在濰坊市看守所,女所所長彭雲霞與一監區惡警大隊長陳某,曾帶領四個刑事犯對高桂臻用極為殘酷的刑具「在十字架」折磨,捆綁在十字架上一綁就是十幾小時、三十六小時不等。一個月期間從沒間斷過。

'「十字架」結構圖'
「十字架」結構圖

'「十字架」示意圖'
「十字架」示意圖

(2)死人床

「死人床」酷刑是把法輪功學員按在特製的床上,手腳分別按四個方位銬在四個床腿上,使人呈「大字形」,動彈不 得。床板上有摳好的窟窿,窟窿下放著便桶,使大小便順著窟窿流到便桶裏。警察還對學員進行「鼻飼」灌食,很多法輪功學員在這種酷刑和摧殘下失去生命。

原濰坊市濰城區國家稅務局徵收管理科科長、法輪功學員高桂臻女士,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被濰坊奎文公安分局惡警綁架,在濰坊市看守所,女所所長彭雲霞與一監區惡警大隊長陳某,曾帶領四個刑事犯對高桂臻用極為殘酷的刑具「死人床」折磨,捆綁在死人床上一綁就是十幾小時、三十六小時不等。一個月期間從沒間斷過。

在死人床上手腳都用六釐米鐵環與手銬銬的死死的,想移動一下身體都很難,痛的實在忍不住的時候,往上移動一點,腳上的鐵環與手銬勒的腳腕疼痛,往下移動一點,兩隻手的鐵環與銬子勒的手腕疼痛。陳某(大隊長)陰險的說:「不要給她們弄出外傷來」雖是這樣,高桂臻兩手腕都勒起了兩個大包,十幾天才好。當另一法輪功學員正告惡人說:「不要這樣迫害法輪功學員,你們再繼續這樣迫害,我出去就給你們曝光」。一監區惡警大隊長陳某叫囂:「你們曝吧,以前都曝過。」

酷刑演示:死刑床
酷刑演示:死刑床

(3)手銬腳鐐

濰坊法輪功學員高文美二零一二年一月在濰坊看守所,看守所惡人給高文美倒背戴手銬、腳鐐。

當時年僅二十九歲的法輪功學員李建林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在濰坊市寒亭煤炭市場被惡警綁架並非法關在濰坊看守所,被看守所惡警戴手銬、腳鐐折磨,後來他被誣判十年。

(4)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腳踢腳踹
酷刑演示:腳踢腳踹

法輪功學員李建林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在濰坊市寒亭煤炭市場被惡警綁架並非法關在濰坊看守所,被看守所惡警毒打摧殘。

(5)打毒針

酷刑演示:打毒針
酷刑演示:打毒針
酷刑演示:打毒針
酷刑演示:打毒針

原濰坊市濰城區國家稅務局徵收管理科科長、法輪功學員高桂臻女士,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被濰坊奎文公安分局惡警綁架,在濰坊市看守所,女所所長彭雲霞與一監區惡警大隊長陳某,曾帶領四個刑事犯對高桂臻注射不明藥物,致使她長時間處於迷糊狀態。每次,女惡警康醫生都要給她注射四瓶不明藥物或野蠻灌食。甚至針頭打歪了也不給拔下來重打,女惡警康醫生邪惡地說:「不用拔下來,往肌肉裏打一樣吸收」。

(6)野蠻灌食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法輪功申繼利夫婦早上六點左右在家中被濰坊市惡警及濰坊啤酒廠保衛科壞人騙開門、綁架。他們經營的小門頭也被洗劫一空。在濰坊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申繼利身體出現嚴重病狀,吃不下飯。獄醫朱某某檢查說是裝病。惡警王立民、朱獄醫領六、七個犯人對申繼利進行野蠻的灌食,幾分鐘申繼利便休克了,被送到市人民醫院救了兩天申繼利才醒來。

法輪功學員李建林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在濰坊市寒亭煤炭市場被惡警綁架並非法關在濰坊看守所,被看守所惡警野蠻灌食。

原濰坊市濰城區國家稅務局徵收管理科科長、法輪功學員高桂臻女士,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被濰坊奎文公安分局惡警綁架,在濰坊市看守所,女所所長彭雲霞與一監區惡警大隊長陳某,曾帶領四個刑事犯對高桂臻野蠻灌食。每次綁在十字架或死人床上,女惡警康醫生都要給她注射四瓶不明藥物或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從鼻孔灌食
酷刑演示:從鼻孔灌食
酷刑演示:摧殘性鼻飼灌食
酷刑演示:摧殘性鼻飼灌食

(三)非法剝奪人身自由

(1)非法關押

曾被非法關押在濰坊市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還有:

