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冀中監獄退休警察范珍琪遭受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2013年中共 「兩會」期間,河北冀中監獄受滿城縣610系統(政法委、國保大隊、綜治辦等)的指使,對退休警察、法輪功學員范珍琪老人(72歲左右)進行嚴密監控,限制其人身自由,命令范珍琪在監獄工作的三個孩子全天候監控,並要求定期彙報。

2012年中共「十八大」前夕,范珍琪的三個孩子也曾被迫接受此任務,並且還造了表格,三人全天候監控老爸,輪流值班,還要填表上報。

范珍琪老人堅持修煉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輪功,十多年來遭受了中共邪黨人員的種種騷擾、綁架、勒索等迫害。

2001年初的一天晚上,范珍琪老人回家時,見七、八個警察在他家住宅樓下,其中有刑警大隊隊長路中,范珍琪徑直往前走,突然,滿城縣國保大隊隊長趙玉霞叫住范珍琪說:老范,我們找你來了,滿城縣公安局局長讓你去公安局問點事。老范平靜的說:「找我有甚麼事,我不去!」趙玉霞強硬的說:你別為難我們。

國保這夥人強行將范珍琪弄上車,劫持到公安局,國保大隊副隊長張振岳準備好紙和筆就開始非法審訊范珍琪:「某某說你給他法輪功資料。資料是哪來的?誰給的?」由於法輪功學員發真相資料是讓人明真相得福報,沒有錯,范珍琪說:你別問了,資料是我的。張振岳邊非法審訊,邊做所謂的筆錄後,又強制他簽字,按手印。趙玉霞他們把范珍琪說的話當作所謂犯罪的證據。

當晚,張振岳開車把范珍琪拉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中共邪黨人員為逼迫他放棄修煉大法,威脅范珍琪家人說:如果不寫「保證書」就批兩年勞教。兒子怕年邁的父親遭受迫害,就替他父親寫了一份「保證書」。兒子在邪黨人員謊言迷惑下,對老父親堅持信仰「真、善、忍」不理解。在高壓下,范珍琪違心地抄了一份所謂的不煉功的「保證書」。趙玉霞、張振岳詭計得逞後,就把他從看守所轉到拘留所。非法關押半個月後,趙玉霞等人給范珍琪弄了個取保候審,趙玉霞還向他兒子勒索了3500元錢,才讓回家。(一年多後,兒子找趙玉霞要錢,趙說:法輪功的錢沒有退回的。在他兒子有理有據的情況下,趙玉霞才把錢拿出來。)

范珍琪回家後,獄長袁利鐵,政委王建華派保衛科的人監視他,還要挾他出門必須到單位610辦公室開條子,限制他人身自由。家中老伴和兒女們也被滿城縣公安局和集中監獄的邪黨人員三番五次的威脅、恐嚇,精神上造成極大壓力。

2002年3月,居委會劉迎春找到范珍琪家說:「省勞教局來人了,說要轉化你,叫你必須寫不煉功的『保證書』,不轉化不行。」范珍琪不配合他們的要求,更不想讓他們犯罪,就離家出走,六十多歲的人流離失所五、六個月。

可袁利鐵、王建利、王連華他們不死心,2002年9月邪黨十六大,滿城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趙玉霞、副政委勾結監獄政委李華剛找范珍琪三個孩子,要挾追問:你父親在哪兒?讓他回來!兒女們為了老父親人身安全,不願說,趙玉霞李華剛就把三個孩子軟禁起來,連恐嚇帶騙施加壓力。范珍琪的兒子們才不情願的領著監獄政治處主任楊志強把范珍琪用車拉回,也不讓回家,讓他在招待所住了一宿。第二天,楊志強就把范珍琪劫持到全國臭名昭著的「轉化班」(洗腦班)。監獄獄長袁利鐵、政委李華剛強迫范珍琪的兒子暫停工作跟著他父親去涿州「轉化班」,整整跟了一個月。兒子有苦說不出,被迫承受邪黨人員的欺壓。

