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因果之報 如影隨形

——《閱微草堂筆記》故事幾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七日】清代的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一書中,記錄了其平時所見所聞的很多奇異之事,詳述因果輪迴之事例,證實因果報應絲毫不差,給人以警示。以下為書中記載的幾個發生在清代年間的小故事。

(一)請蠲免罪

我(紀曉嵐自稱)的老師呂暗齋先生講述:他的家鄉廣西桂林有位任縣令的人,上任那天,夜裏夢見已故去的自己科舉考試時的房師(對在科考中薦舉其試卷的同考官的尊稱)某先生。某先生滿面愁容,好像有很深憂慮的樣子。縣令急忙迎上前去拜見說:「您對我的幫助,我一直沒有忘記,心裏非常感謝。如今托您的福得了一官半職,您有甚麼為難的事嗎?」

這位先生說:「謝謝你的惦記。你還不知道我這件事:當年,我曾在此地任縣令,有百姓試著開墾窪地荒山,我錯誤地按熟地上報,照章收納賦稅。百姓紛紛寫狀子上告,我明知他們有理,卻又怕輿論對我不利,就千方百計地阻撓,使他們申訴無效,直到現在,新開荒田地上的賦稅,仍在加重百姓負擔。土地神報告了東嶽神,東嶽神認為這是由於我工作失誤造成的,雖然並非出於自私,但怕被檢舉影響升遷,那麼罪行和自私自利一樣。於是把我拘留在此地,我因此無所歸依,等租稅免除了,才能解脫。所受飢寒困苦,種種煩惱,我也不必再說了。回想起來,生前為官沒有為民造福卻反而貽害了百姓,沒有樹立像泰山一樣高大的品德,卻造下了有如海一般深的罪孽,實在令人痛苦萬分。今天幸好你來這兒任官,倘若你念著我的知遇之交,呼籲免除不合理的租稅,那麼我才可以得脫,洗清罪業後,重新進入輪迴。」

縣令翻閱舊時卷宗,果然有這件事。他通過各種渠道竭力請求廢除不合理賦稅之後,恍惚又夢見那位先生來道謝,告別後去了。縣令自此昧心之事毫不敢為,凡事但有賄賂,俱辭不收,亦不聽情囑;凡見人危難,即思拯救,受到百姓的稱讚。可見害民之事不可為,切莫只做自己的官,毫不管別人的苦,將「正直公平」四字拋卻東洋大海。縱然官府一時不察,皇天自然鑑察,縱然一時脫逃憲綱,畢竟天理不容。為官須要慈悲為本,為民多做善事,方不失為民父母之意,不但萬民感戴,皇天亦會佑之,也是為自己真正積下福德。

(二)神鏡明辨

友人范蘅洲講述:他的家鄉浙江杭州有個甲某,生性樸實憨厚,做人本分。一天午睡,他夢見幾個差役手持牒文將他抓去。來到一處公堂,只見殿宇宏偉,廳堂寬敞,正殿的左右兩側都有長廊,閻王正坐在大堂上,兩旁站著官吏差役。甲某上前見過閻王,閻王要對他進行審訊,因乙某在堂上一口咬定自己被甲某所殺,告甲某謀財害命,閻王讓甲某交待事實經過。

其實,事情的真相是這樣的:一天,乙某外出討債回歸,天沒亮,他便乘早上涼爽踏上了歸程。半路上,遇到幾個人。那些人見他腰間鼓鼓囊囊,知道他帶著金錢,就圍了上來,將他打死後丟棄在岸邊,把錢搶走了。這時正巧乙某的鄰居甲某劃著小船經過這裏,一看認出是乙某,大驚失色,見他還有一口氣兒,就把他抱到船上,打算送他回家。乙某嚥氣之前,忽然甦醒過來,睜開眼睛看見甲某,以為他與強盜是一夥的,那些人先拿著錢走了,他卻划船到江中投屍滅跡。所以,乙某死後來到陰間,專告甲某。

閻王查看了生死簿,對乙某說:「搶劫你的,是某某等人,不是甲某。」乙某不服,以親眼所見為理由極力爭辯,一位冥吏也堅持說生死簿不會出錯,與乙某爭執起來,閻王見狀說:「生死簿不會有誤,這是常理。既如此那麼再進行對質和核實。」基於這種原因,閻王命人拘捕了甲某,甲某當場敘述了載送乙某的目的,乙某不服。閻王說道取業鏡來照,只見閻王把衣袖一揮,那大殿的左側忽然出現了一面大圓鏡,直徑足有丈餘,鏡中像電光似的一閃後,頓時呈現出乙某被害的場景,照出了乙某被害的全部經過。神鏡照心,人每做一件事情,他自己的心裏都是非常明白的,都會在心靈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其實乙某連自己都不清楚是誰害的,神鏡一照,一切一目了然,使壞人原形畢露,決不會放過一個壞人,也決不會冤枉一個好人,正是「惟是種種冤愆,多非自作,冥司業鏡,罪有攸歸」。

