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市醫生康景泰自訴所受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河北廊坊三河市醫生康景泰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被中共綁架迫害。他曾於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綁架,之後被非法勞教兩年。他的家人也被中共惡徒騷擾、恐嚇、勒索。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叫康景泰,男,今年四十二歲,河北廊坊三河市個體醫生,曾是三河市中醫院內科醫生。九九年四二五後,就在我不知曉的情況下,在三河市南城派出所所長劉福強與三河市中醫院院長朱文忠等人的密謀下,我被監視工作。

九九年七二零後我因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申冤,而於七月二十六日被三河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周某等人在天安門廣場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三河市看守所,從看守所出來後在三河市中醫院一直被監視工作。期間曾被三河市政保科史某、段某二人非法審問做筆錄,使我受到精神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因我再一次去天安門證實大法,在半路被三河市南城派出所所長經為民等人攔截,劫持到南城派出所,數小時後被中醫院副院長宗長青等人接回。後一直被非法拘禁在三河市中醫院,不讓上班、不讓回家半個多月,就因此次上訪,後來在被非法勞教時被非法多判一年。以後數年在敏感日都與本單位大法學員被強迫上下班簽到。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因我與同修一起與鄉鎮同修交流,而被惡人舉報,後來被三河市公安局刑警大隊李某等人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三河市看守所三十餘日。期間因堅持煉功而被看守所警察劉輝協同在押犯人監視迫害,後來被非法勞教二年。

在廊坊市萬莊勞教所被非法勞教期間,被二大隊大隊長郭勝利等人迫害,遭數次強制「轉化」,不讓睡覺,最嚴重時因為為勞教所趕任務一天就睡一個小時。長期肉體、精神折磨下,當時我身體每況愈下,最後貧血嚴重時血色素只有三點多克,這種體質下仍要求與其他勞教人員一起照樣幹活,由於貧血我經常感覺心慌、心跳、乏力、頭暈吃不下飯,這種情況下家人要求保外就醫。大隊長郭勝利因為我的家人未給他送禮,以種種理由不予辦理保外。後在家人托關係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提前回家。因被非法勞教原因未能恢復工作。

二零零二年三、四月份因被人構陷而被時任三河南城派出所所長田金岳等人非法騷擾,在自己及家人受到很大的精神壓力下,我被迫流離失所而去外地打工。

二零零三年二月因不能回中醫院工作,我很不容易在外地找到一份工作情況下,又被惡人以涉及北京周邊五號案為由,被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尚林等人向家屬施壓欲繼續迫害。在家人不告訴工作地點情況下,張尚林等人把我父親、妻子都非法拘禁在南城派出所;同時三個修煉大法的姐姐都被非法抄家,其中兩人都被綁架到三河市看守所。後來家人在惡人以把兩個姐姐非法勞教,兩個姐夫非法停職的威脅下,被迫說出我的工作地址,而後我被張尚林及南城派出所史某等人在外地工作地點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三河市看守所。

期間家人在惡人要非法判我刑的威脅下,被迫給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尚林及南城派出所所長田金岳二人每人五千元人民幣,希望能減輕迫害,二人收下後答應儘量通融。三四月間因廊坊洗腦班惡人韓志光、趙麗華等協同邪悟猶大郭玲、張立新等人在三河市看守所辦洗腦班,我被非法拘禁在洗腦班強制洗腦「轉化」,在此期間我與家人都受到精神、肉體折磨,如被威脅失去工作、被判刑、強迫看誹謗大法錄像、不讓睡覺等。

四月份因「非典」流行我被放出,在中醫院被監視工作,時任三河市中醫院院長王振亞等人在與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長劉福強等的密謀下,給我每月四百元生活費,強制在中醫院體檢科工作。後來在中醫院改組下,我與同事出來做個體醫生工作,其後經常在四二五、七二零及十月一、元旦等敏感日被騷擾。

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南城派出所警察張某等四人又在上班期間開警車到我門診公開騷擾干擾我正常工作。其後在二零一零年前後,因我被懷疑從明慧網下載資料被三河國保在三河電信局非法調查,我家電話一直被非法監聽。

十三年來,中共邪黨對善良法輪功學員的騷擾迫害,罄竹難書,使我們及家人都受到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折磨。善良的人們,在此天滅中共的天象下,請認清邪黨本質,早日退出惡黨組織,選擇美好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