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長說:「法輪功好,真不是裝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九六年,當時我的生活糟到了極點。我自己冠心病、心絞痛、風濕、哮喘,從小腦痙攣疼起來就「銧銧」撞牆。邪黨號召「上山下鄉」時,我從開得很快的敞篷卡車上甩下來,腰落下了毛病,不能吃一點力。

更嚴重的是,在女兒三歲時,丈夫得了精神病,動不動就打我、打孩子,大吵大鬧,我在家大氣都不敢喘。我壓抑的整天抱著藥盒子坐在院子中哭,哭夠了吃藥,吃了藥還是哭。心臟犯病一動都動不了,幹不了活,做不了飯,那日子都不知怎麼糊弄過來的。有時,好心鄰居做點吃的端來,丈夫還不讓吃,鄰居只好偷偷讓我到她屋裏吃點。想想自己也沒多老,女兒還沒長大,這死不了、活不起的日子可咋挨呀?

一、見證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

九六年五月八日是我一生難忘的日子。那天,鄰居大姐給我買了一張票,說去聽法輪功錄音。我根本不知甚麼功不功,本沒心思去,可礙於面子不好推脫就去了。進到禮堂就開始睡覺,似聽沒聽。可我似乎甚麼都聽到了、心裏明白了,但就說不出來,我回家就把藥盒子扔了。第二天去了,還是睡,第三天,睡了不知多長時間,突然一陣像十級以上大風「嗚─嗚嗚」把我刮醒了,轉啊轉的刮,我嚇的睜開眼一看──禮堂裏靜靜的,只有師父講法的聲音,沒有一絲風。從此,我清醒了,不再迷糊了。可心臟還是難受的不行。

記得那天下了夜班回家,看到女兒「洗」的衣服膩歪在盆裏,廚房下不去腳,就問自己:「你能不能洗?」我很堅定的對自己說:「我不是煉功人了嗎?師父告訴煉功人是沒病的。我能洗!」這樣,我裏裏外外連洗帶涮整整幹了四天活。神奇的是,這麼幹活,心臟反倒不難受了!折磨我多年的心臟病就這樣好了。我心想,我可有救了!

我高興的無法形容,天天走路直想蹦。有時間,我就學法煉功,過大年也不停。我雙盤打坐一分鐘一分鐘的突破,師父說:「有些人盤腿怕疼,拿下來了,不想堅持。有些人盤腿時間稍微長一點,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來,白煉。」[1]我心想,白煉,我是煉啥呀,我就聽師父的。一小時的音樂甚麼時候停了,我甚麼時候拿下腿,疼得眼淚順臉淌,腿走路都拉巴拉巴的,那我也堅持。那時候,感覺自己真是突破的很快,幾天一個層次。以前由於全身是病,常年吃藥,可能都中毒了,臉黑的跟「非洲人」似的,通過學法煉功,幾天整個臉就脫一層皮,臉明顯的白很多,細粉很多,剩嘴丫處還能看到原來的黑色,沒幾天也退去了。過幾天,就又脫一層……同事幾天不見,見到我,驚訝得不行,說:這法輪功,太神奇了!

煉功不長時間,我就開始高燒三十九度多不退,凌晨盜汗,被子濕的都能擰出水來,連續燒了十八天,走路打晃,人瘦的女兒的小棉襖都能穿了。一天迷糊中,我好像看到兩個小黑人對我說:「就要你命。」我趕緊喊師父救我。我堅信師父,堅信法,沒有一絲的懷疑。我就信這不是病,是師父給我調整身體──把生生世世不好的東西都返出來,償還掉。我對法的信不是停留在嘴上說,我多難受都堅持著爬起來,倚著牆煉功,煉動功時,手舉一下,歇一會兒,再舉一下,那我也堅持、再堅持。我不當自己是病人,第十五天時,我稍微能拿成個了,就堅持著去上班。工長問我:「能上夜班嗎?」我堅定的說:「能。」又過了三天,我一切恢復正常。整整十八天,我沒動一點去醫院的念頭,把一切交給師父。慈悲偉大的師父就領我闖過了這生死關。

六月二十六日,我又去聽師父講法錄音,回來後,就不停氣兒的咳嗽,一聲不歇,從早到晚,怕影響到別人,我都不敢到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了。咳出的一條條的就像雞蛋清一樣的東西。我怎麼難受也不放鬆自己的學法煉功,堅信是好事,是師父在管我。我沒吃一粒藥,沒打一回針,就這樣一氣兒咳到九月份。有一天突然不咳了,我多年的哮喘就這樣神奇的好了。

家人、鄰居、同事都看到了我身體翻天覆地的變化,都感佩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真心的佩服法輪功。家裏兄弟姊妹、鄰居、同事中許多人也萬古榮幸的成為了大法徒。

