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新學員:不負萬古機緣(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我是二零零八年得法的新學員,雖然得法晚,但是我要寫出自己的修煉心得,來展現法輪大法的殊勝、美好,同時揭露中共邪黨的無神論謊言。

一、成就萬古機緣

序曲

二零零八年,我帶著兒子回家鄉讀書,決定住在B姨家,B姨是一位大法弟子,因受中共邪黨迫害,被非法勞教半年,受盡折磨,回家後雙臂的皮膚呈樹皮狀,黝黑堅硬。丈夫與她離婚,孩子們離家出走。我看到非常難過,心想一定要幫助B姨調整好心態,好好生活下去,就決定住在她家裏。爸爸知道後,橫加阻攔,不讓我去,還打了我一頓。

當時,我不知道自己得法是多麼難啊!師父一步步的給我安排得法的機緣。我不遠萬里回到了家鄉,衝破了種種阻攔,硬是住進了B姨的家裏。可是邪惡的因素卻一直在阻攔我得法,只要B姨一說法輪功,我就大喊著不許她說。

我給B姨家裝修房子,一個月後,B姨的家變得溫馨漂亮,裏裏外外乾淨整齊,那時我整天拉著B姨起早貪黑的幹活。我心裏總是想:快點將家收拾好,還有大事等著做呢。當時不知道那件大事就是為了得法啊!

得法

一天,B姨家來了一位大法弟子給我講真相。我問:「你是煉法輪功的吧?」她說:「是啊!」我問:「你還煉嗎?」她一點都沒有猶豫就說:「當然煉啊!」我當時感到這女子真了不起,這麼坦然,我馬上就答應了「三退」。我們開心的聊了起來。她說:「我知道你是從大城市來的,你過一段時間就回去工作吧,孩子我給你帶,你放心,一定能帶好,我都帶了倆個大學生了。」我說:「好啊!要多少錢?」她說:「不要錢的。」我真是感動。那位大法弟子走後,我和B姨說:「法輪功真是好啊!」

過了兩天,那位大法弟子又來了,我一看到她心裏就莫名其妙地想:「這個人真煩,怎麼又來了!」於是我的臉色特別難看,到院子裏去忙自己的事,不和她說話,還帶著很大的怨氣和B姨大聲喊叫。她看到我這個樣子,就對B姨小聲說:「讓她先看書吧,千萬別講高了。」我心想:你想讓我煉法輪功?我才不煉呢!並示意B姨讓她馬上走。

那位大法弟子走後,B姨說:「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怎麼變化這麼大呢?」我那時並不知道正負的因素同時在起著作用,還有魔的干擾。我自己也糊塗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心態怎麼會瞬息萬變呢?我不知道當時我明白的那一面是多麼渴望能得法,可是邪惡的因素卻時時刻刻的都在阻攔!真是:「正法傳 萬魔攔」[1]

一天晚上,兒子惹我生氣,我傷心的坐在那裏哭。B姨拿來了《轉法輪》,她說:「看看吧,一切因緣盡在其中。」B姨又說:「你安心看書,孩子我來照顧。你看書的過程中,受過傷的地方可能會舊傷復發,那是師父給你清理身體,只要你當成好事就能過去。」我說:「真有這麼神嗎?那我就看看吧!」

下面就是我看《轉法輪》時的經歷。

讀《轉法輪》的第二天,我身體有了全面的反應:胳膊脫臼的地方開始痛,腳踝受傷的地方開始痛,坐骨神經的地方開始痛,左膝蓋開始痛,有四處受傷的地方同時在痛。就跟《轉法輪》中說的一樣:「從今天開始,有的人會感到全身發冷,像得了重感冒一樣,可能骨頭都得疼。」[2]真是太神奇了!

《轉法輪》書中說:「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2]我和B姨說:「這本書真好。」

我用了兩天多的時間通讀了《轉法輪》。第三天,A姨(同修)來了,好像有甚麼喜事,她小心的對我說:「你看書了,我在背《論語》時看到你有五個副元神,圍著我坐一圈兒,穿著舊上海時期的學生服,學生髮型。她們說你看書了,真是高興極了。」

《轉法輪》中說:「人除了他的主元神(主意識)之外,還有副元神(副意識)。有的人副元神有一個、兩個、三個、四個,還有五個的。」[2]

那一刻我做出決定:我要修煉法輪大法!

