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法弟子:在營救平台上打電話救人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下面將我在營救平台打電話救人中的體會與大家分享。我在打RTC普通民眾電話半年後就開始打營救電話,至今差不多半年了。打RTC電話對我相對比較容易,記得我上平台的第一天就開始打電話,借助平台強大的正念之場,我很快就進入角色,沒多久平台協調人就讓我做主持了。我很喜歡這個平台,每天準時上平台打電話救人,有時一天可勸退10-20人。

有一天,國內同修通過電子郵件給我發來當地610、公安局、派出所相關人員的電話叫我幫助講真相制止迫害、營救同修。可是我從沒給迫害單位的人講過真相,為打好這批電話我決定到電話組營救平台上去聽同修怎麼講的。打營救電話與RTC電話意義同樣重要,要向公、檢、法、看守所、拘留所監獄迫害法輪功的人講清真相,揭露中共的邪惡,救度他們,同時營救同修。

一、在打營救電話中修去怕心、爭鬥心、仇恨心、妒嫉心

第一次, 我在平台領了一個派出所的電話,打過去沒講兩句對方就掛,再打過去說幾句沒詞了,不知怎麼說了,心裏很緊張、害怕,再打,心裏想著不接才好呢,可是偏偏電話又接通,告訴對方迫害法輪功被判國際重罪,對方掛機,再打,對方罵人,罵得很難聽。當時我心裏很難受,心想我辛辛苦苦來救你,你還罵我,心裏憤憤不平,這樣的人還能救嗎?算了,不打了,這麼邪惡該淘汰了,停下來再也沒心思打了,很沮喪!整個人身體感到很疲憊。心想我不打營救電話了,還是打RTC普通民眾電話吧 。

靜下心來學法、找自己,找到了自己有很強的怕心,怕打、怕罵,怕這怕那,還有爭鬥心、仇恨心、妒嫉心。 師父說:「至於救度眾生的事情、講真相的事情啊,很多人做的都不深入,跟人家講兩句,愛聽不聽,不聽算啦,又去找別人了。做甚麼事情啊,有始有終,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擺在你們面前,沒有選擇,救人你有選擇就是錯的。」(《甚麼是大法弟子》)學了師父的講法,覺的自己太差勁了,更談不上有慈悲心了。這麼多的人心怎麼能救得了人呢? 慈悲才是正神的能量。迫害單位的場比較邪惡,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操控著他們,利用著他們,其實這些警察才是最可憐的。找到這些人心後就要把它修掉。也明白了還要發正念,緊張、害怕除了有人心,那裏也布滿了邪惡呀。打營救電話能熔煉人,我決心迎難而上。

二、正念、慈悲救人 整體配合法力無邊

不久平台協調人安排我做主持。平台值班有四位主持人,我們分工有序,整體配合。打電話的方式根據情況不斷的變換調整,有時集體發正念一人打,有時分頭在下面打,遇到難打的集體打,同時保持平台有示範撥打,讓新手同修可以學習。

一次北京時間晚上我在平台第一直播室值班,我們領的案例是某地610指使抓捕了九名當地法輪功學員。我們要向610、公安局、派出所講真相,營救同修。我領了一個派出所的電話打過去,告訴他,今年五月你們當地抓了九名法輪功學員。你們現在還在抓法輪功學員呀,你知道嗎?清算江系血債派已經啟動了,你們還蒙在鼓裏呢。迫害法輪功被定國際重罪,是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集體犯罪個人承擔,迫害法輪功被清算時你要承擔你那一份,不管是誰指使的、誰下的命令,他承擔他的罪,你就要承擔你的那份罪了。

我還告訴他,還有天理報應,公安、610系統遭惡報死亡的有一萬多例。現在打來電話告訴你這個真相,是為了給你一個機會趕緊自保,請你記下追查國際的電話、傳真、網址。對方邊念邊記。我說:這是追查國際的聯絡方式,把曾經抓了哪些法輪功學員,誰指使的,誰下的命令都舉報給追查國際,你還要揭露其他人的犯罪事實,將功贖罪,追查國際儲存的記錄會替你作證的。從現在開始再也不要抓捕、綁架、監視法輪功學員,還要通風報信保護法輪功學員,保護下的法輪功學員將來也會替你作證的。我告訴他天安門自焚真相,大法洪傳世界,法輪大法是佛法,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得福報。他跟著我念,說記住了。

我告訴他三退大潮,退黨保平安,我現在可以幫你三退。他不說話,我給他翻牆網址上大紀元做三退,他記下了。我還說,你們地區剛剛綁架了了九名法輪功學員,你們派出所也參與了,你要找你們所長告訴他利害關係,不要再上中共的當,替它賣命,大審判來臨時你們就是中共的替罪羊。共產黨歷來就是過河拆橋,卸磨殺驢。你知道嗎?文革過後有八百多名警察被送到雲南秘密槍決,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畏罪自殺。追查國際接到很多揭發、檢舉信,你不舉報他人,他人會舉報你。為了自己和家人的未來,趕緊釋放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他說知道了,謝謝!