乙某這才醒悟過來。閻王命將乙某另案發落,將甲某送回陽間。神明對案件的公斷、取證,使案子水落石出,令涉及案情者心服口服。

(三)夙世因果

通政使羅仰山在禮部為官時,受到一位同僚的排擠傾軋,每一舉動都被掣肘,每一邁步都似走在荊棘叢中。他的性格又很內向,便漸漸為此抑鬱成疾。

一天,羅仰山悶悶不樂地坐著,忽然做夢來到一座山中。山中水流花開,風清日麗,風光宜人,頓覺神思開朗,鬱悶全消。他沿溪散步,見到一所茅舍。有位老翁請他入座,二人談得很投機。老翁問他怎麼像生病的樣子,他向老翁詳細陳述了自己的苦境。老翁長嘆說:「這是有前世夙因的,你沒了解罷了。你七百年前是宋朝的黃筌,你的那個同僚是南唐的徐熙。徐熙的畫藝,本來高出黃筌之上,但黃筌惟恐他奪走自己的宮廷供奉之寵,就巧言排斥壓抑,致使徐熙貧困落魄,含恨而死。以後輾轉輪迴,二人很久沒有相遇。今生業緣湊合,徐熙才得機報其宿怨。他加在你身上的不幸,正是你曾經加在他身上的不幸,你又有甚麼可抱怨的呢!世上事情,大體上沒有往而不復的。往而必復,這是天道;有施必有報,這是常理。既然已經種上因,終究是要結出果。恩怨的遇合,就像日月的旋轉,必然會有互相交會之時。可見,種種害人之術,恰好是用來害自己的啊!我在以往的生涯中曾是你的一位老朋友,由於你至今尚未醒悟,所以特來向你解釋因果緣由。你與他的宿怨已經了結,從今以後,你要謹慎處世,不要再種甚麼惡因了。」

羅仰山聽後,心裏全明白了,個人的得失榮辱之心頓時一乾二淨。幾天之內,平常積成的疾病就徹底消失了,心裏也不再鬱悶了。

(四)悔之已晚

北方的橋上,大都裝有欄杆,以防行人失足落水。閩南地區多雨,所以,橋上往往建有棚屋,為行人擋雨。福建永春孝廉邱二田講述:有個行人夜間遇雨,趕忙躲進了橋棚,他恍惚間看見橋棚裏有許多人,其中一個官吏模樣的人手拿案卷,幾個軍役押著一些戴枷的犯人。這人明白這是官府在押送囚犯,就躲閃到一個角落裏。

這時只聽一個囚徒大哭不止,官吏叱責他說:「現在知道害怕了,當初不幹那事多好啊!」那個囚徒哭著說:「我是被我們那兒學館的教書先生害了,他每日講學,總是把甚麼神佛之類、因果報應之說,統統斥為佛門虛妄之談。我相信了他的話,認為不管做了甚麼事,只要機智、乖巧,都能隱蔽起來,即便時常為非作歹,也可以終身不敗露;到了百年之後,冥冥漠漠,甚麼都不知道了,一切詆毀與讚譽我全聽不到了,那麼現在還有甚麼可怕的,有甚麼不敢恣意去幹的呢?可是沒想到,地獄不是胡說,神明果然存在。我這才明白自己被欺騙了,現在真是後悔已晚啊。早知道我做那些壞事幹甚麼?!」

另一個囚徒說:「你的墮落是由於不相信神佛和因果,而我卻相信這些存在。但是我以為有了神佛保護,我自然可以無所不為,即使做了惡事,以後只要有了功德,就可以把原先的罪惡抹掉;將來死去,地獄也不能把我怎麼樣。因此,我生前多去廟中燒香磕頭,多布施錢財,認為這就是積累功德,就可以得到佛法的保護。沒想到,神明給人降罪或降福,是根據一個人所做善事、惡事的情況來定,不管捨棄錢財是多還是少。現在,我的錢財耗盡,卻因為非作歹、肆意胡為,以至於落到今天這步田地,我也是後悔已晚啊。」說完後大哭不止,其他囚徒也都一齊痛哭。

那位行人這才明白,他們是已故的亡者,因不信神佛、不信因果、不為善等而給自己造下無端罪業。由此可見:惡因是種不得的,若一有惡因,必有還報,世人應早種善因,切莫落到悔之已晚這種地步啊!

看古代的因果故事,再拿現代發生的故事來對比,甚至是自己身邊發生的事,就會發現,因果規律就是不管相信它與否,它都是客觀存在的。古語云「舉頭三尺有神明」是說神明無處不在,「見善如不及,見不善如探湯」是指見到了善,就如同怕落到別人的後面一樣;見到了不善,就如同用手去探熱湯一樣的可怕,告誡人們惕勵因果,揚善棄惡。

而當今中共卻逆天叛道,強制地給人灌輸邪惡的黨文化,鼓吹無神論,將善惡有報斥之為迷信,不讓人相信因果,不敬神佛,敗壞人的思想和道德,無惡不作,妄想把人帶向墮落的深淵,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已經十四年了,必遭天譴。現在中國大陸已有一億四千多萬民眾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並徹底認清其邪惡本質,做出了正義的選擇。回歸天理和良知,才是做人最重要的,是人真正的心靈歸宿所依,才會有好的際遇和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