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無法屈服的人(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瀋陽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酷刑,曾在中國大陸引發大量網民聲討,但那次曝光的只是中共人間地獄的冰山一角。本文主人公,在一個勞教所裏折磨不垮,再轉到另一個勞教所摧殘,在「各層地獄」中八度輾轉,經歷實屬罕見。

她的善良曾感化了兇頑,她用生命堅守著聖潔的信念,用鮮血維護了一個女性的尊嚴。

至善與至惡的對決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九日,以酷刑臭名昭著的遼寧省瀋陽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突然讓十名法輪功學員收拾行李。這是十位歷經各種酷刑都堅貞不屈的女人,勞教所不可能給她們自由,那要把她們送到哪裏?

33歲的尹麗萍被押了出來,她意識到自己再也回不來了。看著兩個殘酷迫害她的女隊長,她想:她們這麼作惡卻不知自己將面臨甚麼惡果,她由衷地可憐她們。她走到了大隊長王乃民面前,平靜地說:「請你在法輪功的這件事上擺正與你工作的關係,善待她們。」這個平日慣以兩根高壓電棍長久電人的惡煞,此時眼裏完全沒了惡意,苦笑了一下,顯出那罪惡並不是發自她本心的無奈。

尹麗萍又看了一眼比她還小一歲的隊長張秀榮,腦海裏浮現出這個「地獄酷吏」折磨自己的一幕一幕……她小聲說:「你一定要學尖一點,這件事到最後會清算的,你不要再參與了。」張秀榮突然慌張地、快速地在尹麗萍耳邊低聲說:「你有病,記住你有病,你有病」。

這名女警完全知道要把她們送到哪裏,將面臨著甚麼樣的升級摧殘,而「有病」是拒收並送回她們的唯一理由。


自2000年9月尹麗萍等拒不屈服的法輪功學員被秘密轉入馬三家勞教所,四隊隊長張秀榮就開始了瘋狂的迫害,洗腦、毒打、電擊、體罰……一次無止無休的電擊,尹麗萍呼吸困難,開始抽搐,痛苦得思維好像脫離了肉體,她想起了師父的教誨。忽然窗外狂風四起,天昏地暗,霹靂炸響在窗前,張秀榮嚇得扔了電棍破門而逃。此後張秀榮命令手下的打手──勞教人員,殘害尹麗萍,但任憑天天怎樣的摧殘,都不能讓這一羸弱的女子屈服……

眾多男警彷彿定格一般,只是靜靜地等著她們走來,銬上手銬,押上一輛大客車。

喪盡人倫的煉獄

尹麗萍、鄒桂榮(已被迫害身亡)、趙素環、任冬梅、周豔波、王麗、王敏、王克一、曲阿姨等十名女子,還有彭庚(已被迫害致死)和另一名男子,這些堅貞不屈的法輪功學員,被押到了張士勞教所。兩個膀大腰圓的男警過來宣讀條例,其中念道:「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

曲阿姨因為體檢不合格,被退回馬三家,倖免一劫,而尹麗萍她們九人,竟然分別被帶進了九個男監室。四個男勞教犯在男牢等候尹麗萍,一個男犯說:「這裏不轉化沒有讓睡覺的,一個女的在這裏十八天都沒讓睡覺,最後精神病了。」

「麗萍,麗萍,我們從狼窩又被馬三家送到了虎穴,這個政府都在耍流氓了。」外面傳來鄒桂榮淒慘的叫聲,尹麗萍拼命衝了出去,鄒桂榮也拼命沖到了走廊,她們死死地抱在一起,男犯們拼命毒打,尹麗萍的右眼角骨被打凸起來,衣服被扯得幾乎一絲不掛,她們被拖拽回去,繼續被毒打,被猥褻,竟然還有人來攝像……

尹麗萍被打得思維靜止了,當鄒桂榮的慘叫再次傳來,她循聲而起,隨即男犯抄起落地衣架砸得她頭破血流。鄒桂榮衝了進來,拉著尹麗萍衝了出去,她們完全置生死於度外,在暴雨般的拳腳下,不斷地撞擊樓道的鐵門……

鐵門終於開了,遍體鱗傷的她們質問趕來的警察:為甚麼對我們這麼耍流氓?你是否有母親,有妻子,有姐妹?她們被這麼摧殘你們也無動於衷麼?我們活著出去一定會告你,我們如果死在這裏,我們的靈魂絕不會放過你……本來幕後指使著這一切的警察,被震懾了,他漠然地命令男犯:在他值班時不要叫這倆人出事,讓她倆今晚在一起,讓她們睡覺──這是她們用生命換來的權利。

然而四個男人依然在房間裏監視,走廊裏不時傳來別的房間敲門砸門的叫聲,她們再無力起來,徹夜未眠。

第二天晚上,殘暴再次上演,鄒桂榮再次被追打到尹麗萍的房間,尹麗萍大口吐血,發起高燒。怕出人命,魔鬼暫停了摧殘。

第三天,她們想起了被關在最裏邊的房間裏的未婚姑娘任冬梅。她們沖到走廊大聲呼喊著「冬梅」,告訴驚來的警察:你們如果還有人性就不能傷害任冬梅,你們也有女兒!

第四天,張士勞教所看到酷刑無法讓她們屈服,又怕出人命,不敢再迫害,把她們轉到沈新教養院。

這九位淫威下堅貞不屈的弱女子,用生命和鮮血捍衛著信仰的尊嚴,捍衛著女性的尊嚴,這是世上所有女性的尊嚴。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