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三年馬來西亞法會召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六日】二零一三年馬來西亞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於十一月三日(星期日),在檳城維斯塔納酒店(Vistana Hotel,Penang)圓滿召開。二十名學員和大家分享了他們修煉法輪大法的心得體會。

二零一三年馬來西亞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現場。
二零一三年馬來西亞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現場。

二零一三年馬來西亞法會,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
二零一三年馬來西亞法會,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

堅持中領館前反迫害

來自吉隆坡的學員楊金蓮女士分享了她在各個環境,包括景點、學校、醫院面對面講真相的體會。中領館前發正念是她長期堅持做到的一個項目,過程中有人來了解真相,明白了真相。她也有遇到干擾的時候:「一天,一便衣警察來叫我走,我跟他講真相,他不愛聽,抄我身份,堅持叫我拆掉橫幅,不友好地對我說:『你讓我怎麼罵你呢?你年紀和我母親差不多大,應該在家帶孫子,在家喝茶,為甚麼坐在這裏呢?』」

楊女士向警察說:「中共把法輪功學員都關在勞教所裏,這些善良的人在勞教所裏可能會被中共活摘器官,我怎麼能坐在家裏呢?如果你的親人、朋友和同事突然不見了,你要不要尋找?你看哪個國家的領館前是這樣,別的國家都沒有,只有中共的領館有這樣。」警察似乎有點明白,走開了。楊女士交流說:「我想我就是堅持在這裏反迫害,讓眾生知道中國正在發生著甚麼事,中共是怎樣迫害法輪功的,讓更多的人得救。」

青關會邪惡行徑讓民眾看清中共邪惡本性

雖然在講真相時面對考驗或干擾,但楊女士十分珍惜馬來西亞這裏相對之下較寬鬆的講真相大環境,因為在香港,她親身經歷了那種被中共干擾破壞的環境下講真相的艱難,她說:「今年五月,我們馬來西亞的三位同修到香港景點,青關會的橫幅擋住了我們的真相點。青關會知道我們是馬來西亞來的,要趕走我們。中午十二點多了,有些同修去吃飯了,有些同修沒走,我看到一位香港同修在舉展板,人來人往的,挺多人,我也過去一起舉著,青關會的一女惡徒來衝撞我,我走開了兩步,她又過來撞我,香港同修示意我去發正念。我去發正念,青關會的女惡徒還把我們的展板丟到好遠。我正在發正念,突然覺得好吵鬧,我睜眼看,香港市民的一位老者在訓斥青關會的惡徒,在伸張正義。下午五點多,這位老者來對我說:『你坐在這麼小的地方怎麼可以啊。』好多市民在惡徒的邪惡行徑中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性,分清了善惡,明辨了是非,明白了真相從而得救。」

楊女士感到香港同修在這樣的環境中講真相不容易,每天都面對邪惡,心態還坦坦蕩蕩。想想中國大陸同修在邪惡環境下還堅持修煉,太不容易了。她體會:「師父給我在這個好環境修煉,我不能忘了我是誰,更不能忘了我的使命和責任,我要盡全力修好自己的同時多救人。」

打營救電話 配合大陸同修揭露邪惡

在這次法會中,有幾位學員,包括兩位中國小同修分享了向中國大陸打營救電話的體會。其中來到馬來西亞的中國大陸學員夏女士體悟到,在海外這個相對寬鬆的環境向中國迫害部門講真相,是在配合大陸同修揭露邪惡、清除邪惡,救度那裏的有緣人,同時減輕大陸同修的壓力,做大陸同修不容易做到的事──向公檢法等部門傳遞真相。