勇猛精進

我讓B姨教我煉功。當教到第三套功法時,我的小腹突然有法輪轉動。我高興的說:「我有法輪了!」第二天晚上,B姨要教我第五套功法。B姨說:「你得法晚,時間不多了,希望你一次就能過了盤腿打坐的一大關。」

一大關是多長,B姨沒說。我盤上了雙腿,B姨教完我口訣後,我的腿就開始疼了。B姨教我背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十分鐘後,我已經無法再忍,B姨又教我背:「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業力阻 橫心消業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3]。

我閉上眼睛,一句一句的背,秒秒難捱,我心裏喊著師父,淚水飄落下來……三十分鐘過去了,我問B姨還有多久才能過了一大關。B姨沒有回答我。她說:你知道嗎,「大法洪揚 幾人能得」[4],今日你已得此宇宙大法,成就了萬古機緣,「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2]天上的眾神都在看著你,你的眾生都在期盼著你,師父的法身就在身邊為你承受更大的痛苦。還有,想想你那迷中的親人、朋友他們是多麼的可憐,身在紅塵之中,誰去喚醒他們?今天你已得法,你已成為他們得救的唯一希望,你身上的擔子有千斤萬斤……

B姨的話彷彿來自遙遠的天鄉,雖然我是第一次聽到,可是一下子全聽明白了。是的,我身上的擔子有千斤萬斤。時間一秒一秒的移動,我的雙腳和小腿已經沒有了知覺,雙膝繼續疼痛,一陣接一陣如同錘子一下一下砸在上面……「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時間移向四十分鐘,我的身體已經冰冷,已經不能說出完整的句子,好長時間嘣成了一句話:「打開《轉法輪》,我要……看看師父的照片……師父我能……忍」。時間指向了一小時零一分,B姨說:「你的一大關已經過去了。」回想這段經歷,真是刻骨銘心。

得法後,我知道了師父是宇宙的主佛,法輪聖王!師父為在末劫時救度宇宙的眾生,億萬年來層層下走人間,歷經無數劫難,終於走到大法洪傳的今天。我知道了自己從哪裏來!為了甚麼而來?知道了自己曾經和師父簽下的誓約。師父啊!弟子得法太晚了,迷在紅塵中幾乎萬劫不復,如今大夢已醒!弟子一定勇猛精進,喚醒還在迷中的親人,一同隨恩師回歸天國家園。

我生活在大都市,生活優越,不上班時常常是睡覺睡到自然醒,早上幾乎不煮早餐。自得法後,每天早上三點五十煉功,四個整點和全球大法弟子同時發正念。

初期時那是真難啊!睡的最香的時候要爬起來,早上煉的是前四套功法,屋子冰冷,雙手凍的麻木。五點鐘我將暖氣生好,為兒子做好早餐、準備好乾淨的衣服、烘乾兒子的棉鞋。屋子熱了,叫醒兒子吃早餐上學。然後我再做我和B姨的早飯。在北方三九天的凌晨做飯,那本身就是一場魔難。那時天黑的伸手不見五指。我要摸索著扒開大雪下面的玉米瓤,裝到麻袋裏再背到廚房生爐子,然後再去背煤塊。開始時爐子會冒一屋子的煙,我的眼睛嗆的不停的掉眼淚。還要燒熱火炕,燒火前要將灶坑裏的灰掏空,然後將灰送到外面的灰堆上去,回來後我的頭上身上都是灰。燒火炕也要冒煙,要敞開大門。那時是一天中最冷的時候,有時零下三十多度。

吃過早飯後,將幾個房間的衛生搞好,然後就去打掃門前的街道。街道前堆積的大片垃圾,被我和B姨用車子推走清理乾淨。然後去媽媽家打掃乾淨整個大院子(從此只要我回家鄉,那條街道和媽媽家的大院子就被我打掃的乾乾淨淨),再回B姨家開始煉第五套功法,學法、看明慧文章。那段時間每天大概都是這樣過的。可是我的心裏真幸福。

表弟得知我煉法輪功後急忙來勸,他說:「大姐,你練某某功吧,那個功才好呢。那套書都是精裝的,三千元一套,動作可多了。」我想起了師父的法:「不一定複雜就是好,大道至簡至易。」[5]表弟又說:「最起碼你也得了解一下,比較一下看看那個好啊!」師父的法又打入了我的腦子:「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2]。