我再打過去想問一下其它的情況,是另外一個警察接的,我問他剛才是你接的電話嗎?他說不是。我說我還得給你講講真相,還沒講幾句,他就罵起來了,越罵越難聽,掛機;再打仍然罵,掛機;再打,給他放真相廣播,一邊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此時我心裏很難過,這哪裏是他本人?整個都被邪惡操控了,這個生命太可憐了,我的眼淚嘩的流出來了。「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完成你自己的使命,在你自己修煉中所在的境界救度你該救度的生命,從人中解脫出你自己要解救的生命,完成大法弟子的責任」(《二十年講法》)。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中,我要解救被中共綁架的、中毒太深的這個警察。

我再打電話過去,他還是罵。我把這個電話提交給平台上,請同修輪流打,其他同修集體發正念,徹底解體他背後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兩位加拿大同修先後各打了十多分鐘,他還是罵人,也聽了些真相。到北京時間晚上十點了,交流的時間到了,營救第二直播室的同修也上來了,更多的同修上來了,再換一個美國同修打過去,更多的同修一起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他背後的共產邪靈、亂鬼等邪惡因素,打電話的同修「口中利劍齊放」(《洪吟二》〈快講〉),同修整體配合,正念除惡,使用神通、法力,威力無窮。有同修看到這場正邪大戰,邪惡的場由黑變亮,越來越亮,這個警察越來越老實了,不罵了,態度好轉,聽了很多真相。

三、學法、向內找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

前段時間打電話出現了瓶頸狀態,打電話沒人聽,很沮喪。在平台上聽同修打,我看到了我與精進同修的差距,同修救人慈悲善念,如意發揮,真是神的狀態。而我感覺有甚麼東西障礙著自己,幾天都是這個狀態,很苦惱,不知怎麼突破它。我也向內找了,找到了求安逸心,狀態仍然沒有改變。我想我要深入的向內找,追溯根源的找,並在電腦上打字寫下來。一連幾天晚上我就一邊找自己一邊寫在電腦上,找到了求安逸心,找到了隱藏很深的情的執著,找到了自暴自棄的心。

找到了這些執著,然後從微觀到宏觀徹底的清除它。並且告訴自己我是神,我沒有人的執著,我神通法力無邊,隨意所用,我是助師的法徒,我如意的救度眾生。找到了以上的執著心,再打電話眾生都願意聽真相了。

晚上做了個夢:很多人都在懸分榜上查看自己考了多少分,我也在看,看到我一門課88分,另一門課更高是90分,這時另外一位是我認為打電話如意發揮的同修也在查分,查看88分,你也打了88分……」兩門課打這麼高的分,這是兩門甚麼課呢?哦,我想起了,一門是向內找,一門是講真相,這個88分就是講真相。師尊點化我講真相已達到如意發揮的狀態了。當然還得繼續精進,離一百分還遠著呢。

一段時間學法犯睏、走神,學法不入心,可想而知,打電話效果也不好。平台同修交流每天背法、抄法,對我的促進很大,我決定抄《轉法輪》,第一天抄了六頁《轉法輪》,覺的句句入心,晚上上平台打電話渾身充滿能量,接聽率很高,幾乎都聽真相。

師父的《二十年講法》我讀了很多遍,似懂非懂的,比如,師父講了三千大千世界的法,以前師父也多次講過,師父這次講這個法一定有更深的意義。我感覺自己沒有讀懂,我就抄《二十年講法》,每抄完一段法,法理清清楚楚的印在腦海裏,明白了很多以前不理解的法理,也明白了師父講的三千大千世界的法理在我所在層次的理解: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推進,無量無際的宇宙大穹都被正完法,大法弟子的宇宙世界是新的宇宙世界,大法弟子修好的部份威力無窮,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高層空間邪惡也清除殆盡,表現在人世間的惡人背後的邪惡也所剩無幾了,因而大法弟子發正念威力更大,那邪惡真的甚麼都不是了,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我領悟到我所在層次的「除惡只當把塵拂」(《洪吟三》〈只為這一回〉)以及三千大千世界的法理。

每次在抄法的過程中,常常想起要面帶祥和之意。我悟到救眾生不但要心生慈悲,外表也要祥和,這是法的要求。

這段時間感覺自己突飛猛進,這時協調同修介紹我參加更重要的證實法項目。晚上夢到自己,上普通高中,卻考上了名牌大學,而且擁有了一輛嶄新的精銳的摩托車。我悟到我們每提高一個層次,師父都給了我們所在層次應有的一切。我知道師尊在鼓勵弟子要更加精進。

結語

師父說:「大法弟子要做的這些事情其實都是有進程的,過了這個時期那就是過去了,回過頭來看看,哪件事情沒做好,沒有機會再去彌補。」(《二十年講法》)我們現在爭分奪秒的在和舊勢力搶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解體邪惡,救度眾生。不負眾生所望, 不負大法弟子的史前誓願,更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珍惜每一天、每一時、每一秒,絕不留下遺憾!

電話平台是救人的正念之場,也是修煉之場,讓我們平台上的同修比學比修,共同精進,救度更多的眾生!

層次有限, 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