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遇真法,我能清醒的活著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六日】我妻子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在一九九九年「720」以前,我並不反對她修煉法輪功,還為了她能學法,買了錄放機和影碟機,送她去參加大法學習班。那時妻子勸我修煉法輪功,我那時認為法輪大法很正,我這個人有很多壞毛病,我不配修煉法輪大法。

患上糖尿病

一九九九年「720」以後,我因受邪黨造謠宣傳的迷惑,害怕邪黨的迫害,開始阻撓妻子學法煉功,有時也做出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舉動。

二零一零年四月的一天早晨,我起床時感覺特別疲憊,接下來的日子就感覺特別渴,很能喝水,但把肚子喝的溜圓也還是渴的厲害,那時還出現皮膚瘙癢、腳趾尖痛、腿抽筋等症狀,上一層樓都特別的累,感覺腰都要碎了,更嚴重的是頭暈的特別厲害。一次,我到野外去挖野菜,想起身得扶著樹才能站起來,隨時都有一跟頭栽下去起不來的危險。我給妻子打電話,說如果我半小時不給你打電話,你趕緊撥打120急救電話。

後來到醫院一化驗,空腹血糖17.0,尿糖四個加號,這不是糖尿病嗎?我周圍有很多糖尿病人,他們打胰島素維持,終生離不開胰島素,吃中成藥吃成了低血糖。我沒打胰島素,也沒吃中成藥,我平時喜歡鼓搗周易、八卦和小能小術,於是就按易學或氣功刊物上提供的小法小道和報紙上的小偏方自己治病,同時進行體育鍛煉。可是病沒見好,反而有時來的更加猛烈了。發病後不到四個月,我的體重已從原來的170斤降到了110多斤,再這麼降下去,不打胰島素不就成了骷髏了嗎?以前得的慢性前列腺炎還沒好利索,小便本來就費勁,還要大量喝水,難道我的人生就要在水壺和廁所之間疲於奔命嗎?

神奇的大法

二零一零年八月,妻子帶了一位以前得過糖尿病的女大法弟子來我家,給我講她親身經歷和大法的神奇,妻子的姑姑也聯繫了我的一位得過糖尿病的上級老領導給我介紹法輪大法的美好。妻子帶來的這位大法弟子得法後眼鏡也摘了,少白頭也變黑了,胰島素也不打了,無病一身輕了。那位老領導得法後,糖尿病也沒了,霧朦朦的眼睛也好了。我頑固的心開始鬆動。糖尿病發病後我的頭一直像一團亂麻似的昏沉沉的有時痛有時脹,從老領導那裏回來的當天晚上,我開始按妻子的勸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我念到晚上十二點的時候,突然頭腦裏像撥開雲霧一樣突然晴朗無比,我多年少有的睡的那麼甜美、那麼輕鬆。

法輪大法真的這麼神奇呀!在病痛中我是那麼的無助,大法讓我看到了希望與光明。白天上班處理完公務,我就迫不及待的從櫃子裏拿出《轉法輪》讀起來。說起來不好意思,這本《轉法輪》還是九九年「720」的時候我從妻子那裏偷偷拿走放在辦公室裏收藏起來的,準備有朝一日當成文物。沒想到是給自己留著的。雖然妻子天天都聽師父講法錄音,天天讀法,但我從來都沒認真聽過、從沒拿起書來看過。現在我靜下心來從《論語》看起,頭腦裏沒有雜念,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這本書裏去了,就這樣一字一句的平緩的讀下去,當讀到第一講一半的時候,神奇再一次展現:一股從來沒有體驗過的熱流湧動全身。這一刻,我明白了,我手裏捧著的是真正的天書。多年來,我一直都夢想遇到天書,但是天書就在我的身邊,我卻有眼不識;我一直都在周易、八卦中尋找人生真諦,但是宇宙大法就在我的耳邊,卻有耳不聽。

