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親情與假相面前:一念之間的選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五日】「父親初步診斷為惡性肺癌。」當聽到老家的大哥從電話傳來這樣的消息時,我心裏一震。在其後的一週裏,表面上看起來挺平靜,然而真我、假我,正念、人念,向左、向右的一個個選擇,讓我體驗到了過親情關的嚴肅與大法慈悲。

父親的症狀,越來越像肺癌:持續低熱、迅速消瘦、肺部鑽痛,來自腫瘤醫院的診斷,兩個不同科室的大夫都極肯定的認為就是「肺癌」,換至另一個醫院時,稱CT片有不清楚處,需排除肺結核可能。

在其後的日子裏,那真是一會兒左,一會兒右,正應了古人的一句話:「事非經過不知難」。要不要找省城的同學,他們認識更權威的醫生,這時「截窒世下流」[1]打入我的腦中,這是常人敗壞了的做法,大法弟子不能做。

讓父親堅信大法,在絕症面前,或許他能改變以前固執的想法,趁這個機緣走入修煉。我在想,在絕症面前,就因為父親堅信大法而癌症好了!這樣的話,豈不是我們全家人的機會?

然而,大法像自動機制,一下子打在腦中:「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2]我這不是在利用大法嗎?和師父講條件?讓父親的病好,讓家裏其他人能更好的了解大法,這說來說去,最後的目地是老人的病好!只不過是把讓大家了解真相擺在了前面。

接下來,就是如何面對肺癌,當想到父親一生勞碌,70餘歲已是須發皆白,心裏不禁一陣感傷。如果父親先走了,相依為命的母親該怎麼辦?一想到這兒心裏就緊一下。等了數天,需要確診,不能再拖時間了。這時我想,是不是把父親從老家接到大城市來,這裏醫療條件好。然而,一個肯定的事實是,只要老人家來,那我時間肯定要打亂,現在是甚麼時刻?「救人急」啊,在省城也可以治,為甚麼一定要來北京呢?況且我知道,如果真的是病,其實人世間的方法,都是往後推,實質上起不了甚麼作用,再好的醫院都是往後推而已,都觸及不了病的根本,這時,又一段法打入我的腦中:「我們就講最普遍的,人哪兒長瘤啦,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2]再好的手術,也無法觸及到根本的業力。

想到這裏,我把心放下了,由家裏大哥、二哥去招呼,我在這裏做該做的事情。而在這時,在明慧看到一篇文章,一邊是同修的母親病危,一口口倒氣,一邊是營救到現場發正念,怎麼選?同修義無反顧的選擇去發正念、救人,結果等著咽最後一口氣的母親,居然活過來了,沒事。我的心裏一下子亮了一下。這真是堅定的大法弟子啊!

終於到了進一步確診時間,去了省城最好的醫院,用省內最好的設施予以確診,當結果出來時,大哥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夫肯定的說,這不是肺癌,是炎症。雖然是炎症,然而這短短數天,卻是對親情關的嚴峻考驗,在過每一個關時,慈悲的師父就在身邊,無時不看護著大法徒!

弟子在此,無法用言語表述對於師尊的感恩之心,只有用行動,做好三件事,把更好救度世人作為最大的使命,直至走向圓滿!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普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