涿州洗腦班頭子李明、高學飛、杜永祿用各種方式妄圖「轉化」范珍琪,天天逼看邪黨電視、誣陷大法與師父的錄像,強制寫「認識」、談「體會」,吃飯、上廁所都要站隊;有時強制坐在凳子上,一坐就是半天。法輪功學員之間不許說話,凳子與凳子之間得有一米的距離,有專人看守。2003年非典期間才讓回家。回家後,每到邪黨敏感日,就被邪黨人員騷擾。他的工資至今還在他們掌控之中。

2009年12月20日晚,范珍琪老人冒著嚴寒去滿城縣南韓村鎮段旺村傳播法輪功真相,被兩個受中共謊言矇騙的村民構陷,叫來一輛警車,把他強行推進車裏。老人告訴他們自己是來救人的,村長袁大慶的弟弟聽後不分青紅皂白上手打了他兩嘴巴。老人義正辭嚴地說:「就是來救人,沒幹壞事!」剛說完,那倆構陷他的人其中一個就勢也打了他兩嘴巴。連續四個嘴巴,老人的臉都被打腫了。他們把他劫持到韓村鎮派出所。剛進了一間屋裏,袁大慶的弟弟也不管他年事已高,衝他腦袋又狠狠的打了一大巴掌,一下把他打倒在地,一個警察怕出危險才把他扶起來。當晚,縣國保大隊長劉桂栓、張宏宇和韓村鎮政府一個他們稱是縣人大代表的人把他帶到另一間屋裏非法審訊,劉桂栓還逼老人寫甚麼所謂的「保證」,被老人拒絕。警察非法審問大約三個小時,之後繼續非法拘禁老人,直到後半夜二點左右,才讓家人接回。

2010年8月12日,范珍琪老人出去辦事後正準備回家,被滿城縣610(凌駕於憲法之上,由邪黨成立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一個姓曹的女副主任、武永革(音)和國保大隊長劉桂栓以及保定市國保大隊的等十來個人攔住,武永革(音)強行對他非法搜身。之後未經任何法律手續,也沒通知他家人,就把他劫持到保定市國保大隊。

滿城的李黨指使手下十人監控范珍琪老人,去廁所也有人跟著,李黨、武永革和保定市國保大隊的二個人輪番單獨非法審問,他拒絕回答。他們見沒達到目的,吃過午飯又輪番非法審問,仍沒有得到妄想迫害他的所謂證據。直到深夜一點多鐘李黨等人才走,派兩個人看著他。當時屋裏只有一張單人床,睡覺時還把一隻手銬在床上。第二天早飯後,李黨夥同范珍琪單位辦公室的一個副主任把他拉到保定小白樓洗腦班。大概九點多鐘,滿城縣六一零頭子高岩來了,過了一會兒,范珍琪單位辦公室的那個副主任又把他拉回單位,非法拘禁在本單位招待所四十天,有四個人看著,兩個人一班,左右不離的盯著,不許和家人見面。

2010年11月份,滿城縣六一零通知范珍琪單位,要他去檢察院,2010年12月份國保大隊的一輛尾數是「876」的車跟蹤他,以他經常出家門為由,脅迫他單位限制他人身自由。2011年邪黨「兩會」前,國保大隊再次威脅他單位不准他自由出入。

一名退休的老人,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卻受到共產人員如此的恐嚇、干擾和迫害。邪黨對他的迫害使他家人承受了精神和經濟的雙重損失。

冀中監獄位於滿城縣,在中共邪黨江澤民團伙迫害法輪大法以來,也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尤其對獄中幹警及家屬中修大法的人進行迫害。在2002年5月獄中警察、法輪功學員楊志剛身穿警服到北京天安門證實法輪大法好,被當地警察綁架遭酷刑折磨,打得很嚴重,後來被非法判5年。在2002年9月幹警家屬張玉梅和監獄職工趙玲茹在保定被惡警綁架,關押於當地看守所受盡折磨,張玉梅被非法判4年,趙玲茹後來被非法判刑7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