從此,我開始了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洪法,還幫助妻子做一些證實大法的事情。學法、煉功不長時間,神跡在我身上一個接一個展現:頭不暈了、眼不花了、腰不痛了、腿不酸了,糖尿病的基本症狀沒有了;折騰我多年的前列腺部位的病灶被師父給打下去了;我的腦袋裏原有個像大土豆一樣的東西在腦裏來回逛盪,這個大土豆也溶化掉了;小腹部位師父給下的法輪轉起來了,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法輪在動、在飛旋;很多次師父給我灌頂,一股熱流從頭頂通透全身。一天早上我起來煉靜功,突然感到「喀嚓」一聲,一層人殼脫掉了,削得肩頭有點痛;有時到了早晨發正念的時候我沒有醒來,師父就會輕輕敲幾下枕頭把我喚醒,有時感到是神之手伸進大腦裏把我喚醒的;我在煉靜功中,還出現過從天靈蓋骨縫處像瀑布一樣的能量流,傾瀉而下。一天中午我躺在床上,前額部位像有東西爆炸一樣,炸了很長時間。

總之,各種神奇難以計數,我知道有的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有的是師父鼓勵我、增強我學法煉功的信心而對我的加持,更多的是師父對弟子用人類的語言難以表達的呵護和關愛,我深切的感受到師父比我們更愛我們自己。

我能清醒的活著了

得法後,我把多年收藏的有關周易、八卦、醫學名著、武術氣功、佛學道學、偏方藥方、小法小道等一股腦全都賣的賣、扔的扔。我學宇宙大法了,我是師父的弟子了,我再也不學那些東西了,有師在,有法在,我再也用不著那些東西了。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甚麼黨,甚麼官都別想動了我的心,我就跟師父修了。

過去我不懂得修煉的事情,更不知道甚麼叫不二法門,阿彌陀佛,無量天尊,甚麼都念;佛學、道學、醫學、武術、氣功、符咒、周易八卦拿起來就學。現在我只修法輪大法,現在我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於我來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是我心靈深處的聲音。在迷途中,是恩師為我撥正了航向,是恩師的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道路。

如果沒有得法,我還會在覺得自己不錯中墮落,我還會在自覺比別人做的好的感覺中沉淪;如果沒有得法,我會把污濁當成日月精華,無遮無攔的任由社會污染;如果沒有得法,消極、爭鬥、怨恨、情慾依然會主宰我的生活,荼毒我的心靈,摧殘我的肉身……是恩師將我從千年的迷夢中喚醒,將我洗淨、洗淨、洗淨,讓我這個草根也有了向神佛修煉的萬古機緣。

我在黑暗中,帶著如山的業力,雙眼雖睜有如目盲,我不知道哪裏是懸崖,哪裏會有漩渦,以我的拙眼分不清正邪,常把謊言當真理,誤把邪惡當救星……在迷途中,是恩師為我點亮了航標燈,我明白了我活著是為了甚麼,我明白了我應該向哪裏去。得遇真法,我也能清醒的活著了。

師父,我拿甚麼報答您!

大法是超常的,學法後我以前的慢性前列腺炎的症狀沒有了,我比誰都清楚;造成糖尿病的根本原因的難被師父拿掉了,我比誰都了解。師父為我做的,有的能感受到,多數感受不到,但師父為我的付出和承受我也只能知道一點,我的身體輕鬆了,吃嘛嘛香了,可是業力哪去了,是師父為我承受了。

每當我聽到《師恩頌》這首歌曲,都會難抑的淚眼模糊:師父啊,「有誰能知道你的辛酸,有誰能知道你的艱難,有誰能知道你付出的心血,有誰能知道你承受的一切」。

是師父不計我的過往之過,將我從地獄裏托起;是師父給了我生的希望,帶我走上回家的路,要不然地獄也許是我的歸宿。得法前,我就是那種業力大的直掉渣的人,如果不是師父的教誨,我依然還會無知在酒桌上醉醺醺的胡吹亂扯積攢業力,依然會在煙霧繚繞中收攬黑氣,依然會在街上欣賞美女增強魔欲,依然會把勾心鬥角當成品味人生,依然會把說假話當成生命智慧,依然會把暴躁易怒當成自己特性本質。如果不是師父的大法,我還會把邪的當美好,對正的充耳不聞。如果不是師父的大法,我還會死死抱著宇宙的垃圾繼續消沉。師父以慈悲偉大的胸懷為我們承受付出了那麼多,而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我們自己而做,師恩無以為報──我拿甚麼報答您,我的師父!

