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妻子修大法而得福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我出生在中國東北的一個小山村,是中國十億農民中再普通不過的一個,但我也不普通,因為我妻子修煉法輪大法,我也相信法輪大法好。

在中共邪黨迫害大法這十幾年裏,雖有邪黨的干擾,但我念正,維護大法,支持大法,支持妻子修煉,總和她一起做一些發真相、講真相救人的事。所以我們這個看似普通的一家在妻子修煉法輪大法的這十幾年裏,日子越過越好,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

在此我只把去年發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在這裏說一說。感謝大法和師父的洪恩!

二十多年前,一次意外我腳踝骨粉碎性骨折,因為生活拮据,農村活也多,我沒按醫囑好好靜養。到二零一二年春天,腳踝疼痛不已,去了好幾家醫院都說已骨壞死,根本沒有任何辦法治療。我人中是很能吃苦的,但骨頭疼和皮膚割個口子的痛不一樣,它不是陣痛,是一直疼,痛徹心肺,身上的襯衣襯褲都讓汗水溺濕了,換上了再溺濕,嘴唇因為疼痛和高燒變得青紫,暴皮。我的腳不敢下地,就這樣每天在無法忍受的疼痛中煎熬。

我家裏有一百多畝山地,看著妻子一邊忙地裏的活計,一邊又得照顧我,人也瘦了一圈,我心裏既著急上火,又心疼妻子,卻也無可奈何。

晚上疼痛使得我無法入睡,高燒又燒的我迷迷糊糊,我忍不住疼痛呻吟了起來,妻子說,你與它善解吧,業力也是靈體,你告訴它們去你的空間場等著,你若修成了就與它們善解,我便在朦朦朧朧中把病痛作為可對話的靈體並且說:那你們就去我空間場等著吧,我若真能修成,定與你們善解。說來也奇怪,真的不疼了,身體也變得輕鬆了許多,連意識也清醒了不少。可是好景不長,也就十幾二十分鐘左右,腳脖子再次疼了起來,而且疼的比先前更讓我無法忍受,意識也逐漸變得模糊起來。這時感覺到那個病痛靈體又回來了,帶著它的七大姑八大姨並且對我說;我根本沒找到你說的地方,所以我把它們全帶回來了。就這樣我在這無奈難熬的痛苦中又度過了一夜。

清晨,妻子伺候我洗漱,吃完早飯就又忙農活去了,我忍著疼痛,心中默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看起了妻子留給我的《轉法輪》,令我感到驚奇的是,我真的摒棄雜念專心致志的看書時,感覺不到一絲疼痛。以前我只知道大法可以使人心向善,做一個好人,亦可以強身健體;也曾聽說很多疑難雜症,煉法輪功也都不治而癒了,我也只是相信而已。

就在我開始看大法書兩三天後的一天夜晚,我清晰地夢見我是一台機器,一台有思想的機器,身上到處都是齒輪,有一個齒輪壞了,所有的齒輪轉到那一點上就卡住了,我就會疼痛難忍。這時有一個好像會修理機器的人,我不知道是不是大法師父,拿了一個新的齒輪給我換上了。並且輕聲對我說;都給你換新的了,還那麼疼嗎?我馬上下意識的活動活動我的腳,一下從夢中醒來,真的不那麼疼了!我的淚水也不知不覺流了下來。

我真實的感受到了大法的存在與神奇,堅持每天看大法書,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十多天以後,我在沒吃一粒藥,沒打一針,幾個醫院告之沒有任何治療辦法的情況下,居然逐漸好轉可以下地了。

一個月以後我可以開車了,兩個月以後我和正常人一樣了。我感謝大法師父的慈悲與呵護!在這裏我為那些修煉大法的人而自豪,為那些明真相的人而慶幸,也為那些不明真相還在參與迫害的人而惋惜,千百萬年的輪迴與等待,在今天都擺放著自己的位置,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走錯了路可以及時回頭,如果明知是錯也向前走,那前面必定是萬丈深淵,這樣的人上天都不會眷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