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翻天覆地的轉變(圖)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明慧記者沈容台灣台北採訪報導)午夜已經過了,青葉餐廳內的大燈依舊黃融融地亮著,員工從廚房內不斷端出珍鮮佳餚,也不停從客人桌上收走空盤。紛至沓來的饕客、進進出出的美味、風風光光的門面……從小,沈志儒(Laurent)就在經營大生意的家庭中成長。

奶奶,是家族中德高望重的長輩,更是上個世代的女強人,一手打造的台灣料理的餐飲王國,無疑是沈家的驕傲。沈志儒是家中的長孫,在父母和奶奶都忙於生意、無暇照顧他們時,獨立地和三個弟妹一起長大。

沒有大人的管束,原應是無憂無慮的,但他卻看到爸爸無論怎麼努力也無法達到奶奶的要求。爸爸為了爭口氣另求事業的發展,卻在連續失利下,讓身邊開始出現惋惜的嘆氣、輕蔑的耳語。他焦急地希望爸爸可以成功以博得奶奶的稱許,也想要努力做好,獲取奶奶的重視,但卻常在淡漠的眼光注視下退縮低頭。

「我很小的時候,不管是國中、高中,都在餐廳幫忙,暑假時也在廚房端盤子、當學徒,就是想要做給奶奶看,得到她的肯定,只是卻一直沒有得到奶奶的重視和關愛。」

雖然家族擁有令人稱羨的優渥環境,但成長中的自卑與挫折,養成了沈志儒敏銳自苦的傷悲情愁,也讓他亟於從男女情感中獲得慰藉。青春正盛的那一年,沈志儒遇見一位女孩,雖然懷抱著無限想像與憧憬,但伴隨而來的卻是強大的失望和困惑。

他發現自己眼中的完美女孩,卻和很多人都有著牽扯。錯綜複雜的四角關係,也讓他無法不去懷疑,生命中真實上演的情節和那些鉅細靡遺的安排,就好像背後有雙手在無形中操縱這一切。沈志儒開始思考,命運如果能支配禍福得失,自己是否又能了悟因緣、超越恩怨呢?

對感情的沮喪、對未來的迷惘、對父親的愛莫能助、對自己無論想苦苦追求甚麼卻又得不到的失望……讓沈志儒在人生的交叉路上,心力交瘁,身體也因此深受影響,正值青壯年的他不但小毛病一堆,就連白天也常感虛弱與疲憊。

從台灣到巴黎

「後來我開始想要離開,想離開台灣去一個新的環境,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所以我去了法國。」

在留法期間回台灣的空檔,沈志儒陸續接觸了一些氣功,也去山上佛寺和教會找尋答案。儘管他四處奔波求道,卻依然解不開心中對生命的疑惑,而身體無力的虛弱與疲憊感也得不到任何改善。

沈志儒參加坎城廣告節
沈志儒參加坎城廣告節

二零零零年,從法國巴黎 E.S.A 建築學院畢業的他首創了橘子磨坊數位創意溝通股份有限公司(Moulin Orange),從一開始的兩名員工到現在,公司最盛時期曾有四十幾位員工,從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二年,連續十二年代理世界知名運動品牌的NIKE TAIWAN數位行銷和網路廣告活動。

只是,五年的海外求學雖然豐富了他的人生、擴展了他的閱歷,也開創了他的事業,卻依然填補不了心中的空虛,也難解他長久以來對人生的疑惑。

「可能是害怕失去吧,擁有了越多,就越擔心這一切,所以那時候很熱衷算命,要算員工的生肖,有沒有和誰有沖到,公司的流年好不好,辦公室的風水和位置正不正確啊,還會去認識一些算命師、靈媒啊,想要從他們口中獲得一些答案,甚麼都是戰戰兢兢、小心翼翼的。」

成功來得很快,但心還是高高懸掛著。他常常在想人生為甚麼那麼苦?想得到的、怕失去的、抓在手的、握不住的,那些來來去去的名利情,除了換來更多的焦慮、擔憂、失落外,自己的生命又真正得到了甚麼?

嶄新的世界

二零零三年底,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沈志儒遇到了時常為他解惑的靈媒,沒想到對方卻告訴他已經不再做這種工作了,現在的她在「修煉」。

修煉?沈志儒不由自主對這兩個字浮起驚喜的笑容。「以前服兵役時有一次在寢室櫃子裏看到一本被學長遺留下的《金剛經》,那時候雖然看不懂,但卻對修佛有著一些期盼與了解。這次聽到修煉兩個字,就好像看到一道曙光一樣,覺得自己的人生即將不同。」

收到對方遞過來的《歐洲法會講法》(法輪功師父著作),沈志儒回到家馬上一口氣不落地看完。像久旱逢甘霖般,他感到自己的生命開始有了與眾不同的意義。沈志儒上網搜尋《轉法輪》(法輪功師父著作)和相關經文,下載法輪功的教功影片開始在家煉功,並上了九天法輪功學習班。沈志儒表示,往昔所困惑的一切,都在法輪大法中找到了答案。

