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無法屈服的人(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接上文

歷經迫害 堅持信仰

勞教所動用洗腦和各種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逼迫轉化,如果所有暴力手段都不能讓人屈服,為了不影響自己的業績,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前期,就把她們推給別的勞教所。尹麗萍就這樣先後八次在這樣的黑獄中輾轉。

鐵嶺勞教

二零零零年一月七日,尹麗萍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勞教,囚入鐵嶺勞教所。警察毒打是家常便飯,還專門電擊女法輪功學員的敏感部位,電得人滿地翻滾。大家絕食抗議。尹麗萍被警察叫去,桌上是兩根大電棍,還有赫然寫著「打死白打死」的文件。尹麗萍正色道:「誰執行,誰就是千古的罪人。」慣於電人的王志斌似乎良心發現,沒動刑,讓她去零下二、三十度的室外刨地溝、幹手工。

一個十七、八歲男孩還穿著涼拖鞋,雙腳凍成黑紫色。尹麗萍把雪地鞋給了他,男孩感動得不知所措,而她穿上那雙凍得幫幫硬的涼拖鞋,不到兩分鐘就凍的受不了了……在這裏被奴役到月底,就被轉到遼陽勞教所。

遼陽奴役

在遼陽勞教所,每天幹二十小時的奴工,白天到軋鋼廠軋鐵、裝鐵條,不帶面具做有毒的石棉瓦,鋪鐵路……重體力活幹一白天,晚上回來還要做手工紮花,被勞教所榨乾血淚,眼睛整天布滿血絲,十指血肉模糊,胳膊血跡斑斑,後半夜全身痛的都上不了床。 一次累得大口噴血,警察都不給片刻休息。對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變著法地折磨、毒打以至剝奪睡眠。

一個姓尹的副隊長,每次值班時就會趁別的警察不在,把尹麗萍叫到辦公室,了解法輪功的真相,偷偷給她沖豆奶。尹隊長以前也打過人,了解真相後就暗中保護她們,為她們說公道話,但很快被降職調離了。

馬三家──張士──沈新 五天內的生死跨越

二零零零年九月,尹麗萍等人被秘密轉入瀋陽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迫害。本文開頭的記述,只是馬三家迫害的冰山一角。八個月的摧殘無法逼她轉化,尹麗萍被轉入張士勞教所,在男牢被喪盡人倫地折磨四天後,又被轉到沈新教養院。在那裏她被男女警察群毆,頭髮被拽掉一地,頭被打得幾天都抬不起來。

龍山勞教,喚醒良知

二零零一年的五月一日,尹麗萍被單獨押送瀋陽龍山教養院。正好趕上放大假,迫害的警察們也放假了。她絕食鳴冤,值班警察不得不輪番找她談話,她告訴警察:「在這場邪惡的迫害過程中,我分清了正義與邪惡,我寧死也不跟從惡黨做一個千古的罪人。如果我不學《轉法輪》,我會怎麼對待害我的人?所有參與迫害我的,都應該感謝我師父才對。大法教會了我在最痛苦的時候,在失去個人利益的時候,如何去做一個好人。這麼好的大法和老師,你不認為我該去敬仰嗎?」

慈悲喚醒了警察們的良知,他們都表示這是上指下派,不幹沒飯吃。教導員張某小聲告訴尹麗萍:「你一定要把你的事讓家裏人知道,要不然你死了家裏都不知道咋死的。江澤民對你們法輪功下死令了,你們死了白死,殺人滅口,明白嗎?」在警察的幫助下,在龍山勞教所尹麗萍見到了媽媽、孩子和弟弟……

尹麗萍向寸步不離看管自己的勞教犯──包夾們講述自己被迫害的真相和法輪功的美好,教她們背《洪吟》,幫助她們解開心結,明白「真善忍」的珍貴。女犯們不再心躁,舉止言行在變好。

看到排隊打飯的被洗腦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尹麗萍衝到窗口,對著大院食堂高呼:「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正義之聲在龍山勞教所迴盪。勞教所害怕了,怕那些沉寂的良知再度醒來,僅僅十天,就把新來的她退回了沈新教養院。

二進沈新 生死重逢

在沈新教養院,尹麗萍見到昔日的難友──趙素環等六名女子從張士教養院的「男牢」也活著闖出來了,九位姐妹又一次同舟共濟。

尹麗萍繼續絕食,趙素環、周豔波也相繼絕食抗議,她們強烈要求見瀋陽司法局的局長。一天,尹麗萍和趙素環被灌食後見到了瀋陽市司法局局長韓廣生,後來到加拿大反正,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韓廣生聽完了她們的陳述,答應回去研究。於是她們停止了絕食。

苦等申訴結果,等來的卻是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的警察王樹增(音),拿著三個檔案袋,來沈新給她們加期。

苦盼的期滿釋放成了非法加期,這超級打擊讓她們差點崩潰。她們再次絕食抗議,被關禁閉十一天,被流氓式的野蠻灌食、猥褻、毒打、整夜吊銬,尹麗萍血尿失禁。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五月二十七日上午九點多,沈新教養院的院長劉晶、大隊長宋小石、郭勇,院長助理鄧陽及兩名獄醫、三名獄警來到了禁閉室。宋小石把連夜吊銬的尹麗萍放了下來,劉晶說:「江澤民有令,對你們採取滅絕政策,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你們還犯傻,死了這筆帳可別算在我們身上。」這就是沈新教養院的「死前叮囑」。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尹麗萍、鄒桂榮、周豔波被架出了禁閉室,押上麵包車出了這層地獄。

