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完的故事 講不完的神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

「上頜竇鼻炎」的苦遇

三、四十歲的男子漢本應是家中的頂樑柱,而我當年在這個年齡段時,卻多種疾病纏身,三餐不離藥,常靠父母老婆照顧,一米七五的身高,僅有五十五公斤的體重。

最使我受不了的是患有「上頜竇鼻炎」,這種病是很少見的。其實病不在鼻腔裏,而是在鼻根向上前額的骨頭裏邊上頜頭這個部位長出了一塊「癡肉」。輕輕在額上一碰,連著整個臉部,頭部疼得讓我直叫。一年到頭,大腦糊裏糊塗,頭部昏昏沉沉。一旦傷風感冒,頭痛得似乎要炸開,一痛就是幾個月。實在受不了,三十二歲那年做過手術,但未能根治,過了四年又做了一次。這種手術在口腔內的上牙齦外側上方深深劃開一長刀,把半邊臉的肌肉向上拉開外翻,讓裏邊的骨頭暴露出來,接著在骨頭上鑿開一個洞(相當於熱水瓶口大小),然後把藥水紗布條的一頭從這個洞口塞進去,從那塊「癡肉」上繞一圈下來回到洞口,醫生就抓住紗布條的兩頭來回拉,通過紗布在「癡肉」上摩擦,把它一點一點清理掉。可口腔內被劃開的那道大口子無法縫合,只能用東西在腮幫外壓迫住,讓刀口慢慢癒合。手術下來,醫生累得汗流浹背,衣服透濕,我更是痛不欲生。快三十年過去了,今天想想這兩次手術過程,仍然讓我不寒而慄。即使做了這兩次手術,但每年春秋季,頭痛病照常犯,一旦復發,頭痛欲裂,一連十幾天不能吃,不能睡,真是苦不堪言。

食道炎的折磨

還有一種病折磨了我十幾年,嚴重的胃炎蔓延至食道炎,食道炎時間長了,使食道內壁逐漸增厚,導致食道管腔狹窄,胃炎要咯氣,胃內咯出的病氣,廢氣無法從狹窄的食道管腔內暢通的排出去,只好壓縮在食道內,造成對食道內壁的壓力增大,那麼食道壁較薄弱的地方便向外慢慢鼓起一個小包,醫學上稱「食道裂孔疝」。時間長了,鼓起的小包慢慢變大,成了一個小袋子,吃飯下咽時,一部份食物就流進袋子裏,滯留在袋子中的食物過了一夜便腐爛發酵,儘管一天漱口刷牙十幾次,口腔內仍然發出陣陣惡臭。所以每天吃飯時都必須站著,小心翼翼的一小點一小點往下咽,儘量不讓食物流到「袋子」裏,吃完半小時後才能坐下。去醫院檢查,身體要倒立過來吃貝劑,讓貝劑慢慢流入「小袋」裏,為此我受夠了罪。

我在市最著名的老中醫那兒醫治了大半年,四、五百碗湯藥灌進肚裏也沒見病好。到西醫那兒,給的只是一個說法:手術治療,還得拿掉幾根肋骨,打開胸腔,才能把食道的袋子修補好,否則時間長了,食物在小袋子中越積越多,越鼓越大,袋子四壁越來越薄,會導致穿孔,威脅生命。聽了醫生的這番話,我幾夜未能入睡:手術吧,拿掉幾根肋骨後就不能再幹體力活,而我就是靠體力勞動掙錢養家的;不手術吧,將來會有生命危險,實在是左右為難。那時的氣功正處於高潮期,我便開始練起了氣功,前後十幾年中,可沒有適合我的。

路遇滿面紅光的陌生大哥

一九九八年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在路邊公交車站台候車,一位滿面紅光的大哥非常熱情的向我推薦了法輪功。「老弟呀,我做過三次手術,切過肺,拿掉一隻腎,還割下五十公分的一段腸子,大大傷了元氣,兩年前我是個風一吹就要倒的人,煉了法輪功後,我壯實如牛。」見我略有動心,他接著又說:「我是個大老粗,不會說文化話,不信明早到我們煉功點來開開眼界,看看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效,就在實驗小學的後操場。」

