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老虎凳、電擊、性虐 大連吳月菊又被綁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大連普蘭店市鐵西區馬虎島村六十一歲的女法輪功學員吳月菊、段姓法輪功學員在四月二十五日晚做真相時被綁架,劫持到大連,段姓法輪功學員因體檢不合格被拒收回家。吳月菊仍被非法關押在大連。

自九九年法輪功被迫害開始,吳月菊曾七次被綁架,三次被非法勞教,非法關押八年多,惡警惡人用銬老虎凳、電擊、吊銬、躺死人床、冬天全身潑涼水、牙刷捅下身、開水燙乳房等多種酷刑折磨,九死一生。

銬老虎凳七天,小腿腫的比大腿還粗

九九年秋,吳月菊因去北京上訪,被當地警察抓到普蘭店看守所,非法關押七個月。她被戴手銬、腳鐐,曾銬老虎凳七天,小腿腫的比大腿還粗。二零零零年四月吳月菊八十歲的老父被騙去交了「在押七個月的伙食費二千元」才放她回家。參與迫害人員包括:警察王強、社區主任常玉娥、劉萬祥。普蘭店看守所所長關麗娟(女)、公安局長姓王等。

在河北三河看守所被打、搜身、搜錢

二零零零年九月,吳月菊再一次去北京上訪,被抓進河北省三河看守所。她被打、被搜身、被搜錢。吳月菊被當地警察王強、「六一零」孫謀生認出抓回。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送大連教養院。

第一次勞教,遭受電棍、關鐵籠子、性虐待、吊銬、躺死人床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大連教養院吳月菊遭受電棍、性虐待、吊銬、躺死人床(四塊板、不給被蓋、開窗冷凍)、冬天全身被潑涼水、吊銬等多種酷刑折磨。在被關小號鐵籠子裏時,大隊長韓建旻威脅她:「給你打上一針,送精神病院甚麼都忘了,還煉個屁!」她經歷了三年多的迫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日被釋放。

第二次勞教,遭受吊掛、冬天澆涼水、牙刷捅下身、開水燙乳房酷刑

二零零四年一月六日,吳月菊被惡警綁架,再度關押在大連教養院。惡警韓建旻說是吳月菊出後去給她曝的光。為報復,女警察范偉叫普犯拖吳月菊進小號鐵籠子,吊起來,斜拉吊掛,長達二十七個小時,致使吳月菊左手致殘,從脖子往衣服裏灌涼水。

普犯崔金南(賣淫)用牙刷捅吳月菊下身,用髒襪子、褲襠裏的護墊堵嘴,吊起來,脖子掛上大牌子,上面寫辱罵師父的話。邊打邊罵,打的鼻子嘩嘩淌血,衣服被血濕透。惡徒們扒了吳月菊衣服,薅頭髮,把稀飯往頭上、臉上潑,再用冷水沖;強迫她背「監規」三十條,不背,就給銬上。

在普犯張秀娟教唆下,崔金南用開水燙吳月菊乳房。吳月菊被迫害的沒人樣了,姑婆到醫院都認不得她了。親屬說你們怎麼把人整成這樣了!惡警萬雅琳(女隊副大隊長)不承認,恐嚇說:再鬧就全給抓起來。

吳月菊乳房潰爛,左手沒知覺不能握緊,又被嚴管蹲小號鐵籠子,與大法弟子曲淑梅同銬死人床。

惡警韓建旻還威脅吳月菊,不讓說她的手是被她們打殘的。

二零零四年,大連教養院解體。同年十月二十八日,吳月菊被轉到馬三家教養院迫害,吳月菊一路上高喊:法輪大法好!

吳月菊被非法關押兩年零三個月,於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九日回家。

在公安局,銬子勒入肉裏,老虎凳、搧耳光、腳踢、揪頭髮酷刑迫害

二零零七年四月九日,兩個女人冒名收水費,敲開吳月菊家門,普蘭店「六一零」、鐵西派出所、社區一群人闖入吳月菊家,強迫吳月菊去撫順市羅台山莊洗腦三個月。吳月菊大喊:「迫害法輪功了!法輪大法好!」他們給吳月菊戴上手銬,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複印機、資料等。

吳月菊被押送到普蘭店公安局,這些中共流氓拽手銬,銬子勒入肉裏。吳月菊喊:迫害法輪功有罪!並喊大法好!天滅中共!他們就打她臉,搧耳光。一個姓張的「六一零」瘋狂的卡她脖子,卡到快沒氣了,很多人威脅她,把她銬在老虎凳上,大連國保惡警陳欣打她臉,揪頭髮,搧耳光,並說:「認不認識我,我就是你們法輪功上網的那個流氓特務──陳欣。」陳欣用腳踢吳月菊,把大法師父的像往她腚底下塞,晚上吳月菊被送普蘭店看守所。

