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法輪功學員紀念四二五(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到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公室,為爭取合法的煉功與信仰自由的權利和平請願,震驚了世界,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平和理性的一次上訪活動。為了紀念這個特殊的日子,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星期四)晚上,法輪功學員來到洛杉磯中領館前舉行燭光紀念活動,其中不乏當年四﹒二五上訪的親歷者。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洛杉磯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集會,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十四週年。'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洛杉磯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集會,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十四週年。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洛杉磯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集會,用燭光悼念在中共持續十四年的殘酷迫害中失去生命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洛杉磯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集會,用燭光悼念在中共持續十四年的殘酷迫害中失去生命的法輪功學員。

主持人曲錚發言說:「我們今天集會紀念一九九九年萬名法輪功學員在國家信訪辦和平上訪,紀念四﹒二五精神。從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開始,四﹒二五精神始終貫穿於法輪功學員十四年的反迫害中:那就是在任何環境下,堅守「真善忍」的理念毫不動搖,面對這個星球前所未見的邪惡,面對世界上最猖狂的邪惡宣傳機器的造謠及其煽動的仇恨,始終以和平理性對待,以慈悲消融仇恨,以真相破除謊言,以堅韌和寬容面對暴力,十四年如一日。十四年對一個人來說不算短,然而在人類歷史長河中,十四年也不過是滄桑一瞬。然而這滄桑一瞬,卻因法輪功學員在最殘酷的迫害中對於真善忍始終不渝的堅守,將光耀寰宇! 」

四•二五親歷者談所知和感受

四﹒二五上訪到底為何發生,真相到底是甚麼呢?前中國科學院博士後張勇作為整個事件的親歷者談了他的所知與感受。

'前中國科學院博士後張勇,作為「四﹒二五」和平上訪的親歷者談了他的所知與感受。'
前中國科學院博士後張勇,作為「四﹒二五」和平上訪的親歷者談了他的所知與感受。

張勇說,「四﹒二五」上訪的直接起因是何祚庥於一九九九年在天津教育學院期刊上發表歪曲誣陷法輪功的文章,一些法輪功學員去報社澄清事實真相卻被警察非法抓捕,當時天津很多學員都去天津市政府上訪,要求政府放人,但是天津市政府官員稱他們沒有權力做決定,讓學員去北京找中央。就這樣,他和幾個科學院同事才乘公交車趕赴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

他說:「到了那裏,看到已經有很多法輪功學員了,先到的學員說,警察們引領著上訪學員從府右街的南北兩側道路進入府右街內街等候,這個被政府官方安排的位置卻在事後中共的報導中被描述成對中南海的包圍。那一天的大部份時間我就站在中南海西門正對面的府右街邊。那時我們還不知道整個事件其實是羅幹、何祚庥等精心預謀的一個圈套。

「上午,傳來消息說,要派學員代表進去座談。因為我們就在科學院工作,最了解何祚庥寫的那篇栽贓陷害法輪功的文章的一切底細,我把科學院的研究生們寫好的澄清事實真相的文章通過現場的其他學員交給了進去座談的學員代表。當時,學員代表表達了三點訴求:釋放天津被抓學員,能夠有一個正常合法的煉功環境,公開出版法輪功書籍。」

張勇說:對於「四﹒二五」上訪,中共稱之為「圍攻中南海」。事實上,「圍攻」只是中共用來構陷法輪功、欺騙百姓的一個極具煽動性和欺騙性的說法。整個一天,法輪功學員沒有標語,沒有口號,只是在靜靜地等待政府解決問題。但是仍然有大批持槍警察被派了出來,沿街數米一崗。開始時他們很明顯地如臨大敵一樣緊張,但是,慢慢看明白了眼前的警戒對像只是一群秩序井然的善良百姓後,警察們變得情緒放鬆,有的警察主動和學員交談,有的警察很高興地接受學員的送水。整個現場氣氛平和。學員們自覺地保持道路清潔,甚至撿拾警察丟棄的煙蒂。傍晚的時候,更是有很多百姓出來在府右街上散步、遛彎,有的和法輪功學員聊天、打聽情況,完全沒有任何的緊張感。法輪功學員雖然人數較多,但把所有的行車道及人行道上的盲道都讓出來了,在植樹的邊路上靜立等候。試問,哪有這樣祥和平靜的圍攻呢?

北京法輪功學員李淑英講述被迫害的經歷

'原北京中學物理教師李淑英講述被迫害的經歷。'
原北京中學物理教師李淑英講述被迫害的經歷。

來自北京的法輪功學員、原北京中學物理教師李淑英講述了自己十多年來被迫害的經歷。「我因堅信大法,不放棄修煉,在北京女子團河勞教所七大隊受迫害,我的妹妹、妹妹的女兒、姐姐的女兒,都在同一勞教所不同的大隊遭受迫害。姐姐的女兒最後精神失常,妹妹年齡大,每天三頓被強迫吃下三大把各種藥物,十個月的時間,人瘦得皮包骨,兩腿全是黑的。我的哥哥是工程師,親自去國務院信訪辦講明法輪功真相,於二零一一年四月被迫害致死。」

李淑英用親身經歷揭露中共的謊言欺騙以及對人性的踐踏。「對我的迫害,主要手段是謊言欺騙,誣蔑人格,精神折磨。每天二十四小時,最多能睡四個小時。定時上衛生間,不到時不行。所以老年學員經常尿褲子,大便便到臉盆裏。第一次三年大刑,惡警親自開車到我家裏,騙我丈夫,讓他在批判我的大會上發言,批完後就可以放我回家了,全是騙局。勞教所裏除了普通大隊迫害,還有小號,集訓隊,最後打毒針。一個朝陽區的大法弟子張某,被打毒針後精神失常。」

