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秋雲身陷囹圄五年 老父苦思成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妮兒,走吧,妮兒,咱多咋回去啊?回去吧!」這是法輪功學員張秋雲的老父親去監獄見到女兒時反覆哭喊的話,至今仍讓人唏噓不已。老人如今留下大腦痴呆後遺症,但卻仍清晰記得女兒的名字,天天問:「咱閨女回來不?」

老人的女兒張秋雲,因為修煉法輪功,二零零八年七月被中共警察綁架,遭刑訊逼供,一年多後被非法判刑五年,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女子監獄。家人每時每刻地期盼她回家。

一、張秋雲遭綁架前被同事評勞模

張秋雲,女,現年四十二歲,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區紅旗商廈一名優秀職工,她於1999年3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她多種疾病不翼而飛。

無論是在家庭還是在單位,張秋雲都處處以大法弟子「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家關心老人,孝敬公婆,在單位與人為善,兢兢業業,認真工作,多次被評為銷售狀元、五好職工。就在她被綁架之前,她還被評為單位的勞模,當時單位規定,整個商廈一層樓只能評一個名額,投票選勞模的時候,正好是張秋雲歇班,同事們都選她,同事說評張秋雲他們心裏都平衡。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好人,只因為修煉法輪功,就屢次遭到邪惡的迫害。一九九九年底,張秋雲為了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進京上訪,結果被非法關押在衡水市拘留所。

二零零二年,中共惡徒為了逼她放棄「真、善、忍」的信仰,將她綁架到邪惡洗腦班,當時她的婆婆給惡人跪下,說秋雲是個好兒媳,家裏離不開她,但是惡人依舊毫無人性的將張秋雲綁架走。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晨六點多,衡水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楊樹山帶領十幾名惡警闖入衡水市桃城區紅旗商廈優秀職工張秋雲家中,將張秋雲非法抄家、綁架,並將她非法關押在衡水市看守所。

二、遭刑訊逼供 戴銬做奴工

衡水市國保大隊惡警對張秋雲非法抓捕後,對她進行了非法審訊,惡人問張秋雲誰給她的大法資料,與誰聯繫?並誘惑她讓她說一箱材料放在門口也行,但這些無理要求都被張秋雲拒絕了,於是,惡警開始對張秋雲這樣一個善良的弱女子動用酷刑,綁老虎凳,並通上電對她進行殘酷的非人折磨,導致她的胳膊一年後還是疼麻得抬不起來。

在衡水市看守所,張秋雲被銬上手銬被迫做奴工,每天很早起來,幹活幹到深夜,戴著手銬的手腕被磨得都是血,鮮血染紅了手銬,被非法關押在一起的同修將床單撕成布條,給她纏到手腕上。

在看守所被迫害一年多後,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張秋雲被非法判刑五年。

三、老父苦思愛女成疾

張秋雲的丈夫常年在外地做生意,所以張秋雲在家中上有年邁的公婆、父母需要照顧,下有剛剛考上高中的女兒需要撫養。她被綁架後,家裏如同天塌一般,四位老人們整日寢食難安,女兒失去媽媽,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傷害,再加上看到她媽媽被迫害的場景,女兒整日哭泣,沒有心思學習,後來被迫輟學。丈夫為了照顧老人和孩子,經營的生意受到很大影響。

張秋雲年過花甲的父親,由於思女過慟,導致精神恍惚。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夜裏十一點多,老人神情恍惚的走出衡水市桃城區的家門,在一個十字路口,被一輛疾駛的出租車撞飛十幾米遠,重重的摔倒在地,鎖骨、大腿恥骨骨折,頭部被撞傷。

老人傷癒後,留下了大腦痴呆的後遺症,出門後不記得家門,老伴需在他衣服的好幾個地方縫上布條,上寫家庭住址、電話、家人姓名,老人有好幾次走失,幸都被好心人送了回來。老父親喪失了許多記憶,卻依舊清楚的記得女兒的名字──張秋雲,依舊記得女兒還沒回家。每當望著來來往往的人流,他總對老伴說:「街上這麼多人,怎麼就沒有咱閨女呢?」每當看到老伴看書,他就問:「你看看書上說了不?咱閨女甚麼時候回來?」老人的腦子裏幾乎沒有別的,只有對女兒的思念。

張秋雲因為修煉法輪功、做好人,而遭到如此殘酷的迫害,一個好端端的家庭變得支離破碎,愁雲慘霧。

四、立即無條件釋放張秋雲

張秋雲身陷冤獄將近五年了。像迫害所有的法輪功學員一樣,中共當局對張秋雲實施迫害時,以所謂刑法第300條「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相構陷。其實是對該項法律的徹頭徹尾的冒用與反用:該罪名與法輪功學員毫不沾邊,恰恰對那些實施迫害的警察和官員們非常適用。

現在應該是利用這項法律懲治那些利用中共邪教組織、踐踏天理與人間律法、血債累累的犯罪分子們的時候了。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違反了中國的法律,事實上也違反了國際法,這些罪行必將受到追究。

親人們在盼望著秋雲的歸來,良知和正義之劍也正在指向那些喪失人性、助紂為虐的惡徒,如今中共惡貫滿盈,敗象盡顯,末日指日可待,希望參與迫害張秋雲的不法人員立即停止對張秋雲的迫害,立即無條件釋放法輪功學員張秋雲。退出中共黨、團、隊等一切邪惡組織,記住法輪大法好,為自己選擇美好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