得法前,我幾乎天天聽到「真善忍」這三個字,但我不知道他的真正涵義。當我開始說真話、真誠的對待別人,我明白了「境隨心轉」的道理,我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被周圍人真誠對待的幸福;當我以善的心態事事為別人著想的時候,時常會感覺一股熱流通透全身;當我從忍中昇華,不計較不執著的時候,我的心變得無比暢快的自由和輕鬆;沒有了人心的羈絆,我有了翩翩欲仙的感覺。當我把一切都投入到「真善忍」這個大熔爐中,我感到身體全部都溶化在這宇宙之中了。當然,悟到「真善忍」的更高法理還需要心性的提高和層次的突破。這裏我只是想說:法輪大法真的能改變生命的狀態。

親友紛紛得法來

二零一一年新年,我回老家利用新年闔家團圓的機會,把大法的美好講給了家鄉的親人,現在我的親人中十一人走入大法修煉,二十六人做了三退。在老家洪法的日子裏,我感覺到小腹部位的法輪多次飛速的旋轉,我知道這是師父加持和鼓勵著我。

我的一位沒有多少文化的姐姐,我告訴她《轉法輪》是一部天書,她就把《轉法輪》當成天書看,真的就看到了天書展現給她的神奇。

我的母親八十多歲了,她小時候看到過真龍,看到過天上的字,看到過天人打鞦韆。我母親沒上過學不識字,我跟母親一說「法輪大法好」,她就讓我把這幾個字寫下來,她一遍一遍的抄寫,後來自己也能寫「法輪大法好」了。沒有任何障礙跟著我們開始了煉功聽法直到現在,身體硬朗。

有師父的法身在,就有一個正的能量場。鄰居有供保家仙(狐狸或黃鼠狼)的,在自己家裏總是很難受,一到我母親的屋裏就輕鬆了,所以那段日子她一難受就急急的到我母親屋裏來。我想一定是她身上的附體懼怕師父的法身和正的能量場而不敢進門的緣故。

明真相始知邪黨騙術

通過學法,我走出了迷茫。通過看大法的真相,我一次次的驚呆了,一個號稱「偉光正」的政黨給全世界人施展的竟然是下三爛騙人的鬼把戲,它為了迷惑世人,竟然對師父的講法斷章取義;它為了欺騙世人,竟然對大法的法理任意的歪曲,甚麼天安門自焚,甚麼自殺,甚麼1400例都是為了推行迫害而向世人宣揚的假證據。邪黨要想迫害或打倒誰,第二天早上編造的罪狀就會鋪天蓋地滿天飛。

仔細的想一想,這些年我都是怎麼上當受騙的:看邪黨的電視、聽邪黨的廣播、讀邪黨的報紙、參加邪黨的動員會,邪黨的毒素灌輸的多了,漸漸的就喪失了辨別是非的能力,不知不覺身體就歪向了邪的那一邊。其實就是被邪黨洗了腦。邪黨騙人哪!

沒看《九評》之前也知道邪黨壞,看了《九評》之後才知道它壞的超出了人的想像。看我中華,大地滿目瘡痍、社會世風日下、貪官污吏橫行、抗議聲浪此起彼伏、天災人禍不斷、有毒食品遍地、無數人被妄加迫害……中共才是最大的環境污染源,中共才是真正的社會不穩定因素,中共才是純粹的大毒梟,中共才是反人類的邪惡組織,它殺我八千萬同胞,給我中華子民灌輸無神論、「假惡鬥」的邪教思想,破壞中華傳統文化,敗壞社會道德,發動整人運動,製造自焚偽案、編造個1400例嫁禍法輪大法,活摘我同修器官販賣……這些都在將其邪教本質暴露無遺。

邪惡豈能戰勝正信,邪惡豈能取締良知,邪惡豈能泯滅真理。神佛已向世人表達了「天滅中共」的天意,展示了「中國共產黨亡」的天機。

大法至純、至善、至正。如果人人都修煉法輪功,人人都用「真、善、忍」的標準來約束自己,我們會吃那麼多的有毒食品嗎?我們還會受貪官污吏橫行之苦嗎?你得了絕症,感謝黨你的病就能拿掉了嗎?感謝殃視你就能病好了嗎?

法輪大法現已洪傳到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修者身體健康,道德提升,精神境界昇華,無數人身心受益。「真善忍」深入人心,法輪大法享譽全球。

我為自己能成為師父的弟子而無比自豪。我常常問自己:我是誰呀?我是法輪大法弟子。我師父是誰呀?我師父是慈悲偉大的開創宇宙的主佛。得遇真法,三言兩語道不清我的幸福。師父慈悲,我找不到人間的語言來形容師恩。

我尊敬師父!我相信師父!我感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