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黨電視真的不能再看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日】很長一段時間了,我的兩隻眼睛整天粘粘乎乎,裏面分泌出一種黃色粘稠物,擦一遍還有,擦一遍還有,老也擦不乾淨,不停的擦,只要一閒下來,就揉擦眼睛,像睏得睜不開眼一樣,又乾又澀,看東西模模糊糊,老感覺有東西遮擋似的,難受極了。更糟糕的是眼睛周圍還長滿了像小米粒似的小疙瘩。

有好心的常人朋友給我介紹偏方:用茶水醺、用鹽水洗。我心裏知道,我是修煉人,出現這個狀態已經影響到了修煉人形像和面對面講真相,用常人的辦法解決不了修煉人的問題。

起初我針對眼睛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黑手爛鬼共產邪靈,以及舊勢力的所有邪惡因素對我眼睛的迫害。這樣每天堅持,清除一段時間後發現沒有好轉,還嚴重了,只要一睜開眼就感覺粘乎乎的,閉上眼才能好點,每天都是昏昏欲睡的樣子。

我很著急開始找原因,是不是天太熱著急上火?是不是睡覺太少累的?找來找去都是用常人心向外找。到底還有哪顆心沒有放下?肯定是我的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我開始向內找:妒嫉心、爭鬥心、不服氣的心、怨恨心、愛找同修不足的心、愛面子的心、還有很強的顯示心和歡喜心、不修口、色慾心、安逸心、怕心,執著心找了一大堆,一個一個的曝光清除。幾天過去了眼睛還是老樣子。看來沒找到根本執著。

我開始冷靜的分析:既然問題出在眼睛上,我想肯定與看的東西有關係。這時我想起師父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答弟子問中講到:「人說眼睛看甚麼沒關係,不願看不看了就行了。不是,你看到了就進去了,因為任何東西在另外空間中它都可以分體的,看的時間越長進的越多。看電視、看電腦,反正是不管甚麼東西你看了就進。人腦子裏、身體裏裝這些不好的東西裝多了,你的行為就受它控制。你講話,你的思維方式,你認識事物的態度,都會受其影響。」自修煉以來,家裏常人書籍都處理了,根本不看,只是跟家裏不修煉的常人看一下電視,殃視的不看,只看本地區生活類節目,就是每天發生的新聞趣事,其它一概不看,有時上廁所看看報紙(家裏常人買回報紙收放在衛生間裏)。在不知不覺中,邪惡因素通過眼睛進入了我的身體。

我還自以為做的不錯了,以為不看那些為邪黨歌功頌德的、不看那些低級趣味的、打鬥的、色情的、娛樂八卦的,就看一點生活類的問題不大,殊不知這類節目也是常人間是是非非、恩恩怨怨、爭名奪利、爾虞我詐。報紙雜誌更是充斥著色情暴力、糜爛腐敗,連廣告都充滿了謊言與欺騙,看了就進去了。邪惡因素乘機對修煉人進行迫害,所以只發正念不去掉看邪黨電視的執著是清除不掉的,一看它又進去了。

當我悟到這一點時,我的眼睛突然睜開了,眼皮也不皺巴巴的了,眼前亮亮的,那些粘乎乎的物質瞬間消失了,頓時感覺天清體透。我激動得流下了眼淚,長期困擾我眼睛的問題瞬間消失了,同時我責怪自己悟性太差,沒在法上嚴格要求自己。

第二天到了那個節目的時間點我又想看,剛想去開電視,眼就疼起來,我就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同時發出強大的正念:鏟除另外空間所有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再也不看邪黨電視、報紙、不聽邪黨廣播、歌曲,解體所有邪惡因素。滅!現在我的眼睛已經很好了。

寫出這些,希望對和我一樣的同修有點啟發,千萬不要以為自己有抵制力,有分辨力,就看,就聽,覺得無所謂。前幾天我和身邊的同修交流,我說那些東西害人,可不能再看了。她卻不以為然,說這有甚麼,就看你怎麼把握了,甚麼也干擾不了。有個老年同修愛看邪黨偽造的「抗戰」連續劇,聽邪黨廣播,後來一病不起,生活無法自理,在周圍造成很壞影響(當然這只是其中原因之一)。還有個同修最近迷上了邪黨知青類電視劇,身上長滿皰疹,嗓子奇癢無比,去醫院打針也不好使。我想找到他把我的教訓告訴他,趕快去掉看邪黨電視的執著。

邪黨電視、廣播、報紙雜誌真的不能再看了(連存在都不允許),說輕了是放鬆自己的修煉,把寶貴的時間都浪費了,說重了就是「不二法門」,修煉不專一,而且中共是十惡俱全的邪教。

現在我周圍同修陸續安上了新唐人,我也準備安上,再不能讓自己和家人受邪黨電視的毒害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