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大法的正信,使我度過了家庭魔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我是一名廣東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三月得法。得法前我身體不好,全身都是病,有盆腔炎、宮頸炎、神經衰弱、慢性咽喉炎、髖關節退行性病變、風濕性關節炎,全身所有關節都痛,冬天不能接觸冷水,中藥、西藥、拔火罐、針灸都用過,吃補品也沒見效,真是苦不堪言。最嚴重的一次發作,高燒不退,全身關節僵直不能彎曲,不得不住院。住院期間有大法弟子向我洪法,我因此有緣看到了《轉法輪》這本寶書,看了大法的書後,我內心非常震撼,被書中的法理深深的折服了。我明白了人為甚麼得病,造成人有病的根本原因是甚麼。我當時想,做好人病就能好,不用打針吃藥,太好了,那我就做個好人。就是從這個出發點,我走入了大法修煉的門。

得法後,我很精進,每天學法煉功,從未間斷。關節炎盤腿很痛,單盤都做不到,我天天壓腿,三個月內就雙盤一個小時。無論腿多疼,都堅持雙盤,從沒在中間拿下來過。煉功後三個月所有的病都好了。我曾經參加過廣東省關於法輪功學員祛病健身效果調查,填寫了調查表,把自己修大法後身體的奇異變化和心性的提高作了如實填報,還找單位蓋了章,才交上去。我身體的好轉家人和親友都看在眼裏,平時我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心性、做好人,一家人的關係越來越和睦。

然而,迫害開始後,大環境變了,家中的小環境也出現了干擾,丈夫由於害怕,開始對我學法煉功百般阻撓,打罵是常有的事,甚至揚言要在家裏釘個鐵籠子把我關起來,讓我不能出家門。由於不向邪惡妥協,堅修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後,我曾三次被非法關押迫害。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訪被帶回後,單位問我是要大法、堅持修煉,還是要工作,二者只能選其一。我選擇了大法,從此便失去了工作。最後一次是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六年我從監獄回家,新的魔難又接踵而至。回到家,不僅沒有得到久別親人的關心和體貼,反而看到丈夫和一個不認識的女人明目張膽的住在我家裏。那個女人離過婚,還帶著一個孩子,女人和她的孩子當時都住在我家。丈夫要和我離婚,我和他去民政局辦手續,因為我身份證在被抓時被公安非法沒收,沒有身份證,結果婚沒離成。當時心裏很難受:我這幾年因迫害受了這麼多苦,工作沒了,沒有經濟來源,唯一剩下的家庭,丈夫又和別的女人公然住在一起,真是千辛萬苦湧上心頭,心中充滿了憤懣、怨恨和屈辱。但是轉念我又想到,我是大法弟子,這一切都是因為邪惡的迫害才出現的,這是舊勢力的安排,修煉中沒有任何偶然事件,我要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即使再苦再難這一關我也要闖過去,昇華上來!

這些年由於邪惡的迫害,沒有保持經常和系統的學法,而且這幾年師父的新講法我還沒看到,於是我痛下決心,一定要把師父所有講法系統看一遍,靜下心來學法向內找,用法來對照自己,歸正自己。通過學法以及和同修交流,我悟到,不應該離婚,這是舊勢力安排的對我的一種迫害,這是一種不正確狀態,離婚也不利於我證實法和救度家人,我應該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和正念歸正這一切,善解這一切。於是決心盡力挽回這場婚姻。

我丈夫和那女人每天上班,孩子上學。大法教我重德行善,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善待他們,每天給他們做飯吃,幫那女人帶孩子,從未對他們惡語相向。每天找機會跟那女人講真相。我跟那女人勸善,勸她離開我家,不要破壞我的家庭。可是她不聽,說我丈夫讓她走她才走。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讓我們「正一切不正的」,在《忍無可忍》中師父說:「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來順受。」我想我不能太懦弱,要糾正她這種不正的行為,在人的這一層面上他們的這種行為也是違法的。我就正告她:我還沒離婚,你這樣做是違法犯罪行為,犯重婚罪,如果不離開我有權利去法院告你。她這才離開我家(後來我還去她的單位找她勸她退出了團隊組織,一字沒提她曾經破壞我家庭的事。)。女人走了,丈夫很生氣,跟我又打又鬧。有一次深更半夜把我從床上拖到書房,對我施暴。我保持大法弟子的心性,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正告他:你這種行為是違法的,他停了手。後來一次他來搶我正在看的電子書,我死死抓住,同時在心裏求師父幫助,他沒搶走,就把一杯水倒在我臉上。從那以後他再沒動過我。

