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念「法輪大法好」 九旬婆婆神氣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

六十多歲時添新病

我叫寶珍,山東威海人,今年九十一歲,四十多歲時,患高血壓(高壓200多)、冠心病,常年靠吃藥維持,一天不吃藥就犯病,犯病時眩暈、嘔吐,上吐下瀉,連水都不能喝,一喝就吐,就得住醫院打吊針,躺好幾天,受了無數罪,花了不少錢,病不但沒好,反而越來越重。

六十多歲時,又添新病。一天,我和鄰居老太太到山上拾燒柴,回來的路上,突然膝蓋疼得不能走了,鄰居老太太說:是不是你已故的老伴給你打災(方言,指鬼魂附在身上,引起病痛)了?我說沒有誰會打我的災,我又沒做壞事。

因為腿疼,燒柴也不能背了,我想把燒柴扔掉,不要了,鄰居老太太不肯,非要幫我拿,她往前走一段路,把她的燒柴放在路旁,再返回來背我的燒柴。就這樣,她來來回回背著燒柴,我空著手,咬著牙,吃力的向前挪著步,挪兩步,就得停下來歇一歇,每邁一步,膝蓋就像錐子扎的一樣疼。好不容易走到離村不遠一個養豬場,把燒柴存放在那裏。

養豬場的女主人給我找了一根木棍,我拄著木棍一瘸一拐的到了家。到家後,鄰居老太太說要幫我收一收:就是把一個雞蛋小頭朝下,放在鏡子上,念叨著已故去的某某人的名字,念叨誰時,雞蛋立著不倒,就是誰打災了,結果雞蛋沒有立,說明不是打災了。

後來膝蓋越來越疼,醫生說是骨質增生,沒有特效藥能治好,只能是吃止痛藥緩解一下痛苦。我用了不少方法,如熱炕烙、熱水袋熱敷、電爐烤、用白酒擦,最後又用鐵砂拌醋敷,都沒有明顯效果,到後來只好靠吃止痛藥了。那時我一天要吃好幾種藥,降壓藥、冠心病藥、止痛片等,一天也不敢間斷。

誠心念「法輪大法好」

我的大兒媳煉法輪功,原來的一身病都好了,兒媳說大法書上說「人哪兒長瘤啦,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1] 她說只要我誠心念「法輪大法好」,師父就把那個靈體拿走了,腿就不疼了,並給了我一個護身符,讓我戴在脖子上。

從那以後,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護身符從來不離身。有時我也幫兒媳把帶回家的大法資料送給村裏煉法輪功的。

從念「法輪大法好」以後,不但腿不疼了,而且血壓也正常了,冠心病也消失了,更神奇的是我到兒媳家住了幾天,突然發現膝蓋凸出的骨頭恢復的和原來一樣了。

大前年秋天,我到場上去剝玉米包,走在半路上,被一塊小石豆滑倒,一條腿跪在地上,身子向前撲去,起來後,活動活動腿腳,都沒事,只是臉頰擦破一點皮。

前年三月初四,我到街上水溝倒刷鍋水,一邁門檻,一隻腳踩空,從四個台階上滾下來,盆還在手上端著,水撒了一身。我站不起來,就爬著回家了,扶著鍋台站起來,一隻腳不敢沾地,腳很快就腫起來了。這時,一個煉法輪功的鄰居到我家,看我這個樣子,就打電話給城裏的兒子和女兒,他們回家送我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沒事,只是腳後跟骨有點裂紋,回家吃點藥,養幾天,就好了。

多虧我常念「法輪大法好」,身上又帶著真相護身符,是大法師父保護我,摔倒兩次都沒事,要不念法輪大法好,那時快九十歲的我,說不定會摔成甚麼樣子了。

學大法

去年我住在城裏大兒子家,兒媳待我可好啦,還經常放大法師父講法錄像和神韻光盤給我看,並手把手的教我煉功,我每天晚上跟著煉功。開始抱輪時,胳膊舉得發酸,腿也有點站不住了,身體發顫,額上豆粒大的汗珠往下滴,兒媳說,實在堅持不住,就休息一會,我還是堅持著煉到完。

一天夜裏三點多鐘,我突然感到不舒服,頭昏、噁心,好像老病又犯了,去衛生間也沒吐出甚麼,出了一身虛汗。我心裏默念著「法輪大法好」,很快就睡著了。早上起來就像甚麼也沒發生一樣,我把夜裏發生的事告訴兒媳,兒媳說是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我說幸虧學大法了,不然又得住院了。現在別人見到我時,都說我真是個好樣,紅光滿面。

我兒子住二樓,樓下一個老太太經常叫我下樓和她聊天,她今年八十六歲,可身體卻不如我,腿也不能走,我說我原來也是一身病,是兒媳叫我念「法輪大法好」念好了,我叫她也念「法輪大法好」,我說只要誠心的念,大法師父就會管你。

現在只要是有人說我身體好,我就告訴他我是念「法輪大法好」念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