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生死兩茫茫 一朝相見痛斷腸

——張家口失蹤十年的青年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二零一二年臘月二十一日晚八點,河北省張家口宣化縣深井鎮正處嚴冬季節,凜冽的寒風無情地肆虐著,街上行人很少,給本已蕭條的北方山村平添了幾分蒼涼。

這時深井鎮北汛地一村民突然接到宣化縣民政局的通知:說讓他去接他失蹤多年的弟弟李愛學,李愛學是由河南省民政局送到宣化縣民政局的。一家人一下喜出望外,是啊!十年了!十年來,李愛學音信全無、生死未卜,八十四歲的老母親整日思念,不知流了多少淚水,如今就要見到日思夜想的親人了,能不高興嗎?

李愛學的哥哥趕到宣化縣民政局,可出現在眼前的弟弟卻讓哥哥驚呆了:只見他駝背弓腰、上身穿著一件破爛的軍棉衣,下身只穿著一條女人穿的花單褲,因為沒有褲帶,他兩隻手一直拎著褲子、赤裸著雙腳趿拉著一雙破爛的鞋,右眼窩處有一片很大的明顯的傷痕,他目光呆滯地盯著前方,哥哥和他說話他就像沒聽到,左手腕拴著一個精神病院的牌子,身上到處竄滿了蝨子,一撲拉還往下掉。

哥哥的淚水奪眶而出。眼前的現實,讓他這個習慣用善良本性看問題的老實農民實在無法接受。

李愛學十年前的照片
李愛學十年前的照片
被迫害至精神失常回家兩個月後的李愛學
被迫害至精神失常回家兩個月後的李愛學

接下來的一幕是更加悲慘的場面,當李愛學的哥哥把他帶回家時,白髮蒼蒼的老母親踉踉蹌蹌衝出屋外,雙目噙著淚水顫抖地拉著兒子的手,凝望著離別十年的孩子時,那昔日活潑好動、喜氣奮發的兒子,此時卻顯然已不認得母親了,只是木然地看著前方,面帶憨笑,此刻老人內心的悲痛或許只有蒼天知道吧!

李愛學,一九七一年出生在張家口宣化縣深井鎮北汛地一個農民家庭。十多年前,在宣化縣頭台子村經營著一家摩托車修理店,帶著母親一起生活,生意不錯。和所有人一樣,李愛學也有對人生的美好嚮往和追求,常常思考人生的意義何在?人活著究竟是為了甚麼?這個人生的困惑終於在一九九七年通讀《轉法輪》後得到徹底解答,他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是返本歸真,從此踏上了一條充滿快樂、祥和、充實、自在的回歸路。

愛學處處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待人更熱誠了,為人更善良了。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一夥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動用所有媒體開足馬力對法輪功造謠、誣陷、誹謗,一時間烏雲滾滾、惡浪滔天。李愛學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他想把自己在法輪大法中修煉受益的真相講出來,想讓民眾明白:李洪志師父是清白的,法輪功是好的,是對人、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他不想讓善良的民眾因為相信了中共惡黨的謊言而仇視法輪佛法,從而淪為中共的陪葬品。所以他不顧個人安危,走街串巷向世人發送大法真相資料。

在二零零三年正月十二日下午,李愛學被宣化縣洋河南鎮派出所綁架到宣化看守所,一個月後被送到河北省高陽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勞教所的惡警為了迫使李愛學放棄修煉,達到「轉化」(強迫放棄信仰)他的目的:對他施以多種酷刑,還惡毒的用錐子扎他的腳心,並且強迫他超負荷體力勞動……。即使這樣,惡人也沒達到目的。是啊!修煉法輪功本來就是在做好人、比好人更好的人,要把好人往哪裏「轉化」呢?共產惡黨無官不貪、造成社會問題重重,吃喝嫖賭毒、坑矇拐騙偷,不去抓捕、「轉化」這些壞人,卻花這麼大的財力、物力、人力去迫害好人,還有比這更邪惡的嗎?!

一次機會,李愛學得以逃脫高陽勞教所這個人間地獄。為了抓捕他,大批惡警團團圍住他家,連他親戚的家也被包圍了。為了躲避非法抓捕、為了家人不再被惡警騷擾,他毅然選擇離開他深愛的家鄉。沒想到,這一走十年音信全無。

這十年愛學到底是怎樣度過的,為甚麼成了這個樣子?怎麼精神失常的?是誰把他送到精神病院的?又怎麼到的河南民政局?河南民政局是怎麼知道李愛學是河北宣化縣人的?這些疑問,家人因為害怕愛學再次被扣、被迫害,而不敢問河南民政局和宣化縣民政局,只想著親人能回來就萬幸了!愛學胳膊上拴著精神病院的牌子,說明曾被送到精神病院,這使親朋們心裏不禁發緊,因為自從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這十多年來,不但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判刑、勞教、關集中營、「轉化班」、酷刑折磨,已經查證被迫害致死的已有3645人,還有很多被送到精神病院打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使很多法輪功學員由正常人被迫害成精神失常。更甚者還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惡黨活摘器官牟取暴利!