夏女士說:「我在大陸被迫害時,看到有一些良知尚存的警察,對法輪功學員投以同情的目光,有的想了解法輪功真相卻不敢在公開場合流露。我親眼看到一個派出所警察,趁同事不在,拿起桌上的小冊子很認真地看,然而聽到門外響起腳步聲,趕緊把小冊子丟開。那一刻,我真的發自內心同情這個生命的處境,對參與迫害者存有的對立情緒蕩然無存。而且我也切實體驗到,當面對參與迫害者,我們真的無怨無恨的時候,他們也惡不起來,甚至有些警察才很兇地訓斥了犯人,轉過來對大法弟子說話,卻是一種尊敬的態度。所以我相信,如果我們能時時提醒自己,不把他們擺到我們的對立面,想著他們也是迷失的生命,被邪惡迫害的生命,我們的正念會讓更多的警察擺脫邪惡操控,良知覺醒,放棄行惡,成為有救的生命。同時也會給大陸同修開創更好的救人環境。因為抱著這樣一個基點走上平台,所以,打營救電話過程中,遇到難關時、人心衝撞時,我都會提醒自己,不要忘了來這裏的初衷,要堅持,這是使命。」

徵簽揭中共暴行 民眾勸阻友人去中國換器官

由「反強摘器官醫生協會」(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簡稱DAFOH)發起的全球聯署行動正在全球各地進行,籲請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學員們在法會上分享了他們在徵集簽名過程中的體會。

來自雪蘭莪州巴生的莊陳麗談了自己幾個月來做徵簽的體會,從剛開始跟隨同修配合一起做,到後來意識到要去掉依賴心,自己必須擔起這個責任,主動出來做徵簽。在徵簽的過程中,明白真相的人們都紛紛給予她鼓勵,包括一位印度醫生簽名後拍一拍她的肩膀,叫她要加油!她也遇到過一名聾啞女士,在紙上寫了「Don't give up」三個字,叫她不要放棄。

也有市民感謝法輪功學員告訴了他們有關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讓他們可以及時阻止正要去中國換器官的朋友。莊陳麗說:「有一個華人先生,三十多歲,當我告訴他,中共正在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而且是在沒有打麻醉藥的情況下活摘器官,至今仍然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在監牢裏等待援救。他聽完後馬上簽名,他跟我講,沒有想到中國政府會這樣做,幸好我告訴他這件事情,因為他有一個朋友正在辦理手續,等著去中國換腎!他說他要告訴那位朋友,叫他不要去中國換腎!過後,他向我要了大法資料,說要拿一份給他朋友看。」

法度有緣人 網上看影片得法

法輪大法自一九九二年從中國大陸開始洪傳,至今已傳遍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使人身心健康,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中共惡黨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起以謊言誣蔑與邪惡迫害法輪功,但無阻許多有緣人喜聞大法,紛紛走入修煉行列。

來自雪蘭莪州八打靈再也的新學員陳進發,是在今年中國新年期間在網上偶然得法。他談道,當時是新年,沒上班,閒在家裏就上YouTube看免費電影。由於從小受中文教育,對中華古老文化有解不開的情結,所以很自然地就找些中國的影片來看。當時他選了「震撼」這部影片,一開頭就被那悠揚悅耳的背景音樂所深深地吸引住了,到後來他才知道那音樂就是「普度」。這部影片是關於中國石家莊一位法輪功學員的真實故事。八十分鐘的影片看完後,陳進發激動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復。接下來,從片尾的連接,他自然地就找到了法輪大法和明慧網網站。他最先拜讀的是學員的修煉交流,尤其是好多篇有關祛病健身和道德昇華的文章。當時他心裏想:這功法這麼好,可真是神功哪!我非學不可了!

那時的他長期吃五種西藥,因為在兩年前(他五十歲時)中過兩次風,每天吃這一大把藥,基本上是把他整個人日常的運作硬性地放慢了幾拍,做事、想東西和說話都變得遲鈍。得法後大概三個星期,他對事對人的看法跟以前就截然不同了。凡事都會用「真、善、忍」來衡量。他說:「我學會了向內找,和工作夥伴意見相左時,也能心平氣和地達到共識,把事情辦好。對外和客戶的往來,以前我是吃一分錢的虧都不幹,就算吃了悶虧,總會想方設法去把便宜討回來。所以呀,弄得時時刻刻精神緊張,晚上睡不好。天氣熱點就來偏頭痛,真是苦不堪言。現在啊,明白了『不失不得,得就得失』的道理,吃虧當吃飯,多多益善!客戶們現在可非常樂意和我做生意,因為我會不計較的滿足他們的要求,把事情辦得妥妥當當。」

