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洩露自己和同修不必要泄漏的個人信息

——認清邪惡收集信息的伎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同修好!以往,在注意修口方面,很多同修只注重對一些比較顯著的事情的保密,比如:同修正在做的證實大法的事情、資料點的地址、同修的姓名等等。直到後來,甲同修被綁架到黑窩,親身經歷邪惡對於大法弟子整體以及個人信息大肆收集的過程,才知道事情不是想像的那麼簡單。

在邪惡的勞教所、監獄,惡人對於這些信息的收集達到幾近瘋狂的程度。

比如說:他們會調用全大隊所有刑事人員的積極性,來挖掘某個大法弟子所知道的一些信息。有些信息,我們自己覺得無關緊要的,可以堂堂正正的公開的,但他們覺得都很重要。

他們會建立一些信息庫,把大法弟子從進入黑窩開始講的幾乎每一句話,每一方面的信息,都收集起來,然後綜合起來分析。

比如,了解大法弟子的知識結構,包括曾經看過的每一本書的名字;了解大法弟子所有曾去過的地方,以分析所謂「案情」。

其手段有一些隱蔽性,比如利用各種可以接近同修的人,通過聊天和側面提問,來套取信息。特別是利用大法弟子講真相的熱心,來套取一些相關信息。因為很多是私下間、生活中的談話,有的同修可能會不注意。

比如,有些刑事犯會假裝對大法有正念,或者有意識的幫助同修以取得一部份信任,再利用同修洪法的熱情,套取信息。如故意說:「大法弟子中從事高知識、高技術行業的可能不多」。同修就會有所解釋,說到某某行業、某某職稱、某某年齡的大法弟子的側面情況。這樣說看起來不要緊,但邪黨人員很可能利用這些信息能確定出具體人員,一方面可能無意中泄漏了同修的情況,另一方面泄漏了同修間認識及聯繫的程度。同時,也可能通過同修的語氣來判斷出所訴說對像在同修心目中的威信。

比如問到大法弟子中,通過煉功達到治癒絕症的奇蹟,叫你舉例說明。當然這些信息是公開的,同修可能覺得說說無所謂,但是可能洩露出一些側面的情況。這些情況,他們也會拿去分析。有時為了了解一個問題,他們可能陸續從很多側面問,叫不同的人來假裝聊天,以了解到整個問題的全貌。

比如,故意說「『7.20 』以後得法的不多」。同修在解釋中,為增強可信性,同樣可能泄漏出一些側面的信息。

比如,他們還會重點了解同修在修煉前以及修煉後的各種錯誤和污點,以達到查找同修心理弱點,以及為詆毀大法準備素材的目地。

他們還會很積極的了解同修對於社會上、歷史上各種事情的態度,在法理上對各方面事物的認識。幾乎是無微不至、無孔不入。

其目地之一是,從各種信息來綜合分析大法弟子所做過的一些證實法的事情,為國安、公安提供情報。

其目地之二,了解同修的各方面知識、技能、能力和潛在能力。以及了解同修的弱點,尋找突破口。

還有就是,各種各樣的信息收集多了,便於詳細了解同修整體的各方面情況。

特別是有的同修在被迫害中,有些神智不清;再加上講真相中不夠理智;加上有一部份同修社會經驗不足,而面對的對像又是有豐富社會經驗、作案經驗、以及反偵查能力的刑事犯罪人員;這些因素,促使邪惡在這些方面有所「收穫」,從而更加大了獲取這些信息的力度。

建議在對居委會、街道辦、派出所的人員聊天時,也要注意這方面,不要洩露自己和同修不必要泄漏的信息;在和社會上其他人員接觸時,個人覺得,也要注意這方面。如果一旦給邪惡提供了所謂迫害的線索,而帶來損失,其後果可能難以彌補。不修口,不顧及自己和他人的安全,講話不理智,也是修煉中的一個大漏。大法弟子既要正念正行,又要理智成熟。

以上僅為個人所見,不足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