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年輕人講真相的一些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我是一名年輕的大法弟子,零八年末得法,其間有一年的時間因為一個嚴重的執著心沒去,淪為常人,後來在師父的點化下,從新走回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道路上。前些日子與兩個年輕的同修交流,我們都感慨身邊的一些年輕的同修在救度眾生方面做的不夠,甚至有的整天忙於常人的工作,或成家之後陷入常人的家庭生活之中,每天的學法都無法保證,就更不用說救度眾生了。雖然大家心裏也都很著急,可是由於白天要上班每天都忙忙碌碌的,加上每個人各自所處的環境和狀態也不一樣,時間一長,救度眾生的事就變的麻木了。

其實年輕同修肩負的責任很大。我們身邊接觸最多的群體大都是二十幾歲三十來歲的年輕人,對儒、釋、道傳統文化和正信沒有最基本的概念,絕大部份人屬於無神論,叛逆,自認為甚麼都懂,甚麼也聽不進去,只關心自己的個人利益,其它的漠不關心。加之從小受邪黨文化毒害較深,人生觀價值觀發生偏離。對於救度這樣一個群體,年輕同修責無旁貸!因為我們也是年輕人,了解這一代人的癥結,而且無論從學識、學歷、知識儲備及掌握的技能方面都是有優勢的。所以我們每個年輕同修都應該負起責任來,發揮各自的優勢走出一條證實法的路,去救度自己一方的眾生。

我僅把自己近年來講真相的體會寫出來與年輕的同修們分享,拋磚引玉,希望能給同修們一點啟發。

結合自身的實際情況,通常我講真相的對像有以下三種情況:

(一)經常接觸的朋友

因為私下裏接觸的機會相對比較多,所以面對面講真相效果是最好的。切入點也非常多,視對方的情況及接受能力而定,這個就不具體敘述了。總之把握一個原則,能一次講退的最好,如果講一次不認同的就繼續講,只要有機會就去講,期間要變換角度講,直至找到對方的癥結講通為止。心態一定要好,不要急,不要輕易放棄,鋪墊的多了影響就在積累,有一天也許一句話對方就認同了。我有一個朋友思想比較頑固,我和另一年輕同修對其講真相長達兩年的時間,最終朋友全面了解了邪黨的邪惡,完全認同大法,與中共決裂、做了三退。

(二)公司同事

這個比較受侷限,因為平時接觸的時間不多,所以我就在有機會的情況下一點一滴的勸善,平時只要有點新聞或動態,我就借題發揮揭露邪黨的本質,如養老金推遲六十五歲、什邡事件、薊縣大火隱瞞死亡人數等等。「王薄事件」發生後,公司同事都在討論這件事,我就利用我所知道的信息給同事們講王薄各自是甚麼樣的人,為甚麼會反目,然後一步步地轉到法輪功問題上,我講薄因迫害法輪功被多國起訴,名譽非常臭……接著自然而然講法輪功被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自焚是假的,講法輪功教人修心向善是屬於佛家的上乘功法等等。講的過程中不表露自己的身份,只是站在一個客觀的立場上去講述這件事,所以起到的效果是好的。

有時候會視各人接受能力,給同事拷貝一些《漫談黨文化》等視頻,有對「翻牆」感興趣的同事,給他們裝個「翻牆」軟件,同事們經常會上動態網了解一些情況和動態。我感到這些效果都很不錯,也正在慢慢地清除他們頭腦中的毒素。

鋪墊的差不多了,就到了最後的一步,如何讓他們三退?這時我通常採用兩種辦法,一種是在有機會的情況下,當面進行勸退,其中多數人都能直接三退;也有一部份人是無神論,表示清楚中共的種種不好,體制的腐敗,但不相信神佛會清算中共、三退後會得福報,於是我就從另一層面說起,我說「我們都清楚中共是一黨專制,獨裁、暴力,於是造成了這個體制的黑暗與腐敗,對於我們國人來說,我們每個人不應該都進行精神自救麼?每個人不應該從良心上、道義上與中共決裂麼?當年魯迅棄醫從文,是為了挽救國人麻木的靈魂,那麼今天面對這樣一個體制,這樣一個獨裁殘暴的統治者,我們更應該覺醒,不能再這樣麻木了是不是?現在國內及海外的三退大潮已有一億二千萬的勇士退出了中共,我覺得我們都應該退,不能再助紂為虐了是不是?……」主要圍繞著「覺醒」與「精神自救」這根主線去講,對方都會選擇三退,這種辦法對於無神論的人來說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吧。