學會了凡事都用大法衡量,他心悸的毛病就慢慢改善了,偏頭痛也沒了。每天晚上睡得香甜,胃口也大好。他說:「大概是得法一個月過後,我就自然而然地沒吃藥了。直到今天,我的身體狀況都非常好,連小病如傷風咳嗽都少有。謝謝大法,謝謝師父!」

大法使人脫離毒海 從獲新生

得法一年多,來自檳城的新學員盧秀雲是偶然的機會看到一份大紀元報紙,裏邊有一篇關於神韻的報導讓她很感興趣,便上網搜尋有關資料,結果就在網絡上找到了明慧網,從而認識了法輪功。接著她在幾天內通讀了《轉法輪》,解開了許許多多她在人生中的對人、對事、對大自然的很多疑問,豁然間明白了自己為何生在這個世上,就下了決心要修煉。

以前的她是個成天都叼著煙,浸泡在毒海裏的癮君子,和家人的關係也很惡劣,她談到:「剛開始戒毒時我非常難過,我心裏七上八下的就是想要吸毒,但我知道我不能再走回以前的路,師父將我從苦海中撈了起來,我不能辜負任何一個想要我好的人。我們每天堅持學法和發正念,漸漸地我的心越來越平靜。」她在磕磕碰碰的過程中,在同修的鼓勵下,堅持學法和發正念,在大法的指導下漸漸去掉了毒癮,最後下定決心把煙戒了。說來真的很神奇,她在幾天時間內把煙癮很自然地戒掉了,而且沒有任何痛苦的感覺。

回家以後,她處處事事都以真善忍來作為指導,矛盾來了不和家人爭辯,遇到事情就向內找。她的變化家人都看在眼裏。她發現自己家裏也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父母不再像以前那樣,說話也變得和風細雨的,家裏盡是一片祥和的氣氛。

大法給人健康的生命

來自雪蘭莪州巴生的許永基現年六十二歲, 剛得法一年多,早年靠捕魚為生。到了四十歲,身體變得很差,常受咳嗽折磨,後來到五十歲,他的咳嗽病情惡化了,常咳嗽到無法入眠,又有嚴重的哮喘病。直到五十一歲那年,他退了休,也不再當漁夫,專心治病。為了這病,他搬到現在住的巴生,方便自己去看醫生。十多年了,中醫、西醫、全巴生的藥房、醫院他都光顧過了,凡聽到哪裏有好醫生他一定去,甚麼關於治咳嗽的方法他都會嘗試,該戒甚麼、該吃甚麼他一律照辦,希望有轉機。可是他的病情更加惡化,甚至留醫住院,差點沒命。

就在一年多年前,機緣巧合下,他在家前面的大草場乘涼,遇見幾位法輪功學員在煉功,並一直鼓勵他一起煉,最後在他下定決心煉下去的時候,短短的七、八個月的時間,十幾年的病好了,他才知道這是煉法輪功使他的身體變好,是師父給他淨化身體,消除病業。以前手一碰水都會咳嗽,曬到太陽走路都會氣喘,走幾米路他都要靠雨傘,擔心哮喘發作,所以沒甚麼事也儘量少出門。煉了法輪功之後這些病態一概沒有了,洗碗都沒問題,睡覺再也不必穿多衣服了,也不再忙著跑去看病了。

許先生也悟到,他得了一個好身體,也得走出來弘揚大法。他說:「我突破我自己,向來很少出遠門的我和同修參加了香港天國樂團的遊行。當時怕坐在高空的飛機,我的哮喘病就發作,就準備了哮喘器和一些藥物,其實我的擔心是多餘的,我根本沒有病。當天香港的遊行,我拉著橫幅,刮著暴風,下著雨,那裏的情況多麼的邪惡,我沒有任何觀念,一路走完了整個五、 六個小時的遊行。如果我沒有修煉法輪功,在這樣的狂風暴雨下,我看我早就不省人事了,就連在家裏休養都會有問題。現在我甚麼事情也沒有了,沒喘也沒咳。現在我也不必戒口,十年多沒吃過的山珍海味現在照吃也不用怕了。到哪裏遊行也難不倒我了。」

法會於下午五時許圓滿結束。學員們十分珍惜這次在法會中聽到來自各地同修們的修煉心得體會,使大家能夠比學比修,共同精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