媽媽知道我煉法輪功後,將B姨罵了一頓,然後對我說:「晚上我來和你一起讀《聖經》。」媽媽走後,我堅定的說:「師父,弟子不二法門,求師父幫我。」晚上媽媽來了,拉著我坐下來讀《聖經》,我求師父加持不讀。媽媽剛將書翻開,就聽外面的姪女大喊:「奶奶,家裏有事,快回去。」媽媽走了,我和B姨笑了,一起大聲說:「謝謝師父!」

提高心性

兒子知道我修煉大法的事很支持,有時候和我們一起學法。但是他的脾氣卻突然變的異常暴躁。一天中午,我做好了一桌飯菜後對兒子說:「媽媽要發正念了,你不要吵我啊!」沒想到兒子大吵大鬧,他吵著喊著就將一桌子飯菜掀翻。我看著滿地的飯菜,淚水掉了下來,心想:這孩子以前在我面前哪敢說個「不」字,現在真是翻天了。知道自己這是過關,就強忍了下來,但是心裏忍的很苦。

兒子的脾氣更加暴躁了,一次我發正念時,他將房間門上的玻璃打碎,玻璃碎片散落在我的身體周圍。但是卻一點都沒有傷到我。我的心裏很苦,在雪地裏走了很遠的路,掉了很多淚水,想到自己是修煉的人了,要忍啊!

後來兒子變本加厲,摔碎我的手機,掐我的脖子,夜不歸宿……我流著淚和兒子講道理,強忍著不發火。

有一次,兒子當著我父母和一大家人面前指著我大罵,但那一次我卻不覺的苦了,心裏很坦然。以後無論兒子怎樣,我都很坦然。因為師父說:「在這個宇宙中還有個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業力也要得到「轉化」。因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轉化多大,都變成德。煉功人不就要這個德嗎?你不就兩得了,業力還消下去了。他要不給你製造這樣一個環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團和氣坐那兒就長功,哪有那個事啊?正因為他給你製造了這樣一個矛盾,產生了這樣一個提高心性的機會,你從中能夠提高自己的心性,你這個心性不就提高上來了?三得。你是個煉功人,你心性上來你功不就上來了嗎?一舉四得。你怎麼不應該感謝人家?你心裏真得好好謝謝人家的,確實是這樣的。」[2]

一天晚上我睡的很早,兒子用自己的零用錢在飯店裏炒了兩個菜回來,並跪在我的床前淚流滿面的向我道歉。我知道自己在兒子面前的心性關已經過去了,那一刻我也淚流滿面,但心裏很是欣慰。此後我和兒子相處得很好,甚麼事情我們都好好商量。

每天晚上都過關,只要是一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關就「刷刷」過去了。一次夢見兩個清朝時的殭屍,一高一矮。我做常人時特別怕鬼,現在這兩個鬼拿著鐵鏈子套在了我的身上。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一點都沒害怕,平靜的打出大蓮花手印。那兩個鬼一見馬上拿一道符來纏我的手。我的手輕輕一動,那道符碎了,嚇得那兩個鬼拎著鐵鏈子跑了。

我腿上有一塊皮膚發炎,要長期塗抹藥膏,如果有兩天不塗抹藥膏,皮膚就開始發紅接著就潰爛。幾年過去了一直這樣,醫生說只能這樣用藥膏來維持了。修煉當天我就決定不再用藥膏。可是恰在這時丈夫從南方給我郵來一箱子名貴藥膏。我想這藥膏我是不用了,就聽師父的話:「把心一放到底像個堂堂的大法弟子」[6]心想:給爸媽吧!又一想:不行,以前給他們郵來那麼多的藥,甚麼問題都沒解決,爸爸的身體還是那麼差,我要讓他們得法。這些藥誰都不給。我當晚將一箱子藥膏全扔掉了。我腿上的那塊皮膚長的完好如初。一年後那塊皮膚突然又潰爛而且爛了一大片,我心仍不為所動,心想:不允許舊勢力迫害,一切都是假相。我不去理會,沒幾天皮膚又完好如初。