第二天早上五點鐘,我就來到煉功地點,那裏男女老少還真是不少,但都素不相識。我想:不知這兩三百人的煉功隊伍中有沒有患我這病的?煉功結束,大家都睜開了眼睛,看我這幅病態相,立刻圍上來幾位中老年婦女,她們十分熱情的告訴我:法輪功不是一般的氣功,也不像醫院治病分成幾個科目。法輪功是修煉,我們老師也不會向你收取一分錢,只要你一顆向善的心。之後又教會我三套動功,還送我一本《轉法輪》。我如獲至寶,當我看到第四頁:「這個空間的生命體,看不到另外空間的生命體,看不到宇宙的真相,所以這些人等於是掉在迷中來了。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這是在各種修煉中都是這樣看的。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因為他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看到這兒,我心中在歡呼,幾乎喊出了聲:我要修煉,我要返本歸真,我要從這個迷中跳出去!我捧著書如飢似渴,一直看到凌晨三點鐘。老婆見我還沒睡,非常生氣:「看書能把你病看好,你就這樣相信人家,即使別人能煉好,不等於你也能煉好,別做癡夢吧!」可我上床後一點睡意也沒有,反覆想著書上講的這些道理,真是走遍天涯海角也找不到啊!這是最高的科學,這是天理,這是宇宙的理,我一定好好學,好好修,這條路我走定了。還沒等睡著,凌晨四點鐘的鬧鈴響了,我立即起身去了煉功點,又學煉了剩下的兩套功。

在煉功點上

那些天在煉功點上,學員們不厭其煩的為我糾正動作,一個個曾是老病號的都到我跟前現身說法,輔導員還不時的關心我,鼓勵我。回到家中一捧起《轉法輪》就不願放下,常常忘了吃飯,睡覺。一天吃晚飯時,老婆突然衝我大叫起來:「只顧看書,這麼一大口飯嚥下去,你不要命啦?」是啊,此時此刻,我竟然忘了自己是個病人,大口的飯菜嚥下去,食道卻沒任何不適的感覺。到了第二十三天,我去醫院拍了一張片子,結果食道內壁光滑。我悟到:當我在內心深處發出那信佛、學佛、修佛這一念時,奇蹟也就隨之在我身上出現了。激動的我跪在師父佛像前大哭了一場:偉大慈悲的師父,是您佛恩浩蕩,讓我一個在病痛中苦苦煎熬了十幾年的人,學法煉功二十三天,達到了無病一身輕,治好了要我命的兩種病,我一定跟著您一修到底。

學員們都為我高興,老婆滿臉是笑,走路連蹦帶跳,她逢人便說:「我老公的病煉法輪功給煉好了,我也跟他學煉了五套動作。」整個家裏歡聲笑語。我在三十幾歲時,大家把我當成六十幾歲的老頭,如今我五十九歲了,大家把我當作三十幾的年輕小伙子。煉功半年左右,我體重增加了二十公斤。

身邊親人的體會:「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這是我身邊幾位親人感觸最深的體驗。

在二零零九年八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十點鐘,妻子下班回家,騎著電瓶車橫穿馬路時,被一輛快速行駛的出租車撞出去十幾米,車子飛出去二十幾米,穿在身上的雨披更不知去向,人當時昏了過去,可電瓶車完好無損。司機嚇壞了,哆哆嗦嗦的跑過去拍了拍妻子,看她慢慢的睜開了眼睛,連忙道歉:「對不起,是我車速太快了,傷哪兒啦?」妻子這時意識清楚了,她慢慢從地上爬起來,告訴司機:「我沒事啦,放心吧!」接著又說:「我是按法輪大法中的真善忍在修心做人,在危難降臨的時候,大法師父會護佑我的。」司機還是不放心,硬是把妻子帶到醫院做了檢查,結果一切正常。原來司機是位剛剛拿到五天駕照的新手。因下雨趕路,車速調在七十邁上。「真算你幸運,如撞上一般人,說不定就會車毀人亡,我們煉法輪功的就是這麼神奇。現在中共散布欺世謊言,誣陷大法,是要遭天報的。」妻子拍著小伙子的肩膀講起了真相。臨別時還祝福司機:「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尺頭上有神靈,望你能得到大法師父的護佑,平平安安,開車送人。」

