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小同修成長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喜得大法的老弟子,得法不久就引導我兒子和我一同走進大法修煉中來。那時兒子十二歲,我領著他到處去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孩子上學早,五歲就上學了,總是有做不完的作業,一寫就寫到晚上九點鐘左右,但我還是讓他抓緊一點一滴時間學法。每天煉功也不停,沒時間五套功法都煉就能煉幾套煉幾套。

小孩單純,你讓他幹啥他就幹啥,但自制力差。所以不但要常督促、還要及時督促。有時孩子晚上寫作業寫到十點多了,早上還得起早上學,完成作業後就不想學法煉功了。我就督促他煉功學法,但我的做法是適度,不是逼他必須還像平時那樣,還學煉那麼長時間,可以少學點、少煉點,但每天學法煉功儘量不間斷。天復一天,年復一年的堅持。哪怕是我不在他跟前,我能和他聯繫上時,第一句話就是問他學法煉功是否堅持了。

師父說:「這個社會對孩子的影響確實很大。因為整體社會的道德都在下滑,小孩子沒有抵擋能力,一進入這個社會,就進入大染缸了。如果能夠像以前那樣對孩子督促學法、煉功,那就不容易隨著社會滑下去了。很多大法小弟子,長大了,反而變的很不行了,都是這個原因。」[1]

我覺的光要求他不行,必須在具體時間上幫助他抓緊。比如說他寫完作業了能有十幾分鐘閒暇,我就讓他休息一小會馬上學法,哪怕學上一小段也行。所以孩子從上小學到現在幾乎很少有時間看電視或玩兒。除了學習,就是學法煉功。時間長了,他也就習慣於這種生活節奏了。我也利用可利用的時間和他交流,給他講同修學法修心的心得體會,在心性提高方面也讓他嚴格要求自己。和他一同商量安排學習和修煉的時間關係,讓他能抓緊時間既學好法又學習好。

小同修不像大人那樣有那麼多觀念,沒有那麼多常人的執著,用常人的話講可塑性大,但自主性差,求安逸心較強,容易放鬆自己,容易受外部環境的影響。這是孩子「通病」。長期一起生活,我知道自己的孩子執著狀況,他的問題剛一表現出來,我就及時指出,提醒他去除執著心,不至於時間長了問題積累大了不好去除。比如,我因為忙沒有督促他學法,他就放鬆起來,幾乎只想著玩兒,我就給他提出具體安排,給他制定出「作息時間表。」但不能要求過高,那樣會適得其反。這樣堅持不懈的引導,大法在孩子幼小的心靈裏打下了深厚的基礎。因為引導得當,孩子也樂意和我交流,現在有甚麼事都和我交流。他媽對他那份常人愛那麼濃,大法和常人的事情他分得很清楚,大事小事都願意和我商量,這對我們溝通非常有好處。

孩子和大人不同,一旦認同大法就很堅定,也很純正。那顆堅定信師信法的心有時我也很受感動。舉幾個例子,如「殃視」播放天安門自焚偽案時,我當時由於法理不清,雖然也知道邪黨不會說甚麼真話,但也想看個究竟。可當時孩子馬上告訴大家:「這都是假的,都是騙人。」告訴客人不要看。當然他連正眼看一下都沒看。一次網上有個人給他發來一封信,讓他發一個帳號,說給他八百萬美金,那個人說自己得癌症將不久離世,丈夫因車禍剛去世不久,身邊沒有親人,孩子連理都沒理這事。我對兒子一點沒動心很高興。還一次我正在給他上課,遭到綁架。他當時讀高三,面臨高考,當時一些同學和老師都對他另眼看待。他心理壓力很大,但他甚麼都沒說,表現的非常平靜。我闖出來後,單位不讓我上班,預謀開除我,我背著他媽對他說,我不能上班沒經濟來源,你上不了大學咋辦。當時我還不知道否定舊勢力。他只是笑笑說,不會的,到不了那個地步,再說不上就不上唄,我去打工。

修煉十六年了,他從來沒吃過一次藥,沒生過一次去醫院的心。一次他發燒起不來床,他媽逼他吃藥,又是哭,又是哀求他,跪在地上給他不停的磕頭,他躺在床上勸他媽說別這樣,但無論他媽怎麼鬧,孩子一點都沒動心。但他也有執著心很強的方面,比如色慾之心,因為是正當這個年齡,色慾這個執著心比較強。我兒子在別人眼裏看來一表人才,修大法的人氣質又好。所以無論讀高中還是讀研期間,總有一些女孩子追他,他也是人心難去的。他也知道這個心較重,也儘量把握自己,但還是犯了色慾之戒,不得不結了婚。

師父說:「再有呢,如果家長哪方面做的有問題,小孩也會有表現,也會有意表現給大法弟子看、給家長看。」[2] 孩子哪做的不好時,我首先檢查自己哪裏修的不好,認為一定與我的修煉狀態有關。所以我一方面告訴他要精進,自己多學法,做好三件事,同時也找自己的不足。我覺的我做好了,他那裏也會變好。

現在兒子在國外已四年了,我怕孩子產生惰性,經常督促他多學法,做好三件事。我知道我幾天不督促他,他就可能鬆懈一些,因為他學習壓力大,每天很晚才睡覺。真是時間很少的,這就要求他少休息,擠時間。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堅持這需要毅力。我就在這方面提醒督促他。

我發現有許多大法弟子家的孩子修來修去不精進了,這需要家長督促一定要及時,放鬆一點可能就是大問題。今天看到甚麼問題了今天就告訴他,督促他立即去做,不能放鬆。因為他們也是師父的弟子,師父把他們交到我們手裏,託付我們看護,我們帶不好是有罪呀!所以我就隨時告誡自己。他雖然是我的兒子,他更是師父的弟子。我沒有資格在這裏摻雜私我因素。所以一旦在他的修煉上與我個人利益發生衝突時我首先想到怎樣按法的要求去做。比如他做證實法事時,我雖然為他很擔心,但我也不能因為擔心他遭到迫害而阻礙他走自己修煉的路。但有時真是哪個擔心的執著很難放下的,比自己對自己都擔心呀!

現在兒子已經成年了,自己已經能處理好自己的事了,在修煉上也算平穩了。我雖然不再像過去那樣看管他、督促他,但還是對他要求很嚴,對他修煉抓的很緊。現在他馬上就要博士畢業了,在國外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他找到了一個比較理想的工作,他雖然一開始學習上不是很突出,但學習成績越來越好,他在國內碩士沒讀完就考取了去國外讀博士,不但有工資,學費也不用家裏出。現在他在國外承擔著越來越多的證實大法的項目,學習、工作及科研方面也都很順利。親友們連連表示:你這真是修煉法輪功帶來的福份呀!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