兒子放寒假,我們要回南方的家了,我身上的錢都花光了,丈夫給我寄來了路費。我的一位好友答應給我買火車票。我給了他八百元。從此他一去沒了消息,電話也關了。丈夫盼著我們回家,天天打電話來問買票的事。朋友那邊一點消息也沒有,兒子急得天天暴跳,就是上文中提到的摔碎我的手機、當著我父母和一大家人面前指著我大罵的原因。弟弟、弟媳埋怨,親朋好友不解。就在大家為我買票的事吵的一團糟的時候,我的心卻一天天的平靜下來,心想:我是煉功人,哪有偶然的事情。能回家過年就行了,一切都有師父安排著。

半個月後,朋友的電話打通了,說票沒買到,錢也沒了。我心裏依然很平靜,和朋友說錢沒了就算了,我再想辦法。我終於放下愛面子的心,向媽媽借了錢買了車票,算了一下時間,到家正好是大年三十,回家後剛好陪婆家人吃團年飯。丈夫一聽我能在年三十趕回來,很感動。媽媽在此期間也得了法,爸爸、弟弟也都辦了「三退」,我可以無牽掛的回家了。

歸正怕心

那時,我有一顆非常害怕的心,B姨家一百米處就是派出所。一天晚上,一輛白色的跑車停在了B姨家大門外,我正在外面打電話,當時就將手機扔了(嚇的忘了手上有手機了),抬腿就跑,我穿的是一雙大號拖鞋,跑幾步鞋就掉了一隻,後來我跑到灰堆上,整個人摔在了灰堆上,爬起來時那隻鞋子也沒了,急忙接著跑,地上到處是石頭、煤渣、積雪……我雙腳翹起來用腳尖跑……後來我藏在了院牆的胡同裏。也真巧B姨剛好路過,我這副樣子都讓她看到了,笑得她都站不直了,她說那輛車早走了。

這件事給我的觸動太大了,我為甚麼會怕成這樣?叫我怕的因素是甚麼?是要冷靜的想一想了。「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我問自己:這三個月來我做了虧心事嗎?答案:沒有!自修煉以來,我走上的是一條品行端正的修煉之路。問:我的言行、舉止、精神正常嗎?答案:正常。問:自修煉後身體健康了?還是體弱多病了?答案:身體早已無病一身輕。問:自修煉後是懶惰了,還是勤勞了。答案:勤勞了。問:修煉之後道德昇華了?還是敗壞了?答案:昇華了……那麼法輪功是甚麼?是中共惡黨給強行扣上的「×教」嗎?那麼一個「×教」如何能將人引上道德昇華之路?自從修煉後,我教育兒子時沒大聲喊過、罵過,沒說過髒話,坐著時端莊文靜,看書時盤上雙腿,說話祥和友好,不浪費食物,義務打掃大街、清理積雪,與親朋好友或是陌生人交往,真的能想著為別人好,為別人多做點甚麼,淡泊名利情,不計得失……無需多辯,法輪大法是高德宇宙大法!何等珍貴!無比珍貴!得大法者,別無他求!

以上是我得法後三個月的修煉狀態。

二、走入了助師正法行列

我要回南方了,臨行前A姨來送我,鼓勵我。那一刻我的心裏默默多謝師父:師父放心,弟子會更加精進。

回到家後我急忙洗漱,準備去與丈夫一大家人吃團年飯。丈夫回來了,一進屋就大喊:「這屋裏怎麼這麼多藥味?中藥、西藥,甚麼藥味都有?」我聽後走了出來,他說這些藥味都是從我身上發出來的,滿身都是。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那都是我從前吃過的藥。但是,為甚麼現在才發出來?我想,可能是讓丈夫因此明真相吧,於是我將修煉法輪大法的事如實說與丈夫。丈夫不相信,但對我滿身的藥味,實在令他費解,因此也沒反對我修煉。

師父救了我兒子

有一天凌晨三點,我上洗手間,發現兒子在洗手間不出來,喊了很久他才打開門。我看到洗衣機上放著他的衣服、褲子,上面粘了很多淤泥。我問兒子哪裏來的淤泥?兒子一直在發呆,很久才說:「媽媽,我們去跳江了。今天晚上要不是有師父,我們就死了。」

