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人最害怕被曝光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師父在早期經文就講過:「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1]我雖一次次的遭受著邪惡無理的迫害,經文也讀過多遍。但是,就是無奈的承認了邪惡的迫害,或被動的承受著邪惡的迫害,不敢依法揭露邪惡,讓舊勢力安排的一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徹底失去存在的空間場,讓它們無處可藏。

最近,大量閱讀明慧同修的文章後,我才有所啟發。聯想到我去年下半年遭受邪惡無辜的關押和洗腦,我至今不敢揭露,真是人心太重啊!又聯想到自己在魔窟遭受折磨時,洗腦班的惡人那種怕被世人知道的發虛心理和在我回家後,到市公安局610去要被扣押的電腦時,一個曾經幾次參與迫害過我的惡人所說的話,我覺的真是有必要把我們遭受邪惡迫害的事實曝光出來。曝光邪惡,就是在快速的解體邪惡。

下面略舉幾個例子說明。

我在去年11月初,被惡人們劫持,關到了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武昌板橋洗腦班。惡人們對我作了一整套嚴密整治的方案。真是讓人吃喝拉撒都被限制在一樓、二樓。整天由至少十人輪流的監視、洗腦。但我從惡人們的言行中得知,他們都很害怕明慧網的報導。他們除了昧心的攻擊大法和師父,把師父的經書改動格式之後,從網上下載下來,歪曲的理解和邪悟外,還拼命的詆毀正面報導大法和揭露邪惡迫害的明慧網。他們經常出口就是:「你們明慧網說這裏是洗腦班,這裏有幾多幾多讓大法學員受酷刑的刑具;你們明慧網說洗腦班的工作人員都是魔鬼;你們從這裏走出去的學員說這裏有地下室,專門用來整法輪功學員。你看看,這裏有沒有?」

在全球大法弟子的正念和被抓在裏面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抵制下,還有大法弟子不停的對這座魔窟曝光,現在邪惡是少之又少了。惡人們心裏發虛,不敢用大刑了。我是沒受大刑。我知道那時是因為迫害大法的頭子周永康已在去年年初的王立軍逃美領館中被捅了漏子,薄熙來也被關了起來。而且那時湖北省公安廳的廳長,迫害大法的頭子吳永文被秘密帶到了北京,接受中共內部薄周王案的審查,惡人們感到有如末日來臨的恐懼。因此,他們才把迫害大法弟子的刑具收了起來。採用軟禁的方式對我嚴加看管。因為他們知道他們那套把戲對我來講,一點用也沒有。

還有,裏面幾個猶大對我強行洗腦沒用後,他們就用流氓手段,自己寫一張所謂的「決裂書」,要我在上面簽字,意在謗師謗法。我不理會。於是猶大就自己無恥的將我的名字簽上,反覆在我耳邊念。我感到了神的憤怒!於是,我就衝上去奪過邪惡猶大寫的東西,將它撕的粉碎。猶大們還不甘心,第二天依然故伎重演。我不再是憤怒,而是覺的她們是最可憐的人了,我勸她們不要以我的名義謗師謗法。這時,工作人員也過來制止她們那種行為,她們也感到對不住師父了。於是,她們就不那樣耍流氓了。猶大反過來也覺的自己做的也是太過份了。她就求我說:「你出去後,不要把我寫到明慧網上了。」她們敢於行惡,但同時又害怕被曝光,真是被邪黨利用的可憐者!

我回家後,得知我的兩台電腦被天門公安局六樓綜治辦的610人員搶走了。於是,我就去要。當我在與參與過抓我的人員們談話時,突然,原來直接參與迫害過我兩次的肖長斌:一次是在2002年的洗腦班,他是所謂的洗腦班校長;一次是他親自到我家把我綁架關押到天門市看守所,然後夥同公安局法制宣傳科孟法新將我非法勞教一年。我在沙洋勞教所受到了邪惡的種種酷刑折磨,後死裏逃生回家了。不知是誰將他和鄭先傑等的惡行上了明慧網的惡人榜。肖長斌看到我時,他問我:「是不是你把我和鄭先傑上了明慧網的惡人榜?」我感到他是害怕自己被世人知道他的罪行吧!

是呀,惡人行惡時,不計後果的在利益的驅使下對善良的大法弟子行惡。可是,天理昭昭,善惡分明。人在做,神在看。江氏邪惡集團都要面臨全球的大審判,他們自己都顧不了自己了,他們能替那些被邪惡利用的人來買單?從法律的角度看,610人員都是違法犯罪行為,是侵犯人權,更何況是迫害信奉「真善忍」天法的大法弟子?

個人所悟,如有不當,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