另一種辦法是,在沒有機會當面三退的情況下,我就事先寫好一封勸退信,在網上上發給同事(信的內容通常打成壓縮包)然後可以說這上面的內容挺好的(也可以說是同學或朋友發給自己的),於是也發給你看一看……等同事看完後視對方的情況引到主題,這種辦法效果也不錯,但一般情況下,對方會有一些不同看法或疑問,這些正是我們要講清楚的,但需要注意的是在網上交談避免使用敏感詞,有些必須要說的中間要加上符號分隔開(此法根據個人狀態而定,不適宜普遍效仿)。一句話:安全問題一定不能忽視。

目前我們部門同事中,除了兩名年輕的男性和兩位中老年人沒有機會講真相之外,其餘人均做了三退。

(三)離的遠不能見面的朋友、同學

我身邊還有一些離的很遠,平時完全沒有機會見面的朋友、同學,這種情況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在網上發真相信,因為時間不等人啊,如果沒有見面的機會怎麼辦?這種人就不救了?顯然不行。於是我把這些朋友按名字建成一個個文件夾,每個人視情況不同寫的內容都不一樣,側重點不一樣,於是一有機會就把真相信發給他(她)們,具體做法前面都提到過就不贅述了。這其中絕大部份都退了,也有的看完就沒下文了,你再問他(她),就忙別的事去了,這事就擱置下來了,當然這種情況非常少。絕大多數看過信,經進一步有針對性的講真相後,都選擇三退,這其中僅舉一個較特殊的例子。

有一次我給一個初中同學(女生)發真相信,她看完後對我說,我信基督。我說這不矛盾啊,耶穌也是神,那是西方天體的神,東方天體有東方天體的神,是佛家和道家。然後我接著說聖經也提到了,人類社會會出現末劫,那時所有人類會面臨大審判的問題,不信你可以問問你的教友啊,所以說三退這個事,是十分必要的。我同學又說無所謂啦!我說怎麼是無所謂的事呢,既然你相信有神的存在,那麼你就應該明白,這個三退絕不是形式的事、無所謂的事,這是在善惡面前表態。我同學說無論是共產黨還是甚麼黨對於我來說根本就是無所謂的東西,換與不換不還是一樣活著啊!我說你說的對,我也同意你的想法,換成哪個執政黨我們都一樣活,但是,上天要清算共產黨,所以它的黨徒它的一份子都要被清算,我們幹嘛要做陪葬品?同學說我不相信。我說我也不是在搞甚麼分裂黨,黨是甚麼與我一點關係沒有,我只是在告訴我的朋友,在為他們好,不管你信不信,都不代表這件事不存在,當初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的時候,誰也沒有想到耶穌是神,更沒想到有一天會被神清算得瘟疫!所以說,人不信的東西太多,只有真正發生那一天人才會知道,但那已經晚了。聽到這我同學決定退了。我不禁感慨,人其實都有明白的一面,他們為了此言已等了千年萬年……

面對年輕人這樣的群體去講真相,三言兩語有時候是不夠的,真得需要理智的、智慧的、深入的去講。講的過程中,不要著急,不要和常人去爭論,也不要把自己搞得像傳教士的宣講一樣。對於這樣的群體去講真相,不涉及怕心的問題,本著一顆慈悲之心,我們就是要救他(她),正念要強。除此之外,還是要盡可能多掌握一些準確的史實材料吧,豐富詳實的知識儲備可以使我們更好的去救人。再有,就是不要輕易放棄,隨時隨地有條件就去講,變換角度去講,這一次雖然不成,但是也許你已經為其鋪墊了下一次被救度的機會!

年輕的同修們,我們肩負的責任重大啊,我們總說要助師正法,可是我們做了多少?也許我們曾簽過誓約要成為正法時期的年輕大法弟子去救度這一時期受邪黨毒害最深的年輕人,時間已經不多了,那些還沒有走出來或做得還不夠的年輕同修們都行動起來吧,走出一條適合自己的路,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向師父呈交一份滿意的答卷。

層次有限,寫得有不在法上的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