原來,兒子和幾個同學到江邊去玩,大家都喊著誰有膽量跳下去。結果兒子和另一個同學敵不住大家的慫恿,倆個人一同跳了下去。沒想到下面是淤泥,倆個人互相拉扯著越陷越深,最後雙腿都動不了了,已經耗盡了所有的力氣了,根本沒有希望再上來了。兒子說,他真的感到死亡的恐懼了,但是已經太晚了,就在這時他想起了師父,他說了一句:「師父啊!如果我們倆個都要死,那麼就讓他上去吧。」說完後,他腳下的淤泥突然變硬,倆個人立即爬上了岸。

兒子跟我說話時一直驚魂未定。我聽後心裏說不清有多少種滋味兒,兒子真是調皮,甚麼禍都敢闖,但是難能可貴的是,在生死面前,他卻先想到了別人。更讓我再次感受到師父的無限慈悲,師父救回了倆個孩子的命,使倆個家庭免遭劫難,真的是一人修煉全家及親友都會受益。師父啊!此等大恩弟子何以回報!

師父要我救孩子們

不久,家中發生了一件讓我很困惑的事,兒子以前的同學突然間都聚到我家裏來。一屋子的學生,這個走了那個來了。開始時我覺得自己是修煉的人要與人為善,所以見到兒子的同學就熱情的打個招呼然後我就回自己的房間了。可是後來兒子的同學竟在我家裏煮飯,一大群人吃住在我家裏,而且大聲喧嘩、吵鬧,家裏的電話響個不停,門鈴都被他們給按壞了……

我一時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裏?怎樣解決這個難題?靜下來向內找,突然想到這些孩子是來得救的,我要向他們講真相啊!於是,我講真相,兒子在一旁幫忙勸,就這樣,兒子的同學都先後辦了「三退」。我讓他們都記住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此兒子的同學就很少來了。

但兒子小時候的伙伴又找上門來,我又給他們講了真相辦了「三退」。

後來有一次,我從外面回來,看見兒子又有四個同學來,都是生面孔,有兩個女同學在我家染頭髮,見到我嚇的想躲起來。兒子說:「她是我媽媽,不用怕,她這個人可好了。」我問其中的一個女孩:「為甚麼要染頭髮啊?」女孩說:「放寒假時我們染了黃頭髮,現在老師讓染回黑的,在家裏染媽媽會罵的。」我說:「染回黑頭髮是好事,來,阿姨給你們染。」在染頭髮的過程中我給他們講了真相,他們都同意退出團隊。其中一個男孩子在寫自己的名字時,說給那兩個女孩一同寫上。那個正在染頭髮的女孩說:「不用,這個名字我可要自己寫。」另一個女孩也說自己寫。我讓她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一同大聲說:「阿姨,我們記住了!」突然,幾個孩子一同起身打掃衛生,將房間、客廳裏裏外外打掃的乾乾淨淨。

我的心底湧起了淚水,師父將這些孩子安排到我的家裏來,即提高了我的心性,又救度了孩子們。多謝師尊的苦心。

師父早為我鋪好證實法的路

回家後,我就走入了助師正法的行列。大法的神奇和威嚴,也一步步的向我展開了:我發現家裏做資料的耗材樣樣俱全,電腦、彩噴,一大抽屜墨盒、一大摞嶄新的打印紙、書訂、雙面膠……以前我不明白,丈夫為甚麼要存這麼一大堆東西?現在我明白了這一切都是為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而準備的。我以前是做電腦平面設計的,熟悉做資料的相關操作,立即開了一朵小花。

第一次我去小區裏發資料,現在的小區那個嚴哪!都跟軍事重地似的,二十四小時有保安巡著,大鐵門緊關著,攝像頭無處不在的照著,來訪要登記,進門要刷卡……我突然間感到人都折騰成這個樣子了,真是可憐哪!

在門前有一個電腦大屏幕,上面的監控錄像清晰的展示著小區的每個角落,門衛在一旁守著。我站在門前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將這裏的攝像頭關閉。」然後直接進入了小區。當我順利的從小區裏發完資料走出大門的時候,我看到門前的那個電腦大屏幕上方的二分之一變成了黑屏,並顯示著一行白字:此處監控錄像故障。我知道那發生故障的地方,就是我發資料的地方。那是我第一次進小區發資料,小區的一切障礙形同虛設,我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呵護、大法的神威!