姓名性別年齡綁架日期綁架部門綁架地點
叢建芬52歲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寒亭惡警寒亭
盧忠霞38歲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寒亭惡警寒亭
靳淑芹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南孫派出所、寒亭國保大隊惡警肖家營村到東南孫村路上
孫玉清  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寒亭惡警自家小區內
陳愛清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左右坊子惡警 
哈建華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濰坊坊子區恆安派出所惡人 
袁堃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坊子惡警 
毛愛娟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坊子惡警 
王文忠37歲二零一一年  
吳紅     
張傳正     
郭秀紅     
岳霞     
岳平     
郭家勝     
胡秀華 二零一二年濰北惡警濰北農場
王宗玄  二零一二年  
王吉林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濰州路派出所及奎文公安局惡警家中
王新民    濰坊花卉大世界附近
董萬傳   坊子國保大隊 

(2)超期關押

例如:濰坊法輪功學員趙會東被關在濰坊看守所刑事拘留十五天,超期兩天。

(四)人格侮辱

(1)剪碎衣服

二零零八年七月9日,法輪功學員李建剛被惡人破窗從家中綁架到濰坊看守所,因拒絕換號服,被看守所惡人用剪刀把李建剛穿在身上的衣服剪成碎條狀。

(2)辱罵

濰坊市副縣級清官姜國波被濰坊市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經常遭到六一零國保大隊惡警的辱罵。

(五)精神折磨

威逼恐嚇、利用法輪功學員想家想念親人的心理不讓見家人煎熬、長期非法關押摧毀人的精神意志、精神洗腦。

(六)看守所的斂財手段

(1)強迫購買高價生活用品斂財

人不可能不大小便,也要刷牙洗臉。看守所不准家屬送洗漱必需品(牙膏、牙刷、刷牙杯、肥皂、毛巾)、大小便必需品(上廁所的衛生紙)……,如法輪功學員想刷牙、洗臉、上完廁所後擦大小便,就強制他們從看守所高價購買這些生活必需品斂財。

(2)強迫購買高價食物斂財

人不能不吃不喝。看守所不准家屬送飯、送水果、肉類看望,如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吃不飽、不堪忍受看守所沒有油水的劣質飯,就強制他們從看守所高價購買食品斂財。

(3)強迫購買高價禦寒度暑衣物斂財

人不能不穿衣。看守所不准家屬送禦寒衣物(或夏衣),如法輪功學員在裏面挨冷受凍(或到了夏天沒有替換衣物),就強制他們從看守所高價購買衣物斂財。

(4)強迫交高額的「生活費」斂財

看守所強迫被關的法輪功學員交「生活費」「飯費」「被褥費」……斂財。

(七)其他迫害手段

(1)恐嚇

濰坊市坊子區小學教師、法輪功學員袁堃、醫護人員、法輪功學員毛愛娟夫婦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被惡警劫持到濰坊看守所。中共威脅恐嚇他親人不准說話。

(2)貼身監視

惡警派犯人貼身監視法輪功學員,叫做「包夾」。例如:

(3)不准探望、不准送衣服和生活用品

濰坊法輪功學員徐清昌被劫持到濰坊看守所非法關押,家屬探望不許見人。家中雙目失明的近九十歲的老母想念親人不得見。

濰坊濰城於河南畢村當時年僅二十四歲左右的法輪功學員畢余鎮,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初在工作地遭濰城一夥國安特務強行綁架並非法關在濰坊看守所。天冷了,其家人想給孩子送件衣服,從上到下一幫惡警都不讓相見,他的爸爸媽媽整日掛念,以淚洗面。

濰坊奎文區大法弟子譚緒珍二零零九年被惡警綁架到濰坊看守所。惡警不讓家人與譚緒珍見面,還說要交上三至五萬元錢。

二零零九年,法輪功學員王臻被非法關在濰坊看守所,家人去探望要人時,看守所不讓接見也不准送衣服,說裏面甚麼也不缺,但需要給她往裏打錢。並告訴家人如不想讓老人在裏面關押受罪就拿錢放人。

濰坊市坊子區小學教師、法輪功學員袁堃、醫護人員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被惡警劫持到濰坊看守所。他家裏收到濰坊公安局奎文分局由谷志勇簽署的通知,家中去要求探望,中共不准。

(4)警察教唆犯人對法輪功學員犯罪

在法律上,教唆他人犯罪,與犯罪者同罪。所以,在團伙犯罪中,沒親自作案,但教唆他人犯罪、組織他人犯罪的人,判的是最重的。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洗腦班發生的很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案件中,很多警察通過不親自動手作案、授意、教唆犯人殘害法輪功學員肉體,以為可以免除親手打法輪功學員的法律責任。這樣做真的可以逃脫罪責嗎?如果真是這樣,那些教唆殺人犯,就都能逃脫法網了,恐怕沒有誰比警察更清楚這一點了。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洗腦班有組織的綁架、非法拘禁法輪功學員,警察中的部份惡人和六一零的人的團伙,教唆犯人或下級、組織犯人或下級對法輪功學員犯罪,故意傷害肉體、剝奪人身自由,顯然是要和打人的犯人或下級承擔一樣的責任的。

(八)濰坊市看守所迫害法輪功的案例──濰坊市看守所的人命案

高淑華,女,四十九歲,濰坊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四日,高淑華向別人講真相被惡警綁架並非法關進濰坊市看守所,第二天被野蠻灌食致死。

'高淑華'
高淑華

(第二部份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