強制灌食、打吊針,她被迫害的大口吐血,惡警揚言槍斃吳月菊

在看守所,吳月菊手、腳被銬在床上,她絕食抗議,姓閆的獄醫很惡,強行給她灌食,她被迫害的胃出血,大口吐血。惡人不想承擔罪責。四月二十七日,所長關麗娟邪惡的說槍斃吳月菊,叫她收拾出監號,這樣吳月菊被送回家。當晚,社區主任常玉娥找衛生所人給吳月菊打吊針,救護車也來了。在嚴密的監控下,吳月菊從家中逃走。

第三次勞教,在馬三家銬「死人床」、牙被惡警打掉一顆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吳月菊回家看親人,被呂××、王民等舉報,當天她被當地「六一零」綁架,第二天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

在馬三家,她不寫放棄信仰的所謂「三書」、不簽字、不配合,被關禁閉八、九個月,送一大隊進行勞役。二零零八年三月初,吳月菊喊「法輪大法好」,被惡警銬在「死人床」上三天,並打掉一顆牙,惡警用高音洗腦錄音刺激大腦折磨她。

用開口器撐開嘴,惡警騎身上強制灌食

在馬三家,兩惡警強行剪頭。她不配合,就把她胳膊綁起來,吳月菊就絕食,大連的耿麗和張敏都因絕食被用開口器下到嘴裏,嘴都發炎了(開口器是對付絕食的一種專門工具,極其邪惡殘酷。受刑者先被銬死人床,再被開口器下到嘴裏,根本無法喊叫或呼救,撐到極限會把顴骨關節當場撐掉。說是灌食,其實是傾倒,嗆得死去活來,幾乎窒息,每灌一次就像過一次鬼門關。)。有七、八個女惡警,其中石宇騎在吳月菊身上,強制灌食。

扒光衣服、卡脖子、膠帶封嘴、吊起來、凍

二零零八年元旦,因抄大法經文,吳月菊被扒光衣服,被卡脖子不讓喊出聲,並用膠帶封住嘴,惡警張卓慧、張君、張環、黃海燕把她拖進儲藏室裏(大法弟子都是在此受酷刑折磨),用白布把腿捆牢、用手銬吊起來、整整凍一宿,手腳都失去知覺(元旦的瀋陽,氣溫在零下十幾度到零下二十幾度,再加吊銬,用刑殘酷令人難以想像)。惡警叫吳月菊反思,她說堅定信仰,做好人沒有錯,惡警張君往她腰上踹,並說給你換個室凍凍。

零八年四月一日,惡警劉慧、王淑征唆使普犯在洗漱間把吳月菊衣服扒光,翻經文。吳月菊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又被銬死人床。只要喊話就被用開口器打嘴,嘴被打出血,把嘴長時間撐著,不准閉眼用髒水往臉上潑。

揪頭髮、打耳光、牙打掉了,左眼當時鼓出來了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惡警張宇、王淑征因吳月菊喊「法輪大法好!」,她們就尋釁強拖吳月菊進辦公室,把她衣服扒光翻經文,打無數耳光,把吳月菊牙打掉了,左眼當時鼓出來了。

馬三家教養院,惡警王豔蘋、張環、張卓慧、黃海燕、張君,所長周勤、政委王乃民、院長楊健、榮秀娥、張秀榮、王淑征、張宇、任懷蘋等都直接參與了對大法弟子的邪惡迫害。

羅台山莊洗腦班惡警:越給她們曝光迫害越嚴重

二零零九年五月四日,被馬三家加期二十五天後,吳月菊被大連普蘭店惡人直接綁架到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參與人:普蘭店「六一零」高××、王××、社區人員姜青、普蘭店鐵西派出所警察共五人。在洗腦班,吳月菊不聽邪惡的一切安排,此時,蘇境(原馬三家勞教所所長)坐陣羅台山莊,她見到吳月菊就威脅吳月菊別再給她上網了。她暗示,越給她們曝光迫害越嚴重。六月十五日,吳月菊從羅台山莊被拉回家。

「六一零」、派出所、社區長期騷擾、監控迫害

本來出監後,應該有正常生活。可是普蘭店「六一零」、派出所、社區人員不斷騷擾吳月菊。吳月菊女兒婆家、大連二哥家、開發區女婿都遭到社區保衛人員吳安君和警察的電話騷擾。吳月菊本人被長期監控看管,他們一直不放鬆對吳月菊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晚,歷經酷刑迫害的吳月菊又被中共惡黨人員綁架,劫持到大連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