一次我和同修去某市貼橫幅,貼了差不多一夜,選擇的都是大面積整潔的牆壁,位置也是比較明顯和白天過往行人多的地方。我們一邊貼一邊發出強大的正念請師父加持。由於橫幅很長,每貼一幅都很費時。周圍時常有人走動,有時剛貼好,就發現有個保安在不遠處坐著或者就坐在我們旁邊。但是我們貼了那麼大的東西上去,他們卻看不見,整個晚上保安在我們面前都成了裝飾。

一次凌晨三點,我們去了某大學,大學的正門是一排緊閉的不鏽鋼自動大門,有倆個保安守在門旁。我的大腦純淨,甚麼都沒想。一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一邊和同修向大門走去。正在這時,對面開來了一輛「的士」自動門打開,「的士」出來,我們進去,中間一步都沒有停過。在那裏貼了約四十分鐘,我和同修準備離開。可是我動了人念:這麼晚了,再從正門出去能行嗎?袋子裏還有沒貼完的橫幅……於是我和同修去找側門,結果沒找到。我們立即發正念:「清除干擾和不好的思想念頭,請師父加持,就大大方方的從正門出去。」自動大門依舊緊閉,倆個保安在兩旁守著。我們彼此的心裏都恢復了純淨、平穩,大門在面前如同虛無。就在我們要走到門口的時候,對面又來了一輛「的士」,自動門打開,「的士」進來,我們出去,中間還是一步都沒有停過。這可是凌晨三四點了,這麼晚了兩輛「的士」分秒不差的出現在眼前,這「的士」來得可真是時候啊!我們知道這是師父的呵護!師父就在身邊!其實那天晚上,我們所到之處無不暢通,有一個地方進門時保安坐在門口的椅子上睡覺,直到我們出來,他還在睡。最後一個橫幅貼完後,天已經亮了。第二天才發現,我兩隻腳的小腳趾上面各起了一個如同鵪鶉蛋那麼大的水泡,可是一點都沒疼過。我知道是師父替弟子承受了,每次一想到這些,淚水就悄然掉下來了……

一次,我與同修要去很遠的地方發正念,清除一處毒害眾生的廣告牌,當時正是下班高峰,車上人特別多。我想我們的路途很遠,找一輛有座位的車吧。就這樣一連幾輛車都很擁擠,我們都沒上車。後來我們看時間也不早了,不能再耽擱了,有車就上吧。一會兒又來了一輛車,車上人更多,我和同修從前門一點點的往中間挪,就在我們倆停下來剛站穩的時候,發現身邊有兩個空位。車上都擠成這個樣子了,這兩個位子卻沒人坐。問了周圍的人都說不坐。我們突然明白了,這是師父給弟子安排的啊!師父啊!這點小事也讓您操心,弟子真是慚愧啊!

關於坐車的事,還有很多次都讓我深深感到師尊的慈悲呵護,那次我從家鄉回來時,那是年三十的凌晨,車上人很少了,我躺在座位上睡著了,車廂裏沒開暖氣,非常冷。我將雙腳放在冰涼的暖氣片上,迷迷糊糊中說了一句:「師父啊,弟子好冷!」剛說完頃刻間暖氣開放,一股暖風從腳下吹遍了全身,我突然清醒過來,知道這是師父在呵護弟子,那種感覺真是美妙!感覺做大法弟子真好!

一次,我和同修在某小區通道的宣傳欄裏,看到有數欄誣蔑大法的文章,是用彩筆寫在白紙上的,字跡已經褪色了,看來這邪惡的東西在這裏毒害眾生已經很久了。當天凌晨我和同修將那些害人的東西全部銷毀。

陷囹圄 師父救我出魔窟

不久,我和同修發真相資料時被惡警綁架,惡警在我家抄走了大量的真相資料、真相護身符、光盤、過塑機、五台電腦、兩台打印機等。後來電腦和打印機全部歸還回來。

我被綁架到派出所後,我對一個警察說:請你給我一本《轉法輪》看看,我現在都沒有一本紙版的《轉法輪》。警察馬上說「行」,果然給我拿來一本《轉法輪》。可是,我翻開一看師父的法像已經被撕掉了。我難過至極在心裏說:「師父啊,弟子才得法幾個月啊!法只能背幾句啊!您就讓我半年回來吧。」因為那時我還不知道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更不知道為甚麼發出這樣一念,給自己定了半年回來。真是一念定乾坤,我真的是在看守所呆了半年才回來。