愛學到底是因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而被送到精神病院,還是因為被送到精神病院迫害而精神失常,現在還不得而知。愛學性格外向,樂於助人,勤快又能吃苦,平時人緣很好。一米八多的個子,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平時不幹活的時候總愛穿白色的衣服,很愛乾淨。有著一手修理摩托車的手藝,按理說走到哪裏應該都是不愁生活的。在勞教所遭受那樣的酷刑折磨迫害,也沒有摧毀他的意志。那麼當時才32歲的他,即使流落在外也絕沒有理由精神失常啊!再說街上經常看到精神失常的流浪漢,多少年都沒見政府或誰收留他們或送精神病院;再者,沒人付錢精神病院會隨便收留人嗎?

李愛學回家後到現在兩個多月了,還總是表現出非常害怕的樣子,總要把門插住,怕見人,更怕人多,一來生人就往牆角鑽,而且尤其怕往西面的方向走。問他話他不是答非所問、就是癡癡的望著前方像沒聽到一樣。有時也喃喃自語:甚麼「轉化轉化」的;「英國、美國有轉化班嗎?要多少錢?」「吃藥不怕,藥是糧食做的」。經常在地上來回走,還神色緊張地指著家裏的鍋蓋、爐子等物品說:「別說話,人家都能聽到,所有的東西都和人家連著呢!」吃飯時,給他一個饅頭,就吃一個,吃完也不敢要,只呆呆地坐著。問他右眼窩處的傷疤是怎麼弄的,也問不出。十年了,如果沒有被中共惡黨長期非法關押迫害,怎麼會總是表現出非常恐懼的樣子?

從李愛學的情況,不難看出,他曾經被關在所謂的「轉化班」,曾經被關押精神病院強迫吃不明藥物。在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滅絕政策下,對法輪功學員濫用藥物的迫害,是一個有計劃的、自上而下系統實施的迫害政策,在其人手一冊的所謂《反邪教內部參考資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人類最大的邪教組織)有關「轉化的實施方法」中,毫不掩蓋的宣稱:「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中共政法委把用藥物殘害、毒殺法輪功學員的手段直接告訴了所有的610、國保、監獄、勞教所、精神病院、洗腦班的惡徒。重慶四川監獄醫院人員對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叫囂:「人體試驗又怎樣?這都是國家政策允許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因此,酷刑加藥物迫害成為「轉化」、虐殺法輪功學員最普遍的手段之一。健康正常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行並超劑量的注射或灌食多種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並遭受長時間捆綁、電擊等酷刑。破壞中樞神經系統的藥物致使有的法輪功學員全身癱瘓或局部癱瘓;有的大腦劇烈疼痛,雙目失明,兩耳失聰或者幻聽幻視;有的說不出話,舌頭僵硬,口吐白沫;有的身體肌肉、器官腐爛,內臟功能嚴重損害甚至衰竭,大小便失禁;有的部份或全部喪失記憶,成為呆癡;有的吃飯喝水都很困難,行走艱難,上吐下瀉,胸腹腫大,全身浮腫;有的吐血、便血、尿血;有的生活不能自理;有的被迫害致瘋;有的由於藥物發作很快死亡。

一個善良、淳厚的青年,只因為信仰「真、善、忍」,堅持做一個好人,就遭受這樣的摧殘,被迫害成精神失常。在現今的西來幽靈中共惡黨統治的中華大地,李愛學的遭遇不只是個案,他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還有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殘酷的迫害著。這個惡貫滿盈的惡黨,從建政起發動了多少次運動,迫害死民眾八千萬,其禍之烈可見一斑。如今又用對法輪大法惡毒的造謠、誹謗來欺騙民眾,把相信了謊言的民眾推向萬劫不復之地。中共惡黨氣數已盡,敗象盡顯,貴州平塘「藏字石」天然形成的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盡顯天意:歷史的巨變就在眼前!擺脫中共邪靈的束縛,明辨善惡,拋棄中共,回歸自己善良本性,才不負善良的法輪功弟子的無私付出與巨大承受,才能得救度。願善良的民眾都能明真相,順天意而行,退出中共,步入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