丈夫逼我離婚,一分錢也不給我,說離婚才給我錢。每天跟我搞冷戰,不理我。我說,這個家是我的,你一分錢不給,我也決不會離開這個家,無論怎樣就是不離婚。靠著我媽和妹妹的資助,我每天做好他愛吃的飯菜,收拾好家,主動叫他吃飯,在生活上關心他。由於自己以前做的挺好,丈夫的親戚都認可我,勸他不要離婚。有一次他揚言要去法院起訴離婚,我說,我不怕,法院的人都知道我們是好人,如果法院不了解法輪功我可以跟他們講清真相。而且,我手裏有你和第三者來往的證據(我真有證據),在法庭上我可以證明你在婚姻中是有過錯的一方,這樣法院真的判決了也是於你不利的。但我不會輕易這樣做,因為我們大法弟子是講與人為善的,我是用大法弟子的慈悲一再給你機會,你不要一次又一次利用我們的善良,執迷不悟。他聽了再也不提去起訴了。

集體學法時,針對家裏的情況同修要我向內找,我心想:我又沒錯,我都這麼痛苦了,還要找自己!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的錄像,我找到了自己的爭鬥心,不夠慈悲。表面上我做的很好,生活細節上無可挑剔,但那都是人的表面的辦法,心裏沒有放下對他的怨恨和對那女人的妒嫉。通過學法,發正念,時刻提醒自己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態,做到無怨無恨。同時清理家中邪黨文化的東西,發正念時幫丈夫清理他背後的情魔爛鬼。

丈夫過生日,請了一些親朋好友在酒樓聚會,把那女人也叫來了。席間,女人因為丈夫沒跟我離婚而生氣跑開了,丈夫就去追,女人站在不遠處的窗前不回來。瞬間,我感到其實她也很可憐,破壞一般人的家庭都是有罪的,破壞大法弟子的家庭罪更大。我心裏完全沒有了對她的嫉妒和怨恨。在所有親朋好友的注視下,我過去勸她,把她叫回了餐桌前坐下來。當天晚上丈夫的表弟跟我說:嫂子,你做的太好了。從那以後,那些朋友每次見到我都很尊重,我也利用一切機會給他們講了大法的真相,他們都做了三退,通過這件事我認識到,大法弟子的善念正行是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最好例證。

我在家裏撿到丈夫的一枚金戒指,交給他時我跟他說,我本可以把它賣掉,因你一直都不給我錢,但是我不能這樣做,因我是修煉人,師父教導我們要按照「真、善、忍」高標準要求自己,所以還是還給你。丈夫笑了一下,接了過去,我接著說,你得給我生活費呀,他說過幾天吧,他面子上還有點拉不下。過了一段時間他開始正常給我生活費了。

開始由於自己的心沒放下,有時我還查他的手機,看他還有沒有和那女人來往。果然,他們竟真的還保持著交往,甚至背著我去旅遊。我就想著怎麼對他勸善,讓他徹底放棄那不正的婚外情,師父講過現在的人道德底線很低,我想不能跟他講高,就按照傳統的道德標準跟他講做人的道理。

丈夫從事教育工作,我說你為人師表,要言傳身教,要講師德,我說不能做這樣不道德的事,你的學生會怎樣看你,你的同行會怎麼看你,我們的孩子會怎樣看你。我說我完全可以到學校告你,讓你身敗名裂,但我不會這樣做,因我是修煉人,要講慈悲,所以我才這樣一再的勸善和容忍。隨著心性的提高,我逐漸放下了對他的情。過節的時候我跟他商量,那個女人一個人帶著孩子不容易,送點東西給她吧,丈夫卻說:不用了。現在幾年過去了,他已經徹底斷絕了和那女人的來往。

通過這幾年的共同生活和勸善,現在丈夫已退出了共青團和少先隊(他未入邪黨),家裏來同修集體學法他也不反對了。回想這段過程,我感覺過了一個大關,如果不是有師父和大法的指導,沒有同修的幫助,我是走不過來的。可能早就離婚了。可是走過來後回頭再看這段魔難,覺的也沒有甚麼,放下了執著再看它,甚麼也不是。

以上是我修煉和過關中的一點體會,寫出來跟同修們交流,有些方面是自己體悟,不一定完全正確,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指正,讓我們共同在法中不斷提高,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救度更多的眾生,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感謝師父!謝謝同修的幫助!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