二、工長說:某姐(指我)就是好

九七年,單位工作很清閒,一般的同事上班,洗、涮、織、勾,啥活都拿到班上幹。倆人一班,還私下你上一天,我上一天,偷著休班。我學了法輪大法,知道師父要求我們在哪裏都應該做個好人,比好人還要好的人,比常人中的英雄模範人物還要好得多的。因此,我就主動要求自己,天天準時上班,在班上,也不再幹私活了。開始,心裏也刺刺撓撓的,因為,大家都習以為常了,沒人覺得幹私活有甚麼不妥。天天上班,回家還要幹很多原在班上就能幹的活,再學法煉功,感覺很忙乎。師父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我知道,這就是考驗我是不是真修呢。還有,單位上班沒大事,同事們就利用上班時間洗澡。一天,同事叫我去洗,我拿起盆就跟出去了。旋即,我又回來了,我知道,我得一思一念用法要求自己,按照師父的法做到了,才算是個修煉的人。

我把洗澡堂擦得裏外透亮。鍋爐房的工人跟別人說:咱院四百多人,但我就敢肯定,是某姐(指我)擦的。

我們下夜班,正趕上紅燈,馬路上一個人、一輛車都沒有,我想,煉功人更應該遵守交通規則,否則,還不如常人了。站在那等燈綠了才通過,同事笑我,說也沒人看見。我說,煉功人在哪裏都要嚴格要求自己,不是做出來給人看的……我們真修大法的人是用心對著滿天的神佛行事的,是得對得起師父的。

平時自己做事能處處用法衡量,不耍滑、不佔便宜,愛幫助人,所以同事關係都很融洽。九九年「七二零」後,邪黨部門到單位了解情況。一時人人鐵青著臉,空氣都緊張。工長說:「我不了解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但我知道某姐就是好。」「她從不上班時間洗澡、幹私活,我們做不到。」

三、書記說:她要當佛!

九九年「七二零」後,我壓抑的心情沒法說,這麼好的法被誣蔑怎麼行啊。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幾經周折,我順利的到了天安門。發自內心的喊出憋在心裏很久的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我剛把「法輪大法好」條幅展開,就被廣場上警察撲倒。

之後被拉到天津非法關押,又劫回當地關押。因精神不好的丈夫在家裏把煤氣弄著火了,差點危及鄰居出人命,單位、街道、派出所聯保,差幾天兩個月時,我被保回了家。單位又把我關到總廠洗腦班。保衛處和單位書記找我談話。我說:「不煉不行。我一身的病,沒花一分錢都好了,做人不能沒良心。」他們一聽也沒話說了。總廠辦公樓走廊髒的下不去腳,我用了幾天時間,裏裏外外的收拾,玻璃擦的透亮。來來往往的人都問,主任跟書記說,你看這都是誰誰幹的,裏外收拾的多乾淨!書記笑著說:「她要當──佛!」

因為自己做的還比較正,單位也沒再為難我。我上班後,工長、主任、書記一級一級上報,我兩個月工資連同三個部門發的獎金,一分也沒少,都補給我了,這在當時是極少的。

四、班長自豪的說:「我們有法輪功」 工長說:「法輪功真不是裝的」

我被調到新廠區工作。剛報到,班長就極不高興,跟別人抱怨:「給我分來一個法輪功,一個酒魔。」我也不辯解。我們工作的廠房是十三年前的老房,地上的油漬都有半寸厚,我就自己買來火鹼、鐵絲等,有空就擦,一點點的擦,每個地方都擦到。總廠檢查衛生的說:「你們這真是木見紋,鐵見光啊。」變電所的班長說:我們咋沒來這麼個人呢?我說:「讓你們班的人學煉法輪功啊。」我所在的班甚麼都不用班長操心,全廠三十六個班長一起開會,我們班長自豪地說:「我們有法輪功。」

我退休時,大家都戀戀不捨,全班一起吃個飯,工長非得把我買火鹼等花的錢給報銷了(一個工長管許多班)。他真誠的說:「你們法輪功真不是裝的。」

說了以上的事,不是要證明自己做的好,是想告訴人們,暴力難堵世人嘴,謊言難迷世人心。

我在大法中修煉,風風雨雨中走過了十七年的歲月,弟子無法表達對慈悲偉大恩師的無限感激,沒有大法,我整日在病痛折磨中強活,沒有慈悲恩師時時的教誨與呵護,我也與大多數人一樣,為蠅頭小利而喜而擾;為針鼻兒大點兒的事而爭而惱。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們知道了法輪佛法「真、善、忍」滋養萬物,歸正一切不正於正道;越來越多的人們認清了中共邪黨歷來鼓吹「假、惡、鬥」,殘害民眾八千萬,是害人沒商量的惡魔,不再上邪黨的當。更有越來越多的善良人誠心詠念「法輪大法好」受益得福報---大法光耀世人心,福澤億萬。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