一次提審我的警察說:你的案情太大了,不寫「五書」可能就要判十年。我說:「五書」是甚麼?警察寫給了我,其中一個是揭發同修的。我當時在心裏發出很堅定的一念:揭發同修的這個我不寫。馬上就聽那個警察說揭發同修的那個就不用寫了。但是我卻糊塗的寫下了逆天叛道的「四書」。我知道自己一落千丈。

自得法後,每當我一想到師尊的苦度就會淚水飄洒,師父為我淨化身,為我消去業力,為我善解惡緣,用大法歸正我的德行,誰能知道沐浴在佛光中的大法弟子,對恩師是何等的尊崇。可是在考驗面前,我卻放棄了信仰,背叛了師父,我有何顏面再做大法弟子。

在一次放風的時候,我對著天空在心裏吶喊著:「師父啊!您在哪裏啊!您還能要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嗎?」這時一道強光照進了放風場,我抬頭一看,一個翠綠色的太陽懸在頭上。我突然明白了師父的點悟,我看到的是另外空間的太陽。「我們有些人開了天目,發現用眼睛看上去是紅的,在另外只相差一層的空間中看他卻是綠的。」[2]我在心裏一遍遍的呼喊著師父:「師父,我半年就出去,出去好好學法,救度眾生。」

第一次非法開庭,說因為案情太大沒判下來。獄警找我談話說:可能要判七年以上,你要有思想準備啊!回來後我和師父說:「師父,您讓我半年就回家。」有一天,我算了一下時間,明天剛好就是半年了。我在本子上寫下幾句話:日煎夜熬一百八,秒秒如同針挑痧。心中嘗遍萬千苦,回頭一看算個啥!下午獄警喊我,說第二次開庭了。到了法庭,法官宣布,我可以回家了。

回家後,我開始向內找自己被迫害的原因,我總認為自己得法太晚了,要多做救人的事來彌補,每天很少學法。但是,修煉是何等的嚴肅,能是人想當然的嗎?師父一再告訴我們要:「多學法,多學法。」[7]沒有法的力量我們能做甚麼呢?不但不能救人還差點毀掉自己的萬古機緣。這件事給我的教訓大太了,我決心一定要多學法,學好法,走正、走好師尊安排的修煉的路。

家人正氣訓警察

丈夫和我說了我被綁架後家中的情景,我出事後有五十多個警察來抄家。其中有一個惡警大聲問我丈夫:「你老婆煉法輪功你不知道嗎?」丈夫反問:「我說不知道你相信嗎?」惡警又問:「那你為甚麼不去舉報?」丈夫又反問:「如果是你老婆你會去舉報嗎?」惡警說:「我當然舉報了。」丈夫說:「你真了不起,不但我說你了不起,你的領導都會在大會上表揚你,說你大義滅親真是偉大。可是你知道他們在背後都說你甚麼嗎?他們都會罵你真是個沒有人性的混蛋!連老婆都出賣的人還有甚麼不能出賣呢?」惡警被丈夫罵的不知說甚麼好。丈夫又說:「我要實話告訴你,不但我過去不會舉報,就是她回來再煉我也不會舉報。」惡警氣急敗壞的說:「你就不怕我連你一塊抓走?」丈夫說:「好啊!你看我夠條件了就一塊抓去吧!」惡警立即閉嘴不敢再說甚麼了。當時有很多警察在場,沒人再敢說甚麼。丈夫說惡警在我家連續翻了兩天。

我很佩服丈夫面對邪惡一身正氣。整個事件丈夫對我沒有半句怨言,這使我很感動。丈夫說:「本來我想將樓賣掉,花多少錢都要把你救出來,可是你的事太大,花多少錢都沒人敢辦。但是,你怎麼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回來了?」我說:「我有師父,有全世界的同修。我們是修煉的人,一切都是超常的。」丈夫很贊同,覺得常人是做不到的。

有一天兒子拉住我問:「媽媽你還煉法輪功嗎?」我問:「說你呢?」兒子說:「我希望媽媽不要半途而廢。」我聽了很感動說:「媽媽會繼續修煉,不會半途而廢」。兒子很欣慰的點頭。(待續)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因果〉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自修〉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8] 李洪志師父經文:《走出死關》
[9]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征〉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1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