黑獄深處 帶去光明

瀋陽大北監獄的地下犯人醫院,陰森刺骨,陰氣襲來,尹麗萍冷得直打牙顫。她們三人互相攙扶著,穿過一道道鐵門,下到了黑獄深處。

一個穿便衣的警察,隨手關上了一道厚重的隔音鐵門──竟是一面牆形的暗門,裏邊放風的犯人和水池瞬間不見了。有如地獄魔幻,陡生恐懼。

最後一道鐵柵欄門打開,兩個女犯帶她們進去。「救命啊……」旁邊淒厲的叫聲猶如無間地獄的哀嚎,又是一陣驚嚇。那是一個男政治犯,戴著手銬和腳鐐,頭髮、鬍子、臉上都是大便,關在這裏十多年了。

她們住在走廊上,看守扔來了滿是破洞的發霉棉花套,潮濕得都能擰出水來。走廊盡頭的破板屏風後面是大大小小的便盆,她們被刺鼻的氣味和霉味浸泡。

2號監室的王大姐見尹麗萍傷的厲害,就把她叫去給了一些生活用品,然後說:「龍山教養院送來的法輪功孫紅豔,就被這裏男犯拉出去灌食,最後大小便失禁了,不行了被拉走,聽說到家就死了。你可要好好活著,教我們也煉煉功。」

在這警察都少來的黑獄底層,女病犯們開始學煉法輪功,聽她們講「真善忍」,背誦大法的《洪吟》詩。女犯們漸漸不再罵人了,不再貪佔別人的東西。她們三人重傷的身體,煉功後也恢復了一些元氣。

三進沈新 滅盡人倫

二零零一年的六月五日,本以為她們會死在大北監獄地下醫院的沈新教養院警察,見她們煉功恢復了,還教別人煉,惱羞成怒。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棒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棒電擊

她們被拉回沈新,被滅盡人倫地迫害。一頓電棍之後,尹麗萍和鄒桂榮被拖進禁閉室。下午,一群男女警察和男犯們像土匪一樣闖來,扒光了尹麗萍的衣服扔進廁所。她被群毆,頭髮被拽了一地。尹麗萍痛苦地回憶著:那時自己大腦一片空白,用人類任何語言都沒法描述那種傷痛和恥辱。隔壁傳來鄒桂榮的撕心裂肺的哭聲,這是她第一次在邪惡面前哭啊,她也遭受同樣的厄運。

魔鬼們淫笑著退去了,尹麗萍無聲地流下了兩行淚水,她思念兒子,但不能再忍受這非人的屈辱,一頭撞向了廁所邊上唯一帶角的牆垛……

警察們跑來把她單手銬在地面的鐵網上,看尹麗萍沒死,只是昏迷,便徑自離去。

第二天,男犯來刨掉了牆垛,銬在地上的尹麗萍赤裸著,被男犯們觀看羞辱。一群男女警察和男犯們又衝了進來,給她套上勞教服,把她雙手銬在了鐵網上,尹麗萍大口吐血。

銬在鐵網上
銬在鐵網上

以後的數日,尹麗萍每天被男犯們拽著四肢,拎去灌食。經過大院時,尹麗萍都要高喊:「法輪大法好!沈新教養院迫害好人天理難容。法輪功(學員)被超期關押在這裏,不讓見家人。沈新教養警察執法犯法隨意打人,野蠻灌食,是他們在斷我們的親情。不要聽信電視的謊言……」

被剃了頭髮的勞教犯人「光頭」們在各層樓的鐵窗前聚集,不少勞教人員豎起大拇指,有的還向她敬禮。

一天,禁閉室窗外遞進來一瓶可樂和一個麵包,一個打掃院子的男孩在窗欄外說:「大姐你真偉大,真了不起!這是樓上一個哥們給你的,沒別的意思,就是佩服你!你有甚麼事快跟我說,我們都會幫你。」

尹麗萍說:「你快記下我家的電話,一定要想辦法叫家人知道我在這兒被迫害呢。」男孩說接見時會叫哥們想辦法。尹麗萍又說:「你快把吃的拿走,別讓警察看見給你加期。」男孩伸頭看到尹麗萍雙手被銬著,迅速把可樂和麵包揣進懷裏,邊掃地邊失望地說:「我好不容易帶到這的。」

警察郭勇看到樓上樓下的男犯們善心萌動,都在讚歎這個「法輪功」,驚恐萬分,再不敢讓尹麗萍去大院了。郭勇揪著尹麗萍的頭髮,猛擊她的後腰,邊打邊說:「誰迫害你了,誰看見我打你了,你給我找出證人,有能耐你去告我!」尹麗萍傷得很重,被拉到醫院拍了片子。診斷結果卻瞞著她。

禁閉室的鐵門再次打開,警察開了尹麗萍的一隻手銬,遞來一袋餃子說:「教養院的飯你不吃,這是你媽媽送來的,你該吃了吧?」

尹麗萍淚如雨下,這裏不讓母女相見,反誣法輪功學員不要親情。原來那個掃地的男孩真的幫了她,勞教犯托人電話找到了尹麗萍的媽媽。一時失足的勞教犯們,比這些道貌岸然的警察還要善良。

(未完,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