吳英年:四﹒二五上訪是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吳英年說:「法輪功民眾四﹒二五上訪,是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是完全合法的。他們在上訪過程中和平理性,所謂的『圍攻』之說是中共的造謠。關於這次上訪,是中共迫害在先,法輪功民眾上訪反迫害在後。中共江澤民、羅幹一夥政治流氓早在一九九七年就指使公安部羅織罪證構陷法輪功,並無理禁止《轉法輪》的出版發行,在『四﹒二五』上訪前更是野蠻抓打天津的法輪功學員,並拒不放人,這才有了『四﹒二五』上訪。說『四﹒二五』上訪導致迫害完全是顛倒了因果。以中共邪黨與民為敵的『假惡鬥』本性和江澤民這個當權小丑的惡毒心地,即使沒有『四﹒二五』,這場邪惡的迫害也會發生。」

吳英年還說,這場殘忍血腥的迫害已經持續了十四年,造成至少3,643人被迫害致死,其中很多人被酷刑折磨致死,因為中共掩蓋事實,直接或間接死於這場迫害的人數遠遠超過這個數字。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也在延伸到其他中國民眾身上。自從四﹒二五以來,法輪功學員一直和平理性地反迫害。他們在維護自己言論和信仰的權利,其實也是在維護所有的中國人的這些權利。

劉因全:迫害法輪功導致公檢法系統黑社會化

'知名民運人士劉因全說,迫害法輪功導致公檢法系統黑社會化,中國唯一的出路就是解體共產黨。'
知名民運人士劉因全說,迫害法輪功導致公檢法系統黑社會化,中國唯一的出路就是解體共產黨。

知名民運人士劉因全說,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幾年,導致成千上萬無辜法輪功學員家破人亡,是中華民族的悲劇,也是人類的悲劇。在江澤民的「打死法輪功學員算白死」命令下,公檢法系統徹底黑社會化,為他們以後打壓維權人士、沒有後台的普通百姓開了頭。在他的老家山東濰坊,一名工人武緯在修熱水器時跟儲蓄所主任發生糾紛,遭到毒打卻反被誣陷打人。被收買的派出所所長逮捕了武緯,逼他認罪,法院不顧事實欲加罪,導致武緯精神崩潰。

「這種事太多了,」 劉因全說:中共的公檢法太黑暗太腐敗,因為它聽共產黨的領導,只要共產黨領導一天,這種體制就繼續一天,黑暗腐敗就不會結束。即便內部有開明的人,也是一架爛透了的機器上的好零件,改變不了破機器。中國唯一的出路就是解體共產黨。

「醫生反對強摘器官協會」代表:美國在追蹤參與活摘器官的醫生

國際「醫生反對強摘器官協會」(DAFOH,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南加代表戴納﹒丘吉爾醫生表示:中共從二零零一年開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保守估計有六萬五千名法輪功學員因器官被殺害,比希特勒有過之而無不及,並且已經越來越引起國際醫學界的關注。DAFOH正在呼籲美國大學的器官移植科系要求來美進修學習的中國醫生在不參與活摘器官的保證書上簽字,並且已經有醫生律師在追溯在美進修的中國醫生是否曾在中國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惡行。

西人:你們中國人不關心自己的同胞嗎?

英文《大紀元時報》編輯阿爾伯特﹒羅曼說,隨著中共迫害法輪功進入第十四個年頭,有關活摘器官和馬三家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施用的上百種驚駭酷刑正在被曝光。英文《大紀元時報》記者馬修﹒羅伯森近日以報導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系列報導獲得美國專業記者協會頒發的「卓越新聞報導獎」,強烈顯示世界在關注。他同時反問:「作為一個西方人,我想問問在中領館工作的中國人,這是你們的同胞,難道你們不關心嗎?」

路人:法輪功學員真正顯示了大智大勇的精神

一位在中領館對面韓國中醫學校學中醫的丁先生晚上下課目睹了燭光紀念活動,為法輪功學員的寧靜平和而感動。活動結束時,他沒有立刻去取車,而是耐心等待法輪功學員逐漸散去才去取自己的車。「我等一等,讓他們先走。」

期間丁先生主動用英文跟校警講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他說:「最好讓外國人了解活摘器官的事,這是人類社會最可怕最邪惡的事件。」

「法輪功是多麼善良的組織,自動自發、安安靜靜、遵照美國法律舉辦活動。」丁先生來自台灣,他說他的大陸朋友一聽法輪功就害怕,這都是共產黨洗腦的結果,「共產黨搞洗腦最厲害,從國共對抗開始洗腦到現在,我的朋友不敢聽我講法輪功,除了被洗腦,還有怕,她的家人還在大陸……法輪功學員真正顯示了大智大勇的精神。」

最後丁先生說:「有思想的都支持法輪功。中共再厲害,它的爪子伸不到這裏來。」

三退人數以每日五、六萬速度增長

洛杉磯退黨服務中心代表李海倫說:隨著江氏血債幫殘酷迫害法輪功的內幕不斷揭開,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明白了法輪大法好,站到了「真善忍」一邊。每天有五至六萬人聲明三退。她同時呼籲:「面對巨變的形勢,那些還受中共謊言迷惑的人,趕快覺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