沈志儒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
沈志儒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

「那時我從九天班出來時,覺得好像甚麼都不一樣了,在煉五套功法時感受到的強大能量場,是我以前學了很多氣功與太極拳都沒有的感受。我開始知道甚麼是對的、甚麼是錯的,知道生命的意義是甚麼,知道人活著的目的是為甚麼,我覺得展開在眼前的是一個嶄新的世界。」

踏上修煉路,對沈志儒的生命不僅有著翻天覆地的轉變,也是一連串考驗的開始。由於在工作上是公司的大老闆,如何面對最直接的金錢利益問題,還有愛面子的自尊心與想要論輸贏的爭鬥心,都是最觸及人心的考驗。

「創業初期我年輕氣盛,對作品要求非常高,看到員工設計成品不合標準或事情做不好,就常常怒火沖天、破口大罵,也因此傷了很多人。當時我覺得罵人是有效的激勵,能逼出很好的作品與結果,但反而與員工關係弄得非常緊張,也搞得自己很累,身體非常不好。修煉之後,師父要我們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我發現當自己開始用善心去對待員工後,反而讓他們做出境界更高的好作品。」

「十二年來,都是我們負責NIKE的案子,後來因為大環境改變和一些人為因素,除了員工能發揮的空間越來越受限外,還有我們客戶之間的溝通問題,經過幾番掙扎,在考量利益與員工下,我選擇了和客戶解約,以員工的感受為主,也希望藉此開發新局。只是每當在街上看到客戶的廣告或見到現在承接NIKE業務的同業老闆們時,心底都會冒出很多難受的感覺,覺得那本來是我們做的,是因為我們放棄才會到你們那邊,你們行嗎?當我察覺自己的這個不好的執著心時,覺得不對勁,往下挖根,原來這也是妒嫉心。」

每當察覺到自己起伏不平的情緒時,沈志儒都會想起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他說:「當我悟到而心裏真正放下後,那種身心昇華輕飄飄的愉悅感真是難以用筆墨形容,也是用再多金錢都買不到的。」

「有一次我為了要犒賞員工,就辦了一個超出原本預算比較貴也比較豪華的員工旅遊,希望大家有個美好的假期,可是事後我聽到有一些說三道四的話,說行程如何趕、吃的太多等等,就覺得很難受,覺得自己出那麼多錢,辦了風風光光的旅行,你們卻不感謝我。 」

「後來我向內找後,發現其實自己的基點並不是無私地為他們想,還多少帶著求名的心,想要一個名聲,一顆顯示心,讓外人都羨慕說公司賺錢經營得不錯。我知道這還是我的不足,不夠純淨,沒有做到真正的慈悲、真正替他人考慮。」

人在社會上做事很難不生人心,一般人也許是靠著這些緊追不放的執著獲取事業的成功,但身在世中、念在方外的修煉人,正是要能在這些最真實的利益與各種人事爭端中洞悉一切,在自己在明明白白的吃苦、吃虧中,放下自我的執著和慾望,真心去為他人好。

儘管在修自己的路上磕磕絆絆,但沈志儒始終相信法輪大法,而關心他的同修,也特地來公司拉著他一起學法。「一開始我不太能接受集體學法,可能是過去的個人習慣不喜歡受拘束,喜歡自己一個人讀。可是那位學員一直沒有放棄我,帶著我和他一起讀近期師父的新經文。」

「二零零六年,那位學員問我要不要去華盛頓DC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可以見到師父,我口頭上婉拒,覺得不需要吧,實際上是自己害怕見師父,覺得過去的自己不光彩,現在的自己做得也不好,沒有臉見師父。後來在同修的鼓勵下,我第一次參加DC法會,也第一次見到了師父。」

心中依然帶著自卑感的沈志儒,默默坐在會場的最後一排,但當師父來到會場時,沈志儒馬上哭了出來。「當我們站起來向師父合十問好的時候,我覺得師父的能量好強,強大到我一直往後退,站不住腳。然後師父在法會上講了多久,我就哭了多久,我理智告訴自己不要哭了,但真正清醒的那一面卻因為感受到師父巨大的慈悲而不停地流淚。」

現在,沈志儒在修煉中除提升自己的心性,平衡好經營事業、家庭與社會關係外,也把原本拿來玩樂的時間用在幫助更多人身上。

「這麼多年來,中共一直殘酷迫害法輪功,一個這麼美好、將我生命徹底改變的功法卻被誤解、打壓,真是太沒有天理了。我一定要走出來做點甚麼,讓世人認清這場迫害的邪惡,也讓更多人知道‘法輪大法好’!」

沈志儒利用自己有限的時間和精力自發地走出來,不是為了賺錢、不是為了自己、也不是為了搞政治,他表示自己所做的這一切,都只是為了能讓更多大陸人民了解寶貴的真相、明白返本歸真才是每個生命來到世上最初的願望!

漫漫人生路,有人盲目前行、有人苦苦追尋,衷心期盼所有世人能快快找真相、把握千萬年不遇的神聖機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