我岳母是位嚴重的糖尿病患者,幾年前我就勸她誠念大法好,可她不信,病情慢慢發展,到後來左眼只剩下一點微弱的光,右眼完全失明,雙腳不能下地,大小便失禁,腦子糊塗時連兒女都不認識。我們家族中有兩位老醫生,兩位護士,他們都說老太太不行了,無藥可救。但我絕不放棄:師父是來普度眾生的,如果老人真能從心裏相信大法好,相信真善忍好,師父定會救她,度她。見她清醒時我就湊到她耳邊說:「媽,我的身體是怎麼好的,您是知道的,十幾年了,我沒花一分錢醫藥費,您如果也能像我一樣,按法輪大法中的真善忍修心做人,真正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天發自內心誠念這兩句話,我師父定會聽到並會保祐您、救您。還是試一試吧!」她點了點頭,隨後跟著我念了起來。五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半小時過去,老人思維清晰,吐字清楚,聲音越念越高,就這樣跟著我堅持念了兩個小時。第兩天,妻子又陪她念了兩小時之多。她漸漸習慣成自然,不停的誦念,一天要念上百遍。一週後,她臉色紅潤起來,胃口也好多了,大小便有了感覺,精神明顯好轉。面對這一切,家中的那兩位老醫生卻斷言:不是甚麼好事,肯定是迴光返照。半個月後,岳母能下地走路了,在自家院門口曬曬太陽,與過往鄰居拉拉家常。一月之後,老人不要兒女們的照顧陪伴,生活也能自理了。

親戚鄰居們都在老人的身上親眼見證了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神奇,他們中的大部份人也真心誠意的誦念九字吉言,得到了許多福報。

嬸嬸,遠近聞名的「藥罐子,病秧子」

再說說我嬸嬸,她是遠近聞名的「藥罐子,病秧子」患有腹膜炎,腸粘連,冠心病,壓縮性骨折疏鬆症,腸癌,四十幾歲頭髮就白了。為了活命,她到處尋醫問藥,求神拜佛,煉過多種氣功,七十多歲時她專程去北京找某某氣功師教她練功,為她治病。師拜了,錢花了,但效果甚微。她無兒無女,冠心病一犯(幾乎都在深夜子時),第一個求助的就是我這個姪子,每次都得用最快的速度將她送往醫院搶救,還得住上一兩個月,多時住三個月,每年這樣的折騰得三、四次。這樣熬過了十七年,酸甜苦辣,一般人是難以體會到的。

當我得法受益後,第一個想到的便是她,也許是緣份未到,都沒能勸醒她。她捨不得放棄先前的氣功,直到一次住院,醫生發了病危通知書。我想絕不能錯過這最後的機會了,我把《轉法輪》翻給她看:「唯一真正要尋找你舒舒服服的沒有病,能夠達到真正解脫的目地,就唯有修煉!叫人修正法,才是真正的普度眾生。」我告訴嬸嬸:「目前法輪功才是世界上最正的功法,已經洪傳於一百多個國家,而X功還有多少人在練呀?嬸嬸趕快醒悟吧!你如果能發自內心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師父看你有這顆真誠向善信佛的心,就會幫你祛病,調理身體,佛幫人是不講條件,不講代價的,可以無條件的幫你。」也許是勸醒了,也許是想求生,她便跟我反覆念了起來,雖然聲音不高,但很專注。半小時後,她睡著了,一睡八、九個小時。醒來後她對我說:「我幾十年沒睡過這樣的好覺了!」一星期,她便恢復出了院。當年的清明節她和我們一起去掃墓,已十幾年沒能去過祖宗的墓地的她說:「這八年我才叫過日子,以前幾十年我在熬日子,李老師是我的救命恩人,只要我在世上活一天,就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今年75歲的孃孃

我還要告訴你們一件神奇事,我有個孃孃,今年已75歲了,以前她身體不好,常年住院,人家問她家住哪兒,她苦笑著回答:我家住某某醫院。自從煉了法輪功,她不但告別了醫院,一字不識的她奇蹟般的能讀《轉法輪》這本十幾萬字的大法書啦。如今她臉色白裏透紅,腳下走路生風,自行車踏得飛快,上六七層樓不亞於年輕小伙兒,看上去只有六十歲。

由於篇幅有限,我身邊有說不完的故事,講不完的神話。只要你每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奇蹟也會發生在你身上。

朋友啊,你今天能看到我們法輪功修煉者的這些心聲,也許就是你的機緣到了。你可知道,駛向幸福彼岸的渡船就從這裏揚帆起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